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鎮山河 114章 武道長存

拳鎮山河 114章 武道長存

眾生恩怨糾纏,世世代代,不可解脫。

李含沙可以殺掉所有人,但卻不能夠讓人忘掉心中的恨。

滅世易,救世難。

「你為何練武?」他突然對姜幻發問。

「強,變得更強,最後超脫生死。」姜幻毫不猶豫,語氣堅定,似乎日日夜夜都在堅持這個想法,永不放棄。

「你對生死如此執著?」李含沙笑了:「作為一個武者,對於生死應該洒脫些。」

「我是死過一次的人,對於生死參悟透徹。那些對生死洒脫的人,其實都是懦夫,他們沒有辦法對抗,只有選擇逃避,在態度上採取不在乎的隨意。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根本戰勝不了生死。」姜幻不屑的道。

傳聞,姜幻是一個武者的轉世,他從嬰孩時代就擁有強大的武學經驗,所以才在這個年紀把武功修鍊得神乎其神。

他的年齡只有二十歲,比李含沙年紀還小得多。

而他現在的武功修為,幾乎是會當凌絕頂,十少之中排名第一,從剛才動手的實力來看,幾乎和蔡先生魚化龍都不相上下,堪稱一代宗師。

「你有自己的理解,可成一家之言。」李含沙大步前進,突然出掌,橫拍過去,上下左右都是掌影,剛柔成相,陰陽交融,水火相濟。

此掌居然把魚化龍也卷了進去。

是簡簡單單的少林拳掌法,「驚濤拍岸」。

用的是激蕩滲透之力。

姜幻眼神如刀,唰!他腳踏七星,連番穿梭,企圖脫離掌勢籠罩,根本不敢硬拼。

剛才他已經知道李含沙身軀刀槍不入,哪怕是神兵利器遇到也要折斷,已經不是血肉之軀,而是真正的金剛。

這一招如果硬接的話恐怕整個人都會拍成肉餅。

「來得好!」魚化龍面對「驚濤拍岸」這招,他渾然不懼,陡然間顯現出北方武林盟主的氣勢來,他才是真正的泰山北斗。

雙臂剎那張開,如大鵬展翅,背後罡氣連珠,整個人大了三分之一,高大威武,昂藏魁梧。

他的雙手微曲,也拍了上去。

本來很普通的雙手居然膨脹成了蒲扇大小,顏色灰白,帶著腥風,和李含沙的手掌相擊。

對掌。

砰!

煙塵大起,勁風橫掃四周,桌子板凳都被氣浪吹了出去,撞在牆壁上,支離破碎。

蹬!蹬!蹬!魚化龍連退三步,腳下的地板出現三個窟窿。這位北方武林盟主也抵擋不住李含沙隨意一擊,但他並沒有灰心喪氣,知道是理所當然,李含沙的武功十倍於他。

李含沙收手,似乎就是試探下。

「不愧是北方武林盟主,有正面對抗我的勇氣。」他又看向了姜幻,「知道你和魚化龍的差距在哪裡么?你雖然是少壯,氣血旺盛,體能乃巔峰中的巔峰,但你缺乏獨霸一方的氣概,領袖群倫的威嚴,所以面對我的攻擊避開。在乎生死不等於是貪生怕死。你的功夫和魚化龍差不多,但你和他生死相搏,死的一定是你。」

「我不信。」姜幻臉色蒼白。

「我再問你,武道和生死,你選哪個?」李含沙又迫進一步,姜幻後退一步。

「沒有了生,如何修行武道?」姜幻斬釘截鐵。

「不然。」李含沙腳步一震,地面的磚石炸開,那漆黑的長劍被震起來,他憑空一抓,氣流陡然衍生出來,那劍就自動飛入他掌中,這手功夫看得在場的人毛骨悚然。

高手可以徒手打出氣爆,但絕對不可能這樣隨意操縱氣流凌空攝物,這簡直就是電影中的特效,什麼「真氣」「內功」。

只有魚化龍看出來了,李含沙這手抓在瞬間變化了數十次,推,拉,吸,放,收,震,吞吐,使得周圍的空間頃刻被抽走,那長劍被勁風帶起,就跳到了他的手中。

這動作快得超過了肉眼的範疇,必須要武功修鍊到了精神精細入微的境界才知道玄妙。

「此劍的主人是位金剛不壞的高手,大約是死於三百多年前。他雖然死了,但武道還在,我能夠感覺到在他劍身中灌注的那生生不息意志和精神,所過如此久遠之年代,仍舊可以和我交鋒。凡是持劍之人,都會繼承他的武道,把武道傳承下去。你是武道,我也是武道,所有的武者都是武道,只要武道長存,你我就會永世長存。你把生死看得太重了,武道是超越生死的東西,更是超越了恩怨情仇,可惜你不明白,等你明白了,就會踏入我的境界了。」

李含沙說話之間,一彈劍,那劍嗡嗡作響,人人都似乎看到了三百年前的絕世高手在劍內鮮活了起來。

武道長存,武者永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蛇演義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蛇演義2 龍蛇演義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拳鎮山河 114章 武道長存

8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