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課 麒麟追捕考核

第一課 麒麟追捕考核

1

刺眼的驕陽懸挂在如藍寶石般明亮的天幕上,朵朵白雲好似甜美的棉花糖懸浮天際。

然而,在這碧空萬里的晴朗蒼穹下,卻有一處地方瀰漫著朦朧的霧氣,遮蔽了刺目的日光,只留下一片迷離的幻境。

朱雀市鳳凰山頂

「哇,我們爬上來了耶!你看這霧氣好重啊,朦朦朧朧真像夢幻呢!」

「你們看,那個像北斗七星一樣的建築很酷哦,它就是傳說中的『七星學院』嗎?」

……

山頂上,一群中學生背著重重的登山包,艱難地爬到鳳凰山頂。透過山頂濃重的霧氣,他們仰望著那座彷彿矗立在雲端之上的神秘樓宇——七星學院。

「嗯!我終於看到七星學院啦!去年我朋友考上了,我沒考上,還難過了很久呢!」

「我表哥就是從七星學院畢業的,聽他說,那裡真是怪事一籮筐啊!聽說過去年的『短髮女生失蹤事件』沒……」

「啊,我買了一本民間流傳的『七星學院事件簿』,比小說精彩多了!現在的目標——考進七星!」

……

山頂上的霧氣時而薄如蟬翼,時而厚如棉胎。而那座被眾多人議論紛紛,心馳神往的學院,正是因神秘而聞名全市的七星學院。

整個學院的布局十分獨特,如北斗七星般分佈的教學樓分別叫做: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和搖光。更加獨特的是,學院建在山頂之上,黎明初晨和夜色迷離之際,總是被朦朧的白色霧氣所環繞,就像是夢境中的天堂一般神秘妖嬈。

晴朗安逸的下午,在迷離朦朧的山頂之上,關於七星學院的傳說和議論仍在繼續。

「是啊,七星學院可是以經常發生各種離奇古怪事件聞名呢,不僅如此,據說學院里那個叫U。I。S的社團,更是聚集了一大群像神一樣厲害的人物呢!」

「嗯嗯,如果能夠加入其中,就會像英雄一般受到所有同學和老師的愛戴,享受特殊待遇呢!」

……

而此時,有一個留著瀑布般長發的女孩,悄悄地走到了那群中學生身後。她靜靜地抬頭望向雲端里的「北斗七星」,琥珀色的眼眸里流露出別樣的異色。

沒有注意到,她的手中緊緊捏著一張紙——

U。I。S特別搜查隊簡介

歡迎所有有志加入U。I。S精英隊伍的同學們,以下為特別簡介,請認真學習哦!

所謂U。I。S,就是UnusualInvestigateSquad(特別搜查隊)的縮寫,是七星學院內一個有別於其他任何社團的特別部門,專門負責調查校園離奇事件。能夠進入U。I。S的人,就意味著是整座學院最強大的精英!

例如現在的成員組合,就足以和頂級FBI相媲美了。

澤玖瀾——U。I。S隊長,謎一樣的人物,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和過往經歷,也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強大。

端木雪華——U。I。S副隊長,武術世家傳人,通曉各種武術。

歐陽昕遠——三階隊員,智商200,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曉百史,被稱為百科全書。不但IQ高,EQ也特別高。

唐八寶——二階隊員,史上年紀最小的U。I。S隊員,跳級生。只有十歲,具有準確的預知能力和感應能力。

景夜蓮——一階隊員,最近加入U。I。S的新人,神出鬼沒的魔術師,擅長催眠術。

各位親愛的同學們,你們一定要時刻抱有這樣的信念——成為U。I。S隊員就能夠成為受所有人矚目的英雄人物啦!

加油!努力!乾巴爹!

七星學院U。I。S總部

傍晚的太陽已經落得很低,紫紅色和橙色交織著的柔光緩緩壓下來,整個天幕就像是一副信手塗鴉的水彩畫般絢爛美麗。

姚若葉手拿著那份被閱讀過千百遍的「入隊簡介」,再一次望著那扇緊閉的黑色不鏽鋼大門,深深吸了一口氣。

已經第501次了,也就是說,已經500次被拒之門外了!

姚若葉的眉頭微微皺起,眼底透出無盡的委屈和難過。

可惡!為什麼就不讓我進入U。I。S呢!我已經很努力很用心了,可是……

不管怎麼樣,我一定不會放棄!為了爸爸媽媽,就算是刀山火海,我都會毫不猶豫!

姚若葉在心裡暗暗為自己打氣,拿著申請書的手不由用力起來,捏緊成了拳頭。

溫潤夕陽之下,披著金色光芒的一個瘦小身影跨著大步邁向前方。

U。I。S總部位於開陽樓的地下一層,屬於七星學院最隱蔽的地方,一般人不得進入。

嗖——

自動門感應到有人在靠近,迅速朝兩邊分開,門裡門外簡直是兩個世界。

「若葉,你又來啦!比我們還勤奮呢!」

「若葉,早啊,今天比昨天早了兩分鐘!」

「若葉,今天隊長正好在哦!不過隊長今天心情不好唉,你要小心!」

剛走進U。I。S總部,隊員們就紛紛走過來,朝姚若葉這個「大熟客」打招呼。

這時,頂著一頭耀眼炫目的紅色短髮,一個臉蛋精緻身材火辣的美女從人群後面走了過來。她是U。I。S的副隊長雪華。雪華出生於武術世家,擁有迷死人不償命的絕世容貌,卻對其他男生絲毫不感興趣。

不過,對隊長澤玖瀾,卻是個例外……

她微笑著站到姚若葉面前,伸出修長的手臂說:「申請書給我吧。」

「嗯!」姚若葉恭敬地點點頭,遞上手中握得有些發熱的申請書。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滿了整整三千字,都是她一個字一個字斟酌著寫出來的。

忽然,一個帥氣如漫畫王子般的男生躥了出來,語氣柔和地說道:「呵呵,這是第501份申請書了吧!」

美形男生正是U。I。S三階隊員歐陽昕遠,被大家稱為「百科全書」。他俊秀的臉龐閃爍著溫潤的光澤,湖綠色的瞳仁就像是綠樹掩映下的湖泊,碧綠剔透。那俊美的容顏和優雅的舉止,令人目眩神迷。

「若葉,你的申請書怎麼成了個紙團啦?要是隊長看到,又要嘲笑你了呢!」歐陽昕遠望著申請書上的皺褶不斷搖頭,看著上面布滿的字,又感慨道,「不過,你還真是有恆心啊,要是我是隊長,早被你的精神所感動,批准你加入U。I。S了!」

說著,擁有一張連女人都嫉妒的中性臉蛋的他竟然還仰天,淚眼汪汪地做感動飲泣狀,「啊啊啊!真是感天動地的姚若葉呀!我崇拜你!」

他胸前刻著「U。I。S」英文縮寫的金色盾形徽章,隨著起伏的動作閃爍著耀眼的金色光芒。

姚若葉面對老沒正經的歐陽遠昕,額頭滑下一滴大汗。她把視線從歐陽戲謔的臉上移開,轉而緊緊盯著他胸前那枚徽章流露出羨慕的目光。

姚若葉VSU。I。S,慘敗!

想到這裡,姚若葉感到好像有一個大大的鐵質數字「500」重重地砸在她的頭上,壓得她無法抬頭。

她鬱悶地癟了癟嘴,心裡忍不住默念:雖然失敗是成功之母,可是,500次了!難道我就這麼差勁嗎?我是多麼嚮往U。I。S,多麼期待能成為其中的一員,早日擁有屬於自己的徽章啊。

為什麼這個目標如此遙遠?OMG!

雪華白了一眼不亦樂乎的歐陽昕遠,又笑著對姚若葉說道:「若葉,不要理他,我對你還是很有信心的哦!還是老規矩,做一下試題吧。」

「好的。」姚若葉聽到雪華溫柔的鼓勵話語,慢慢抬起頭,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

已經是第501次做入隊考題了,這次應該沒問題了吧。不過……

1.一個數學教授死亡,桌上有一封遺書,一切都表明他是自殺。唯一一點就是一個計算器上顯示101X5的字樣,警察認為一個數學教授不會這麼簡單的題目都用計算器,請問這裡面有什麼蹊蹺?

2.總統在郊外演講,突然一聲槍響,總統倒在血泊中。

警察對現場進行了搜捕,獲得一隻老式M16步槍,另有5名嫌疑人被捕。另外警察了解到,當時總統在講台上面朝南,兇手躲在其西面一棵大樹後面開了槍,而且根據講台東面的保鏢口供知道,當時他看到大樹右邊伸出黑洞洞的槍口,而沒有看到兇手的樣子。

探長讓幾個嫌疑人一字排開坐下寫口供,這時,兩個嫌疑犯突然起了爭執動起手來,探長立刻把后動手的那個人逮捕了。

請問探長有什麼證據逮捕他呢?

為什麼又是這種稀奇古怪的題目,比升學考試還要難上一千倍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像烏龜一樣慢騰騰的分針總算爬了整整180度。

一道題也做不出的姚若葉,因為緊張焦急而漲紅了臉,就像個熟透了的紅蘋果。

最終,她極不情願地把一片空白的試卷交給雪華,然後忐忑不安地被帶進一間辦公室。

坐在一張桃木辦公桌前的是一個冷峻的少年擁有著一張完美得彷彿是雕刻出來的臉龐,垂到肩膀的半長黑髮像夜般神秘,隱藏在長長劉海下的湛藍色瞳仁就像是平靜無波的大海,迷離而又深邃。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U。I。S隊長澤玖瀾,被大家奉為神一樣強大的人物。

認真時的瀾隊長……真帥啊……

姚若葉站在桌前痴痴地望著澤玖瀾,手心微微滲出濕濕的汗水,兩頰有些發燙,心跳逐漸加速。

「隊長,這是姚若葉的申請書和考核試卷。」澤玖瀾

澤玖瀾聽到「姚若葉」的名字,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他停下手中的工作,冷冷地瞥了一眼面前的試卷和申請書,又抬起頭望了望一臉緊張的姚若葉。

「又是你?」他望著姚若葉,聲音寒冷得彷彿是從冰窖里發出來的一樣。

看到澤玖瀾直視的目光,姚若葉「咻」地一下子漲紅了臉,手腳不知道往哪裡擺。局促不安的她,猛地彎下腰深深鞠了一躬。

「隊長,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真的很想加入U。I。S!」

澤玖瀾緊抿嘴唇,面無表情地掃了一眼申請書和一片空白的試卷,冷冷地扯了扯嘴角:「這就是你做的考卷?!」下一秒,可憐的「勞動成果」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精準地飛進了遠處的垃圾桶里。澤玖瀾隨意的動作也是如此令人賞心悅目……

不過,這對姚若葉來說,可就不是她想欣賞的了……

看著躺在垃圾桶里的申請書和試卷,姚若葉難過地嘟起嘴,就彷彿天上罩下一整片烏雲,壓得她內心一片灰暗……

第501次!!!

她一聲不吭,獃獃地望著前方,眼裡似乎失去了焦點,只覺得眼前泛起了一片朦朧的水霧。

雪華看著若葉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說道:「隊長,若葉一定也有特別的優秀基因,也許只是還沒表現出來。能不能再……」

「是嗎?我看她的『優秀基因』要一輩子沉睡了!」澤玖瀾冷冷地打斷雪華的話。

聽到澤玖瀾對自己的否定,姚若葉望著毫不留情,神情冰冷的澤玖瀾,不知道從哪裡升出一股勇氣,

她有些激動地咬了咬唇角:「這麼難的題目,根本就是故意刁難我,怎麼可能有人做得出來!」

「現在的U。I。S隊員都是這樣進來的!」澤玖瀾微微地笑了笑,「我就告訴你答案讓你心服口服。」

「第一題,101X5=505在計算機上會顯示SOS(國際通用求救信號),這表明教授正在求救,所以不會是自殺。第二題,從保鏢的敘述中知道,兇手一方面隱蔽身體一方面從樹右邊,即兇手左邊射擊,說明兇手是左撇子。而在寫口供時與人爭執是因為左手寫字和旁邊的人有磕碰引起的。」

澤玖瀾條理清晰地把答案分析給姚若葉聽,姚若葉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窘迫地望了澤玖瀾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好了,你還是回去準備好之後再說吧。」澤玖瀾面無表情地看著姚若葉,下起了逐客令。

「可是……明明是出的題目奇怪,答案也奇怪,常人怎麼可能做出來啊!」姚若葉揉搓著雙手,聲音低了許多,卻仍舊透著些不服氣,「而且,做不出考題就一定不行嗎?我覺得我的能力完全能達到U。I。S的標準!」

澤玖瀾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仍在堅持的姚若葉,半響,他的眼裡忽然掠過一絲不為人察覺的神色。

他從姚若葉身上,看到了一種堅持和好強。的確,雖然她什麼題目也做不出,不過,每個人都有天生而來的「優秀基因」,而他作為隊長,就是要喚醒那些基因,讓他的隊員們全都成長為精英……

澤玖瀾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忽然,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動靜打斷。

「砰!」

辦公室的門猛地被推開。

進來的是歐陽昕遠,他走到澤玖瀾面前,湖綠色的雙眸里透出一絲焦慮和緊張:「隊長,有情況……有數名學生夜晚看到奇怪的生物,要求U。I。S去處理。」

「奇怪的生物?」一旁的姚若葉猛然一驚,豎起了長長的「兔子耳朵」,認真地聽了起來。

「好像從上個星期開始,七星學院不知道從哪裡跑來了一隻奇怪生物,總是半夜出現嚇壞了許多學生,還撞壞了學校很多設施。校長希望我們能儘快捕獲這隻奇怪的生物,阻止它破壞學校。」歐陽昕遠收斂了原本嬉笑的表情,一臉嚴肅認真地解釋道。

「具體描述一下生物的樣貌特徵。」澤玖瀾瞥了歐陽昕遠一眼,深邃的湛藍色瞳仁深不可測,流露著超於常人的沉穩和鎮定。

「嗯。」歐陽沉聲點點頭,「奇怪生物形狀像鹿,頭上有角,全身有著鱗甲,而尾巴長得像牛,我的詞典里沒有這樣的生物。」

澤玖瀾眯著眼睛想了想,心裡已經有了答案。不過,他出人意料地望向姚若葉,依舊冷靜如水的聲音響起:「姚若葉,你說說看這奇怪的生物是什麼?」

已經呈背景狀態的姚若葉一驚,睜著眼睛,指著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地問:「隊……隊長,你問我?」

「附加題。」澤玖瀾點點頭,沉著聲吐出三個字。

姚若葉眼睛一亮,當她清楚地聽到歐陽的描述后,就急切地在大腦里奮力搜索起來。

「鹿……鱗甲……」僅僅不到一分鐘,她的眼底閃過一道光,忽然大聲驚呼起來:「麒麟!是麒麟!我在異事件簿上看過!」

……

姚若葉口中提到的異事件簿,是U。I。S向公眾發布的歷年來七星學院發生的所有離奇靈異事件總錄。它相當於一本U。I。S歷史檔案。但是,由於神秘的七星學院發生過的離奇事件簡直和天上的星星一樣繁多,所以這本異事件簿其實是一個書架那麼多的檔案資料……估計相當於20多本《辭海》……

「啊,麒麟,隊長,姚若葉說得對嗎?」

「嗯,這次算對了一題……」澤玖瀾的語氣仍然沒有變化,依舊淡淡的沒有一絲波瀾。

「哇,姚若葉,你好厲害,竟然知道麒麟?」歐陽湊近姚若葉的身邊,有些吃驚地笑道,「快告訴我們,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我只是一直在看異事件簿,然後……背了上面的資料,我記得裡面有關於麒麟的描述……」姚若葉第一次得到受到澤玖瀾的肯定,興奮得簡直有些語無倫次了。

「什麼?那麼那麼厚的異事件簿,你……你……你竟然背了上面的資料?好強大啊!」歐陽精緻臉龐上露出了讚揚的表情。

「是啊,若葉,你真用功,而且還很有心呢。為了加入U。I。S,你一定付出很多努力吧,加油!」溫柔的雪華總是鼓勵著姚若葉。

一直在一旁默不作聲的澤玖瀾竟然也不動聲色地點點頭,他瞥了姚若葉一眼:「這次幹得還不錯。」

哇!居然……居然被讚揚了……眼前這座千年冰山,頭一次融化啊……

姚若葉獃獃地望著澤玖瀾,不知不覺心跳得飛快。

「雪華,交代下去,今晚所有成員參與麒麟抓捕行動,但是由於任務有一定危險性,實習隊員就不用參加了。」澤玖瀾沉著冷靜地交代著任務。

「報……告,我也要去抓捕麒麟!」一聲激動的呼喊突然響起來。

「姚若葉?你也要去嗎?可是,你又不是隊員,而且任務有危險……」歐陽疑惑地望著滿臉焦急的姚若葉。

「不,我要去,既然我能知道它是麒麟,我有信心也能抓住它。隊長,就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一定能完成任務的!」信心滿滿的姚若葉急切著表達著她強烈的願望,她清澈明亮的眼睛里透著無限的期待。

澤玖瀾緊閉雙唇,沒有做聲。

如果所有想加入U。I。S的人有姚若葉一半的倔強,懂得不輕易放棄,現在的U。I。S隊伍就不會像今天這樣缺人手了……姚若葉……

「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多了許久,澤玖瀾深不可測的瞳仁里閃過一道難以捉摸的光芒,「如果今天你能配合我們,完成抓捕麒麟的任務,我就考慮讓你加入U。I。S。」

「真的嗎?」姚若葉兩眼放光,用力地點點頭,「我一定會好好表現,不會讓你失望的!」

她信心滿滿,堅定的眼神讓澤玖瀾都有些意外。

夜幕下的七星學院被一股神秘的氣息籠罩,靜靜沉睡。高大的建築內沒有任何光亮,尖尖的屋頂在雲層下忽隱忽現。校園內萬籟俱寂,霧氣瀰漫,連昆蟲都害怕得躲了起來。

嗖——嗖——嗖——

幾個敏捷的身影在月色下一閃而過,然後迅速隱沒在樹海中,快如閃電迅如疾風。

U。I。S隊員雪華、歐陽昕遠和景夜蓮,還有初次征戰的姚若葉,全都在樹林中心停下。澤玖瀾一揮手,所有人立刻朝四面八方迅速散開,消失在了樹海深處,就像幾道神出鬼沒的黑色閃電,悄然無息。

「報告!天樞樓沒有發現異常。」入耳式的無線電里傳來具有磁性的聲音。

「報告,我這裡也沒有什麼特別!」無線電傳來一聲根本不符合規範的彙報。

「姚若葉,報告要說清楚地點!」澤玖瀾隊長嚴厲地呵斥道。

「隊……隊長……我……還沒看清楚我是在哪裡。」姚若葉戰戰兢兢地說。

「看清楚再彙報!」

只見澤玖瀾敏捷地穿梭於樹梢間,纖細修長的身軀包裹在一件黑色緊身衣中,黑色的頭髮如夜般迷離,落於樹梢時的姿態就像一隻黑貓般靈活。

他從樹梢上一躍而下,站立在一棟教學樓前。高大的建築在夜幕下莊嚴偉岸,就像一個巨人一動不動地守護著七星學院。

澤玖瀾深邃的湛藍色雙眸此時就如同雷達般靈敏,他警惕地向四周掃視,火眼金睛般的瞳仁彷彿夜視儀一般,能在黑暗中把一切看穿。

忽然,教學樓門前傳來了輕微的響動——「唰唰唰」,似乎有什麼東西瞬間穿梭而過……

敏捷的澤玖瀾如風一般及時穿行而去,透過前面遮掩的草叢,借著昏暗的月光,他仔細辨別著行進路上每一處留下的痕迹。任何奇異非同尋常的蛛絲馬跡都逃不過澤玖瀾的眼睛,透過層層泥土和灰塵,他看到了地面上一個個若隱若現,不是人留下的腳印!

一定是麒麟!

澤玖瀾迅速按照腳印的行進方向,追尋著麒麟的蹤跡……終於,百轉千回之後,他在快到學生宿舍的時候,發現了正在搖光樓門口徘徊踱步的——麒麟!

「麒麟出現了!所在位置是搖光樓正門旁的塑像下!」瞬間,入耳式的無線電里發出了一個沉穩有力的聲音,而在那一剎那,幾乎所有巡邏隊員的神經頃刻繃緊。

「大家迅速趕往搖光樓!」澤玖瀾

雲層緩緩移動,明月完全顯露了出來,如此完美無缺的圓月彷彿蘊涵著無窮的力量,如水的月華從天際流瀉下來,眼前的一切無比清晰。

六人躲在樹叢里,目光全都聚焦在前方塑像下徘徊著的奇怪生物。

綠色的鱗甲在月光下熠熠生輝,彷彿是戰士的鎧甲。它邊走邊不耐煩地打著響鼻,頭上堅硬的犄角令人望而卻步。

「真的麒麟!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姚若葉睜大了眼睛,如水般清澈的眼眸閃爍著驚訝,夾雜興奮的光芒。

U。I。S歷史上年紀最小,只有十歲的八寶緊張地咽了一口唾沫,小小的身子向歐陽昕遠縮去,驚恐地說道:「好可怕哦……」。

八寶具有準確的預知能力和感應能力,可愛的他,經常會引起富有母愛的女性一陣尖叫,不過,還是個孩子的他膽子還不是很大……

澤玖瀾不動聲色地注視著不遠處的麒麟,垂到肩膀的半長黑髮在夜風下輕輕飛揚。澤玖瀾的冷靜和沉著令隊員們也一點點鎮定起來。

「所有人從四面包抄過去,撒網活捉!」澤玖瀾命令道,聲音渾厚有勁。

「是!」

雪華、歐陽昕遠和景夜蓮三人毫不遲疑地從樹叢后躥出,快得就像三道疾馳的閃電。姚若葉看到正式隊員們迅速行動,不甘示弱,立刻從樹叢后也躥了出去。很快,他們幾人從四面八方把麒麟包圍了起來。

有「U。I。S魔術師」之稱的景夜蓮從袖口抽出一根墨綠色的粗長繩拋向半空,長繩在半空瞬間散開變成一張大網。

姚若葉,景夜蓮和其他兩位成員趕緊抓住大網的四角,罩向被困在中央的麒麟。巨大的天羅地網當頭罩下,就算有三頭六臂都無法逃脫。

呼——呼——

被大網纏住的麒麟憤怒地扭動著身子,焦躁地打著響鼻。

「太好了!麒麟被抓住啦!」姚若葉雙手叉腰,走到麒麟跟前,伸出一隻手摸了摸露在網外的犄角,「你這個奇怪的東西,為什麼要惡作劇嚇學生們呢?老是搗亂是不好的……」

姚若葉的碎碎念還沒說完,忽然只聽見沉悶的一聲——

轟!

麒麟突然張大了嘴巴,吐出了一團火焰。正面向麒麟的姚若葉被噴了個正著,整張臉就像被煙灰熏過似的烏黑一片!

「哈哈哈哈!若葉變黑碳了!」躲在樹叢里看熱鬧的小八寶跳了起來,拍手大笑,他露出兩顆大大的門牙,就像是小兔子一般可愛。

「笑什麼笑!」姚若葉尷尬地轉過頭,對八寶「惡狠狠」地警告道。「嗚嗚嗚嗚……若葉好可怕哦!我同意隊長將她拒之門外!」八寶一溜煙躲到了澤玖瀾的身後。不拘言笑的澤玖瀾始終擺著一張撲克臉,一副泰山壓頂也絲毫面不改色的神情。

「糟糕!」

這時,只聽見歐陽昕遠發出一聲驚叫。

由於剛才大網被麒麟口中噴出的火熏過,變得脆弱無比。麒麟扭動了下身體,轉動了兩下犄角,大網就像棉絮似的被輕易扯爛。

嗖——

逃脫囚籠的麒麟快速逃走,雖然身型巨大笨拙,可是它的動作卻像只鹿似的靈活。

「快追——不要讓它逃跑了!」澤玖瀾一皺眉,大聲命令道。四人立刻追了上去。

「可惡——看你往哪跑!」被熏得一臉碳黑的姚若葉咬牙切齒地追了上去,勢必要「報仇雪恨」。她張開了雙手撲向麒麟,可是那隻麒麟彷彿後腦勺長了眼睛,嗖地從地上躥了起來。

「若葉小心!」

可是,一切似乎都已經來不及了……

已經飛身撲向麒麟的姚若葉在半空中劃過一道清晰的拋物線,「砰」的一聲,跳到了正在飛奔逃跑的麒麟背上。

嗖——

緊接著「「轟」的一聲,姚若葉直直地被麒麟甩了出去,就見她像一顆墜落的流星一般,重重地撞在了一座兩米高的塑像上,和它轟轟烈烈地擁抱在了一起,來了個最親密接觸。

瞬間,整個七星學院似乎都劇烈搖晃了一下,西北角的樹林瀰漫起了一陣「硝煙」。

「哎呀呀……」姚若葉齜牙咧嘴地從碎石堆里爬了起來。

「校長的雕像!」望著「壯烈身亡」的塑像,所有隊員都傻了眼一動不動,張大的O形嘴簡直可以吞下兩個大雞蛋。就連泰山崩於頂都面不改色的澤玖瀾,額角都暗暗滑下了一大滴冷汗。

姚若葉望著地上碎成幾塊的塑像,還有「身首異處的校長大人」,頭頂一陣電閃雷鳴,背後升起一個拿著叉子頭頂犄角的惡魔……

完了!

校長的「頭」骨碌碌滾到了若葉腳邊,身體卻碎成了一片……

「呃……我不是故意的!」姚若葉的嘴角抽搐了兩下,感覺有一片烏雲瞬間飛到了頭頂。

「你死定了姚若葉!」隊員們都向姚若葉拋去一個「隊長不接受你果然真是明智」的眼神。

「撞壞校長塑像,會死的很慘耶!校長一定會……哇,好恐怖!」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姚若葉咬著食指,額頭刷刷刷流下一片瀑布般的冷汗。怎麼辦?慘了,麒麟也逃了,塑像也倒了……姚若葉,關鍵時刻怎麼越幫越忙啊!

「……」澤玖瀾黑著臉,默然地看著狼狽的姚若葉,然後又朝向其他隊員:「一個個愣在這裡幹嘛?還不快追麒麟!」。

澤玖瀾

大家這才想起最重要的任務,

「麒麟往搖光樓里逃去了!」倏地,八寶伸出手指指著學生宿舍大聲提醒道。

「千萬不能讓他傷害到學生!」澤玖瀾臉色一沉,帶頭向學生宿舍里跑去,身形迅疾如風。被風吹起的黑色髮絲在夜色下閃爍著魅惑的光澤,黑色的風衣隨著他的動作翻卷,他就像一隻夜空中翱翔的鷹,強大而又神秘。

其他隊員也都顧不得被撞爛的校長雕像趕緊向學生宿舍跑去。

姚若葉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額頭。

校長大人一直都很照顧我……他應該不會怪罪我的吧!不管怎麼說,都是這該死的麒麟惹的禍,看我來抓你!

她一邊暗自想著,一邊趕忙跟在其他隊員身後。

忽然,樹林里閃過一道神秘的銀色光芒。

什麼東西?!

姚若葉停下腳步,轉身眯起眼睛,聚精會神地盯著那道在幽暗的樹林里忽隱忽現的銀色光芒。定睛一看才發現那竟然是一個擁有一頭銀灰色短髮的少年!

少年在樹林里迅速移動,快得好似一道閃電!雖然動作非常迅速,但他那俊美的臉龐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實在讓人印象深刻,世上竟有這麼美的少年……

還沒等姚若葉反應過來,那個灰發少年就已經消失在了樹林深處。姚若葉甚至懷疑那是自己的幻覺。

好快的身形!究竟是何方神聖?

七星學院什麼時候出現如此厲害的人物?居然和U。I。S的隊員不相上下,而且,如此厲害的人物半夜在校園裡出沒是為了什麼呢……

姚若葉尋思著,等她回過神才發現隊員們早就跑進了宿舍樓沒了蹤影!

糟糕——自己居然忘記了正在執行任務,一個人發獃了那麼久,完了,要掉隊了!隊長,等等我……

姚若葉就像是火箭般迅速向宿舍樓里衝去,,身後帶起了一長串滾滾灰塵。

一片漆黑的宿舍樓里沒有燈光,姚若葉只能借著清輝的月光,一步一步往前邁進。

「都上哪去了啊?隊長……雪華姐……怎麼都沒回應?」

她縮了縮脖子,突然覺得有點心裡發毛,寂靜的宿舍樓里似乎空無一人,不但沒有看到麒麟,就連隊員們的影子也沒看到。

慢慢沿著古老的樓梯走向二樓……

木質的階梯很老舊了,踩上去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樓梯四周的角落十分陰。明明沒有任何動靜,可陰森詭異的氣息,還是讓人覺得似乎隨時有什麼妖怪會從陰影里躥出來一樣。

姚若葉繼續在樓道上仔細尋找。銀白色的月光透過古老的赤紅色木框窗戶爬進樓道,為原本漆黑的樓道罩上一層朦朧的光暈。

所有的宿舍房門都緊閉著,沒有一個學生出入。樓道上萬籟無聲,只能聽見姚若葉的腳步聲。

驀地!一個影子從她面前一閃而過,很快消失在樓道盡頭的轉角處。

是誰?是隊長他們?還是……麒麟?!

姚若葉趕緊追了上去。轉角處,印入她眼帘之中的,竟然是——

一個穿著白色裙子,披著過肩黑色長發的少女。

三更半夜,漆黑樓道里的女子?

難道……是女鬼?!

姚若葉嚇得兩個眼珠子差點從眼眶裡掉出來,上下排牙齒噠噠噠打起架。

不可能……不可能……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鬼!是自己恐怖片看多了。姚若葉極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再次仔細打量那個站在樓梯口的「女鬼」。

「女鬼」一動不動地呆立在那裡,只能看到清冷的背影。還有那隨風飄揚起的白色裙擺,飛揚起的黑色長發。

姚若葉拚命地揉了揉眼睛,仔細望過去。良久,她才發現「女鬼」原來是一位穿著白色長裙睡衣的女學生。

這名少女搖搖晃晃,半夢半醒的樣子,大概是剛剛從床上爬起來的。

可是為什麼會有女生半夜三更跑出房間,獨自遊盪於漆黑的樓道呢?

顧不得去尋找同伴追捕麒麟,姚若葉開始擔心起來,並慢慢朝她少女靠近。

「喂!你在幹什麼?」姚若葉喊道。

可是那名少女似乎沒有聽到她的話,依然一動不動站在樓梯口。

難道她在夢遊?

姚若葉的額頭慢慢爬上三條黑線。

忽然,少女開始移動腳步,沒有知覺地竟然準備朝前邁步。

天啊,前面可是樓梯口啊,再往前邁一步,就要摔下樓去了。

姚若葉趕緊沖了過去,想把那名少女拉回來。可是還沒來得及碰到她,就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少女張開雙臂,整個人向前傾去,彷彿受到了某種邪惡的召喚一般。

轟隆隆——

宿舍樓里迴響起一陣巨響。

那個消瘦的白色身影就在她眼前,順著木質樓梯骨碌碌滾了下去!

姚若葉震驚地睜眼睛,瞳孔瞬間撐大到及至。

剛才還在這裡的少女,就這麼……這麼掉下去了……天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她驚恐萬分,四處張望,想要尋找救援。

這時,又一個未知的身影從樓道的另外一邊閃現,晃進了姚若葉的視線中。

啊?那頭在月光下閃爍著光芒的銀灰色短髮!那不是樹林里看到的神秘少年嗎?

在月光的映襯下,姚若葉又一次看清了那張俊美的臉龐,清秀的面容,迷人的雙瞳,還有最為標誌的光澤秀髮……

他靜靜地望著少女跌落下去的方向,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很快的,又如風一般迅速消失在樓道的盡頭。

此時,睡夢中的學生管理員阿姨已經被剛才少女滾下樓梯的巨大聲音所驚醒。同學們紛紛推開門,疑惑地張望著。

在一片迷茫的目光下,管理員阿姨像陣風似的從一大堆睡眼惺忪的學生面前穿過。一瞬間,所有的大燈都被打開,樓道內燈火通明。

管理員阿姨只見那名從樓梯上墜落的少女臉朝下倒在地上,額頭正流著鮮血,地板上積起了一灘血跡,白色的睡衣被染成刺目的猩紅色!

其他好奇的學生也都一個個聚了過來,看到眼前的場景立刻都驚恐地呆在原地。

「快叫救護車!」管理員阿姨第一個反應過來,急忙朝身邊學生們喊道。

怎麼會這樣?!姚若葉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她的額頭布滿了緊張焦慮的汗水,整張臉刷白沒有一絲血色。

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個女孩會……死嗎?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隊長……你們在哪裡……

砰——

正當所有人都因為眼前的景象而慌亂成一團之時,樓道內又傳出一聲怪異的巨響。

只見一隻金光閃閃全身鱗甲的怪獸撞破了樓道窗戶,「轟」的一聲跳進了宿舍樓。

現場學生的心臟再次被嚇得幾乎停止了跳動。

「那是什麼東西?!天啊,是怪獸嗎?」

「長得好恐怖啊,好可怕……那個女孩難道是它……害的?」

「救命啊!誰來抓住它呀……」

麒麟的出現震驚四座。所有人都驚恐萬分,沒有想到一個晚上竟然發生了這麼多離奇詭異的事件。

就在麒麟躥出窗戶不久后,U。I。S的隊員們迅速趕了過來。

「哇——是U。I。S!大家放心,U。I。S來了!」

「澤玖瀾隊長好帥啊!有他在我們肯定不用擔心了。」

「歐陽學長太迷人了!他們會守護校園,保護我們的。」

「雪華——加油哦,我們很崇拜你哦。」

U。I。S的出現引起了一陣喧嘩,雖然只有短短几秒,但是卻讓在場的所有人為之瘋狂。

「姚若葉——你跑哪去了!還在發什麼呆!還不快跟上!你不想進入U。I。S了嗎?」歐陽昕遠看到站在樓梯口發獃的姚若葉,立刻著急地大吼。

「啊……是!」姚若葉朝那個倒在血泊中的少女瞄了一眼,扭頭跟著隊員們繼續追捕麒麟。而少女慘白的臉,緊閉的雙眼,始終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

「隊長,麒麟又跑出宿舍樓,躥到樹林里去了!」八寶搖頭晃腦,感應著麒麟的動向。他的小腦袋就好像是偵測雷達一樣靈敏。

「全體去樹林!」

樹林里,麒麟正在一顆香樟樹邊上,一邊蹭著額頭上剛被撞破的小傷口,一邊還微微喘著粗氣。

「看你這次往哪裡逃!隊長,麒麟就交給我們了!」歐陽昕遠自信滿滿,朝景夜蓮使了一個眼色。

「嗯,沒問題!」景夜蓮又一次拿出法寶軟繩,「嗖」的一下朝麒麟拋去。瞬間,軟繩在空中幻化成一張巨大的網,罩住了麒麟。

「快!」

歐陽昕遠招呼著其他人收網,姚若葉飛快地奔上前,用力抓住網的一角,牢牢地打了一個大結。她抱住堅韌的大網不肯放手,其他隊員也動作迅速地抓住網角,用力一拽。經過大家一番努力,麒麟完全被收入了網內。

景夜蓮立馬變出一個滅火口罩,套在了麒麟的大嘴上,防止它再次噴火逃脫。

天空不知不覺已經從深黑色漸漸轉變成湛藍色,月亮也只剩下一個朦朧的影子,好像一陣風就可以把它吹散。

前面張牙舞爪的麒麟此時垂頭喪氣地趴在地上,被U。I。S的隊員們捆得像只粽子。它左邊的眼睛周圍一圈烏黑,額頭上頂著一個饅頭大的包,犄角斷了一隻,身上的鱗甲殘缺不全。此時的麒麟就像一隻可憐的落水狗,完全沒有前面金光閃閃威風凜凜的樣子。

「這是給你的一點小小教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在七星學院作威作福!」姚若葉憤憤地警告著麒麟。

「女俠饒命……」趴在地上的麒麟低著腦袋,縮著脖子嚇得瑟瑟發抖。

咦?!

所有隊員都嚇傻了眼——這傢伙居然會說話!

「剛……剛才的話是你說的嗎?」姚若葉蹙緊了細長的柳眉,疑惑地湊上前仔細打量著麒麟的眼睛。

「是,是我。」麒麟乖順的點了點頭,此時就像一隻貓似的。

「你……你會說話!」姚若葉嚇得朝後跳了一大步,指著麒麟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麒麟白了她一眼,好像是在說「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姚若葉繞著麒麟踱了兩圈,東摸摸西摸摸,然後蹲在麒麟面前問:「那你為什麼會跑到我們學校,還要在我們校園裡搗亂呢?」

麒麟不耐煩地皺了皺眉。

「其實我一直都在你們學校里。你們有看到學校里四個角落裡的四隻麒麟石雕吧,我們平時就附身在這四座石雕里。可是很多學生非常不尊重我們,在石雕上亂塗亂畫,還騎到我們身上惡作劇。我們再也忍受不下去,於是朋友們就派我出來,教訓教訓那些調皮的學生!」麒麟趴在地上,唉聲嘆氣地說著。

姚若葉想起了學校里那幾座可憐的麒麟石雕,平時被學生們又打又踹又騎,還在上面畫眼鏡鬍子等,確實被折騰得狼狽不堪。

「我們的本意也只是想警告下調皮的學生,如果你們能幫助我們,我就答應你回到石雕中,並保證再也不出來搗亂。」麒麟變得非常溫順聽話。

「好的,那麼就請回吧。」澤玖瀾抬起手,修長白皙的手指只是在半空中輕輕劃了下,捆綁在麒麟身上的繩子就在眨眼間斷開,然後癱軟地掉落在地上。

麒麟迅疾地蹦向了屬於它的石雕,他再也不會惡作劇了。

地平線緩緩透出一絲光亮,晨曦穿透濃霧照進了七星學院。

原來麒麟並沒有惡意傷害學院的人,只是虛驚一場。

可是,為什麼在抓捕麒麟的時候,竟然會有陌生少女墜樓呢?她是失足?還是……

如果既不是失足,又不是麒麟的惡作劇,那她又怎麼會無緣無故地摔下樓呢?

姚若葉的心中生起一個又個謎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U.I.S校園日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U.I.S校園日誌 U.I.S校園日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課 麒麟追捕考核

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