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課 夢遊少女事件

第二課 夢遊少女事件

被麒麟折騰了大半夜,姚若葉剛回寢室打了個盹,就被手機來電聲吵醒。

「UpUp動一動,UpUp舉個手,UpUp想個屬於你自己的招牌動作……」

誰啊……那麼早……

姚若葉迷迷糊糊地摸出枕頭下的手機,睡眼惺忪地按下接聽鍵。

「若葉,立刻來總部!」電話里,雪華的聲音中透著一份焦急。

「……哦。」姚若葉愣了愣回答。

U。I。S主動給我打電話!這到底是什麼事?連一向冷靜的雪華姐都那麼急切?難道……是隊長批准我進入U。I。S了?!

很有可能呢!隊長答應如果能夠順利解決麒麟事件,就會考慮我加入。麒麟事件總算是真相大白了,現在看來……呵呵……

想到這裡,姚若葉完全清醒了過來。她迫不及待地從床上跳起來,以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梳洗完畢,激動興奮地朝總部趕去。

長久的努力終於沒有白費,501次!終於在第501次,我將加入最最強大的精英隊伍——U。I。S!功夫果然不負有心人!

「雪華姐,早啊!」

「嗨,小八寶,我來啦!」

……

姚若葉懷著無比雀躍的心情來到總部,腦海中幻想著變身精英后輝煌的明天。

可是……

雪華只是偷偷瞥了姚若葉一眼,並沒有任何回應,馬上轉過頭去裝作沒有聽見,但背後一直朝若葉擺手,好像示意她快離開。

最最可愛的小八寶聽到姚若葉的聲音,慌忙扯著雪華的衣角,躲到了她的身後……

怎麼了?為什麼好像都躲著我?不是打電話讓我過來的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粗線條的姚若葉只感覺到了一種不尋常的氣氛。

總部大廳里,隊員們全都臉色凝重,幾位不速之客的到來使現場氣氛顯得十分壓抑。他們正是學生會的會長秦東流和手下。

U。I。S與學生會歷來存有難解的糾葛,原因就是在於U。I。S太強大,自此成立以來,一直搶佔了學生會的風頭。自從七星學院里有了U。I。S,學生會就不再是學生們無限嚮往的夢想之地。從那天開始,學生會就開始把U。I。S當做眼中釘,處處針對……

眼前,氣勢洶洶的學生會會長秦東流和手下來到U。I。S總部,預示著一定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澤玖瀾端坐在辦公桌前,對這個人人敬畏的學生會會長秦東流絲毫沒有畏懼,仍然是那麼冷冷的神情。而秦東流叉著腰,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瞥著澤玖瀾。

「隊長!」姚若葉恭恭敬敬地叫了澤玖瀾一聲,沒有注意到身邊虎視眈眈的眼睛。

「你就是姚若葉?」秦東流指著她大聲問,鄙夷的眼神彷彿在說「你就是那個害群之馬,罪魁禍首」。

「我是啊,找我嗎?」姚若葉這才疑惑地瞥了一眼惡狠狠的秦東流,一臉的迷茫。

「昨天從學生宿舍二樓樓梯滾下去的學生,送入醫院后經過醫生判定成了植物人。」秦東流望著她面無表情地說,冰冷的雙眼犀利得好像兩把利箭。

「什麼?!」姚若葉難以置信地睜眼睛,怔怔地望著氣勢洶洶的秦東流。她悶悶地低下頭,有些自責地說道,「要是我昨天再快一步,她就不會滾下樓。」

「哈,女孩摔下樓果然和你有關係,我看你就承認了吧。」頓時,秦動流眯起眼睛,指著姚若葉嚴厲地說。

「我?!」姚若葉不可思議地指著自己,似乎沒聽明白秦東流在說些什麼……

「不是你還有誰?」秦東流扯了扯嘴角,眼裡流露出無盡的嘲諷,「當時在現場的只有你一個人,你就是推那名學生滾下樓的兇手!」

「我沒有推她!」姚若葉激動地跨上前一步,聲調也不由自主地拔高了。

「就是,就算若葉在現場那又怎麼樣,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是她推那名學生滾下樓的呢?」歐陽昕遠搶先一步追問道。

「當時管理員阿姨和很多學生都看到姚若葉一個人站在二樓的樓梯口,而那名學生正是從那裡掉下去的。」

「這或許是個巧合。你也說了大家只是看到姚若葉站在二樓樓梯口,並沒有親眼看到姚若葉把她推下去。更何況姚若葉和這名學生無冤無仇,為什麼要把她推下去,動機是什麼?」歐陽昕遠冷靜地說道。

澤玖瀾坐在辦公桌前,望著他們沒有說話,俊美的臉上沒有任何細微表情,令人難以琢磨。

「昨天麒麟闖進了宿舍樓,你們都跑進宿舍樓追捕麒麟了吧?但是據我所知,姚若葉可不是你們U。I。S隊員。她跑去宿舍樓幹什麼呢?」秦東流突然話鋒一轉,瞥著歐陽昕遠冷笑著問道。

「她……我們隊長讓她一起去追捕麒麟的呀,給她個機會加入U。I。S呀……」

「哈哈,不是你們的隊員,竟然也有本事去抓麒麟嗎?我看是姚若葉莽撞迷糊,非但沒有本事抓捕麒麟,更在混亂中把那名學生撞下了樓梯!」秦東流冷笑著說。

「……」

秦東流的一番話說得大家啞口無言,歐陽昕遠沉著臉,一時找不到話來反駁。U。I。S的其他隊員們臉色也頓時很難看。

「我沒有!是那名學生自己摔下樓的!」姚若葉不服氣地大聲辯解道。

「你就承認了吧——不要再狡辯了!」秦東流指著姚若葉厲聲呵斥道,似乎是一口咬定就是她。

「哼哼,聽說校長的雕像也是你弄壞的吧。和U。I。S有關的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秦東流的那些手下站在秦東流身後,狐假虎威地望著姚若葉得意洋洋地笑著。

姚若葉氣得頭頂冒煙,一時之間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要說了!」一直沉默不語的澤玖瀾突然開口,「雖然姚若葉不是我們的成員,但這件事我們U。I。S會負責調查清楚的。」

他的話讓所有人都靜了下來。澤玖瀾依舊面無表情地坐在辦公桌前,從容優雅,渾身上下透著一股與生俱來的貴族氣質。

啊?隊長?姚若葉驚訝地看著澤玖瀾,她沒有想到隊長為她解圍,壓制住了這場針對自己的指責爭鬥。

「哼!你們就好好調查吧。姚若葉,既然你口口聲聲說不是你乾的,那就找出真兇給我呀,找不到,不能證明你的清白,你就別在這裡叫嚷!我們走!」

秦東流傲慢地甩了甩袖子,帶著手下轉身走出了U。I。S總部。

「呼——」隊員們如釋重負地吁了口氣。

「呼——」姚若葉也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姚若葉!」澤玖瀾冷靜低沉的聲音響起。

「是,隊長!」姚若葉看到隊長陰沉著臉,一臉嚴肅,突然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隊長……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乾的,我想伸手去救那個女孩子,可是沒抓住。真的不是我!」

「女生墜樓是事實,你什麼也不用說了。」澤玖瀾淡淡地掃了她一眼,湛藍色的瞳仁沒有一絲波瀾。

「什麼?隊長,你也不相信我嗎?那名學生不是我推下樓的,她自己摔下去的!我想救她,但沒有來得及!」姚若葉滿臉通紅,兩手撐著辦公桌,傾身向前,向澤玖瀾極力解釋道。

「你不用多解釋了,這件事我們會調查清楚的。」澤玖瀾依舊冷若冰霜,對姚若葉的解釋似乎毫不動容。

姚若葉望著澤玖瀾堅毅的神情,眼裡一點點積起水氣,濃濃的水霧在她眼裡蔓延開,好像隨時就會下起傾盆大雨。

為什麼連瀾隊長都不相信我,不聽我解釋呢?

她強忍著委屈的淚水,咬了咬牙,暗自傷心。已經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沒有滴落下來。

「若葉,你再想想,現場有沒有誰可以證明不是你推的?」雪華在一旁目睹姚若葉強忍淚水的委屈樣子,忍不住同情地問道。

證人?!

倏地,姚若葉的腦海里猛然出現一個身影,昨天夜裡出現的那個銀灰色頭髮的少年?!

對啊!昨天現場沒有其他人,只有他,他一定看到了,他是唯一的目擊證人!只要我能找到這個神秘的少年,就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了。

姚若葉瞪大了如水般清澈的眼睛,激動地注視著澤玖瀾:「隊長,我一定會證明自己的清白的!我不是你想的那樣!」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望著姚若葉離開時的倔強背影,澤玖瀾久久地站立著,動也不動。那被揉亂的第501封申請書,還靜靜地躺在他的辦公桌上。

雪華看著澤玖瀾冷峻的側顏,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還是沒說只是默默地離開了總部。

走出了開陽樓,姚若葉就馬不停蹄地找起那個神秘的銀髮少年。

一想到學生會那些凶神惡煞的人這樣冤枉自己,一股怨念就從腳底往頭頂衝去。可最傷心的是,澤玖瀾隊長似乎也不理會自己的解釋,姚若葉心裡一肚子的委屈。抓捕麒麟的時候是多麼地奮不顧身啊,而且麒麟也抓到了,可是最後卻……

一定要找到那個銀灰發少年,證明自己的清白!

那個少年擁有一頭罕見的銀灰色短髮,應該不難找。姚若葉決定先從學校里打聽這個神秘少年。

「同學,你認不認識我們學校一個銀灰色短髮的男生?」

「哇,你是說最最最最迷人,最最最最帥氣的冷獵學長嗎?冷獵殿下可是擁有一頭最華美的銀灰色頭髮呢,那光澤簡直可以和鑽石媲美……」

「同學,你們所說的迷人學長現在在哪裡?」

「不告訴你,冷獵殿下可是很多人排著隊等著見呢,你要見他等個幾百年之後啦!」

姚若葉額頭掛起數根黑線,什麼?冷獵學長殿下?這群花痴女同學口中的他是不是自己要找的呢?哎,仍舊是一頭霧水啊!

……

經過一輪大海撈針般的尋找,結果卻一無所獲,姚若葉心情低迷地走在林蔭道上。正當她無精打采準備回寢室時,倏地,一陣輕微的耳語傳到了她的耳朵里。

是什麼聲音?

透過茵茵密密的枝葉,姚若葉隱約看到有一個人正趴在麒麟石像上,對著麒麟耳語。

這個人在幹什麼?姚若葉疑惑地蹙起彎彎的柳眉,難道……

他就是在麒麟石像上亂圖亂畫的搗蛋鬼?!

想到這裡,姚若葉勃然大怒。她捋起袖子怒氣沖沖地衝上前,卻聽到「砰」的一聲,在一團煙霧中那隻麒麟受不了騷擾現出了原形。而趴在它背上的人見狀敏捷地跳了下來。

姚若葉被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大跳,瞬間愣在了原地。而就在這時她看到了那個奇怪之人的真面目。

面前站立的是一位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年。

少年擁有一頭罕見的銀灰色短髮,在陽光下閃爍著純凈的銀色光芒,如同是山澗潺潺流動的泉水。少年英氣的劍眉下是一對細長的眼睛,微微上揚的眼角帶著幾份不屑和輕蔑。煙灰色的眼珠就像是霧遏瀰漫的天空,美麗中帶著一份朦朧。

雖然穿著學校里統一的黑色制服,可是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加上模特般無可挑剔的身材,令他走到哪裡都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銀灰色短髮!散發迷人光澤的銀灰色短髮!

就是他!

姚若葉獃獃地注視著眼前的少年,斷定他就是昨天夜裡出現在樹林和樓道里的神秘少年。

「小子,拜託你不要騷擾我了好不好,我現在很想睡覺!」麒麟怒髮衝冠地瞪著少年,兩個鼻子幾乎要噴火。

「麒麟老兄,你告訴我你昨晚看到了什麼,我就會讓你美美地飽睡一覺!」少年笑嘻嘻地粘到麒麟身邊,伸出手敲了敲它的腦袋,好像是要把它敲開竅似的。

「我昨天晚上在睡覺,什麼都沒有看見!」麒麟用力甩了甩腦袋,不耐煩地甩掉少年的「毛手」。

「你難道沒有看到嗎?」少年伸出手,抓住麒麟的鬍鬚用力扯了兩下,把麒麟痛得哎喲哎喲叫。

嘶……很痛吧……這傢伙真是個魔頭!姚若葉目睹眼前的一幕,有些驚訝。

「別扯了別扯了——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麒麟大叫著求饒,對這個難纏的少年無計可施。

「哎喲喲……」麒麟伸出爪子捋了捋被扯紅的嘴皮子,嘆了口氣對少年說,「你去問問其他麒麟吧,說不定它們有看到什麼。」說完它又砰的一聲,在一團雲霧中變回了石像。

少年望著硬邦邦冷冰冰的麒麟石像,不解氣地用力敲了兩下,準備離開。

一轉身,卻和呆立著的姚若葉撞個正著。

「喂,走路不看啊?」少年沒想到竟然會撞到個冒失鬼,口氣有些不善。

「同學,等等!」姚若葉急忙扯住男生的衣袖,匆忙地詢問道,「你昨天半夜有沒有去搖光樓二樓?!」

「你是誰?」少年聽到姚若葉的問話,回過頭來,看到眼前頂著一頭黑髮,瞪著一雙水汪汪無辜眼睛的小女孩,先是一怔,馬上又恢復了過來,嘴角漸漸浮現一個令人捉摸不透的淺笑,「原來又是一個崇拜我的女生啊……」

望著眼前自戀的少年,姚若葉抽搐著嘴角:「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我只是問你,昨天半夜有沒有……」

「呵呵,還說不仰慕崇拜我,連我半夜在哪裡你都要問得那麼清楚!」少年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輕挑的舉動與他的氣質完全不相符。

姚若葉的額頭滴下大顆冷汗:「我還記得昨晚那個摔下樓的女生嗎?有沒有看到她是怎麼掉下去的?」

少年聽到這句話,上下打量著姚若葉,恍然大悟地說道:「哦,原來是你啊……」他嘴角微微揚起,劃出一個令人捉摸不透的弧度,「我看到她自己摔下去的,那……又怎麼樣?」

「對!能不能幫我證明,我沒有推她下去?」姚若葉緊緊地抓住了少年的胳膊,生怕他跑掉似的。

「哈哈……為什麼我要替你證明?我又不認識你。」少年瞥了眼正緊抓著不放的姚若葉的手,煙灰色的眸子透出一絲戲謔。

「因為……因為我是清白的呀!當時樓道里只有你看到真實情況,知道不是我失手推她下去的,可是……可是大家都以為是我……」姚若葉激動起來,抓著少年的手也越發用力,道道紅印隱約浮現在少年的手臂上。

「你抓我那麼緊幹什麼?大白天抓著個男孩子不放,會傳緋聞的哦。」少年看著姚若葉焦急萬分的樣子,忍不住大笑起來。

「笑什麼笑!你……你……不要亂想,我只是想讓你幫我解釋一下嘛。」姚若葉的臉龐早已一片緋紅,她趕緊鬆開了緊抓著的雙手,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

真是的,什麼人嘛,竟然還幸災樂禍地笑,太過分了……算了,既然你這位自戀狂妄的少年是唯一的目擊證人,我姚若葉就……忍……

姚若葉抬起頭,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妄圖用可愛甜美的微笑感染少年:「你就幫我一個忙吧,就當做好事好了。因為這件事真的很重要!昨天我正在進行進入U。I。S的考核,可是發生了這個意外……就是因為這個誤會,本該加入U。I。S的我卻被拒之門外了……」姚若葉說到這裡,原本燦爛舒展的表情漸漸僵硬起來,整個人一下子就像被霜打過的茄子似的,軟了下去。如果不是出了因為這樣的誤會,或許已經是U。I。S的隊員了吧……

「U。I。S?」

一聽到「U。I。S」三個字,少年剛才還嬉皮笑臉的表情瞬間凍結,就如一桶冰水當頭澆下一般。他繃緊冷漠的臉龐,緩緩地卻又不容辯駁地吐出三個字:「我拒絕!」

「為什麼?你是唯一可以證明我是無辜的人,要是你不替我證明那我……拜託啦,你只要幫我證明一下,不會耽誤你很多時間。一定要幫幫忙啊!加入U。I。S就要靠你啦。」姚若葉吃驚地望著這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少年。

「為什麼你一定要加入U。I。S呢?」

「U。I。S是……反正我是發誓要加入的,如果你一定要知道原因,那原因就是……我想變強,成為精英啊!你就幫我這個忙吧。」姚若葉猶豫了片刻,清澈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異樣。

「哈哈,看來你還是個有秘密的女孩子。」少年靜默地看了她一會兒,忽然眉毛一挑,恢復了原先戲謔的語氣彷彿剛才提到U。I。S的神情只是一個幻影。

「呵呵……你想變強的話當我的徒弟也是一樣的,比起U。I。S來,我可以讓你變得更強!」

他望著若葉,露著自信的笑容,彷彿在說「跟著我絕對是你的榮幸……」

「你?」姚若葉從頭到腳打量了少年一番,最後在頭腦里打出一個否定的叉叉,「算了……」

「……」少年看到姚若葉臉上明顯的嫌棄表情,故意湊近她的臉頰,嘴角輕輕揚起,「喂,你那是什麼表情?!讓我看看清楚。」

哇,湊這麼近幹嘛呀!雖然是個迷人的臉龐,但是……姚若葉慌忙撇開頭去,避開少年湊來的臉頰。

「哈哈,我可告訴你哦,如果你不想做我徒弟也沒關係,反正我是不可能幫你去證明清白的!你完全可以自己去調查,等找到真兇,一切不都明白了嗎?」

「還有哦,只要和U。I。S有關的事情,我一概不管,你最好記住了!」少年輕描淡寫地說著,語氣里卻透著濃濃的危險氣息。

「你……你就這樣見死不救……」

「我就這樣,怎麼,不可以嗎?哈哈哈哈……」

回應姚若葉的只有空氣中停留的一串長笑……

笑笑笑,就只知道笑,見死不救,幸災樂禍,真是氣死人了!

「不證明就不證明,有什麼了不起!我姚若葉一定會憑自己的本事將這件事調查個水落石出,然後堂堂正正地加入U。I。S!哼!」姚若葉氣得五臟六腑都快要爆炸了,卻對他無計可施。

「你叫姚若葉?名字真難聽啊!哈哈,我是冷獵,記住哦,你一定會再來找我的,我走啦,哈哈……」有些沒心沒肺的大笑聲在若葉聽來是那麼刺耳,深深觸動著她的神經。

哼!不幫忙就算了,本小姐也不稀罕!反正我是無論如何要加入U。I。S的!

好吧,那我就自己去調查!

循著校園小徑,姚若葉認真地思索起這樁離奇的墜樓事件。

那名少女半夜在走道里徘徊,八成是在夢遊。可是,夢遊的人從來不會傷害到自己,更不可能自己往樓下跳!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難道她不是在夢遊?

一個個問題就像是藤蔓似的緊緊纏繞住姚若葉,迫切等待著她的回答。

嗯!一定要揭開所有謎團,證明自己的清白!

姚若葉的第一個計劃,先去找熟悉那名少女的人打聽一下她的情況。

經過一番打聽,姚若葉來到了墜樓女生方小茉所在的二年C班。

「請問,能向你了解一些方小茉的事情嗎?」姚若葉隨便拉住一個女生。

「知道一些……」

「方小茉這個人怎麼樣?性格怎麼樣?平時和同學們的關係怎麼樣?」姚若葉拿出隨身攜帶的記事本問道。

「她人還不錯,挺親切的。」

「她家裡人怎麼樣?和家裡人相處得怎麼樣?還有,她有男朋友嗎?最近有沒有什麼受到什麼感情挫折之類的?」

姚若葉連珠炮似的問題一連串蹦了出來。

「具體不知道,只知道她有個妹妹。男朋友應該沒有……

面對劈頭蓋臉一大堆的問題,女生好脾氣地回答著,而姚若葉慌慌亂亂急急忙忙地在筆記本上唰唰記錄,生怕漏掉一個細節……

「啊——冷獵學長來啦!」

「好美型啊,他就是傳說中的冷獵殿下嗎?」

突然教室外傳來一陣喧嘩,打斷了姚若葉她們的對話。

姚若葉疑惑地轉過頭,看到教室外聚集了一大堆女生,並且還有很多女生從四面八方聚攏。

「冷獵!和我約會吧,我好喜歡你啊!」

「冷獵王子,我是水瓶座的,和雙子座的殿下您是最般配的啦!」

一群女孩子個個瞪著一對桃心眼睛,嘰嘰喳喳花痴個不停。

「哇!是……是冷獵耶,我來了,我來了!」正在配合姚若葉調查的女生看到冷獵,也像蜜蜂見到花似的飛撲了過去。

姚若葉不悅地皺了皺眉,朝「暴風中心」望去,只見一名銀灰色短髮的少年鶴立雞群般站在人群中。

姚若葉的頭頂爬滿黑線,他來這裡幹什麼?而且,出場用得著這麼隆重嗎?那麼多女生圍著轉……

……

人群中,冷獵揚起嘴角,露出能迷死人的燦爛笑容,對身邊最近的女生問道:「呵呵,這位女同學,我只想問一下,你們班級的方小茉有沒有夢遊症?她平時又和誰比較熟嗎?」

「啊……殿下是問……方小茉嗎?我……夢遊症……」女生激動地語無倫次起來,「我不知道她有沒有……不過……一年B班的方小莉,她是方小茉的妹妹……」

方小茉的妹妹方小莉?

姚若葉伸長了「兔子」耳朵,眼珠一轉,記下了他們的對話。

好吧,奇奇怪怪的冷獵,我可不管你問這些問題是為什麼,總之,我先去調查啦……

正當姚若葉準備去往一年B班,誰知轉身的那一瞬間,她和冷獵的眼神毫無防備地撞在了一起!

天啊,為什麼冷獵的眼神中充滿了溫暖的笑意,如此攝人心魄的眼眸,如此陽光燦爛的笑容。

姚若葉不禁有被電到的感覺。

她慌忙避開冷獵有些「柔情蜜意」的目光,低下頭定了定神。

「喂,姚若葉,你也在這裡啊?」

「哦……嗯……」

「哈,難道你真的自己調查起女生墜樓事件了?不錯啊……」

「我……我還想問你呢,為什麼你也在這裡,而且,你剛才問的那些問題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你也是來調查墜樓事件的?」

「哈哈,是有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反正我……不告訴你……」

「哼,又來了,不說就不說。反正我自己也能調查……」姚若葉不屑一顧,轉身離開。

一年B班,方小莉……

離開二年C班后,姚若葉徑直來到了一年B班。

可是經過打聽后才知道方小莉今天沒有來上課,請假去朱雀市中心醫院照顧她姐姐了。

趕往醫院的路上,姚若葉又一次在林蔭道上看到了冷獵的身影。

絲絲縷縷的陽光穿透了樹的縫隙,在鋪著石板的道路上撒下斑駁的光影。

冷獵兩手插在褲袋裡,目不斜視地走在樹蔭下。

哼,還不承認在調查墜樓事件,這條小路可是去中心醫院的必經小道啊!這下沒話說了吧。

「冷獵!」姚若葉一聲大喊,清脆的聲音穿透了整個林蔭道。

冷獵應聲回過頭。他揚起像扇子般濃密卷翹的灰色睫毛,眼角含笑地望著姚若葉,煙灰色的瞳仁就像霧遏瀰漫的天空,讓人不知不覺深陷下去。

「冷獵,為什麼我在哪裡,你就在哪裡,你幹嘛總是跟著我?而且,我看你就是在調查墜樓女生事件。你既然都調查了,為什麼還是不肯幫我?」姚若葉走到他面前,抬起了尖尖的下巴,豎起細長的柳眉,提高了分貝大聲地問道。

「現在好像是你在跟著我,是不是看我長得帥,對我有意思啊?」冷獵挑了挑細長的眉毛,意味深長地瞥著姚若葉。

「你!」姚若葉差點氣得噎住。這個傢伙也太自戀了!

忽然,她的表情瞬間凝滯在了臉上,視線里望見的是澤玖瀾正從不遠處朝他們走過來。

澤玖瀾逆著光緩緩走來,背後流瀉下來的金色陽光為他鍍上了一層如夢似幻的光邊,恍惚中似是從光中走來的少年。他完美的五官在逆光下更顯輪廓分明,湛藍色的瞳仁彷彿是深不見底的大海。垂到肩膀的半長黑髮在微風中輕輕飄蕩,鋪展出一片迷離的黑色,彷彿是神秘的夜空。

是隊長,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姚若葉看到突然出現的瀾隊長,臉頰不由自主地開始發燙。她迅速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髮,整了整有些微皺的裙擺,彷彿馬上要去參加宴會一般緊張。

冷獵看到正緩緩走來的澤玖瀾,一片陰霾從他的眼底掠過,彷彿是有大片大片的烏雲迅速匯聚,頓時,原本陽光燦爛的他整個人都變得深沉嚴肅起來。

澤玖瀾走過姚若葉面前,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聽說你在調查墜樓女孩事件,你還是放棄吧。」

聽到澤玖瀾的話,姚若葉全身的戰鬥細胞都彷彿被激起,她用更加堅定的眼神注視著澤玖瀾:「隊長,我要證明自己的清白。我曾經發過誓,一定要加入U。I。S,所以,絕不放棄!」

澤玖瀾的臉上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淺笑。果然。我沒有看錯,她還在堅持,沒有放棄……

這時,他的眼光不經意間瞥到了站在一邊不說話的冷獵,正好和冷獵充滿敵意的眼神撞在一起。

倏地,彷彿一陣西伯利亞寒風吹來,周圍的空氣瞬間下降了十多度。

姚若葉望著對視的兩個人,冷獵完全一改剛才的嬉皮笑臉,整個人就像石雕似的僵硬,兩個拳頭握得死緊。可是澤玖瀾只是匆匆地瞥了他一眼,便轉身離開。

那高大的背影在斑駁的樹影下漸走漸遠,最後消失在了林蔭道的盡頭。

「喂,你怎麼了?」姚若葉把目光從林蔭道的盡頭收回來,曲起手肘撞了撞走神的冷獵,感覺他看到澤玖瀾的那一刻起就有點不對勁……

「沒……什麼……」冷獵若有所思,心不在焉地回應。

姚若葉一愣,詫異地問:「你怎麼了?為什麼你現在是這副冷得要命的恐怖表情?」

「啊?」冷獵愣了了愣,迅速恢復了先前嬉皮笑臉的樣子,湊到姚若葉面前,咧著嘴著說,「沒什麼啦,你看那臭P隊長對你這麼冷淡,還是回心轉意當我的徒弟,我可不會那麼對你哦。趕快,現在還來得及!」

「我才不想呢。」姚若葉一把推開冷獵那張帥得離譜的臉。這個人看起來根本一點都不可靠,老是一副沒正經的樣子!而且,根本就是見死不救的人。

她氣呼呼地朝冷獵抱怨道:「還有,如果你剛才對著瀾隊長說出看到的真相,證明我的清白,我還用在這裡孤身奮戰嗎?我早就加入U。I。S了。」

「姚若葉,如果你是為了證明清白,我可以作證。但是……我告訴你,所有有關U。I。S的事情,我冷獵,全當沒有看見!」……

望著揚長而去的冷獵,一肚子的疑惑留給了智商並不太高的姚若葉。

不知道為什麼,冷獵一聽到U。I。S,就會表現出極度的反感呢?

為什麼他這麼討厭這支人人敬仰的精英隊伍呢?真是太奇怪了!

不過,現在可是花時間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算了,還是先去醫院調查吧……

姚若葉抱著一大捧獻花走進朱雀市中心醫院,徑直走到總服務台前。

「麻煩你幫我查一下方小茉住在幾號病房,可以嗎?」

姚若葉站在一邊等著,兩個眼睛不安分地在大廳里瞟來瞟去。忽然,一抹銀灰色從她眼前一閃而過,可是當她睜眼睛想仔細瞧個清楚時,那抹影子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難道是眼花了?銀灰色?……不會又是冷獵那個傢伙吧……

「小姐,我查到了。方小茉所住的病房是605病房,從這裡徑直往前走左轉就是電梯。」

「謝謝!」姚若葉有禮貌地鞠了個躬,朝病房走去。

病房內很安靜,雪白的病床上躺著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女。她一動不動地閉著眼睛,臉色蒼白得接近透明。她的臉上罩著氧氣罩,胳膊上插滿了針管,透明的液體在塑料管內靜靜流動。

她那麼無聲無息,彷彿已經失去了生命的跡象。

病床邊坐著一位中年婦人,她邊擦拭著眼角的眼淚邊撫摩著方小茉的額頭,看樣子是方小茉的母親。旁邊還坐著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長得和方小茉非常相似的少女,應該是方小茉的父親和妹妹。

姚若葉的到來驚動了病房內的三人,他們不約而同地抬起頭望向姚若葉。

「你們好。」姚若葉向他們有禮貌地點了點頭,像是怕驚動病床上的方小茉似的,連聲音都放輕了幾分。

「是小茉的同學嗎?謝謝你特地來看望她。」

「不要客氣!」姚若葉把手裡的鮮花遞給方母。

「謝謝你。你叫什麼名字?」方母接過姚若葉的鮮花,親切地問。她被淚水打濕的眼眶還沒幹,讓人看了心酸。

方母讓姚若葉想起自己的母親。她的母親是什麼樣子的呢?記憶都似乎模糊不清了。

「我叫姚若葉。」姚若葉望著方母,輕輕地回答。

「姚若葉!」坐在沙發上的少女聽到姚若葉的名字猛地站了起來。她瞪大了布滿血絲的眼睛,指著姚若葉憤恨地說,「你就是推我姐姐滾下樓的那個女生!」

姚若葉的臉色刷地變白,方小莉怨恨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利箭彷彿想要射穿她的心臟。

「我……我沒有!」姚若葉後退了一大步,連聲音都不禁有些顫抖。

「原來你就是推我們女兒下樓的那個惡毒女孩!」前面還溫柔和善的方母聽到女兒的話,臉色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她一把抓起姚若葉的手腕,激動憤怒令她的臉都扭曲了。

「你……我們女兒哪裡得罪你了,她根本就不認識你啊,為什麼……你竟然這麼殘忍,為什麼要這麼做?!」方父也沖了上來,激動地朝姚若葉大喊。

「不!你們聽我解釋,我沒有!」姚若葉踉蹌地後退一步,可是她的手腕被方母緊緊攥著,掙脫不開。

「我們不想聽你解釋!你還我女兒來!」方母用力捏著她的手腕,幾乎要把她的骨頭給捏碎。

她被方小茉的父母以及妹妹又推又搡,激烈的爭執聲引來了很多好奇的目光,其他病房的病人和護士都好奇地圍了過來,安靜的醫院頓時一片嘈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U.I.S校園日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U.I.S校園日誌 U.I.S校園日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課 夢遊少女事件

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