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你們說氣人不?

第216章 你們說氣人不?

第216章你們說氣人不?

率先說話的是大理寺卿之女秦香,她愛慕戰王許久,自打情竇初開時還未見過戰王面便愛上了他,實則是聽過了他太多交戰時的事迹,他彷彿如神袛般守護著天祁。

秦香只聽那些傳聞便足夠使她心動,曾幾何時她情不自禁想要靠近些她心中的那個神,可是神一點兒面子都不給她這個凡人,袖子一甩她就直接躺在十米開外的地界兒,從此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後來聽說了好幾位千金和她的遭遇一樣,秦香心裡也就慢慢平衡了許多,看來戰王爺是不近女色,對於女子都是這般,那她被丟出去好像也沒有那麼丟人了。

可誰知,容離橫空出世打了所有人的臉。

原來戰王不是不喜女人、不近女色,人家不喜歡的只是她們而已。

所以,她們自然看不慣容離,秦香更甚。

秦香沒想到譏諷容離的話竟被曲解成這樣,她不甘心的繼續說道,「容小姐還真是好運氣,得了戰王爺的青睞,怕是心中欣喜不已吧?」

這話就帶了明晃晃的刺兒,若是一般女子早被說成了大紅臉,可容離是一般女子嗎?

當然不是!

容離慢條斯理的先給自己剝了個橘子,掰出一瓣來放入自己口中,還挺甜。

「唔,秦小姐果然聰慧,說話一陣見血,我啊,可不就是欣喜不已,這麼大的喜事落我頭上,你說我能不高興嗎?你想想,要是戰王求娶的是你,你開心不開心?」容離態度散漫,一點兒也沒把秦香話里的譏諷之意放在心上,臨了反問完了還給人家丟了個『你懂得』的眼色。

直接把秦香鬧了個大紅臉,她心下懊惱,這種話容離怎麼好意思說出口?

很顯然,此次交鋒秦香落了下峰,不過沒關係,一個秦香倒下了,還有其他女子站出來。

這不,隔了兩桌的吏部侍郎之女葉明憤憤不平的開了口,「容小姐當真不知羞,當眾議論男子不說,還拿這種事情羞臊秦姐姐,你就不臉紅嗎?」

葉明也喜歡戰王,無奈看見戰王扔過幾個女子后,她實在不敢靠近,每次見了只能遠遠的看著,若是碰到戰王爺凱旋歸來,她一定隱在人群中默默的深情望著他,可是他的目光從來沒為她停留過片刻。

誰知道,她不敢褻瀆的戰神,竟然讓容離這樣的女子染指了,她怎麼敢?

「臉紅?如果我耳朵沒問題的話,應該是秦小姐先拿我未婚夫說事兒的吧?」容離好笑的看著葉明,小姑娘也忒不淡定了。

「那…那你也不能那麼作比喻啊,你一個被休棄的女子,有什麼可驕傲的?」葉明當真氣急了,她沒想到容離竟然這麼囂張,索性拿了之前的事情來說,她就不信打不著容離的痛腳。

葉明這麼一開口,就像是個電門開關似的,其他千金一看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若不添把火實在對不起葉明開的好頭。

當下也不藏著掖著,你一言我一語,全都是針對容離之前乃那些事迹的。

她們是一個陣營的嘛,自然要團結有愛,誰沒說到的事情,其他人就來補充,她們就不相信容離還能有臉待下去?

尚書府的景寧接了句,「當初在宮裡算計端王爺,現在誰知道是不是又使了不入流的手段去算計戰王爺?」

太僕寺卿之女華天曼在景寧話音剛落之際接起道,「可不就是,那時慕小姐和端王爺兩情相悅都能被某人硬插一杠子,這會兒難保不是又壞了誰的因緣,總是這麼做,會遭天譴的。」

涼涼的一句說完,華天曼拿眼去瞅容離,只見她淡定自若的吃著金瓜,一點兒尷尬的神色都沒有,她都懷疑容離的臉皮到底是什麼做的了?

「就是,我在家的時候母親就常常教育我,女人吶,要熟讀女則、女馴,若是不守婦道是要遭萬人唾棄的,被休下堂不一腦袋撞死,還好意思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人前,還真是不知羞。」

一時間每個女子都在圍攻容離,當真是什麼難聽說什麼,反正現在皇后沒來,宮女們又都撤了下去,整個御花園只有她們在。

這群女子為了出心裡的那口惡氣,便將全部惡意撒在容離身上。

容離擱下手中的水果,支著下巴仔細聽著這些聲音。

眼前的女孩子們不過十四五的年歲,大的也過不了二十,就是這樣一群少女,在口誅筆伐一名同齡女子時,竟會如此不遺餘力的中傷、咒罵甚至詛咒。

容離挑唇笑了笑,人言,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最鋒利的刀刃,若是今日來的是土生土長的原主,聽了這些話會不會回去一根白綾弔死?

可惜啊,現在聽著的是她容離,這群女孩兒還是太嫩!

終於,奚落的話語漸漸少了,她們說的口乾舌燥,可看容離好像沒什麼反應,甚至眼神都有些空洞。

她們以為是容離聽了她們這些話,心中羞憤並覺得自己不應該再活在這個世上。

去死吧!

死了才好,她死了,說不定戰王爺就能看到她們的好。

她們,可是比容離強百倍不止的!

這樣的想法,不止出現在一個女孩兒的腦海中,十之八九都是這麼想的。

終於,七嘴八舌的話語停了下來,就在她們以為容離不會開口,並已經被她們說的羞憤欲死時,對面的容離緩緩的笑了。

眼中的神采漸漸聚攏,片刻她彷彿周身都籠上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壓,壓的她們有些透不過氣。

「說完了?」容離輕輕開口,甚至話音兒還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女孩兒們不受控制的點了點頭,她們不想承認此時心裡好像有些懼怕容離,尤其是她的目光。

容離捻起一個葡萄扔進嘴巴里,開口道,「你們說的都不錯,想來我被休下堂又曾經使了不入流的手段嫁進端王府,長得也不說是傾國傾城,斑斑劣跡一大把,既不似你們善良又不似你們清白。」

她細細分析自己與眾人的差距,簡直說到她們的心縫裡去了,姑娘們不住的點頭,事情就是這樣,想不到容離心裡還挺清楚。

「可是……」容離話鋒一轉,看著一群深有同感的少女們,她邪氣的挑唇一笑,「戰王偏偏求娶的就是我,你們說氣人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6章 你們說氣人不?

2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