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回 秦文勢急反周朝 趙武大戰殷楚鴉

第88回 秦文勢急反周朝 趙武大戰殷楚鴉

當下眾人見趙武丟下元嗣,如飛去了,一齊上前來看元嗣,不想元嗣雖未至於死,已不能言語了,眾官忙令他家人抬回府去,按下不表。

且說趙武行了一日,看見前面來了一隊人馬,為首一人差官打扮,飛馬而來。趙武一看,見是秦文,大叫:「哥哥,趙武在此!」秦文一見趙武,忙跳下馬來道。「賢弟,自你出府之後,就有大名急信,故此愚兄親身而來,與武元嗣講話。賢弟,你從大名來,其事如何?」趙武就把昨日之事細細說了一遍,秦文道:「兄弟,你打死了武全忠,挾壞了武元嗣,妹夫雖然出獄,只怕如今又拿在獄中了。且是這事非小,二武皆系皇上之孫侄,長安一知,定然不肯與你我干休。你如此一打,其禍不小,這事卻怎處?」

趙武道:「我想鄭知府既誣方姐夫為九焰山叛黨,細思九焰山廬陵王實系皇唐嫡孫,哥哥何不乘此反周為唐?」秦文想道:「也罷,目今河東節度使魯國公程明、宜春節度使鄂國公尉遲勃二處,都有文書來會不日起兵,扶助大唐。今事至此,說不得了。」遂喚家人秦順、秦橫二人,速齎兵牌趕回金墉,令弟秦方速發大兵三萬,星夜前來接應,不可有誤。二人得令,飛馬回了。

秦文、趙武就在林中披掛,殺進大名來。不想城中這日武元嗣死了,城中沒有主帥,秦文、趙武乘勢殺入城中,無人敢擋,打入府內,擒了鄭伯義,又遣人去捉夏去矜、花蜜蜂。秦文據了武府大堂,收籍戶口,百姓歡呼,軍心田順。秦文今扯起大唐旗號,點了兵馬,與妹丈方表相見,此時夏去矜、花蜜蜂俱已捉到,方表令剝去衣服,叫軍土剖腹剜心,報了大仇。

過了數日,金墉人馬到了,卻是兄弟秦方同小妹秦擺花領兵來接應。秦文擇日將鄭知府開刀祭旗,即差官往九焰山進表,請駕中興,命案方取劍門關,秦擺花取龍地關,趙武取玉津關,各領大兵一萬,剋期興兵。

且說趙武領兵殺至玉津關,把關守將乃成國公殷開山之後,叫做殷友。生一男一女。一男尚幼,一女一十八歲,面分五色,闊嘴金睛,力能拔山,名叫楚鴉,他要自擇匹偶,必要與他一般有力,一般形狀,方肯許配終身。此時殷友聞知趙武兵到關下,即時領兵殺出關來,看見趙武十分醜陋,面分五色,與女兒一般模樣,暗想:「吾欲反周為唐,正合天意,此人又可與女兒作配矣。」拍馬上前,便問:「來將何名?」趙武道:「咱乃金墉趙武是也。」說罷,一錘打來,殷友用槍一架,折為兩段,連忙退走入關,對楚鴉道:「我兒,今來金墉虎將趙武臨關,我擋他一錘,槍桿折為兩段,幸走得快,險些兒沒了性命。我兒出去會他,須要小心。」楚鴉聽了,立刻領兵出關。

趙武一見楚鴉,唬一大驚,暗想:「天下竟有像我一樣的醜陋女子。」這邊殷楚鴉見了趙武,也吃一驚,想道:「世是原有像奴家一般的容貌,但不知他本事如何?」遂問道:「來將可是趙武么?」趙武道:「然也。」二人遂各放開坐馬,各舞雙錘,一場大戰,戰了百十餘合,不分勝敗,天色將晚,各自收兵,楚鴉進關,對殷友道:「孩兒與趙友交鋒,果是英雄,算為敵手。」殷友道:「唐家舊日臣僚,皆順九焰山,共建中興。我意欲反周為唐,今觀趙武相貌武藝,正可與我兒匹配,也完我一件心事。但不知我兒意中若何?」楚鴉道:「反周為唐事大,孩兒姻親事小,任憑爹爹作主。」殷友大喜,分付關上掛了免戰牌,修書一封,差官星夜趕至大名,投胡國公秦爺案下,求他主婚。

差官奉令行到大名府,投下文書。秦文拆開文書一看,上寫道:

興唐成國公殷友致書胡國公秦麾下:切友蒙先王之恩,承祖宗之蔭,錦衣世祿,每思報效,無由而入。今令義弟趙武兵至玉津關,與小女楚鴉交鋒百十餘合,不分勝負,實系天生一對英雄夫妻,心竊慕之。恐令義弟行軍守法,不肯允諾,故書奉案下,請駕幸臨,速至玉津,主婚成親,仆即率眾迎接,共建中興之業,專此上達。

秦文看了大喜,即日起馬,竟至玉津關。

趙武聞報,迎接入營。秦文笑道:「聞知賢弟與殷小姐交鋒,未分勝負,可有之乎?」趙武道:「有之。愚弟次日正要見個高低,不想關上免戰牌掛出,已經九日。」秦文道:「愚兄此來,實來賀喜。」趙武道:「喜從何來?」秦文道:「殷友歸唐,賢弟之功也。目今城內殷小姐與賢弟有姻親之喜,愚兄已經專主,議定即日就與賢弟成親,故此親身而來。」叫差官:「你進城去回覆主帥,說本鎮已至軍中,叫他速備喜筵,成其姻事。」

差官領兵出營,叫開關進城,將秦文分付的話一一稟明。殷友大喜,令扯起大唐旗號,大開關門,迎接秦文,趙武與殷楚鴉即日成親不提。欲知後事,請再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回 秦文勢急反周朝 趙武大戰殷楚鴉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