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回 騾頭太子受元戎 梨山老母遺徒弟

第93回 騾頭太子受元戎 梨山老母遺徒弟

話說武則天聞報蘇黑虎全軍覆沒,大驚失色,與群臣計議。張天右道:「長安兵馬雖多,苦無良將,難以有濟。請陛下速發詔,召天下勤王兵馬,一面掛招賢榜,倘有能人揭榜,即授以大兵,還可以退薛剛人馬。」則天依奏,即發詔召天下勤王之兵,一面張榜午門招賢。

且說江南六安山鐵板真人坐在洞口,忽一陣風來,鐵板真人把絲瓜頭一伸,綠豆眼一睜,將蒲扇手抓住尖尾一嗅,叫聲:「呵呀,原來薛剛造反,已入潼關,武后掛榜招賢,我何不發騾頭太子前去,使他母子相見,以拿薛剛,保周朝天下!」便起身入洞,叫:「賢徒何在?」騾頭太子道:「師傅有何分付」?鐵板真人道:「徒兒,你可知你的生身父母是誰?」騾頭太子道:「不知也。」鐵板真人道:「你母便是則天皇帝,你父便是如意君薛敖曹。十六年前,你母生了你,見你奇形怪狀,將你拋入金龍池內。彼時我從雲光內經過,救你上山,教養成人。目今薛剛造反,已入潼關,你母掛榜招賢,我今打發你到長安揭榜,與你母父相見。我煉有黑煞飛刀在此,付你帶去,倘遇薛剛將士,勝他便罷,若不能勝,發起此刀,即能取勝,保你母掃平薛剛,重興大周天下。你今速下山去罷。」騾頭太子道:「弟子不知路徑,如何到得長安?」鐵板真人道:「待我傳你一個土道法,來去如飛,可以立至。」遂將土遁法傳他。

騾頭太子拜別師傅,駕起土遁,到了長安,果見午門掛榜,上前揭下皇榜。校尉一見大驚,喝道:「你是人是鬼,敢揭皇榜?」騾頭太子道:「你們快去通報,說十六年前拋入金龍池內的騾頭太子,蒙仙人救上名山,今日特來朝見母皇,以退薛剛。」校尉聽了,火速入朝,將此言一一奏明。

武后聞言,羞慚滿面,心中明白,暗想:「他說被仙人救去,或有大法破得薛剛,也未可知。」下旨召入。騾頭太子來至金階,俯伏山呼朝拜。則天見他頭面與騾頭無二,好生難看,下旨平身,叫聲:「皇兒,當日朕生下你來,因你不像人形,拋入池中,那知仙人救去,至今十六年,又得相見。但不知那仙人是誰?」騾頭太子道:「是江南六安山鐵板真人。因聞母皇為薛剛造反,長安將危,特授臣兒神刀九口,以拿薛剛,保母皇天下。」武后大喜,帶騾頭太子退朝。薛敖曹迎駕入宮,武則天就把騾頭太子始末對薛敖曹說明,叫:「皇兒過來,見你父后。」騾頭太子拜見父后,留宴後宮。次日,則天坐朝,封騾頭太子為兵馬大元帥,領兵二十萬,去到霸林川剿滅薛剛,騾頭太子領旨,領了兵馬,出了長安,至霸林川屯紮。

唐營探軍飛報入營,說:「武氏差中宮太子為元帥,統領大兵,屯紮霸林川,請今定奪。」薛剛聞報,沉吟道:「武氏生有六子,長即吾主,次李坤,現在金陵為南唐王,第三四五俱皆早亡,第六李坎,現為東北唐王,第七當年被我踹死,今又有什麼中宮太子領兵前來,這也奇了!」吳奇、馬贊道:「必是武氏瀅亂私生出來的雜種,咱二人前去探一陣,便知端的。」說罷,二人領兵上馬,到周營討戰。騾頭太子聞報,即拿鐵棍大步出營。

吳奇、馬贊一見,唬了一跳,休說眼中不曾見,就是耳邊也不曾聞有這樣的人,分明是騾精,遂喝道:「你是人是怪?」騾頭太子喝道:「大周則天皇帝是我的母帝,如意君薛敖曹是我的父后,我乃兵馬大元帥騾頭中宮太子是也。」吳奇、馬贊哈哈大笑道:「我說是個雜種,分明是武氏與叫驢睡了,所以生出這騾頭人身的怪物來。」

騾頭太子聞言大怒,掄棍打來,吳奇、馬贊各舉兵器相迎。戰有六七合,騾頭太子回身便走,吳奇、馬贊隨後趕來。騾頭太子伸手把腰邊金筒蓋一揭,叫一聲:「寶貝出來!」「吱吱」兩聲響。兩口黑刀起在空中,如兩條黑線一般落將下來,吳奇左肩中了一刀,馬贊後背也受了一刀,大叫「呵唷」,回馬便走。騾頭太子回身追趕,吳奇、馬贊早走入營中,騾頭太子把手一招,收了神刀,仍抵營討戰。

吳、馬二人到營中下了馬,不能言語,仰后便倒,人事不省。薛剛忙問從軍如何,從軍就把交戰被傷情形說了一遍,薛剛驚訝不已。看二人傷處無血,只流黑水,皮肉皆黑,急取金槍葯敷治,並不相干。軍士又把騾頭太子在外罵戰,薛剛大怒,叫薛葵出去會戰,把他捉來。薛葵得令,衝出營來,一見騾頭太子,大笑道:「原來是個母馬生的個小騾精。」騾頭太子聞言,氣得兩隻怪眼突出,界內如風響一般,掄起鐵棍便打。薛葵把大鎚打中鐵棍,那騾頭太子震得兩臂皆麻,虎口盡裂,只見兩隻長耳直豎,騾口張開,足有一尺闊,叫聲「呵呀」便走。薛葵拍馬追來,騾頭太子急把金筒蓋一揭,叫聲:「寶貝出來!」「吱吱」一聲響,只見一口黑刀起在空中。薛葵抬頭一看,見是一條黑線,笑道:「這樣東西,二將也受不起,真真沒用!」把錘往上一架,正中左臂,見骨方止,薛葵大叫一聲,回馬便走。騾頭太子把手一招,收了神刀,因虎口震裂。收兵自營。

薛葵回至軍中,下馬入帳,翻倒在地,人事不省,流出黑永,急得薛剛暴跳,任憑百般醫治,總是不效。廬陵王也來看視、見他三人倒在地上,皆人事不省,看看將死,不覺淚下,叫聲:「徐三兄,孤只道一入潼關,即便複位,不料騾頭大敗吾將,倘有不測,大事去矣!」徐美祖道。「主公且休著急,嘗聞古聖王求禱上天,必有報應。主公何不求禱上天?」廬陵王沐浴更衣,設立香案,拜祝皇天后土,告曰:「若唐家氣數已絕;即盡命於此地;若氣數未終,中興有日,上天垂念,救全三人性命,降下異人,破彼飛刀,平安無事,然後捉拿騾頭,以報此仇!」拜祝一番,納悶在營,按下不表。

且說西南澗離島山梨山老母忽然心血來潮,老母覺而有感,是因薛剛保廬陵王中興,已入潼關,在霸林川被騾頭困住,鐵石星、太陰星、太白星中了黑煞刀,將在臨危,應該天魔女下山去救,就喚樊梨花出來道:「賢徒,你知我喚你的意思么?」樊梨花道:「弟子已知我子薛剛保唐室中興,在霸林州被騾頭刀傷薛葵、吳奇、馬贊。師傅喚弟子出來,無非差我下山去助我子,救此三人性命,弟子即刻就行。」老母道:「你今下山前去,母子重逢,破了騾頭,上長安開了鐵丘墳,當速速回山,不可貪戀紅塵,更加罪逆。」

樊梨花合掌領命,拜別老母,駕起雲頭,不多時來至霸林州,把雲頭一按,落在唐營前,叫軍士去報薛剛,說一品夫人樊太君來此。軍士即忙報上大帳,薛剛聞言,分付大開營門,率眾出迎,一見樊大夫人,雙膝跪下道:「逆子薛剛迎接母親。」

樊梨花見了薛剛,不覺淚下,叫聲:「我兒,你起來。」薛剛起身,跟樊太君入營。薛剛率紀鸞英、披霞公主拜見了婆婆,薛蛟、薛雲、薛斗拜見了祖母,尚姣英、飛鏡公主、秦擺花拜見了太婆。大小眾將一齊參見畢,樊太君叫薛葵、吳奇、馬贊抬來,取出三粒金丹,各各分開,將半粒抹在刀傷之處,水化半粒灌入口中。只見傷口立愈,三人即刻蘇醒,一齊起來,見上邊坐著一個老道姑。薛葵問道:「上邊坐的是誰?」薛剛道:「是你的祖母樊太夫人。」薛葵聞言,忙忙下拜,吳奇、馬贊也過來叩頭。薛剛分付備筵,與樊太夫人接風賀喜,因樊大夫人是吃齋,另設素席相待。其餘眾人,殺牛宰馬,各各開懷暢飲,盡歡而散。欲知端的,且聽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回 騾頭太子受元戎 梨山老母遺徒弟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