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回 頑梗既除八方向化 帝德何極萬壽無疆

第76回 頑梗既除八方向化 帝德何極萬壽無疆

話說高進忠等四人,由福建動身,在路行程約有半月光景,這日已到廣東,當即上院,卸了行囊,即與鮑龍、洪福三人,進稟到內銷差。曾必忠一聞他們回來,隨即傳見。他三人見禮已畢,高進忠先將福建總督的移文書信,取出來呈遞上去。曾必忠看了一遍,大喜,因又將大破少林寺的細情,向高進忠備細問了一遍。高進忠也就細細稟告。曾必忠又道:「難得諸位建此大功,為民除害,本部院自當具奏請獎便了。」鮑龍當下說道:「蒙大人的恩典,總兵雖未面奉諭旨前來協助去破少林寺,但既奉陳劉兩位中堂的鈞命,此時事已辦畢,也應及早回京銷差,求大人示下何日動身,俾總兵等遵行便了。」曾必忠道:「你們二位請稍等兩日,本部院擬將奏摺修好,不派當差進京,就請你二位敬謹帶去。也不過三五日便可修成。那時本部院再招呼你們兩位便了。」當下鮑龍、洪福也就唯唯退下,即住在督轅聽候回京。方魁自然回家,不必細說。

那胡惠乾的兒子胡繼祖,現在聞知至善禪師已為白眉道人殺死,又大破了少林寺。他那片報仇之心,也就不作此想。

廣東省城內的人民聞知白眉道人大破少林寺,殺死至善禪師等人,無不歡聲載道,皆以為從此消除了天下之害。白安福及機房中人,更加喜悅,大家又集資恭贈撫台一面匾額,並厚贈鮑龍、洪福、高進忠三人。方魁的酬勞,較鮑龍等更加一倍。過兩日,曾必忠的奏章業已修好,這日傳出話來,著鮑龍、洪福次日動身回京。鮑龍、洪福得了這個消息,即日便進去稟辭,曾必忠也就傳見,相見之下,曾必忠先褒獎了一番,然後取出兩封書信交與鮑龍道:「你回至京中,可將這兩封書信分投陳中堂及劉中堂,這書內皆是說你們的功勞,請他二位在聖上面前保舉你們。」鮑龍將書信收好,曾必忠就擺設香案,拜發奏章,也交鮑龍敬謹馳遞。鮑龍當即收好表章,復又與洪福謝了曾必忠保奏之恩,然後告辭出去。到了次日一早即出去轅門,高進忠等亦殷情送別,彼此雖不免有些依依惜別之情,只得一揖而別。鮑龍、洪福即刻上馬,直望北京進發。在路行程非止一日,已馳抵京,探望聖天子是否已經迴鑾。

卻好聖天子自從重遊平山堂之後,就取道淮安,到了濟寧,舍船登岸,與周日清緩緩而行,在路上遇有名勝之地,及民間之疾苦,無不遊玩拯救,真如古者天子巡幸的規模,但不過微服巡幸與鑾輿迥然不同。一路行來,走了一個多月,已安抵京中。在京文武諸臣,聞得聖駕已回,自然出郊跪接,恭請聖安,諸臣見了聖顏,雖是南巡日久並無風塵之色。文武諸臣私心竊喜,莫不頌聖天子福德齊天。

聖天子見諸臣忠勤王事,也是喜動天顏,當下回宮之後,次日早朝,文武百官,三呼已畢,聖天子垂詢諸臣,有何事面奏。當下陳宏謀、劉墉將廣東巡撫曾必忠奏請派人協破福建少林寺,並在先已有高進忠將胡惠乾殺死各節,因即著令鮑龍、洪福二人前去的話,奏了一遍。聖天子大喜,因問道:「近來曾否接到福建、廣東兩省督撫奏章,不知福建少林寺曾否破去?朕心甚念。」陳宏謀、劉墉又奏道:「臣等一經接到該督撫奏章,自當敬謹恭呈御覽,以舒廣念。」聖天子退朝,百官散朝。卻好次日,內閣即接到福建總督的奏摺,陳宏謀、劉墉當即呈送內殿,恭請聖覽。聖大於將來折看了一遍,知少林寺至善禪師及方世玉等人,均由白眉道人、五枚大師、馮道德等格殺凈盡,並知此次鮑龍、洪福、高進忠等人不避艱險異常出力。聖天子看罷,當即著令陳宏謀先在軍機處存記,俟接到廣東巡撫表章,究竟高進忠等如何出力,再行賞獎。陳宏謀退下。

隔了有十天光景,鮑龍、洪福業已到京,當下鮑龍、洪福聞知聖上已經回京,即日就到內閣先遞了表章,然後去遏見陳宏謀、劉墉兩位大臣,將曾必忠的書信取出遞進。當下即蒙傳見,鮑龍、洪福隨即進見,行禮已畢,又謝了提拔之恩,站立一旁稟道:「總兵等蒙中堂提拔,前往廣東協助高進忠等,去到福建同破少林寺,捉拿至善和尚,刻已一律破滅,此次白眉道人、五枚大師及馮道德、馬雄、高進忠等人,尤為出力,總兵等不過聊為幫助,並無微勞,乃蒙廣東撫台曾大人,逾格保奏,請旨獎賞。總兵等實無微勞足錄,不敢妄邀聖恩,還求中堂鈞鑒。」陳宏謀、劉墉道:「曾大人這封信上,甚誇你們功勞卓著,本閣亦甚可喜,想他的表章奏上,定然也是如此保舉。你們既有此功勞,聖上自然要破格獎勵的,你們亦不必過於謙讓,悉候聖意便了。」鮑龍、洪福當即又復叩謝,這才退出。

次日早朝,陳宏謀、劉墉即將曾必忠的奏摺稟遞上去,聖天子便在龍案上展開一看,見上面皆是奏稱高進忠捉拿胡惠乾、三德如何猛勇,如何出力,以後去破少林寺,高進忠又如何出力。及白眉道人、鮑龍、洪福等皆是勇猛可嘉,不畏艱難,與尋常出力不同。聖天子看罷大喜,當即說道:「高進忠等既如此出力破除兇徒,朕心甚喜,另有旨獎賞。」當下退朝,百官散朝。後來高進忠任了總兵,並賞給巴圖魯勇號,鮑龍賞給記名提督,洪福亦賞給副將,馬雄、方魁均賞給都司,福建廣東兩省督撫,亦加一級,陳宏謀、劉墉給賞賜大學士,周日清亦賞給一等御前侍衛大臣。

從此君民一德,朝野同心,真箇是一人勞而萬民享其安,一人憂而天下共享樂,以致穆清交泰,一道同風。萬民蒙利樂之休,四海仰昇平之福,於是蠻夷入貢,萬國來朝,使天下之人愛之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此其所以穆穆皇皇,巍巍蕩蕩,垂億萬年有道之宏基,而且德並唐虞、道隆文武,攘攘而來,熙熙而往,真箇是天下一家,中國一人,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書》有云:「一人有慶,兆民賴之」,此言真不虛矣,因作詩以頌之,詩曰:

天子當陽撫萬邦,一人有慶兆民康。

君推文武雍熙瑞,臣邁菱龍佐弼良。

四海俱安歌帝德,九重高拱仰垂裳。

欽哉萬壽無疆業,喜氣庚歌拜手揚。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乾隆下江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乾隆下江南目錄 乾隆下江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回 頑梗既除八方向化 帝德何極萬壽無疆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