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1922年12月31日星期日,繼續)

古墓的第九和最後一個墓室中並沒有任何文字和圖畫,但是這並不足為奇。現在一切都很清楚了。我們不該要求更為清晰的圖解了。

他準備好了自己的墳墓,將慷慨之主的器官置於簡單的粘土罐子中,放在自己所處墓室的各個角落中。他沒有雕刻家:他在每個罐子的蓋子上刻上各自神靈的名字,並努力描畫出他們複雜的形象—狒狒、獵鷹、豺以及人類。他複製了他的《訓誡》,將自己的名字留在古墓上。隨後,他來到古墓的外面,將一個版本放在圓柱形的罐子中埋起來(片斷C,1915年發現),另一部分則用布包起來埋在幾碼之外(片斷A,1856年發現)。第三部分,是一個石灰石的版本(片斷B,1898年發現),幾個信使接到指示,要求運到很遠的地方。但是事實上,這個版本就埋在不遠的地方。原始和完整的《訓誡》被他放入了第二前廳的保險箱中,作為實現永生的額外保證。所有的作家都是通過這樣實現上百萬年的永生的。

現在,不管他體內還存留著怎樣的能量,他將面對閃爍的火炬之光,在房間中最後走一遍,等待他即將接受的永生。

國王開始他最後一項工作的時候,疑問困擾著這位埃及最後的國王,最後的時刻是怎樣的呢?他最後的一口呼吸是什麼感覺,之後的第一口呼吸又是怎樣的呢?

他的雙手因為愚蠢的恐慌和渴望而顫抖。他的一些手指在戰爭或者處理慷慨之主的工作中受了重傷,腫脹甚至骨折。他的手指上沾染了顏料,因為接觸防腐材料和慷慨之主內髒的緣故發出惡臭。

對腳和腿進行化學處理的過程是相當痛苦的,但是依賴著他服下毒藥后慢慢襲來的麻木感覺、永生即將到來的期望以及他一直以來能夠抵擋住敵軍的安慰,他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將腳和腿緊緊地包紮好。他會不住地思考,自己來到這個世界有多久的時間了,經歷了怎樣從低潮到高潮的過程,今後還會有怎樣的飛躍,自己的名字能夠在哪裡被永世傳頌。對腹股溝和整個軀體的防腐處理是整個過程中最痛苦的部分。但是他忍受住了一切,將自己包裹至腰際。液體防腐劑流過他的臉頰,感覺如冰火一般。鼻腔內的氣體烤灼著他的大腦。液體落在嘴唇和舌頭上,令他作嘔。他的眼前變得模糊,像要燃燒起來,但是他並沒有因此停下。沒有時間停下了,不用多久,毒藥就會完全生效,他必須在此之前完成他的工作。他緊緊地將自己的頭和臉包裹起來。

在最後的一刻,他獨自一人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這些動作。沒有任何方法是完美無缺的,但是這應該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了:地面上整齊地鋪著長長的亞麻布條。當防腐劑的刺痛感越來越強烈的時候,他將亞麻布緊緊抓在手中,躺在古墓的地面上,不停地翻滾好讓胳膊和身體上的亞麻布包裹得更緊實一些。他希望在生命終結的那一刻能躺在古墓的正中間完成一切。

一切陷入了黑暗之中。國王最後的疼痛漸漸消退了。他的呼吸停止了,時間也靜止了。他在一片沉寂中漂浮著。隨後,在音樂聲中他蘇醒過來。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站在他面前的父親,看上去後悔、卑恭、拘謹而又慈愛。他用他輕柔的手指將睡夢中兒子的眼睛張開。接著女人們進入了房間,她們的杏眼上描畫著孔雀石顏色的眼影,銅色的身體上穿著透明而又貼身的衣服。她們走過來,溫柔地愛撫著國王。她們是如此愛戀著他。她們將他身上的亞麻布解開,為其全身塗滿油。完成這些后,她們將王后引進屋內:王后輕輕飄進來,纖纖玉指遞到國王面前。她是那麼的健康、年輕,完全是屬於國王一個人的。牆上的食物飛下來擺滿了長桌。美輪美奐的音樂越奏越響,王后引領著國王走出了一切的痛苦和孤獨。在國王的身下,人們敬畏地談論著他。他們甜蜜地呼喚著他的名字,口中呼出的氣體生成雲團托住國王,讓他遠離一切對手與小人,遠離貧困與嘲諷,遠離勢力之人與邪惡之徒,不再受到敵人、疑惑和背叛的困擾。他的神秘成為了千年難解之謎,直到一天有人發現他,擁抱他,與他融為一體,在他的神秘中消失,贏得永世的愛戴並留下不朽的名字。阿托姆-哈杜和特里利普什,特里利普什和阿托姆-哈杜,特里利普什,特里利普什,特里利普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埃及考古學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埃及考古學家目錄 埃及考古學家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