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猿公劍

第39章 猿公劍

這兩個月的時間,李含沙也再也沒有遇到過刺殺,更沒有人來綁架魚北瑤,非常安逸。

他的心靈越來越晶瑩剔透,今時不同往日,如果再有槍神級別的人來刺殺他,被他鎖定之後,就難以脫身了。

氣場凝結成道場之後,他的武學休養,精神境界,就開始進入千里鎖魂的地步。

真正離金剛不壞只有一步之遙。

他的身軀在兩個的修行之中,也發生質的變化,呼吸吐納之間,給人一種淡淡的清氣,如同蓮花,潔凈無暇,口吐青蓮。

此等境界,真是神妙不可言傳。

嗨!

拳腳碰撞,筋骨齊鳴。

在魚北瑤家莊園中的院子里,一男一女正在交手,男的出手大開大闔,雄渾而沉穩,女子輕盈遊走,八卦游龍,閃轉騰挪之間,拳如刺,指如針,掌如刃,以捅,切,拉為主。

這兩人都是武學高手,不過明顯男子技高一籌,突然目光淋漓,腳步橫走,螃蟹似的橫行霸道,雙拳如鉗,連夾帶撞,狠狠撕裂了女子防禦。

女子連連後退,潰不成軍。

停!

一個老者擺手,男子嗖的滑開,行如狸貓。

「李含沙,你看王塵和王西歸的武功如何?」老者對坐在旁邊的李含沙發問,原來在剛才戰鬥的是王塵和王西歸兩兄妹。

而老者是他們的師父。

這老者身材高大,鬍鬚血脈,雙目炯炯有神,手臂特長,背挺拔而有彈性,似乎裡面蘊藏的是牛筋和鋼鐵,還有象皮。

凡人看形,高手看神。

在李含沙的眼裡,這老者就好像是山中一頭老白猿,吞雲吐霧,食松子和露水,深山煉劍,瀟洒出塵,照游東海,夜宿西山。

這是一位高人。

外號八臂神猿,白華。

王塵和李含沙接觸很久,在師父面前也經常提起他,於是這位武學界大師也動了心念,想要見一見什麼人能夠和十步無常決戰。

當然,白華不會和他動手,因為年紀大了,心境平和,只是好奇,看看年輕人究竟厲害到何等程度。

他借自己兩個徒弟交手,旁敲側擊。

「王西歸的武學已經到了百家融會貫通的地步,就如煉丹一般,把許多藥材都融入一路,開始結合,但欠缺的就是那一點火候,這火候就是捨棄一切的大決心。如果他這個時候,放棄地位,家庭,入深山求道,三年之後,就是大宗師。」李含沙侃侃而談。

「哪裡有這回事。」王西歸遠遠聽見,有些不服氣,「我當初和你交手失敗,是驟不及防,這幾個月刻苦修鍊,不信再會輸給你。」

他現在地位很高,在軍隊中也有實權,讓他放棄所有,深山修道三年,那不是自己犯傻?

「是嗎?」

李含沙身軀一晃,相隔大約是三十多步,但縮地一般,就到了他的面前,輕柔一拍,已到他的胸前。

「猿公劍!」

王西歸氣息從丹田直衝喉嚨,長嘯如猿啼,手臂化劍,金蛇亂點頭,刺到李含沙周身大穴。

李含沙一閃,到他身後,又是一掌拍來。

王西歸身做陀螺,一鶴沖霄,回身又是數十劍,劍劍迅雷兇悍,他的手上無劍,但手臂推送出去的時候,也不亞於鋒利寶劍。

連續交手十個回合,李含沙又是一閃,已經回到座位上。

「如何?我的劍術有所精進吧。」王西歸如定海神針站立,氣定神閑。

「哎……」白華嘆息一聲:「徒弟,你看你身上。」

王西歸立刻一驚,就看見身上的衣服片片蝴蝶紛飛,巴掌大的布都掉落下來,前胸後背,足足九個手掌印。

李含沙不知不覺,以掌勁把他衣服洞穿,卻沒有傷到他的皮膚,這種修為,就不止高出他一籌。

「怎麼會這樣,上次交手,我們還逼得你施展絕技才把我擊敗,這一次我自認為進步,和你在伯仲之間,怎會相差如此巨大?」王西歸臉色煞白,他深深知道前胸後背掌印是怎麼回事,此時此刻在李含沙面前,他等於是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嬰兒。

白華這頭「老猿」深深看著李含沙,在剛才之間的突然出手,他表面鎮定,心中實際上波瀾萬丈。

「含沙,你的修為居然進步到這種層次?」遠遠的,門口傳來一個聲音,千米之外的莊園大門,似乎有客人來訪。

說話的是一個女子,身後帶了一群人。

這女子說話,聲音如一條直線,筆直而來,聚而不散,頗有千里傳音的味道。

這是一種特殊的發音,屬於密宗真言。

「是秦潔。」魚北瑤在李含沙耳邊道:「她的公司早就對我爸公司發了邀請函,有一個大的項目投資,聯手國外許多巨無霸財團,今天是過來談生意的。不過,我看她是沖著你來的。」

{看龍蛇2,關注國術,關注夢入神機微信公眾賬號mengrushenji1984。多擴散,多轉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猿公劍

2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