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90|

只是幾個小時發生的事情,林樂樂覺得像是過了很久,在戴利克來拉她的時候,她腿都還在軟著。

巴德被周圍已經替換過的史考特帶來的衛士們抓起來,嘴裡還被填了東西,防止他自殺。

長安的屍體就在旁邊,是史考特殺掉的,林樂樂借著戴利克的力起身,發現艾米用一種很微妙的眼神看兩人。

「戴利克,是史考特的弟弟?我之前遇到他的時候可不是omega。」

「這件事你可以問史考特,他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解釋,」戴利克笑眯眯地四兩撥千斤,也將艾米扶起。

「你真的好高,」艾米使勁抬頭看他,「有點羨慕。」

「唔,」戴利克眨了眼,「也許多喝牛奶就會好?」

林樂樂和艾米穿得都很薄,昨天也都沒有休息好,戴利克扭頭問史考特,「我帶她們兩回房間休息?」

史考特沒有回答。

「那把艾米留下來?」戴利克再次詢問,「你不需要清理嗎?」暗示性地看了眼地上的人還有四周。

短暫的停頓后,史考特開口,「她們先去休息。」言辭間頗有些不爽,還順手把面具扔到了一邊。

路昱在一旁挑眉,走近巴德,仔細看他,「雖然知道我回來的時候少爺換了人,但是竟然是你,還是有點讓人不愉快。」

巴德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看著路昱,狠狠地瞪他,好像這樣能夠維持什麼尊嚴似的。

路昱很欣賞他這幅表情,「利用莉莉的死把我逼回來的是你,現在得到了回應,我以為你會很愉快,至少,」他伸了手幫助巴德扯出一個笑容,「應該笑一下,像這樣。」

就像史考特說的,這個人能力一般,坐在少爺的位置上根本控制不住,所以才想盡辦法殺掉莉莉,讓路昱走投無路回來繼續為這個基地服務,可是也忘記了,打蛇七寸,沒打死,這蛇是會反咬一口的。

林樂樂還有些不確定事情結束得如此快速,在戴利克攙扶她的時候詢問,「伊登呢?」

「應該在鄭姐那裡,」戴利克回答,「那個面具粘著皮膚,一開始用的假皮,現在去掉估計也不方便,得好一會兒。」

「鄭姐?」林樂樂眨眼,想起來她之前為什麼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重要的事情,當初第一個任務的時候鄭姐就在長安家裡當暗線,為了揪出幕後,「學校和史考特是合作關係?」

「對,」戴利克這一次回答得很快,「這個算是長期項目,因為一些老師的能力很特殊,比如鄭姐和克麗絲博士,而且原本兩邊關係一直聽密切的,還能夠藉此選拔學生。」

後來布萊恩老師帶著他們去巴納德自由聯盟實習,緊接著就碰到了路先生的人,借著阿紅小姐的任務,探知了路昱的貨源。

「史考特他……,」林樂樂說到一半,想起身邊還有個艾米,於是住嘴。

史考特他和這個基地並沒有那麼密切的關聯,這點讓林樂樂稍微輕鬆一些。

出了門,依舊是夜晚,並沒有人,出去的時候竟然感覺有風。

這種模擬的真實是花了大心思的。

「我們,多久回去啊,」艾米還在問這句話,她直到現在也沒有安全感,還在焦慮。

林樂樂看向戴利克。

「應該很快,」戴利克皺眉,「很快。」

回去房間,打開門,林樂樂開了燈,戴利克取了新拖鞋給艾米。

原本林樂樂想著可以和艾米一起洗澡來著,這段時間的接觸她已經完全忘記自己是個beta,自然而然地帶領著艾米去洗浴室,然後被戴利克揪了后領往外扔,「你去那間洗。」

短暫的思考,林樂樂突然意識到這個世界戴利克和艾米在一起洗澡才是正常的,這讓她又一次直白地感受到惡意。

她和艾米是穿著相似的……不同性別的人。

洗完澡,看到戴利克給他們沖了燕麥片,還有麵包,「晚上稍微吃一點,然後早些休息。」

其實胃口一般,但是為了不餓醒,林樂樂還是開始啃麵包,艾米倒是真的餓了,吃了很多。

吃完飯,艾米睜了眼睛看兩人,「今晚我和戴利克哥哥睡一間嗎?」

一共有兩間房,或者說兩張床。

林樂樂啊了一聲,還是有點反應不來,最後哼哼唧唧地反對,「嗯,不用。」

「難道樂樂姐要睡沙發?」艾米睜大眼,「太不舒服了吧。」

「她和我……」戴利克開口。

「我睡沙發也沒有什麼,」林樂樂打斷戴利克的話,「因為我是beta嘛!」露出一口反光的白牙,在艾米崇拜的眼神中將她送到卧室。

今天真的是累了,艾米幾乎是倒頭就睡,林樂樂看她的睡顏忍不住掐掐她的臉,柔柔軟軟長相可愛的白凈小天使,omega女性真是上天的恩賜!

悄悄把門關上,林樂樂去主卧的時候在戴利克那裡吃了個閉門羹。

「開門開門,」林樂樂開始撓門。

過了一會兒戴利克才開門,幽幽地抱著個毯子,「來,給你鋪在客廳睡的。」

林樂樂低頭從空子里鑽過去,躺在床上一個大字型,強行佔地盤,「我就睡這裡,我不走了。」

戴利克把毯子往她身上扔,好笑地看她,「剛剛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總覺得在艾米面前說這個有罪惡感嘛,」林樂樂起身讓開位置,「史考特那傢伙管她像老爹一樣嚴格來著。」

而且艾米是我小說的忠實粉絲,我得表現出一個偶像的氣質,這句話林樂樂沒說。

戴利克坐到她讓開的位置,看她亮晶晶的眼睛,直到她真正的目的,「你還想問什麼,直接說。」

「少爺到底是誰,」林樂樂一臉期待。

「這個我也不知道,」戴利克微微皺眉,「他和史考特暗中交鋒好多次了,甚至多方面都有交流,你在路昱那裡看到的管理層網路有他的信息不是假的。史考特雖然摸到了很多旁支的東西,但是一直找不到少爺最重要的巢穴哪裡。」

「於是史考特就和學校合作?」林樂樂眯了眯眼,「怪不得路昱會和克麗絲博士說一樣的話。」

克麗絲博士那個時候其實還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近期一段時間,學校和軍方都摸到了少爺的巢穴,沒人敢貿然行動。」戴利克微微皺眉,「伊登接任務的時間比我要早。」

「所以欠缺一個引發事情的點,你和學校就商量此刻把身份爆出來,反抗封建勢力的小情侶的身份倒也能夠說得通。」林樂樂還在思考著事情,「omega的身份也在這個時候很好用,用他們想要的轉換性別的事情加以引誘,順利入境。」

「一開始不告訴你,就是因為巴德能力的特殊,」戴利克嘆氣,直接躺在床上,「他的催眠卻很有一套,容易被發現。史考特的人進來后就發現了基地風格很潦草和之前少爺的縝密風格不符,路昱那方也提出合作,條件是最後這裡交給他處理。」

「你們雙方都知道少爺已經換人,但是卻不知道到底是誰代替了他。」林樂樂也躺在一邊,學他的樣子,「於是史考特賣了破綻給我,讓我擅自查可疑事件成為目標,我是長安的人,你們把事情都推到長安身上,人心不足蛇吞象,新的領導人沒有能力,所以更加慌亂,真假不重要,他會消除所有可能對自己不利的隱患。」

這個時候,只要看主控人是誰,他就是新的領導。

巴德真的是把林樂樂看得緊緊的,相信同時,在戴利克那邊他也扮演了同樣的角色。

「原本我們應該再觀察一段時間,把他所有途徑都摸通再動手,可是……」戴利克說到這裡看了林樂樂一眼,想起之前路昱對他和史考特的嘲笑,決定把這件事憋回去。

「可是?」林樂樂好奇看他。

「沒有,」戴利克飛快反駁自己剛剛的說法,「都一樣,反正史考特肯定能揪出來。」那傢伙是老手。

倉促,急躁,拚命斬斷他以為的不利,卻與此同時,把脖頸暴露在敵人面前。

巴德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安排的扮演少爺的人已經被頂替,在他規劃的舞台不動聲色打量著他。

林樂樂盯著天花板發獃,「真是不幸。」

「嗯?」戴利克看她,「怎麼?」

「史考特應該是準備了很久,最後對手是巴德這樣的傢伙,」林樂樂扯了嘴角,「這個基地剩下的不過是少爺的空殼,那傢伙估計會很失望吧。」把那個紅色面具戴在面上,假裝成曾經對手的模樣,大概也是一種孤獨。

「我倒不這麼覺得,」戴利克輕笑,「這個基地交給路昱打理,基地里的交易信息價值也不菲,他撈了好大一筆好處。」

「所以少爺死了?還是逃走了?」林樂樂翻過身看戴利克。

「這件事大概得從巴德嘴裡才知道,可是他嘴裡撬出來的是真是假,也不得而知。」戴利克看她還興奮著的樣子,把她遮住眼睛的頭髮撥過去,「艾米一沾枕頭就睡,你就一點都不困?」

「不困,」林樂樂搖頭,「我現在就和看故事一樣,雖然是我自己的參與的,可是一直我都只知道一小段一小段,現在連起來,突然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

這種小學生春遊的興奮感。

「現在,你的這本故事書大概是結束了,」戴利克笑她,覺得這傢伙過一會兒才能冷靜一些。

顯然這種想法過於天真,過了一會兒,林樂樂又睜大眼睛轉過來看他,眼睛咕嚕嚕轉,「還有一個問題,你之前和史考特說的,能夠徹底改變信息素的事情,真的假的!」

「假的,」戴利克回答得相當直白,把林樂樂揪他頭髮的手揮開,「怎麼可能真的做到這件事,用來接近頭目的借口罷了。」

「啊?」林樂樂也不知道自己在高興還是在失望,「我還在想,說不定可以給我來一針感受一下omega呢。」

「感受omega?」戴利克挑眉。

「唔,」林樂樂原本想說比如她期待了很久的美容養顏針一類的,但是這樣說出來好像有點太低俗了,「比如發情期?」

結果說出了更加糟糕的字眼。

在說出這句話后林樂樂就開始後悔,因為戴利克原本散漫的表情開始變得歡愉,有一種「傻孩子有什麼不懂的我可以教你啊」的即視感。

非常,親切,的表情。

「這裡被咬過一次,你還記得吧,」戴利克指向林樂樂後頸的地方。

「印象深刻,」林樂樂一個哆嗦。

「確實還是做了點改變,」戴利克再次靠近那裡,林樂樂聞到他身上的香氣,突然就酥了一半肩膀,「畢竟只有一個人發情還是有點不爽,現在看來效果不錯。」

「哈?」林樂樂茫然看他。

「當然,主要是為以後著想。」戴利克微微眯眼,為上句話作補充,也為自己的誠實而緊張。

「唔?」短暫的反應后,林樂樂懷抱上他,「好吧,匹諾曹,你偷偷做事情的可真不少。」

戴利克低頭咬上她的側頸,聲音含糊,「以後會改。」

真是不可信的諾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Beta她心很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Beta她心很累目錄 Beta她心很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90|

9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