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她活的真累

第217章 她活的真累

第217章她活的真累

御花園裡的女子,有一個算一個,全部神色一凜呼吸一頓。

她們當真沒想到,容離竟然會這麼說話,一個個宛如被拋上岸的魚兒般,凸著眼睛張大嘴巴。

容離尤自覺得這一刀捅的不夠深,善解人意的將刀柄推進了幾分又轉了一轉,她緩緩掃過每一個人,面上依舊帶著笑意,「真不知道,你們驕傲個什麼勁兒?」

一仰頭,杯盞中的茶水進肚,容離轉著手中的空茶盞,笑的柔和。

千金們哪裡經過這樣的陣仗,她們今日本來說的話就有些越界且頗為露骨,可也不向容離這般一針見血刀刀致命。

她們是優秀、是善良、是漂亮、是清白,可那又有什麼用?

就像容離說的,她們再好,可她們心裡的神,選的照樣是這樣一個惹人非議的女人。

這也是她們想不通的地方,如今被容離這麼明晃晃的說到她們臉上,頓時這些女子臉面上掛不住了。

有腦子靈光的,瞬間給出反擊,「戰王爺能娶你,還不是看中了你身後的容家?!」

眾千金瞬間覺得在理,之前想不通的地方彷彿通暢了。

一定是這樣,哪怕容離再不濟,可她的娘家無疑是一大助力。

這麼說,戰王爺想要的是…皇位?

所有人心中一驚,她們眼神慌亂,都從別人的眼睛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樣的想法。

容離眸光微冷,看向開口之人,那名女子是翰林院掌院學士之女郭巧新,她自小受家族長輩的熏陶,腦子也好用,稱的上才女一枚,今日完全是話趕話說道這兒了。

說完郭巧新也後悔,這麼說不就將戰王推到了想要謀反的罪名上去了?

該如何補救才好?

郭巧新急的鼻尖蒙上一層細密的汗珠,她有些結巴的說道,「戰…戰王爺身份尊貴,能和他相…相配的也就是丞相府中的你而已,所以…」

郭巧新定了定心神,現在這話算是圓過來了,她掃了眾女子一眼,只見她們的神色從之前的震驚害怕轉為恍然大悟,郭巧新鬆了口氣,繼續之前的話「所以,戰王爺才選了你為妃。」

容離冷冷的挑了挑唇,算郭巧新反應快,若是因為今日之事讓阿襄受到牽連,她絕對不會放過郭巧新的。

輕飄飄的看了郭巧新一眼,直把郭巧新看的冷汗直冒。

郭巧新發覺容離目光中,似乎有一些和戰王相似的東西,至於是什麼,她說不清楚。

「郭小姐言之有理,門當戶對是極要緊的,郭小姐果然名事知理,與旁的那些人不同。」容離一記不軟不硬的釘子回了過去,將郭巧新擺在了其他千金的對立面上。

果然在看,那些一個戰隊的千金小姐們皆忿忿不平的看向郭巧新。

什麼人吶?大家本來是一個戰壕的戰友,怎麼突然跑到敵軍那裡去了。

當真是,牆頭草兩邊倒,不靠譜!

郭巧新面露苦色,為剛剛自己的多嘴而懊惱。

這時,又陸陸續續的來了一小部分人,溫婉和瑾萱同行,她們來的有些晚了,正巧在路上碰到,今日的賞花宴明顯就是針對容離,她們都是聰明人,必須力挺自個兒的朋友啊。

因此,見到容離時,兩人很自然的一左一右坐到了容離身邊。

瑾萱身份尊貴,閨閣千金見了自然不敢再造次,只敢時不時的悄悄瞪容離一眼。

溫婉和瑾萱因為來的晚了,並沒有聽到之前那截對話,溫婉問了幾句,容離也沒說什麼,畢竟已經解決的事情也沒必要麻煩朋友。

瑾萱嫌棄的上下瞟了容離一眼,壓低聲音說道,「喂,你就打扮成這副鬼樣子,那幫人可是等著看你笑話的。」

容離聳了聳肩,「我這副樣子,不是才好氣她們嗎?」

瑾萱先是一愣,旋即明白容離話中的意思,不禁有些想笑。

被自己比下去的人,最後卻是贏得了自己喜歡人的青睞。

這種報復,不得不說,容離還真是有些意思。

怪不得戰王看中她了,由此見得,端王的眼光,可著實不怎麼地啊。

與瑾萱和溫婉前後腳進來的便是慕雪柔,她來的晚了全是因為這身裝扮。

慕雪柔一身雪色廣袖羅衫,點點粉色的櫻花瓣點綴其間。一頭青絲挽了個近花朝雲的髮髻,發間一隻蝴蝶雙飛金步搖,行動間精緻的蝶翼微微顫動栩栩如生,眉間幾點粉紅的櫻花瓣妝,讓她整個人彷彿多了幾分脫俗的仙氣。

她的這身打扮無疑非常亮眼,若是在得寵時,慕雪柔如此裝扮無疑是美麗非凡的,那時的她被愛情滋潤,面色氣質自然如二八少女一般,甚至比那些年歲小的更加嬌俏可人。

可現如今慕雪柔失寵的時間已然不短,她整個人已經不復之前的光鮮亮麗,再這麼打扮,難免有些不大對味,一開始可能覺不出什麼,可是越看會越奇怪的。

「柔兒…」

慕雪柔一走近立刻有人招呼,幾個同齡的少女迎了上來顯然是平時跟她關係頗好的,其他人也紛紛對慕雪柔露出笑容表示歡迎。

以往陪伴夏侯銜出入宮中的都是慕雪柔,是以她自然和這些千金們熟悉些。

如今端王府里已沒了正妃,而慕雪柔和夏侯銜的感情有一度被傳為佳話,誰不知道端王爺獨寵府里的柔側妃?

「柔兒你可算來了,你的好事也快近了吧?我們可都等著呢。」一名綠衣少女歡喜的拉著慕雪柔笑道,說的自然是她什麼時候會被提成正妃的事情。

慕雪柔本來微笑的面容倏地一頓,不過很快便恢復原樣,美麗的臉上也染上了一絲紅暈,「王爺的心思我不知,你就別打趣我了。」

眾人聽話知音,看這樣子慕雪柔被扶位正妃指日可待啊。

與她關係好的,自然不住的道喜,開玩笑間也帶著祝福之意。

瑾萱坐在一旁,自慕雪柔進來后她就覺得不大對勁,接著再看了她的表現后,悠悠的來了一句,「她活的真累。」

容離挑眉,沒想到瑾萱這麼快就看出了慕雪柔的破綻。

說實話,若不是夏侯銜來找過自己,她怎麼也想不到倆人之前那麼如膠似漆的感情,說破裂就破裂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7章 她活的真累

2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