第267章 信物

第267章 信物

第267章信物

容離心底感嘆,多虧她看到了畫卷的背面,這畫卷頗為神奇,若是從正面看,再怎麼照都看不到那一處夾層。

而然換到背後來看,只要將畫舉起,並有光照亮,那畫中夾層顯而易見。

畫中的絲帛極薄,展開后夏侯襄瞳孔緊縮,正是兄長的筆跡。

絲帛上書——

『襄弟親啟,見字如唔。

念吾弟機敏,於愚兄知之甚詳,特設三關,如機關盡破,可見此書。

而今儲君未立,兄弟傾軋,愚兄大意,中毒至深,命不久矣…』

容離站在夏侯襄身旁,同樣仔細看著這封書信。

上面講述了他兄長如何知曉自己中毒,並從兄弟幾人的動作間,猜出夏侯贊極為可能是下毒之人。

夏侯贊雖表面為人溫吞,可實則野心極重。

他對皇位窺覷已久,只是藏的太深,無人知曉。

大皇子也是從發現自己中毒之後,才徹底將幾位皇子從頭至尾推敲了一遍。

按照順序,大皇子一面分析一面做排除法,將那些每位皇子挨個想了一遍,他若去世,似乎對所有人都有好處,然而好處多少卻有不同。

另外,自己若是去世,那些顯而易見對皇位有意的皇子們,太過扎眼,他們一定不會用這種手段。

皇子們一個個被大皇子排除,那麼剩下那個,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可能了。

他不曾告訴父皇、母后自己中毒之事,一來發現時便已為時過晚,二來他想在去世之前將兇手捉拿,以防兇手繼續害人。

然而,大皇子還是高估了他的身體狀況,不過半月的時間,他感覺臟腑已敗,生機迅速消散。

現如今他時日無多,夏侯襄年幼又身處疆場,對於還未成長起來的夏侯襄,他極為擔心。

而又不知自己能不能撐到夏侯襄迴轉之時,所以他在九孔迷宮中擺下棋局,是為了以防自己不在,夏侯襄還能知曉這件事並對夏侯贊提早防範。

自從發現自己中毒后,大皇子便一直在調查夏侯贊,他相信自己的判斷,可夏侯贊出手隱秘,他一直未查到實質性的線索,只有一些蛛絲馬跡。

大皇子推測自己所中之毒應為蠱,蠱毒出自苗疆。

早年間,大皇子曾與盈澤國聖子相交甚篤,曾拜託他追查夏侯贊的事情,既然與苗疆有關,夏侯贊這邊無從下手,那不如換個角度追查苗疆。

而盈澤位於苗疆之北,距離並不遙遠。

然而大皇子那時的身體已經接近極限,怕是等不到聖子的消息。

如果夏侯襄能看到這封信,他希望夏侯襄拿著信物去一趟盈澤找到聖子,若是追查之事有了結果,自然就可以將夏侯贊的罪行公之於眾,父皇母后及時知曉夏侯贊的為人,也好及時將其繩之以法做個防範,這也算大皇子的遺願。

信的結尾,大皇子將信物所在寫出,並囑託夏侯襄好好照顧父皇、母后。

容離將信看完,轉而看向身旁的夏侯襄,只見他臉色有些難看,她握住他已然變得冰涼的手,想給予他溫暖。

兄長被害果然與夏侯贊有關,如此看來,父皇、母后的死與夏侯贊也脫不了干係。

盈澤聖子一直是個神秘的人,盈澤並不大,這麼多年卻無人敢動,皆因盈澤中有一位極其神秘的聖子。

這位聖子很少出現在人前,除卻盈澤本國的居民,其他國家還未曾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

每每有國家妄想出兵攻佔盈澤,都被這位聖子提前預測到並加以防範,不止未有絲毫損失,還給予侵犯者一記強有力的還擊。

漸漸地,盈澤聖子的地位要比盛澤國君的地位還高,在百姓心中,聖子就像他們的保護神,不讓任何人侵犯他們的家園。

外界說,盈澤聖子能掐會算,明陰陽懂八卦,曉奇門知遁甲,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

外界又說,盈澤聖子乃玉面郎君,年過半百卻依舊瀟洒倜儻,不僅駐顏有術還可長生不老。

外界還說…

總之各種各樣的傳聞,將其傳的神乎其神。

因其次次都能精準的大破他國侵犯,整個大陸,除了天祁和南楚,基本沒有國家不對盈澤有過肖想的。

可是每次出兵,從無勝跡,漸漸的各個國家君主,對盈澤也就起了敬畏之心。

拋出橄欖枝想要與之握手言和,可盈澤就像沒看到一般。

盈澤就像一個超然的存在,既不侵犯他國,也不與他國交好,自己過自己的日子,不與他國做過多的糾纏。

夏侯襄沒想到,兄長竟然與盈澤聖子相識,若那位是兄長的朋友,想要查出當年事情的真相,可謂事半功倍。

兄長大概沒想到,父皇與母后與他未曾間隔多久,便相繼離世。

將絲帛疊起收好,夏侯襄心情有些沉重,他將容離擁在懷中,閉上雙眼,下巴在她頭頂上蹭了蹭。

容離安慰般的輕撫他的背,她不知如何開口。

年幼兄長逝世又接連喪父、喪母,夏侯襄承受著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

容離心被揪的有些疼,這個男人一直儘力保護著她,而此時此刻在她面前流露出的一絲軟弱,足夠令她動容。

「阿襄,沒事的…沒事的…」容離一下一下拍著夏侯襄的背。

夏侯襄靜靜的抱著容離,沒有開口。

這些年來,他一直在追查兄長及父母的死因,從毫無頭緒到將目標定在夏侯贊身上,當年的真相似一塊大石頭般壓在他的心頭。

可真相就像一團迷霧,明明這一刻覺得近在眼前,下一刻卻被迷霧擋在遠方遙不可及。

兄長那時也是如此吧,心裡知道是誰,可卻苦無證據。

那感覺,實在…不爽!

夏侯襄睜開雙眼,眼中一片堅定之色,兇手是夏侯贊沒錯,只是證據還未找到,他已經查了這麼多年,自然有的是耐心。

等他真正拿到證據的那一天,必定要將夏侯贊,碎屍萬段!

夏侯襄緊緊抱著容離,幸而他現在不再是一個人。

鬆了雙手,夏侯襄神色堅定且柔和的看著容離,他握住容離的手道,「離兒,咱們去拿信物。」

容離看著夏侯襄的神色,重重的點了點頭,「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7章 信物

3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