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章魚餌

115章魚餌

人如劍,劍似人。

練劍數十年,精氣神都注入劍中,武道神髓長存於此,個中玄妙,只有懂行者可知。

「春少」蘇東嶽,「天少」姜幻,「血手大少」厲心,魚化龍這些人都識貨。

李含沙演練劍術,劍中數百年前金剛不壞高手的心意就展現出來,栩栩如生。

四人端坐下來,放棄了仇恨,似乎進入了最深層次的武學境界中。

在武學之下,任何愛恨情仇,喜怒哀樂都是那麼的可笑,不值一提。

嗡……龍吟虎嘯,一飛衝天,隨後清風細雨,天地寂寞。

李含沙緩緩收劍。

魚化龍站立起身,第一個醒悟,恍如隔世。

姜幻第二個驚醒,蘇東嶽和厲心同時也醒來。由此可見眾人的修為,魚化龍第一,姜幻次之,蘇東嶽和厲心則是一時瑜亮。

「你們之間的恩恩怨怨的確深如黑獄,沉淪已久,不可解脫,我雖然說是要化解南北武林的恩怨,但也不想強行讓你們放下彼此之間的業。我這次來會南北武林,說穿了還是以武會友,武者就是要堅持心中的理念,該殺就殺,該放就放。但你們不要傷及無辜,自己的恩怨自己解決就好。」李含沙語氣很溫和。

其實上面對這些武者也沒有辦法,只是不想造成大規模的流血衝突而已,至於底下的私鬥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上面怕的就是家族和家族之間大規模的衝突而導致局面失控,必須要有個人來維持大局。

這些武林世家能量巨大,本身擁有超人的能力不說,關係網更是遍布了軍政黑道商界,甚至是國外的政界,好不誇張的說,其中的人能夠撼動一個小國家的政權。

比如魚化龍,在國外不但擁有大財團,甚至有自己的雇傭兵和「死士」,國外的黑幫什麼黑手黨之流都畏懼他如虎。

至於北斗系的「唐北斗」就更不用說了,高高在上,宛如神靈,弟子都可以操縱地下世界許多大權,連大國的總統都畏懼三分。

如果這些人胡來,那恐怕會風起雲湧,龍蛇亂舞。

「蘇東嶽,我們兩家的恩怨,就自己解決,不要牽扯過多。」姜幻下定決心:「你可我和一戰?無論是勝是敗,兩家恩怨一筆勾銷,你可以做主不?」

「好!不過不是現在,三月之後,我們就一決勝負,生死之戰。」蘇東嶽知道自己現在不是巔峰,如果和姜幻比武那是必敗,但他從李含沙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回去參悟之後必定可以突破。

「一言為定。」姜幻對李含沙深深鞠躬:「今日指點,永不敢忘,不過以你的修為,只怕也沒有什麼可以讓我報答之處,只能夠繼承武道,生生不息,燈火相傳。」

說話之間,他拿住漆黑的長劍,身軀閃了幾閃,就消失在這裡。

京城。

神秘的院子里,一群人走來走去,有男有女,都很年輕,精氣神完足,雙目似電,雷厲風行,都經過嚴格的訓練。

「南方那邊傳來的消息,李含沙去見了蔡先生,隨後又去拜訪魚化龍。」會議室中,這群人在分析情報,為首的是個中年男子,他指著虛擬的屏幕,把握這次開會的節奏。

「老大,這件事情讓李含沙出頭合適么?他雖然傳說武功高強,但畢竟資歷淺薄,難以服眾,更關鍵的是他不聽安排,隨性而為,我們的想法根本貫徹不到他身上,我覺得這次化解恩怨最好的人選還是易叔。」一個女子提出來意見:「畢竟這是維穩的大事,不可如此草率。」

「李含沙只是個引子,這次南北武林大會發起原因很是神秘,如果我猜測得不錯,是有人暗中挑撥,想藉機生事。」中年男子語氣沉穩:「其中更有幾個大人物隱藏著,比如北斗系,忍者系的那兩位,甚至他們會聯手,易叔是我們的主心骨,他不能夠拋頭露面,否則會引起暗殺。所以就讓李含沙在表面,吸引住北斗系和忍者系的那兩位絕世高手火力。上面這次是下定決心,引蛇出洞,不惜一切代價,消滅掉唐北斗和忍祭天!勾出兩位的餌就是李含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15章魚餌

8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