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章 大戰分三道

第三百十章 大戰分三道

茹心難遏氣火,道:「人不是人,鬼不是鬼,邪穢之物,休得猖狂!」

原本摯情的雙目,瞬間生著赤紅之芒,整個面孔變得兇狠無比,鬼士不可一世的道:「都快步入黃泉了,還大言不慚!本士不想多耽擱你們留遺言的時間,眼下唯一一條活路,就是交出列陽,凌雲眾生方可免得一死,否則的話,一個也活不了,哼!」

說罷,即化作一道暗紅之影,似如一顆隕星,朝「風回峰」落去。

眾人一頭霧水,目光全交織於列陽身上。

石當山見此,忍不住的怒問:「列陽,到底怎麼回事?說,你是不是與此幫穢物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還是有什麼過節?」

列陽見幾位尊長盯著,忙下跪於地,道:「弟子不知,弟子身為凌雲劍派大弟子,行事始終正派得當,從不敢與此等邪教眾徒搭上半點關係,弟子見此等妖邪只恨除之而後快!弟子更是不解,鬼道邪徒怎會找上弟子?」稍作回憶,「難道是……」

「是什麼?快說!」石當山怒火難遏的詰問。

眾人也是不敢相信,無從理解,鬼道攻上凌雲,竟是為了列陽?

「師父,師叔,可曾記得雲嶺一事?」列陽說道,「當晚發生之事,眾師弟師妹皆可為證。」

杜秀跪於他的一側,道:「師父,師伯師叔,請息怒,弟子等人有目共睹,當晚確有鬼道之人下了套,將我等引入邪陣,若非郁師兄及時趕到,恐怕弟子等人已經……」

郁鵬程無奈之下只得開口道:「不錯,確有此事,另外在白虎洞處,那鬼道狂徒更是無視天下眾同道,隻身而來,大肆刺殺列師兄,終是讓一個人救下天下同道之眾。」

「郁師侄,儘管把話透徹說。」茹心道,看得出郁鵬程眉宇間微皺,必有顧慮之言。

郁鵬程看了列陽一眼,見他神色平淡,便道:「那鬼道之徒正是逐出凌雲劍派的弟子劉文武,而救我等以及天下同道之人是魔道的狂煞。」

「這個孽徒,膽敢入了鬼道!」成奇義氣急敗壞道,「真、真是……當初就該處訣了他,也不會讓他一錯再錯,大錯特錯!」

另三主座也是大驚不已,不明白劉文武怎麼入了鬼道。

「師父恕罪!」鄭風始終對劉文武有兄弟之誼,忙下跪道:「師父,此事一直沒有多言,都怪弟子多憂,如今也不可再作隱瞞,當日的劉文武,鬼氣極重,不知他修鍊了什麼鬼道邪術,修為敵眾。此鬼道,並非是他加入,按照當日情形來推斷,應該是他所創,他該就是今日率領眾邪攻入我派的鬼道之王。」

「罷了罷了,我派今日毀於此,氣憤難消,真是萬萬沒想到,我派會潰於我等之手,有愧於列祖列宗啊!」郝天祥悲嘆道。

「就算拼到最後一口氣,我吉其瑞也不會任由邪魔歪道宰割,大不了同歸於盡!」吉其瑞憤憤的道。別看他平日里幽默,在大是大非面前,也變得沉著穩重,不惜命。

石當山面色極為難看,心下也知道各位是如何想法,只恨列陽,在這個關鍵時間犯了差錯,礙了爭選掌門,怒道:「好你個列陽,真令為師失望!你可知曉,眾鬼道之徒沖你而來,更是因此毀了我派,那麼你就成了罪魁禍首,成了千古罪人!列陽,打入仙淵北冥禁地,永不得踏出半步!」

眾人一聽,臉色驟變,「北冥禁地」乃是派中只許進不許出之地,至陰至寒,只有犯下滔天罪惡,才會被打入此地,自生自滅。開派以來,罪不可恕又被打入「北冥」之人屈指可數。

列陽聽得如此慘忍懲罰,心有不甘,但想到與劉文武之間的仇怨及他的鬼道修為,心下便泄了氣,道:「弟子無怨言,願受一切懲罰。」

「師兄,眼下不是懲處之時,切不可意氣用事,待一切過後,另行定奪吧。」茹心看得出各有想法,倒是猜不透意欲何為,「眼下多一人多一分量,況且凌雲峰外全是鬼道眾徒,不可魯莽行事。」

此刻危危形勢,眾人皆知,就算可以離開「凌雲峰」,只怕也到不了「仙淵北冥」,更何況列陽就是鬼道所要捉捕之人。

「那好,列陽,你倒是說說,你與劉文武之間到底有何仇怨?他非要不惜一切大代價來抓你?」石當山算是道出心中真心話。

「師兄,先別說了,大家回殿從長計議。」茹心說道。

……

夕陽西下,晚霞如血,映紅半邊天。半空的凌雲九峰泊於其中。

「凌雲殿」中,眾人一籌莫展,絞盡腦汁也未能商討出良方妙計,鬼道已派人叫囂了最後一次,不交出列陽,子時過後即要發起總攻。

夜幕漸漸降臨,殿中眾人愁眉不展,開眼難眠,真不知這一戰過後,明日太陽是何樣貌。

不知又過了多久,列陽道:「師父,師叔,弟子不能再畏頭畏尾,你們將我交出去便是,鬼道所要之人是我啊!我不能承擔這千古之罪,只要我死,他們一定不會再占我派。」

「不妥!」茹心反對道,「鬼道邪穢,毫無信賴,把你交出,他們仍然不會放過我派。再說,我派乃正道之首,此舉傳出去,還怎麼立信於天下?有何顏面立足於江湖?」

「還有半柱香的時間,亥時即過,請師父師叔三思。」列陽自持己見的道,沒有得到任何人同意。

眾人走出殿外,準備迎戰。

郝天祥決然道:「眾弟子打起精神,只要鬼道之徒攻上凌雲,我等便叫他們能來不能歸!」

「是!」眾弟子是異口同聲,士氣未減。

眼下所剩這些各峰弟子,修為不弱,不到兩百名,士氣卻遠勝數倍。

時光如梭如流水,一天一月甚至一年,都感覺飛快過去,但今夜這半柱香的時間,卻如百年歲月一般,有點緩慢。

香焚盡,灰已落,子時已至。

眾弟子均手握武器或是法寶,做好大戰準備。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卻未見鬼道動靜。

子時去半,依舊風平浪靜,這一點教人匪夷所思,但「凌雲峰」上眾人時刻保持著警惕,不敢掉以輕心。

此刻,越是沒有動靜,眾人越是覺得危險壓迫,透不過氣。

就這樣,一柱香,兩柱香,一個時辰、兩個時辰,直到東天破曉,旭日冉冉而升,「凌雲峰」上的眾人沒有等來鬼道進攻,卻是看了一個美麗的日出。

眾人心中忐忑不安,不曾想到讓鬼道騙了,接下來更不能有絲毫懈怠,怕是鬼道用了計,耗了己方精力之後再攻啊。

「看來鬼道施詐,大家先回殿,再行定奪。」郝天祥說道,考慮到眾人一夜未眠,又道:「眾弟子原地待命,閉目養神。」回到殿中,各位即坐,「大家一夜開眼,精力有所損耗,先閉目養神,準備隨時隨地迎戰鬼道狂徒。」

日升三竿,毫無任何動靜,此時急匆匆奔來一名弟子,稟道:「主座,弟子有新情報。」

眾人一聽,立刻打起精神,直懷疑可是鬼道眾徒發起了進攻?

「快說快說。」成奇義連忙道。

「鬼道邪徒已退出秋水峰、紫朝峰和金日峰,目前全集於東北風回峰上。據弟子所探,南面金日峰已駐入天下眾同道,幡號飄然,東面紫朝峰黑氣依舊升騰,其中豎立著魔道旗幟,而西面秋水峰之上沒有見到眾多人士,僅僅一男一女殲滅了鬼道駐守徒眾。」

「竟然有這等事?」郝天祥詫異,不敢相信,難怪鬼道遲遲不攻,原來是出了亂子,破了方陣。

「弟子已經查實,千真萬確。」

得此消息,四峰主座算是鬆了口氣。

「一夜之間,局勢逆轉,我等卻毫然不知,真是慚愧啊!」郝天祥嘆息道,這後知後覺實是誤了戰機,若不然可以聯合眾同道,一舉殲滅了鬼道。

石當山直拍大腿,道:「機會啊,錯過了好時機啊!」

茹心思慮后道:「現在也就是說金日峰是最安全的,紫朝峰必然是魔道所佔,至於秋水峰上一男一女,是善是惡,還待查清楚。憑此二人之力,竟能斬盡鬼道駐守之眾,委實難得,看來此二人修為非淺,最好能籠絡過來,與眾並肩對抗鬼道,保全了我劍派,可應允其二人的任何條件也無妨。」

「弟子願去一探!」鄭風毫不遲疑的道。

杜秀接著道:「弟子也願前去探察,秋水峰乃本脈系,弟子又熟知角角落落,自當可以神不知、鬼不覺查到此二人的底細。」

四峰主座互視一眼,點頭應允,眾弟子中,相對而言,唯有杜秀是最佳人選,另三峰弟子至今未踏上「秋水峰」兩次。

「這樣吧,杜秀和丁許同去,相互之間也好有個照應。」茹心安排道,論修為,丁許自當不在話下,再者,如今他又是「秋水峰」上唯一男弟子。

眾人雖不明白茹心為何安排丁許,但知她有她的道理,便罷沒有追問,只希望二人早些時候查清楚那一男一女的來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真元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真元變目錄 真元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十章 大戰分三道

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