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心安之處為道場

第38章 心安之處為道場

在這紅牆黃瓦的城中散步,李含沙感受頗多,一是歷史的浩瀚,二是權力的威嚴,三是風水的變遷。

他精神修為超越常人,可以感受到許多常人無法感受的東西。

尤其是風水格局,這座古城,歷代不知道經過了多少風水高人布局,渾然天成,一個院子內部的任何擺設,都精細入微,充滿韻味和禪機。

他觀看了自己要和十步無常決戰的那個院子,四周都是高牆,院落幽深,和「決戰紫禁之巔」大相徑庭。

直到深夜,他才回去。

他對這年輕首長印象頗好,開明,大方,做事果斷,有魄力,能夠禮賢下士,但要圍殺金剛不壞高手這件事情卻還是欠缺妥當。

當然,那尊高手挑釁國家之尊嚴,觸犯國法,設身處地的著想,他也會起殺意,武者的尊嚴不容褻瀆,同樣身處高位的當權者尊嚴也不容褻瀆。

但他不想趟這個渾水。

圍殺那尊金剛不壞的強者危險性極大不說,還會沾染上不小的因果,而且和世俗的政權牽扯太深,不是好事。

他對世俗權力機關沒有成見,態度就是敬而遠之,這也是歷代武者和修行者的心態,只要不惹我,我也不惹你,我敬你,但遠離你。

不過,他的家庭決定了,要斬斷這層因果很難。

在回家的路上,老爺子不停埋怨:「含沙,其實和年輕首長搞好關係對於家族很有好處,你為什麼拒人於千里之外?這樣弄得我以後都不好見首長。」

「不要緊。」李含沙看得很清楚:「我無心仕途,無欲則剛,對他無所求,反而他對我有所求,這就無所謂。另外,我敬而遠之的原因還有一個,老爺子不記得荊軻么?」

「荊軻?」老爺子也是老謀深算之輩,一下就明白了。

荊軻被太子丹召去,千金買馬骨,天下人都認為太子丹仁義,荊軻受恩深重,於是乎太子丹讓他刺秦,他不得不去,如果不去,就是被天下人恥笑,忘恩負義,所謂士為知己者死。

李含沙不想當荊軻,這一點他看得比老爺子還要深遠。

「我一直以為你年輕氣盛,有了實力,就持才傲物,現在看來你的做法很對。」老爺子長嘆一聲,不再說話。

「等我和十步無常一戰,突破久久未能擊碎的生死玄關,成就金剛不壞,家族只要收斂鋒芒,就可以長盛不衰,家族中人不要有野心,小富即安。」李含沙道:「其實,老爺子也讀朱子治家格言,曾國藩家書,對於治家之道,比我要精深得多,現在我們家族的地位也夠了。」

「你若是成為金剛不壞,真是一尊守護神,哪怕什麼都不做。」老爺子突然凝重起來:「想不到此等人物如此厲害,我今天才知道割發留紙條這件事情,不過這是絕對機密,不能外傳,否則上面調查起來,我們李家真的要吃不了兜著走。本來我以為人力再強,也就是如此,想不到真的可以突破世俗之極限。」

「從武功一道來說,現代人比古代要強很多,以後高手會越來越多。」李含沙似乎看到了未來:「在古代,練武之人想頓頓吃肉都困難,現在各種生命科學研究機構在國外多如牛毛,有錢人怕死,都把資金注入其中,研究長生之道,基數也大,誕生的高手自然也就多。」

「希望你能夠成就吧。」

回來之後,江離並不回家族中居住,有的時候住在魚北瑤家裡,有的時候回自己家裡居住,很是閑散。

當然,魚北瑤時時刻刻的跟隨在身邊。

一連兩個月過去,他非常悠閑,也沒有練功,就是白天散步,夜晚觀察天象,有的時候坐車圍繞整個城區周圍轉轉,整個城市都在他的心頭有了一個輪廓,哪裡人氣鼎盛,哪裡人煙稀少,哪裡治安混亂,哪裡秩序井然,哪裡富貴逼人,哪裡貧窮落後。

他在望氣。

人有貴賤之氣,地有貧富之氣,國有興衰之氣,這不是迷信,而是正宗儒家道理,國之將興,必出祥瑞,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氣乃鬼神,肉眼不能見之,唯有心靈,才可感應。

他在這修行之中,越發的寧靜,安詳,全身都有一種寶光盈盈的味道,這種寶光,是大定之中產生的氣場,也就是結界。

在密宗中稱為金剛曼荼羅。

在古老的唐卡之中繪畫的佛像,周身都有光圈,化為結界,凡是在光圈之中的人,心情都特別平靜,處於大自在,大極樂。

曼荼羅的意思,是結界,也是道場。

修行到一定境界的人,周圍的氣場可以使得人安定祥和,不自覺的產生親近,從而圍繞過來。

以李含沙為中心,產生了一種無形的氣場,那是道場。

心安之處為道場。

魚北瑤覺得自己有一種錯覺,那就是每天在李含沙十步之內,就感覺特別的心情舒暢,無憂無慮,心情愉快,細胞都活躍,而離開他稍微遠一些,就心中空蕩蕩的,似乎失去了一些什麼東西,沒有著落。

她以為是一種心理上的依賴而產生的錯覺。

卻不知道李含沙修為精進,踏入鬼神感應之境界,周身凝結出來了道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心安之處為道場

2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