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回 月姑出陣行妖法 薛蛟交戰逢野合

第84回 月姑出陣行妖法 薛蛟交戰逢野合

當下敗兵飛報入營,說羅昌改名黃明,假投我營,破了火魚,殺了何昌,同薛剛上山去了。武三思聽了,怒氣塞胸。正愁營中無有能將,難以剿滅九焰山,忽見軍士來報,說夫人奉旨領兵前來助陣,已到營前,三思大喜,遂迎接入營,分付備酒接風。武三思與花月姑對飲,把交戰之事一一告知。飲罷,二人同入羅帷,共會舊情。

次日,花夫人領兵至山前討戰。山上聞知,放炮下山,閃出大隊人馬。那花夫人一馬上前道:「今日天兵到此,速速就縛,免吾動手,不然,即殺絕爾等,不留寸根!」那唐陣內烏黑龍一馬衝出,大罵:「瀅賤人體走,吃我一刀!」花夫人即與交戰。戰無三合,花月姑回馬便走,烏黑龍隨後趕來,被花夫人回身把口一張,噴出一口白氣,烏黑龍一連幾個寒噤,手腳酥麻,跌下馬來,被周兵搶去綁了。周成急急出馬,也救不及。花夫人復又交戰,戰不三合,花夫人把口一張,衝出一口白氣,周成眼黑身麻,毛骨竦然,也跌下馬來,被周兵捉去。烏黑豹大怒,舉釒黨打來,花夫人用刀敵住,戰不三合,一口白氣吹來,烏黑豹兩足登空落馬,亦被周兵捉去。李定出馬,亦被捉去。薛剛大怒,正欲出馬,忽見周營鳴金收兵,薛剛要殺入周營,徐美祖道:「勝敗兵家常事,何必性急!且待明日,再設計破他。」薛剛恨恨而回。

到次日徐美祖領眾將下山,擺開陣勢,花月姑亦領兵出來,衝殺過陣。唐陣上雄壩、伍榮一齊殺至,花月姑見雄壩鐵方槊打來甚凶,連連吹出兩口冷氣,把雄壩、伍榮吹得昏迷不醒,被周兵捉去。鄭寶急忙出馬殺來,與花月姑大戰十餘合,鄭寶正要設計拿他,不想被他一口冷氣吹來,跌於馬下,活捉而去。

薛剛一見大怒,正要出馬,忽見薛蛟躍馬挺槍衝出陣來。花月姑一見薛蛟生得面白唇紅,眉清目秀,十分風流,不覺瀅心頓起,想要引他到無人之處,漏他元陽,就對薛蛟吹一口溫和氣,薛蛟一個寒噤,著了風魔。花月姑回馬落荒而走,薛蛟隨後趕來。

看看有十餘里,見一所古廟,花月姑照薛蛟面上吹一口冷氣,薛蛟跌下馬來。花月姑下馬,把薛蛟抱入廟內,到無人之處,代他解開衣甲,露出下身。薛蛟年紀雖小,那件東西卻大,宛如鐵棒槌一般粗硬。花月姑看了,慾火難禁,渾身發癢,忙忙解開自己的裙褲,露出那件寶貝來,把薛蛟緊緊抱住,嘴對嘴,腮對腮,十分親熱,口中只叫:「我的親親,我的乖乖!」不斷聲。此時薛蛟已醒,開眼一看,見一個絕色的女子樓在懷中,一陣渾身酥麻,不覺按捺不住,那一點元陽竟直冒出,一時走盡,四肢綿軟,口內吁吁,看看將死。花月姑收了元陽,立起身來,說道:「本該取你首級,我因與你情分一場,總是一死,饒你一刀罷!」遂穿了裙褲,上馬而去。見了武三思,假言被他走了,三思再不想妻子被人瀅去,按下不退。

再說薛剛,見侄兒追下去,要發將去幫助,徐美祖道:「不必幫助,且回山去,料然不致有損。」眾將回山不表。

且說薛蛟倒在地上,不能動身,停了一會,忽見一個道人走至面前,叫聲:「公子,我特來救你,快快開口。」薛蛟開口,道人取出一粒紅丸,放在他口內。不-時,只聽得肚中一聲響,就說得話了,立起身來,便問道:「老師何名?」李靖道:「吾乃香山李靖是也。」薛蛟道:「原來是藥師老爺。」連忙跪下磕頭,口稱:「願拜老師為師,救救弟子!」李靖在袖中又取出一粒金丹,付與薛蛟道:「你明日再與他交戰,引他到此,同他交情,把此金丹暗含在舌下。你看他四肢不動,口內吐出一物,其形如玉,你竟吞在肚內。他是多年狐狸精迷人精血結成的,若吃了,後來可以長生不老。切記不可傷他性命,等他回營自死,到三更時分,叫令叔點齊人馬,劫他營寨,可以成功。」說罷,飄然而去。薛蛟也就上馬回山,見廬陵王把李靖之言一一奏明。

次日下山,直到周營,指名要花夫人出戰。花夫人聞知,衝到陣前,一見薛蛟,吃了一驚,暗想:「昨日取盡精血,今日又能至陣前,真乃天仙了。」忙笑道:「郎君,我竟看你不出,有些本事。」薛蛟微笑,即與交戰。不上三合,花夫人丟個眼色,落荒而走,薛蛟緊緊追來。到了原處,花夫人跳下馬來,把馬拴好,薛蛟也跳下馬來,二人同進廟中,相抱親嘴,解下小衣,雲雨起來。薛蛟暗把金丹含在口內,極力奉承,花夫人四肢不動,口中吐出一物,其白如玉,被薛蛟一口吞入肚中。花夫人驚醒,只叫:「郎君,妾身此寶,非一日工夫,曾經過一百人,有二百年的工夫,今日被郎君吞了,妾命休矣!」薛蛟道:「本該取你首級,念你昨日不殺我之情,也饒你一刀罷!」遂上馬而去。花夫人坐到日夕,方能起身,勉強上馬回營。不知對武三思說出甚話,欲知端底,再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回 月姑出陣行妖法 薛蛟交戰逢野合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