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蛇2 第四章 兜羅綿手

龍蛇2 第四章 兜羅綿手

方恆出手無聲,神出鬼沒,速度極快,卻沒有一點破空之聲,不像是普通武學高手憑空打出來氣爆。

這是武學中的極高境界,無聲勝有聲。

他的手軟綿綿的,就如虎貓的肉墊子,看似柔軟,實際上可以開碑裂石。

嗡……

手掌到,正中了李含沙的後背。

但是,李含沙的後背並沒有和想象的一樣,發出骨骼破碎的聲音,而是全身一陣顫抖,發出來寺廟裡古老的鐘聲。

似乎他的身軀就是一口大鐘,任何攻擊在他的上面,都只會鐘聲悠揚,發人深省。

李含沙沒有受傷。

「我的兜羅綿手專破鐵布衫一類的橫練功夫,你怎麼可以抵擋?」方恆後退三步,一臉不可思議。

在他看來,李含沙簡直就是一個怪物。

「兜羅綿手是佛門武學,楞嚴經中記載,佛的手就是兜羅綿手,此手類似於武學中的綿掌,但比綿掌更高。練成之後,軟如綿,剛如鐵。」李含沙並沒有轉過身軀:「可惜的是,你雖然練到了剛柔並濟的地步,卻不知道兜羅綿手真正的意思是智慧和定力,武學到了最後,要和元神結合,神形合一,以智慧定力打破極限,而不是追求殺傷,所以你傷害不了我。」

「受教了。」方恆收手,不八不丁的站立,是一個拳法中的樁功「降龍樁」,「不過你的橫練功夫厲害,不代表你真實的搏鬥能力強,剛才也不是我的真正本領。」

「那你來吧。」

李含沙轉過身來,並沒有什麼站樁和姿勢,隨意站定,每一個動作都是樁。

唰!

方恆腳步動了,「白鶴踏沙」,體態輕盈,拳如鶴啄,大開大闔,氣勁如針。

這種速度,就算是經過艱苦訓練的特種兵都望塵莫及。

方恆就此一招,已有武學大師的風采。

一閃之間,鶴啄便到了李含沙的太陽穴邊,那鶴啄鋒芒是一種穿透力,針刺力,只要啄中,一啄一鉗,大片的血肉都可以鉗起來。

這個時候,李含沙動了,他手掌如勾,向上一切,如蛇形,如龍升,如虎撲,如鷹爪。

咔嚓!

沒有絲毫懸念,他的手掌就已經抓住了方恆的鶴啄。

方恆雙腳突然踢起,死中求生,絕殺之招,兔子蹬鷹,以他的腿勁,就算是大樹都可以蹬斷。

但是,這腳蹬在了李含沙的胸膛上,只發出來砰砰砰砰沉悶空曠的聲音,李含沙像是一尊永遠也無法擊倒的鋼鐵魔像。

鶴啄被捕捉,殺招無功。方恆的攻擊受到阻礙,氣勢下滑。

李含沙目光一閃,身軀移動,寸步向前,身軀好像一座大山,稍微一擠。

砰!

方恆整個人憑空飛了出去,跌落地面,一個鯉魚打挺站立起來。神色卻說不出的沮喪。

剛才這一下,他知道李含沙已經手下留情,要不然就是這一擠,他五臟六腑都要破裂,絕對不是被打飛這麼簡單。

「方寸之間,發人於丈外,你已經是真正的武學大師,想不到武術界居然有你這樣的人。」方恆調整了自己的心情:「我是魚北瑤的男朋友,這次是來找你談談的,我一直以為你是個紈絝子弟,想不到你深藏不露,不過我不會把女朋友讓給你的。」

「魚北瑤就是我今天要相親的對象吧。」李含沙語言仍舊清淡,似乎沒有什麼可以打動他:「富貴於我如浮雲,男女於我如塵煙。人力有限,武道無限,以有限的精力去追求無限的武道本來就是逆水行舟,還要去浪費精神在男女情情愛愛上面,那簡直就是自殺。所以,你到不了武學的巔峰。」

「那又怎樣?武功再高,能夠打得過槍?武功再高,百年之後還是黃土一堆,人活在世界上,練武不過是調劑生活的方式,使得自己過得更好而已,捨本逐末,把武道當成全部,是一個錯誤的生活方式。」方恆冷冷說著。

「是啊,你說得對,武功再高,百年之後還是一把骨灰。」李含沙看著天空,「這個世界上,沒有奇迹,也不會出現奇迹。可惜啊可惜,就算是這樣,也不能夠動搖我的意志和決心…..」

他擺擺手:「你走吧。」

「來日,我一定擊敗你。」方恆上了車,油門一踩,絕塵而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龍蛇2 第四章 兜羅綿手

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