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蛇2 第五章 神仙與皇帝

龍蛇2 第五章 神仙與皇帝

紅牆黃瓦的大院,戒備森嚴,軍人持槍站崗,樹木幽深,代表著的是軍威和權力,這就是李含沙的家,他從小生長的地方,不過他一般不回來,對這裡的印象也不深刻。

他從來不在家裡人面前顯露功夫,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好顯露的,就算是功夫再強,在家裡人看來也是不務正業。對於軍人來說,功夫再好能夠打得過槍?

當然,他以前不顯露功夫,是因為虎嘯金鐘罩和龍吟鐵布衫沒有練成。這兩門氣功單獨練成任何一門都很困難,必須要很好的天資,心無旁騖的精神還有數十年如一日的苦功。

兩門氣功融合在一起,那就不是天資和勤奮能夠完成的了,那必須要有求道的精神。

天資和勤奮,這個世界上許多年輕人都不缺少,但是求道的精神卻就萬中無一。

所謂求道之精神,那就是舍道之外,再無他物,朝聞道,夕可死。這必須要有大勇氣,大智慧,大捨棄,大願望。

李含沙就是這種人,他有求道之精神,所以練武之間,把兩門氣功融合在一起,漸漸蛻變,已經開始走上「非人」之路。

兩門氣功融合成功以後,他疾如鬼魅,出手如電,鋼筋鐵骨,氣血強大,這就可以在外人面前顯露自己的武學了。

穿過層層的大院拱門,走廊,花園,李含沙來到了自己家居住的院子,沿途許多警衛把守,那些警衛居然還認識他,並沒有阻攔。

自己的家是一個典型的四合院,三進三出,有大戶人家的氣象。庭院森森,古樹高聳,廊檐下青苔斑駁,光線明暗交錯,有一種莊嚴的意境。

院子的古樹下面擺放了一張茶几,兩張椅子隨意靠著,上面坐著兩個大約五十歲左右的男子,其中一個是李含沙的父親,另外一個不認識,但看威嚴和氣勢,肯定是常年身處高位的人。

他的哥哥李沉沙站在一旁伺候著,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男子,也站立著伺候,大約三十歲,身穿軍裝,一下吸引了李含沙的目光。此人身軀站立,如槍刺破青天,似乎在體內蘊含著一種與天爭雄的霸道,這就不是位高權重可以養得出來的。

位高權重,那是虛的,是眾人抬舉,才會手握大權,這是權術。凡是掌握權術者,都在內心深處,敬重鬼神,敬重上天,因為他們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力量,是氣運。就算是古代的皇帝都不例外,他們要祭天,要祭神。

而修行者就不同,他們通過苦修,自身強大,意志堅定,打破一切,於天爭雄,神擋殺人,佛擋殺佛。因為他的力量是來源於自身,不是來源於別人。

皇帝可以一朝之間眾叛親離,但是修行者不會。他的力量來源於自身,不可剝奪。

這就是神仙和皇帝的區別。

那個三十歲軍人的內在氣息,就是真正的修行者。和李含沙是一類人。

院子裡面四個人,兩人坐,兩人站。

李含沙的父親和李沉沙,是一對父子。另外一對,看樣子也是父子。這是一次私密的會面,也可以說是閑聊。

「你怎麼才到。」李沉沙看見他走進了院子,責怪著。

「大哥,不好意思。」李含沙沉靜如水,有足夠的禮儀,「爸,您氣色還好。」

「你還知道回來!」他父親叫李經龍,看見他進來,臉色一沉,十分嚴厲:「這些年在外面遊手好閒也算了,現在你已經24歲了,趕緊結婚生子算了,安安穩穩工作。對了,這位是我的戰友,王源將軍,還有他的兒子,王西歸。你要喊伯伯和大哥。」

「西歸老弟是最高首長的貼身警衛,寸步不離跟隨首長。」李沉沙介面:「以後多多提拔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弟。還有,含沙,這次你回來,老爺子指定你和那魚北瑤結婚,不是簡簡單單的相親,還有,從今天開始,你就不能夠再遊手好閒了,老爺子也給你安排了一個職位,去部委當個公務員,以後安穩工作,慢慢往上爬。給我們李家多生兒子。」

「我不要結婚,也不要工作。」李含沙搖搖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龍蛇2 第五章 神仙與皇帝

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