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91|

林樂樂,網路寫手,拓寬了小說的路子,開創了很多新的小說風格,ao系霸道總裁徹底淪為了過去時。

最被人們津津樂道,也是讓她真正被大眾所熟知的那本書,是一名女性o和beta的軍校中求得生存,並且找到了真愛。

這本書與克拉倫斯將軍小兒子的傳奇經歷不謀而合,熱銷了好一段時間。

報道中這位青年omega不止成功騙過所有人在軍校順利學習,還與戀人一起深入軍方都沒有找到的人口拐賣者的巢穴,把裡面所有關押的omega成功解救。

在媒體都在為這位不一般的omega而爭相報道的時候,他被公訴這件事將所有人的情緒推入高潮——危害公共安全罪。

危害公共安全罪侵犯的客體是公共安全,客觀表現為實施了各種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

網路上有人刻薄地評價如果這算危害公共安全的話,那麼以後omega是否呼吸都成了犯罪。

而這位青年在被告席上表現得相當沉穩冷靜,沒有任何傲慢也沒有惶恐,只在必要的時候回答問題。

這項指控以失敗告終,跟隨的記者們也沒有從這位年輕的omega臉上尋找到任何喜悅。

「以後您是否就要繼續以alpha的風格來規劃自己的生活了呢,」眾多記者中有一位提出這樣的問題,成功讓原本腳步急促的戴利克慢下步子。

保鏢護在他身邊,這位看起來高瘦的青年看向記者,同時也讓精緻的臉龐映入攝像機,微微皺眉,高貴的,平淡的語氣,「性別影響不了我的生活。」

然後他又在保鏢的保護下匆匆離開。

直播讓顏控們都沸騰了,紛紛在網上打出「克拉倫斯大人請踐踏我們吧」的標語。

林樂樂曾經發過私信但是石沉大海的那位退休政客在此時表達了他對戴利克的尊重也鼓勵了omega應當擁有更加開放的生活,還為林樂樂的小說進行了轉發。

【我很認可這位作者的思想,一直在等待著一個合適的時機,現在,我覺得是把這個故事分享給你們的最好時刻了。】

時代更新很快,熱點傳播得熱烈。

這個時候似乎只要是與omega平權相關的微博都能夠大火,於是更多的人開始把自己的形象往這個方向樹立,開始成為一些流行趨勢。

行動最快的是一些商人,omega大都有著相當好的家世,他們迫不及待地表達對omega這一群體的熱情,並且開發了很多新的經營活動來吸引年輕又追求風潮的人們。

很快,別國是怎樣對待omega,有的國家法律是怎樣被在網路分析,原本不受重視的問題開始重新落入們的視野。

這一系列事情發生的時候,林樂樂正盤腿在宿舍嗑瓜子,然後在微博曬了曬對戴利克的支持。

她,她好像幫不上什麼忙來著,不如嗑瓜子,談戀愛不如嗑瓜子。

宿舍門被敲響,林樂樂剛開門就看到伊登痛苦的神情,死魚一樣,「報告,報告……」

林樂樂眨眨眼,一時反應不過來,「這又不是老師辦公室,你喊報告幹什麼。」

「報告啊!」伊登把手裡那兩張紙揮來揮去,痛苦不已,「這次為什麼要寫一萬字!一萬字!完全不讓人活了吧!」

「等等這次還要寫報告?」林樂樂睜大眼,不敢相信這個可怕的事實,「你說什麼我聽不見聽不見聽不見!我們這次不是大勝利嗎!我們這次不應該列入個什麼功勞之類的嗎!為什麼還要寫報告!報告是萬惡之源!」

「你也沒有寫?」伊登一臉遇見鬼的表情,整個人陷入崩潰,「那怎麼辦!明天就要交了!」

「不要慌!挺住,不要慌!」林樂樂作為可靠的beta一直都是團體支柱的存在,「我有戴利克宿舍里的鑰匙,這個時候我們只要把他的報告偷出來就好了!」

真是個可靠的計劃!

伊登眼中重新燃起生的希望,「你確定戴利克他寫了?」

「戴利克每次都是第一時間寫完作業的類型,不用怕!」林樂樂拍拍胸口,表示自己非常有信心。

兩個人就這樣來到戴利克門口,偷溜進去。

然而可怕的是戴利克書桌上幾本書翻來翻去也都沒有看到報告。

「難道他拿到家裡寫了?」林樂樂托下巴,「不可能啊,他最近都沒有離開學校來著,」說到這裡她左手握拳擊右掌,驚醒一般地,「難道是他根本不用寫報告?官宦子弟!說好的他現在回到學校就是普通學生待遇呢!」

「自己不好好寫報告,到了這個時候還能惡意猜測別人?」戴利克懶散地靠在門口看兩人,「看來我宿舍鑰匙還是不應該給你。」

林樂樂呃了一聲,僵硬地轉身,「您,您回來了啊大大,大大您渴嗎,大大您餓嗎,大大您想吃水果嗎?」

「那些我們這裡都沒有?」伊登也兢兢戰戰地接過話。

戴利克腦門突突直冒,「你們兩個真是來說相聲的。」拿在手裡的文件袋揮了揮,「寫了個樣板,細節方面你們得自己填。」

「戴利克爸爸威武。」不成器的可悲兒女就差當場跪下唱征服。

「……你們太吵了,」對面的尼爾森默默開門,深藏於帽子的腦袋發出聲音,「我們也剛剛完成一項任務,你們是不是對沒有上過電視的人有歧視,雖然我們沒有上電視但是我們同樣值得尊重。」

真沒想到尼爾森你竟然是嫉妒別人上電視直播的人,和你蹲牆角的人設不太相符啊喂!

林樂樂還是有些好奇地詢問,「你們這次的任務是什麼?」

顯然這件事戳痛了尼爾森,他又飛快地躲回自己的宿舍了。

林樂樂聳肩,看戴利克的神情,「摩爾根教官又讓你去做什麼了?」

「教官讓我幫他進行下一屆的新生篩選工作,」戴利克把另一隻手上的袋子放回房內,看到林樂樂手機提示有艾米頭像的簡訊,「你什麼時候和艾米關係那麼好的?」

「我們關係一直都很好啊,」林樂樂心虛地轉移視線,避開戴利克的方向看艾米給她發了什麼信息。

戴利克微微眯眼,覺察到林樂樂的敷衍,「你有事情瞞著我。」

林樂樂開始找別的話題,正巧看到上樓的傑西和蒂克,嗓門一亮,「嗨!報告寫了嗎!」

作業就像傳染病,傑西露出嫌棄的神情,「你一定要說這麼糟糕的事情?」

「你有好事要說?」林樂樂撇嘴,「別又是新開了什麼甜品店之類的,上次和你們一群男生去那裡簡直羞恥。」

「這和男女有什麼關係?」伊登插嘴。

「好的,」林樂樂意識到自己又忘記這點了,一手去捂她的嘴,「你說的很好,請忽略我剛剛說的那句話。」

「唔,是新開了個水上樂園,我們任務回來的路上看到的,」傑西認真提議,「我們一起去玩玩吧,夏天玩水最合適了。」

「好啊!」林樂樂立刻同意,顯然她的重點在別的上面,「一定要把尼爾森拉過去!他沒法戴他的帽子了!」

「他總有辦法戴上的,」戴利克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你最近很針對他?」

林樂樂心裏面咯噔一聲,心虛地擺手,「你想太多了。」

尼爾森明知道戴利克會被學校開除還把她拉去往史考特那裡拉,讓兩個人避開見面,她這一筆是記下了嗯,雖然知道是老師的指示。

於是,完全忘記了報告這件事的一群人就這樣嗨著出門。

傑西如林樂樂所願地將尼爾森從卧室拉出來湊數。

沒想到的是一群人剛剛下樓,林樂樂就接到了克麗絲博士的電話。

「嗯嗯,現在?」林樂樂看了眼大家,然後回答,「好的。」

「怎麼?」戴利克看她。

「博士讓我去幫忙,」林樂樂聳肩,「我得去老師那裡一趟了,你們好好玩,連帶我的那份。」

戴利克看上去還有些擔心的樣子,被傑西拉住胳膊,跟林樂樂保證,「我會幫你看好他不被別的妖艷傢伙迷住的。」

「吾心之友!」林樂樂沖傑西比大拇指。

林樂樂來到克麗絲博士辦公室門口,敲門。

「進來,」克麗絲博士的聲音響起,裡面除了林樂樂以外還有一位中年男性alpha。

「克麗絲博士,克拉倫斯先生,」林樂樂這是第一次看到戴利克的父親。

確實如同艾米說的那樣,戴利克和史考特外貌上都很像精緻的母親,這位長相粗獷父親實在難以與他們看出聯繫。

「那你們聊,我就出去了,」克麗絲博士衝剋拉倫斯點頭后出門,並把門帶上。

「林樂樂是吧,」克拉倫斯先生開口,「請坐。」

林樂樂想起戴利克母親,覺得這對夫妻真相似之處很多。

「我不說虛的,」可能是軍隊上的習慣,這位將軍對林樂樂也帶出嚴厲的語氣,「你知道史考特有婚約,相同的,戴利克我也早已準備了合適的婚約,你的出現打亂了這一切。」

林樂樂安靜地看他,在他說完后搖頭,「您不可能為戴利克準備婚約,從您讓他在這裡入學,並且同意他公開omega身份這些都能夠看出來,如果真是夢當戶對的婚約,您不會這樣不顧及。」

你這是在誆人啊先生。

被否定的克拉倫斯先生坐姿微微靠後,雙手交叉,唇角微揚,笑意不及眼中,「是么。」

他這個姿態和戴利克有些相像,林樂樂眼眸閃過暗色,繼續開口,「艾米也沒見過戴利克的長相,一開始您就沒把他當做真正的omega培養,史考特的助手的幾率反倒更大些,畢竟這個精神力實在不容浪費,我和他的關係其實是幫助了您。」

「不用藏著掖著,而是大大方方地以omega的姿態站出來,戴利克不用離開克拉倫斯家族,我的身份沒法從您這裡奪走他。」

林樂樂說的真誠,但是也不知道克拉倫斯先生聽進去幾分。

而對方似乎並沒有繼續討論這個下去的意思,而是轉了話題,「茜茜並不喜歡你。」

林樂樂眨眨眼,猜測到這也許是戴利克母親的名字。

「顯然她的想法很有道理,克拉倫斯家族只推崇強者,除非你到達史考特的級別,否則我們不會有再次見面的必要。」克拉倫斯先生露出一個疏離的笑容,他似乎有些不耐煩了,說明重點,談話接近尾聲。

在林樂樂還在遲疑著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的時候,一直閉著的門被突然推開。

戴利克有些氣喘吁吁,怒視向克拉倫斯先生,看上去像只炸了毛的刺蝟。

顯然克拉倫斯先生是習慣這樣的注目禮的,他面無表情地起身,穿上外套,矜持地沖林樂樂禮節式點頭,「期待下次相見。」

在克拉倫斯先生走了之後,林樂樂依舊在原地思考。

這應該算是那位先生的一種讓步吧,她倒是很喜歡這種把話說清楚的風格。

「他說什麼了?」戴利克皺眉。

「真是麻煩啊,」林樂樂好一會兒才開口,揉了揉頭髮,「但也只能這樣了。」

「他到底和你說了什麼,」戴利克有些著急。

林樂樂慢慢扯出一個笑容,「你還真貴啊。」

「?」

「我們從今以後好好接任務,好好工作,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林樂樂一臉國家接班人的神情,伸了懶腰往外走。

「到底是什麼!」戴利克終於忍不住扯了林樂樂的手臂,看到她微微側頭,比夜更暗比星更亮的眼眸。

「把你奪走的辦法。」

林樂樂對上他僵硬和惱羞的面龐,眼眸微微錯開。

她也成為了有野心的人。

初識的時候誰能夠料到呢,等待著你成為怎樣色彩的我,也變成了不一樣的模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Beta她心很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Beta她心很累目錄 Beta她心很累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