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5

Chapter 15

年度金獎頒獎禮的大廳。

華麗的水晶吊燈。

一排排緞面的紅色座椅,明星們低笑淺談,儀態萬千,風姿迷人。座位按照年度最受歡迎男歌手候選人、年度最受歡迎女歌手候選人、年度最佳唱片候選人等等分區劃出,相鄰座

位的往往彼此是某個獎項競爭對手,但是在鏡頭前,所有明星都表現得風度優雅溫和謙遜。

尹夏沫坐在年度最佳新人的候選區,她右手邊的座位上是潘楠,左手邊的座位上是輝煌時代公司的新人白音。

白音穿著一身亞麻長裙,類似晚禮服又似長袍,不施脂粉,與頒獎禮的氣氛格格不入,十分另類。她比潘楠早發行專輯一個月,走靈魂歌手路線,自己作詞作曲,曲風和歌詞都很詭異,被譽為新生代才女。各家媒體一致認為,本次新人獎將會從她和潘楠之間產生。尹夏沫入場的時候她已經在座位上了,兩人互相微笑,接著白音就開始聽mp3,尹夏沫也就沒有再同她說話。

潘楠的頭髮又剪短了些,更像美少年了,修長的雙腿,黑色皮靴,目若流星神采飛揚,當她走過紅地毯時引起眾多少女一陣陣興奮的尖叫。

「怎麼了?」

潘楠壓低聲音,發現夏沫忽然出神地望著一個方向,靜靜地,唇角閃過一抹輕柔的笑容,笑容很輕,異常柔美。

很少看見夏沫流露這樣的表情。

潘楠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

只見右前兩排的最受歡迎男歌手區,洛熙正轉頭看過來,他的視線和夏沫的視線如電光火花般膠著在一起,連兩人唇角的微笑都彷彿是一模一樣的。

察覺到潘楠吃驚的目光,洛熙的視線從夏沫身上移開,對潘楠笑著揮手打招呼。潘楠也對他揮了揮手。等她再看回夏沫時,夏沫已經恢復了往常淡靜的神情。

「戀愛了嗎?」

尹夏沫只覺耳朵一熱,聽到潘楠湊在她耳邊低低地問,她心跳漏掉一拍,耳朵火辣辣地滾燙起來。應該否認才對,可是,不知為什麼,突然柔腸百結,竟說不出來話。

潘楠輕笑。

「哈哈,你此刻的模樣就像普通的女孩子。」潘楠咬著她的耳朵打趣,「我還以為你真的已經修鍊成精,完全喜怒不形於色了呢。」

「致謝詞想好了嗎?」

尹夏沫也壓低聲音說,半是為了報復她的調笑,半是真正想問。

潘楠的專輯走輕搖滾風,加上她令人目眩的中性美,又帥又酷的舞姿,專輯上市后反響強烈,一度衝上女歌手排行榜的首位,將沈薔擠到第二位達三周之久。在沈薔如日中天的勢頭裡,潘楠的表現正如一匹黑馬。如果說白音的專輯受到頗高的藝術評價,那麼潘楠的專輯在市場上受到的評價更高。

尹夏沫知道,本次的新人獎懸念不大,必將會在潘楠和白音之間產生。她並無任何自卑自貶之意,只是深知自己入行時間太短,雖然進步很快,也應該仍有潛質可挖掘,然而相較於經過專業訓練七八年之久的潘楠和白音,還是有相當的距離。

「想好了,」潘楠雙手交叉向腦後,輕咳一聲,笑著低聲說,「謝謝HBS,謝謝MTV,謝謝sun公司,謝謝采尼,謝謝經紀人,謝謝爸爸、謝謝媽媽,謝謝夏沫……」

尹夏沫笑了:「好標準的套話呢。」

「是啊,本來就是無聊的場合。」潘楠懶洋洋地說,「作品好與不好,每個人心中自有定數,哪裡用他們來頒獎認定。只是如果不出席,必然會被指責新人就擺架子,羅嗦得要死。」

這時,白音取下了mp3的耳機,似有若無地瞟了一眼潘楠和尹夏沫,兩人同時笑了笑,默契地改變話題,開始談些有的沒的。

******

歐氏集團大廈。

年度金獎頒獎禮在液晶電視中轟轟烈烈地進行,喧鬧的聲音反而襯得空蕩蕩的辦公室里異常安靜。歐辰背脊僵硬地坐著,偵訊社的人已經離開有二十分鐘了,但是他的腦中依然震驚得混沌一團,再沒有平日的淡漠和鎮靜。

照片微微有些發黃。

好像是從不同的地方收集來的,有的照片保存得很乾凈,有的照片染上些污漬,被折過,有指印,有的照片是翻拍舊時的聖輝學校校報,畫面模糊並不清晰。

但是——

照片的畫面里有相同的兩個人。

校園裡的景物,少年的他冰冷倨傲,然而跟如今的他還是不同,那時候他的眼睛是明亮的,尤其當鏡頭抓拍到他凝視她的瞬間。她的樣貌看起來要稚氣幾分,潔白的臉孔,琥珀色玻璃般的眼睛,依然是淡靜疏離的,可是在仰視他時,她的唇角總有一抹輕柔的微笑。

望著照片里這抹微笑。

歐辰的心臟彷彿猛然被鉗緊了!

他記得這抹笑容。

…………

……

廢舊的庫房。

她的聲音里有種低柔的感情。他一怔,低頭看懷抱里的她,她的眼睛里蘊著星芒般的淚光,嘴唇蒼白如百合花,輕柔的笑容。

他的心底忽然寂靜無聲。

他忽然想用手指碰觸她的面頰,輕輕地,就只是輕輕地碰觸她,為什麼她總是那樣輕易地,那樣輕易地就讓他心痛。

……

…………

原來,她曾經經常這樣地對他微笑嗎?在他的身邊,靜靜地望著他,對他微笑,彷彿永遠也不會離開他。歐辰深吸口氣,手指變得緊張而僵硬,他努力剋制著胸口的疼痛,仔細看那些照片。

一張是校園的廣場。

廣場上烏壓壓的學生們,如海水分開般讓出道路,少年的他站在她的面前,他的氣息高傲凌人,輕彎下腰,在她的手背印下一個吻。她凝望他,眼神寧靜,卻悄然地,流露出屬於少女的嬌羞。

一張是游泳池旁。

身邊圍繞著很多衣飾名貴的公子小姐,少年的他淡漠而疏離,所有人都距離他兩米的距離以外,只有她始終站在他的身邊,手中拿著他的浴巾。

一張是清晨的湖邊。

湖面還有淡淡的霧氣,他像是剛晨跑回來,額頭有些細汗,她背倚著黑色的加長林肯,溫柔地用毛巾為他擦拭汗水。

偵訊社負責人的話再度響起在歐辰耳邊——

……

「經過我們調查,五年前在聖輝學院尹夏沫和歐辰是很著名的一對學生情侶……」

「歐辰十四歲的時候就公開宣布,尹夏沫是他的女朋友,所以兩人的交往在當年的聖輝學院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因為在校園裡很引人矚目,所以許多學生和校報記者都喜歡偷拍他們在一起的照片,私下傳閱。我們收集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再收集到更多……」

「但是五年前,尹夏沫的養父母遭遇車禍過世,歐辰卻突然失蹤了一般,再沒有音訊,兩人似乎也斷了聯繫……」

「如果您還需要調查尹夏沫在過去五年中的經歷,我們也將竭誠提供服務……」

……

手指僵硬而顫抖,歐辰握緊手指,夜風將窗紗吹得轟然揚起,手腕上纏系的綠蕾絲也翻舞飛揚。他俊美的面容上卻沒有任何錶情,只有眼底的黯綠色恍如漆黑夜色里樹濤洶湧的森林。

因為始終懷疑。

那種強烈的宿命感。

他終究還是請偵訊社從尹夏沫入手來調查他自己的過去。可是,當這些照片,當調查結果放在他面前時,渾身的血液憤怒地咆哮著,又彷彿,隱隱約約,有一種莫名酸澀的幸福在血液里靜靜流淌。

…………

……

她看起來那麼平靜。晚霞漸漸消失在窗外的天際,暮色四起,她輕輕地垂下幽黑的睫毛,唯有嘴唇依舊微微蒼白。

「我不認識你。」

聲音很輕,就像如煙的往事一般飄蕩在靜悄悄的病房。

……

她靜靜地瞅著他,如深夜花瓣上的露珠般靜靜瞅著他,琥珀色的眼瞳淡漠地靜靜瞅著他:

「為什麼要騙你呢?」

她微笑,笑容里有種滿不在乎的神情。

「如果要騙歐氏集團的少爺,也應該騙你說五年前我認得你,你愛過我,我愛過你……可惜,我不認識你。」

……

…………

她騙了他。

心臟一陣劇痛,痛得就像要立刻死去了,痛到極點,反而又痛得麻木起來,體內的血液也從方才的激烈奔涌,漸漸冰凍,寒徹入骨。她騙了他,歐辰眼底結滿寒冰,因為知道他忘記了,所以——

她欺騙了他。

冰冷的目光望著液晶電視里的畫面。

年度頒獎禮的主持人宣布最佳新人獎,屏幕里分格切入五個鏡頭,四個女孩子,一個男孩子,她的表情淡然平靜,似乎遊離於頒獎現場之外。

獲獎名字激動地被宣布——

「尹夏沫!」

屏幕里其他四人的鏡頭迅速消失,只餘下她臉部的大特寫。她錯愕,微皺眉頭,眼睛里飛快地閃過不可置信的神情,接著她向右手那個女孩看了看,那女孩笑著抱抱她,親吻她的臉頰。

空蕩蕩的辦公室里。

歐辰眼神暗凝。

無法容忍有任何人如此親昵地接近她。

片刻之後。

她走到領獎台上,手裡拿著水晶獎項,聚光燈打下,水晶雕像折射出璀璨的七彩光芒。白色的晚禮服,凝脂般的肌膚,海藻般的長發,她的眼睛就像美麗的海水,亮如白晝的光柱里,她的微笑淡然寧靜,也象大海般,令人無法移開目光,彷彿要沉溺其中。

麥克風在她面前。

「能夠得到這個獎項出乎我的意料,」她微笑,望著台下的明星嘉賓們,目光真誠謙遜,「因為同時角逐此獎項的潘楠、白音等等她們實力都很強。謝謝大會……」

聽到這聲「謝謝」……

歐辰的腦部突然彷彿被大鎚重重敲擊!

他痛得悶哼一聲。

電視里她後面的話語聲頓時變成了沙沙的背景,再也聽不清楚。他腦部劇痛,一幕幕片斷如閃電般跳躍,撕裂般,眩暈著,不連貫地,在他腦海里跳躍飛閃!

…………

……

波光粼粼的室內泳池。

……

她象擦小狗一樣地使勁擦他:

「跟我發什麼脾氣啊,臉那麼臭,你要是不喜歡看到我,往後我再也不來找你就是了!」

他用力奪過浴巾。

他將浴巾重重扔到一邊,瞳孔緊縮,眼底有深沉的綠芒,他瞪著她,下巴僵硬緊繃。

……

她用手指輕輕幫他梳順頭髮,忽然笑了,說:

「又在吃醋嗎?」

……

她輕輕白他一眼,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拉轉回來,說:「拜託你以後發脾氣發得有道理一點好不好?否則哪一天我真的生氣了,就真的再也不理你了!」

「你會嗎?」

「會啊。」她抱住他的胳膊,搖啊搖,撒嬌地說,「好了,快說你到底幫不幫忙。」

……

她笑得象盛開的花朵:「才不會,我就知道你會幫我!」

他瞟她一眼。

「謝謝你啊!」她搖著他的胳膊開心地說。

……

水波映在天花板和牆壁,閃閃的粼光。

「夏沫,你是我的。」

他冰冷的唇吻上她的額頭。

……

…………

頭痛欲裂,歐辰緊緊掐住太陽穴,胸口裡好像有血氣翻騰,難受欲嘔,他痛苦地喘息,試圖想要多記起些回憶。然而,儘管他強忍著撕裂般的疼痛,卻無論如何無法再想起更多,而這段記憶也是片片斷斷,難以連貫。

低咒一聲,顧不得腦部的劇痛,歐辰硬是從沙發里站起身,拿起跑車的車匙,大步走向辦公室的門。

門重重地被摔上!

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

她要欺騙他?!

這一切,他必須立刻知道答案!

******

年度金獎頒獎禮結束了。

慶祝酒會及記者招待會在HBS演播大廳隨後召開,組委會安排了幾個區,方便記者們分別採訪不同的明星,為明星們拍照。哪個明星的人氣旺,哪個明星的人氣稍遜,這時候就看得最清楚。

幾乎所有的記者都圍向洛熙,今年他不僅得到了十大金曲中四個席位,更將年度最具實力獎、年度最佳專輯獎、年度最受歡迎男藝人獎包攬一身,如往年般成為最耀眼的明星。

無數記者包圍著洛熙,無數話筒、攝像機對準他,彷彿世間所有的光芒都黯淡了,炫目的光環完全籠罩在洛熙一個人的身上。

有些記者沒有來得及擠到洛熙身邊,便四散開來,採訪其他的明星。四五個記者在採訪沈薔,雖然今年的勢頭比去年略弱,但她依然保持了年度最受歡迎女歌手的獎項。傳言她為了洛熙屢次生病入院,這次露面確實顯得面容清減了些,記者們八卦地追問她和洛熙的感情進展如何,沈薔卻稍嫌生硬地說她只回答關於頒獎禮的問題。

薇安和姚淑兒各佔據了十大金曲中的一席之地,也有記者在為她們拍照。薇安似乎擺脫了緋聞的陰影,一襲火辣的紅色晚禮服,鑽石首飾熠熠生光,談笑自若。姚淑兒穿著白色晚裝,清秀溫婉如茉莉花,羞怯地接受一個記者的拍照,當她無意中與遠處尹夏沫的視線碰觸時,怔了怔,然後很快地移開目光。余靜宜和關穎也得到一兩個具有安慰性質的獎項,她們都優雅地手握酒杯,同身邊的藝人朋友們一起慶賀。

「祝賀你!」

潘楠跟尹夏沫暫時從記者的包圍圈中脫身走到一角,她輕碰夏沫的酒杯,笑容毫不介意,似乎覺得夏沫獲得新人獎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尹夏沫心內卻五味雜陳,如果說沒有欣喜也是虛偽的,能夠一出道就獲得最佳新人獎,為每個藝人所嚮往,而且有這個頭銜,以後可以獲得更多出位的機會。

但是——

這個獎項並不應該屬於她。

無論從實力還是人氣,白音和潘楠都要勝出一籌,如果說白音的專輯太過陽春白雪曲高和寡,那麼潘楠的歌曲藝術性流行性結合得堪稱完美。

「對不起。」

尹夏沫仰頭將酒一飲而盡,喝得急了些,微微嗆咳。她想要得到認可得到獎項,可是,她想要得到是與自己的成績相匹配的承認,而不是好像莫名其妙地偷了原本屬於別人的東西。

「說什麼呢,」潘楠輕拍她的後背,好笑地說,「如果獎項被白音拿走了,我也許會鬱悶幾分鐘,但是你拿走了,就像是我自己拿的一樣。夏沫,相信你自己,你是非常出色的,雖然入行比較晚,但是也許有一天,你會比洛熙那小子還要紅!」

「阿楠……」

尹夏沫胸口溫熱,她定定地望著潘楠,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

「千萬不要說什麼肉麻的話啊,」潘楠對她眨眨眼睛,好姐妹般親昵地摟住她的肩膀,「我會很寒很寒的。」

尹夏沫低頭笑了。

從珍恩之後,潘楠是第二個能夠走進她心裡的朋友。

忽然。

慶祝酒會的現場一陣騷亂,從左方烏壓壓衝進來一大群歌迷,大約竟有上百人之多,她們手裡舉著熒光棒、鮮花、禮物、各式各樣寫著所擁護明星的標語牌子,興奮地尖叫著衝過來!

明星們驚呆了。

這種場合很少允許fans們進入的。

「洛熙——!」

「阿洛——!」

「洛洛!洛洛!我們愛你!」

歌迷們激動尖叫著衝到洛熙身邊,將他緊緊包圍在中間,紛紛伸出手去,大喊著要揮手,要把手中的禮物送給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摸摸他碰碰他!

場面一下子失控了起來!

頒獎會的保安們也衝進來想要把歌迷們拉走,但是狂熱的歌迷們既然已經進來了,哪裡還肯離開呢?保安們和歌迷們撕扯的時候,又有更多的歌迷洪水般沖湧進來,明星們頃刻間全部被包圍住了,各個難以脫身。

「洛熙——!洛熙——!」

「洛洛!!!」

「我愛你!阿洛——!」

「薇安!我們支持你!我們相信你——!」

「永愛洛熙——!」

「支持洛熙——!!」

「薔姐!我們心裡只有你——!」

「洛熙!洛熙!我們愛你!洛熙!洛熙!只愛洛熙!」

……

酒會現場充滿了此起彼伏的吶喊聲尖叫聲,擁護不同明星的歌迷們拉開了陣營,聲嘶力竭的大喊著,彷彿呼喊的聲音大一些,她們對明星的擁護愛意就表達得更充分一些。

「阿楠!我喜歡你的歌!」

「夏沫!《泡沫美人魚》唱得太好聽了!」

「我買了三張《泡沫美人魚》的專輯,一張自己拿來聽,一張借給朋友聽,還有一張用來收藏捨不得聽!」

「我也是!我也是!」

「夏沫!我好喜歡你啊!」

「阿楠,你以後的專輯我都會買的,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夏沫!祝賀你得到最佳新人獎!要繼續加油哦!」

尹夏沫和潘楠的身邊也擠來了歌迷,歌迷們興奮地對她們歡呼,拿出本子讓她們簽名。尹夏沫微笑著為她們簽名,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歌迷,在她們的歡呼中,忽然覺得有種滿溢的幸福,就像她是被需要的,她是被寵愛的。這一刻,她明白了為什麼許多藝人一旦踏入娛樂圈就很難再離開。習慣了被眾人擁護和喜愛,如果再失去,那種寂寞和孤獨也許真的是難以承受的。

「哼!什麼最佳新人!」

突然不知從哪裡傳出一聲冷哼,歌迷們怔了怔,發現那冷哼是從旁邊白音周圍的fans群里發出的。

「黑幕!憑她也配得最佳新人?!」

「不要笑死人好不好?!最佳新人應該是音音的!音音自己作詞作曲,最具原創性最有才氣!評委眼睛瞎了是不是!居然選這麼一個花瓶當最佳新人!我們要抗議!」

白音的fans們憤怒地喊過來,其他明星的歌迷全都聽得怔住了,明星們也詫異地面面相覷,向尹夏沫的方向看過來。

尹夏沫身子僵住。

她正在簽名的手指頓在紙頁上,托著簽名本的小歌迷小心翼翼地偷看她,吐了吐舌頭,想說什麼又不敢。尹夏沫淡笑一下,鎮靜住心神,繼續把名字簽完。

尹夏沫身邊的歌迷們擔心她受到傷害,趕忙也大聲罵回去:

「亂說什麼!夏沫獲得新人獎是理所應當!」

「就是!如果白音得到新人獎才是有黑幕!比烏鴉還黑的黑幕!」

這句話逗得酒會現場的明星們忍俊不住,其他歌迷們也都笑得前仰後合,白音的fans們頓時氣得怒火中燒,盡量白音低聲勸阻了幾句,依然集體轉頭對著尹夏沫,同她的歌迷開始對罵。

「花瓶!唱得難聽死了!」

「白音唱得才難聽!什麼靈魂歌手!我看是鬼魂歌手!」

「你們這些小洛莉小正太!沒水準就不要出來丟人!白音的歌曲是藝術!什麼泡沫什麼美人魚!惡俗!」

「你們這群老變態!作怪就叫藝術啊!難聽就叫高雅啊!回去抱著你們的老骨頭進棺材去吧!」

「花瓶?!我看她長得也不怎麼樣!」

「一張狐狸臉!」

「總比你們家白音那張老處女臉好看一百倍!」

……

雙方的歌迷們對罵得熱火朝天,尹夏沫試圖勸阻她們,但是她們已經吵上了興頭,耳朵里根本聽不進去任何聲音。酒會裡其他的歌迷們、明星們和記者們都聽得呆住了,洛熙也從包圍他的人群縫隙間向尹夏沫看過來。

這時,有歌迷低低地說:

「其實……最佳新人獎應該頒給阿楠才對……」

「是啊……」

「我也覺得應該給阿楠……」

一些潘楠的歌迷們聽這場爭吵聽得有點心煩氣躁,忍不住低聲嘟囔,漸漸地她們似乎也騷動起來。

潘楠眉毛一挑,對自己的歌迷們說:

「你們喜歡我嗎?」

「喜歡!」fans們想也不想地回答。

「好,」潘楠摟住尹夏沫的肩膀,瞪向她們,眉宇間有種男孩子的霸氣,「喜歡我就要喜歡夏沫,挺我就要先挺她,記住了嗎?!」

歌迷們驚怔。

天哪,阿楠帥死了!

「記住了——!」

歌迷們異口同聲地喊,立刻加入了尹夏沫fans團的陣營,那邊白音的fans團也已經聯合了同樣新人獎落選的上官晶晶、喬雅和沈川南的fans們,形成兩大陣營對峙的局面。

慶祝酒會徹底混亂了。

烏壓壓的歌迷們,保安們拉出去一個歌迷湧進來十個歌迷,漫天的對罵聲,記者們興奮地攝像拍照。尹夏沫看著對峙的歌迷們群情激昂,一個個罵得橫眉怒目,她處在風暴的中心,想阻止卻無法阻止,想離開又無法離開,只有潘楠放在她肩上的手,給了她一些溫暖。

她無奈地笑了笑。

也無所謂,世間原本如此,不是自己該得的東西,得到了,就必然要付出代價。

詭異地——

愈演愈烈的對罵聲突然消失了!

彷彿就在一秒鐘之內。

漫罵聲消失無蹤。

尹夏沫轉身看去,只見人群鴉雀無聲地分開一條道路,洛熙正信步向她走來。恍若有淡淡的白霧,他眼角含笑,性感又魅惑,有種浪蕩少年的邪氣,偏偏美如櫻花的唇角又透出一抹直逼人心的純真。

他安靜地走來。

望著他。

兩旁所有的歌迷都忘記了語言。

洛熙走到尹夏沫面前。

微笑。

優美如春夜的櫻花雨。

他用手中的酒杯輕碰她握在指間的酒杯。

「叮——」

酒杯發出清脆的響聲。

「祝賀你獲得最佳新人獎,」洛熙凝視她,溫柔地說,「剛出道的你也許還有不足,但是明年,我相信你的進步一定會讓所有的人震驚。」

方才參與辱罵尹夏沫的歌迷們絕大多數也是洛熙的fans,見他出面為她撐腰,霎時好像蔫了一樣,再也罵不出口。尹夏沫和潘楠這邊的fans們得意極了,原本想要趁勝追擊,但是洛熙就在面前,那些難聽的話又不好意思說出來,也只好安安靜靜地閉嘴了。

尹夏沫凝望著他。

忽然,她的眼底輕輕閃過一抹淚光,方才的堅強淡定,在他面前忽然就像玻璃殼一樣碎了,委屈湧上來。

她並沒有做什麼,這個新人獎並不是她所爭取的,如果是她自己的行為需要付出代價,那她毫無怨言。憑空而來的事情,傷害了她的朋友,也讓她承受無妄的口舌,雖然命運向來詭譎,她也習慣了,然而總是並不甘心的。

洛熙悄悄地對她搖頭。

她輕吸口氣,鎮靜下來,微笑著將淚光收起。潘楠此時也鬆開了摟住她的手臂,對洛熙偷偷做個鬼臉。

「你的酒呢?」洛熙正欲將酒飲盡,卻發現夏沫的酒杯是空的。他一笑,說,「也好,我今晚正帶了支香檳來,送給你好了,算是為你慶祝。」

說完。

他拉著尹夏沫的手,從烏壓壓的歌迷群中,微笑著離開,沒有理會歌迷們張大的嘴巴,沒有在意遠處僵立的沈薔,更加沒有在乎其他明星和記者們目瞪口呆的神情。

就這樣。

兩人離開了慶祝酒會。

一分鐘后。

「啊——————!!!!!」

大廳里的歌迷們從獃滯狀態清醒過來,發出一聲聲尖叫,也分不清楚究竟是因為近距離接近洛熙而興奮,還是因為洛熙對尹夏沫的關切而深受刺激。

******

HBS為洛熙準備了專屬的休息室,裝修精緻華麗,而普通的藝人們是七八個人共用一間大休息室。

休息室的門剛關上。

洛熙就一把從身後抱住了尹夏沫,他把頭埋進她的頸項間,緊緊抱著她,低喃說:「今晚第一眼看到你,就恨不能走到你的身邊,象這樣緊緊抱住你,把你揉進我的身體里。」

他的唇息呵在她的肌膚上。

灼熱滾燙。

尹夏沫只覺有股戰慄從她的脖頸傳到血液,麻麻地,又從血液鑽進她的心底。

「怎麼辦呢?」洛熙呻吟著從背後抱著她,吻著她耳後的肌膚,「好像真的已經中毒了,明明是昨晚還見過你,可是就像看不夠你,想要時時刻刻同你在一起。」

尹夏沫撫住他攬在她腰腹間的雙手。

閉上眼睛。

她輕笑著嘆息:

「我沒事。剛才的事情我很快就會把它忘記。」

他是怕她難過,才故意這樣親昵地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吧。只是,她並沒有那樣脆弱,與過去相比,這點難堪輕微得甚至無需去在意。

「喂!」

聲音裡帶出惱意,他收緊雙手,她腰腹間的肋骨頓時生痛,悶哼一聲,她忍不住側頭去瞪他。他卻也正惱怒地瞪著她,似笑非笑,眼眸深處滿滿的感情讓她的心跳猛然停住。

「可惡!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對你說這些,為什麼要把話題扯開,」洛熙負氣地說,越想越惱,張口咬住她的耳朵,「那種愚蠢的對罵誰會在意,又不是傻瓜。下次再遇到這種事情,你也不用傻傻地承受,直接讓那些大喊不平的人去找頒獎禮的組委會,獎是他們頒的,理由自然他們最清楚。這世上哪有什麼絕對的公平,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在她們看來你不如白音,在我看來十個白音加起來都比不過你的一根手指頭。」

「你說話有點刻薄。」

她想笑,分明知道他的話只是在寬慰她,並未完全公道,但是聽到心裡竟溫溫熱熱說不出的受用。

洛熙望著她的笑容,屏息。

剛才酒會裡的她神情淡然鎮靜,而身體卻微微僵硬。深知她是堅強的,就算風暴再強烈十倍她也未必會被打倒,可是那樣的她卻讓他心痛極了。此刻,她的身體終於溫暖柔軟下來,靠在他的懷裡,他抱著她,忽然生出一種蠻橫的念頭。

讓時間停止吧。

讓他和她就在這一刻死去吧。

夜色深沉。

兩人的呼吸很輕,彷彿是甜蜜的,他溫柔地從背後擁著她,休息室的地板上,兩人的影子重疊成一個。

「夏沫……」

洛熙的身子滾燙滾燙,他美麗的眼眸里瀰漫起氤氳的霧氣,親吻著她潔白的耳垂,喊了她一聲,又沒有說下去。

「……嗯?」

自己聲音里那種陌生的沙啞,讓她也暗自吃驚,腦袋昏昏的,他的親吻令她的腳趾似乎都酸麻了。

「夏沫……」

洛熙又喃聲喚她,尹夏沫在他懷裡,側仰起臉看著他,她兩頰暈紅暈紅,眼睛如露珠般瑩亮。他心中情動,忍不住又吻上她的面頰,低啞地說:

「……同我住在一起,好嗎?」

「……?」

她恍恍惚惚地沒有聽懂。

「我們……同居吧……」他的呼吸滾燙灼熱。

她訝然地睜大眼睛,他卻又密密麻麻地吻著她的面頰和耳朵。她被他吻得無法思考,恍若不由自主地旋轉著,眩暈著,陷入一個充滿強烈的罌粟香氣的漩渦。在理智的淪陷中,她吃力地用最後一絲清明思考,怔怔地,緩慢地思考。

「咚咚!」

好像有聲音。

尹夏沫聽到了,她掙扎著轉頭向休息室的門看去,好像是敲門的聲音。而洛熙正吻得情熱,她轉頭的角度恰好使得兩人的雙唇碰在一起,他低聲呻吟,用力吻住她,這個吻濃烈而灼熱。

於是——

兩人再聽不到任何聲音。

這世上只剩下那甜蜜誘惑如中毒般的激情漩渦。

「砰————!!!」

一聲巨響!

門憤怒地撞擊在牆壁上!

空氣中彷彿結了冰。

徹骨的寒意。

從門口處如風雪般席捲過來!

洛熙和尹夏沫吃驚地向門口望去。

只見歐辰憤怒僵硬地站在那裡,他嘴唇煞白,望著依偎在一起的那兩人,深黯的眼底似乎有痛苦的火焰在燃燒。站在那裡,他就像一座孤獨的冰雕,寒冷徹骨,緊抿的嘴唇卻透出無比的怒意。

尹夏沫驚怔。

她下意識地想離開洛熙。

肩膀一痛。

洛熙的手指緊緊箍住她,彷彿她是他沉溺前的最後一塊浮木,哪怕抓得她壞掉,也絕不鬆手。她吃痛地側頭看他,錯愕地發現他的眼底充滿了脆弱,除了脆弱,還有寂寞、緊張和害怕失去的恐懼。

等她再看向歐辰的時候,歐辰已經站在她的面前。

他神情冰冷。

然而冰綠的瞳孔里有著難以克制的憤怒。

一張張微黃的照片從她眼前晃過,然後如落葉般輕飄飄地落在地上,她看到了照片中的畫面,強烈的窒息感抽緊她的喉嚨。

「你騙我!」

歐辰的聲音里透出冰冷的恨意。

「尹夏沫,你是我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泡沫之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泡沫之夏目錄 泡沫之夏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Chapter 15

9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