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一章 思念人

第三百十一章 思念人

今朝的「凌雲派」,大勢趨向衰退,九峰之上共分正、魔、鬼三道,如此形勢極為不利,怕只怕魔道與鬼道聯手,攻下凌雲,再戰天下其他正道門派,那麼終將天下大亂、世道變遷,生靈塗炭,一切不可轉圜。

今日的「秋水峰」,被淡淡霧氣籠罩著,卻是有教人讚歎朦朧之美。

只見二道人影落往「秋水峰」,由於霧氣所蓋,倒是看不清楚具體落在何處。

清幽築,出現了二人身影,二人步伐輕巧,在門口處駐足,不貿然打擾築中之人,禮儀至上,杜秀道:「秋水峰門下大第子杜秀,得知高人擊退鬼道邪徒,前來拜訪,還請俠士現身一見。」

過了片刻,不見有任何回應,二人面面相覷,疑惑不解,不知是沒有聽見還是刻意不見?

「杜師姐,來都來了,也不必多禮多拘,我們直接進去一見便是,再說了,此乃秋水峰,你我更是此系弟子,是主不是客嘛。」說罷,丁許帶前進去。

「哎……」杜秀未及叫住,只好隨後進去。

築中依然如初,綠水映荷花,水閣路橋通。

二人邊尋邊問,築中除下寂靜,更無其他人語聲。

杜秀納悶萬分,道:「清幽築是本峰主領之地,二位俠士不在此處,又能在何處?」

丁許稍作思忖,道:「師姐,大俠定然不喜高位,清幽築是本峰主地,高處不勝寒嘛,人家可能一步都沒踏入清幽築中。走,跟我走,他肯定在那裡!」

杜秀半信半疑,不知丁許有何見得,便罷跟隨而去。

第子宿舍區,幾排房子錯落有序排著,令人不禁又想起當初的時候。

丁許與杜秀並沒有每間房子去找,丁許則是帶著杜秀來到一所房子後面,躲在一旁樹后,盯著那扇窗。

這個情景,彷彿再一次呈現,不過只有丁許心中清楚。

不久,窗子被打開,那個戴著面具的男人,在窗處逗留片刻,又去觀看屋中其它擺設。不到半柱香,他又逗留於窗處。

他這是在幹什麼?房中每一處,每一物,甚至每一角落,他都沒有放過,睹物思人!

「狂煞他……?!」杜秀不禁輕聲驚語,隔著淡淡霧氣,她依能一眼認出。

丁許忙「噓」,示意不要出聲,卻還是未能逃過對方的耳朵。

「什麼人?」只聞窗處傳來話聲,那人影已於窗中消失。

「杜師姐,快閃!」丁許心知他定是追了過來,忙不迭拉著杜秀逃跑。

輾轉幾個彎,已離「秋水峰」山門不遠,二人更是加緊腳步,只要踏過門庭界,即可御劍而去。丁許心中只怨茹心主座,前不久在秋水峰上設了御劍禁制,若不然早就御劍而去了。

門庭一側,一位身著紅裳的倩影,悠然自得坐在一塊假石上,聽到二人腳步聲,轉過臉來,無奈搖搖頭,略顯等的不耐煩。

二人不得不停住腳步,犯於進退兩難地步。

花零起身走上前,邊道:「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秋水峰的大弟子和小弟子,跑的真慢,本姑娘都等好一會兒了!」

這話把二人聽得耳畔熱乎乎的,尤其是「大弟子和小弟子」,丁許本想大聲反駁,但抬眼一見,不緊道:「你是香縹綾?好久不見啊!」

杜秀同樣認為,義憤填膺,直言不諱道:「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女賊,盜了先龍劍派的龍靈元珠,而間接造成先龍劍派破滅,現在想來,也不足為怪了,魔道賊子,人人得而誅之,若是郁師兄碰上你,便可親手替先龍劍派的師兄弟們報仇!」

花零臉色一冷,道:「首先,本姑娘不是什麼香縹綾,也不認識誰是香縹綾。其次,本姑娘名叫花零,常伴狂煞左右,身在魔道,卻不與魔道同流合污。第三,本姑娘早已遇見郁鵬程,他可是未問半句,想必他一眼識得本姑娘並非那個什麼香縹綾。最後一點,請你們弄清楚自身處境,再詢問多餘之事,不然會害人害己,得不償失。喏,你們想走也走不了了!」

二人這才注意到她右臉上有著一個紅色胎記樣物,但她酷似香縹綾。二人半信半疑,但聞她話說完,也知道那個人已至。

只聽身後傳來話聲:「你們不用懷疑了,她叫花零。說吧,二位擅入秋水峰,所為何事啊?」

什麼叫擅入?此話聽起來特別彆扭!杜秀道:「擅入?談不上吧!我乃秋水峰一系弟子,身為凌雲劍派,想來便來,倒是你們二人,非本派系弟子,而上了秋水峰,這可又是擅入或是擅闖呢?」

狂煞不多與之口舌之爭,道:「好了,我知道你們來的目的,回去吧,轉告四位主座,我不與鬼道邪徒一窩,也不與魔道一路,秋水峰有我,他人休想奪走。」

二人聽了此話,心裡一暖,互視一眼,丁許開口請求道:「我知道,二位有心,在此先謝二位奪回秋水峰,凌雲劍派之眾還有一個不情之請,望二位能就此機會降妖除魔,替天行道,凌雲劍派正缺乏像二位這樣的人才。只要二位出手相凌雲劍派化險為夷,一切好談!」

狂煞明白拉攏之意,想起當初的種種,便特別反感,甚至痛惡,毫不客氣的道:「什麼都好說?行啊,我要掌門之位呢!」見二人頓時啞然,「在我沒改變主意之前,請抓緊時間離開,恕不遠送!」

二人聽此言意,萬般無奈,只好準備離開。

「等一下!」花零叫住道。

丁許暗自一喜,終於有機會說出未說之話,心思一轉道:「不知花姑娘還有何事?」

一聽這個稱呼,花零心中極不是滋味,自己感情專一不二,是那種水性楊花之人嗎?即道:「什麼花不花姑娘的,請叫我花零!」

丁許忙陪個笑,道:「哦是是,那花零姑娘還有何事吩咐?一切照辦!」

「吩咐嘛倒是不敢!」花零又問:「你們凌雲劍派不是很厲害的嗎?怎麼,今朝怎麼會到處求人?哦也是,碧瓊掌門失蹤了,嗯,那你們可以去把太乂真人請回來啊,你們凌雲劍派不是還有那個什麼天地正氣之陣的撒手鐧嗎?五峰五主就位,八方正氣凝聚,不就可以降妖除魔,一網打盡了?」

狂煞知曉「凌雲劍派」的「石林迷陣」厲害,倒未聽說還有其它什麼厲害法陣,但聽花零如此之言,似真不像假,更不知她怎麼知曉這麼多。

杜秀自當略聽師父說過正氣之陣,合八峰之力、九峰共鳴,威力無窮,但啟動此陣,反噬之力也是強橫,至今沒有見過此大陣開啟過。

丁許在來「秋水峰」之前就得一個人的消息,想方設法將太乂真人的處境告於狂煞,此刻有機會,自然言無不盡了,道:「花零姑娘有所不知,太乂掌門退位碧瓊之後,就閉關於西南的落霞峰了,四峰主座又不可離開凌雲峰,眾弟子又無人去過落霞峰,所以請不來太乂掌門,大陣無法啟用。」

「那……」花零還想說些什麼,則讓狂煞打斷:「花零,我們回去。」

「啊?……哦!」花零便罷不說,立馬到他身邊,「走吧,我只是想給他們提個醒而已。」

「多事!」狂煞輕斥一聲,即緩步而去。

花零強顏歡笑一聲,三步並作兩步,抱著他的右臂膀,同他走去。他這恰似溫柔的喝斥,在她聽來是帶有無比關心,當然毫不客氣近他、隨他。

狂煞對她的性子、態度,早已習慣,任由她這般「纏著」、「黏著」,彷彿間,她就是香縹綾,他漸漸的喜歡上了這「錯愛」的感覺。

「秋水峰」的小湖畔,碧水清徹,波光粼粼。

狂煞獨立湖中小亭,眼神中流露著無比憂愁與不盡的思念。回憶片時,他從懷中掏出一個晶石之物,這是當初香縹綾所煉化的傳音石。

他輕輕地一觸,傳音石亮了起來,太極圖案轉動后,呈現出「金木水火土」字樣。他想試試,首先聯絡起香縹綾,只見晶石上的「金木水火土」五字轉動,太極圖案卻毫無反應,自然是沒有聯繫上。遲疑了一會,他又試著聯絡陸曉雪的那塊傳音石,一看有了反應,他心頭大喜,而又莫名一怔,可惜對方切斷了連線。

這是為什麼?誰動了她的傳音石?莫非天魔仙君拿去了?那為什麼不接受聯絡,而且切斷了?再者,就算傳音石落入他人之手,不通其中秘法,根本無法打開啊,他有點迷茫了!

「這是什麼東西,好漂亮呀!」花零出現在他的身旁,驚喜的道,「狂煞,這是什麼法寶嗎?給我看看,挺好玩似的!」

狂煞沒有多說什麼,任其拿去傳音石,而他眺望遠方,心思遠去。

花零拿過傳音石左瞧右看,愛不釋手,邊道:「這塊晶石,內蘊通靈,世上罕見,應屬東海水晶石,後天經人煉化,施加了秘法,可供靈力相通,應該不止這一塊。狂煞,這是誰給你的?這石頭可以千里傳音,彼此互視,猶如身在眼前一般。」

狂煞沒有回答,則道:「花零,走吧!」

「去哪?!」花零一臉好奇。

「落霞峰。」

「哦。」花零應道,仍不死心的問:「這傳音石是香縹綾給你的?哎,等等我啊,走那麼快乾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真元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真元變目錄 真元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十一章 思念人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