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典前夕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典前夕

數月後,追空荒原的一角,平地升起一股雲煙,漸漸地,一對身影隨之顯現。

白美薇看著周圍,只覺得一切都那麼美,整個世界都好像更清晰了,更清亮了,更透徹了,陽光都無與倫比地燦爛。

她放開了神識,將神識範圍內粉色的,紅色的光波粒子都攪動起來,組成一個個心形,或花朵、花瓣的形狀,隨風飄舞,如夢如幻……最後,又把花瓣卷到高空,徐徐飄落,美不勝收,一如白美薇現在的心情……

百里清竹微笑地看著,低首看到白美薇臉上的光采,呆了下,覺得她的臉上,眼裡的風景更美。他眼神黯了下,湊到白美薇耳邊道:「我們好像出來太早了,再回去吧……」

白美薇刷地一下臉紅了,正待說什麼,雲朵悄然而至,又將兩人帶走了。

近來,穹月出了一件轟動全域的大事,青雲宗新宗主繼位,且其與同門師妹雙修大典也一併舉行,真可謂雙喜臨門。

這是穹月五大宗門新一輪的宗主傳承初始,其他各宗宗主,都是震宵道君同一時代的人,雖還沒化神,但也早就培養出新的接班人了。此次,各種老少宗主都會出席,到時各界精英,聚聚一堂,真是幾百年難得一見。

想必不久以後,新舊更替,各大宗門都會以新的面貌呈現給世人。

青雲宗新任掌門,百里清竹,道號虛竹,十八歲築基,五十八歲結丹,一百八十歲結嬰,清新俊逸、溫文爾雅,同一時代的翹楚,交遊廣闊,清雅如竹。

眾修削尖了腦袋想得到一張邀請函,不但能交好穹月第一大宗青雲宗,說不定,還能與新任宗主或其他天之驕子有番私交。

青雲宗也趁此宣布,大典之後即舉行穹月四藝大賽,即丹、器、符、陣大賽,不限出身,宗門弟子,或散修都可參加,獎勵豐厚,一時間四方雲動,青龍齊聚。

不提外面如何轟動熱鬧,白美薇處卻很安靜,她看著兒子,有些不好意思,不知怎麼跟他說。

白茗軒懂事地說:「娘,我不反對您跟師父的事,但我有些不明白你與父親之間……」

白美薇看了看百里清竹,百里清竹正要避讓,白美薇阻止道:「你也聽聽吧,我也該給你個交待……」

白美薇一五一十地講了事情的經過,末了,拿出茶葉,給他們倆倒上:「這就是我當初採的茶葉,一直不想喝,現在,倒可以嘗嘗了。」

百里清竹瞪著茶水,並不想喝。

白茗軒亦瞪大了眼睛,消化著剛剛聽到的話。

白美薇端著茶杯,看了白茗軒一眼,繼續道:「上官星就是長得再帥,也不行,士可殺不可辱——女人也是有尊嚴的,他這種脾性,絕對和我犯沖,王不見王的那種,我就是和他生了十七八個孩子,也做不成夫妻……」

白美薇正激憤不平地絮叨著,忽聽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傳來:「十七八個孩子……」

白美薇循聲瞥見百里清竹黑著的臉,才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忙住了嘴。

白美薇連忙解釋道:「我的意思就是和他不可能在一起,茗軒,你要理解娘,我當時也是沒辦法,不是不想給你更適合的修鍊環境,也想讓你有個父親,能夠認祖歸宗,但那種情況下,你有爹就沒有娘了,而且很可能有了後娘就有后爹……」

「好了,我明白了,娘,您不要再說了……」

白美薇從善如流地閉上嘴巴,默默喝茶。

朱雀大陸,一個優雅的小花園裡,花團錦簇,南宮丹雅捏碎了一朵薔薇,恨恨道:「禮尚往來,你攪了我的婚禮,就別怪我攪了你的婚禮……」

朱萱萱聽了這一消息,星星也不看了,很是興奮,又有戲可看了,還能看看人……

白美薇通知了認識的人,併發了請柬后,就無事可做,其他的事情自有百里清竹安排。

但白美薇心裡卻並不安寧,既有婚前的緊張,又莫名有些不安,總覺得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這一日,白美薇去中天峰找百里清竹,想和他說說自己的不安和心慌。

到了那兒,卻發現江碧荷也在。

白美薇看著江碧荷,心情頗為複雜。

江碧荷身側飛舞著同樣美麗扎眼的青鳥,更襯托出她清新脫俗的美貌。本就是美到極致的人,但每一次看她,都好像比之前更美了,這就是百里清竹曾用情至深的前女友……

「白師妹,你別誤會,我是有些心結未解,找阿竹談談……」

白美薇搖搖頭,在百里清竹的示意下,上前在百里清竹身邊坐下。

江碧荷低下眼,道:「人生真是無常,當初我還與你交易,讓你遠離阿竹五十年,想不到結果卻是如此。真後悔啊,當初應該約定五百年,或兩百年都好,想必你當時也一定會答應的吧!」

聞言,百里清竹轉頭看了白美薇一眼。

白美薇有點心虛,卻也無話可說。

「人的感情真的飄忽不定,記得你當初是喜歡展鵬的吧?雖然你掩飾的很好,但我無意中看到過你看他的眼神,那麼濃烈而真摯,以至於我對預言術都有些質疑了。唉,也是因此,我大意了。」

白美薇聽到某個名字,心猛地顫了一下,有一瞬的刺痛。她還以為早就淡忘,了無痕迹了呢。但,即便如此,除了那一下刺痛,內心卻很平靜,如此看來,終於還是放下了。就像結疤被揭去的瞬間,難免有些刺痛,但其實傷口已經癒合了。

江碧荷又對百里清竹道:「我當初做了錯事,讓你為難,也因我之故,令你與同門不睦,而影響了你的聲望,我其實心底愧對於你,才想要遠離;而那木靈之精,對我有多重要,不說你也該知道,就像她為了法寶而遠離你,也是一樣的,所以,你也能理解我的,是吧?我真的需要你的原諒。」

百里清竹默了下,點點頭。

江碧荷欣喜不已。

百里清竹又道:「我們都該放下了,忘掉過去,原諒彼此,珍惜現在。」

江碧荷握緊了拳頭:「那如果我說,我又預言到我們終有一天還會在一起呢?」

白美薇張大了嘴……

百里清竹搖頭嘆道:「這就是傳說中,來自前任的祝福嗎?你放心,我們會永遠和和美美,不變初衷。」

江碧荷閉了下眼,終是站起,轉身離開,身後傳來百里清竹清冷的聲音:「還有,我與靜薇夫妻一體,共同進退。」

江碧荷頓了一下,走了。

白美薇一時無言,默默坐著。

過了一會兒,百里清竹先道:「什麼法寶?」

白美薇乖乖將涅槃刀奉上。

百里清竹輕撫刀身,道:「是把好刀。」

「是吧!是吧!」白美薇訕笑。

百里清竹隨手收了起來。

白美薇急了,道:「這是我的本命法寶。」

「你的本命法寶不是那個如意藤羅嗎?」

「屬性不同,你知道,我可是五靈根,它們原是一套的。」

「原來如此。」百里清竹將刀還給白美薇,卻道:「我心裡不舒服,你怎麼補償我?」

白美薇哼聲道:「我心裡也有根刺,還不知如何呢?」

百里清竹頓了下,道:「你不必理會,那不可能。」

「如果是真的呢?」

「因預言術捨棄我,又因預言術在一起,那她該嫁的是預言術。」

白美薇笑了下,但還是心裡不舒坦。

「還有,你最後那句話,有什麼深意嗎?」

百里清竹頓了下,道:「就是表明我的態度吧,我不希望你們有什麼嚴重的衝突。」

白美薇瞪大了眼睛:「不至於吧?」

「她是個很有決斷的女人。」

百里清竹沒說的是,他懷疑當初那秘境毒針就是江碧荷偷襲的,畢竟她也在那兒,況且,以她對預言術的看重,僅僅要求白美薇避讓五十年,不像她的做法。

但僅僅是懷疑而已,不能如何,他由衷希望,以後也不會如何。

中天峰峰頂的亭子里。

嚴哲同情地拍了拍百里清竹,嘆道:「上官星去年就是上官家的族長了,這次應該也會來,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

「嗯,也對,男人無丑相。」

百里清竹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即墨恆然笑了,道:「憑心而論,你們兩個各擅勝場,風采各異,即便單以貌而論,你也不輸他。」

「不錯,不錯,就是這傢伙長得太扎眼了,就像一幅美輪美奐的畫,一下子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而你則好比一杯茶,得細品。」

即墨恆然連連點頭。

嚴哲卻轉而又對即墨恆然笑道:「不過,清竹也夠慘的了,情敵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出色的樣子。」

即墨恆然手中靈扇呼呼狂扇幾下,笑道:「而且還不止一個,一個比一個出色。」

百里清竹瞪了二人一眼,一把搶過即墨恆然的扇子,扇了兩下,說了句:「什麼破扇子!」又把扇子扔還給即墨恆然,自己拿出一把潔白如玉的扇子,翩翩然扇了起來。

「不過,那上官星倒有一點不好,太傲了,如果他有一天沉澱下來,心境平和,那可真要了命了。」

「現在沉穩不少了,當了族長果然不一樣,我前不久才見過,作為男人,像我這樣不錯的男人,一時見了,都忍不住有點點相形見絀。」

聞言,百里清竹臉變得更黑沉了,挨個瞪了他們一眼,沒說什麼,但手中的扇子扇得更快了。

即墨恆然正色道:「哎,說真的,我聽說南宮家有人暗戳戳的籌算著破壞大典,你心裡有個數。」

嚴哲道:「我說,兩個大典同時舉辦,是熱鬧了些,但場面也不好控制。」

「沒辦法,師父他老人家急著去遠遊,不好再拖著。」

「也是,師伯都嘮叨幾十年了。」

「南宮家不至於的吧,當初破壞上官星與南宮丹雅婚禮的可不是你們,憑什麼?對了,當年砸場子的叫朱萱萱是吧,這可是遷怒。要找該找朱萱萱去。」

「咳——咳——」嚴哲咳了兩聲,即墨恆然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人家都不理你,你還替她出頭?」

又對百里清竹道:「不如,把朱萱萱也請來。」

百里清竹喝了口茶,淡然道:「請柬已經發出去了。」

那頭,朱萱萱拿著兩個請柬,露出沉思狀。

白美薇請她去,說得過去。百里清竹請她?還單獨發帖給她,有這麼熟嗎?替白美薇請她,他百里清竹可不是這麼簡單的人啊。唉,感覺不太妙啊。

不去?不說自己心癢難耐,不給人面子,得罪那個傢伙,直覺不會有好下場。不管了,大不了易容了再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仙山有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仙山有路目錄 仙山有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典前夕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