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回 江夏王救護真龍 通城虎打奸闖禍

第06回 江夏王救護真龍 通城虎打奸闖禍

話說王后見太子去了,只哭得死而復甦,遂自縊於冷宮。兩個宮女見王后已死,一同自縊而亡。

再說杜回抱了太子,心驚膽戰,悄悄出了后宰門,直奔江夏王的府中來。此時已有四更時分,江夏王李開芳尚在宴客未散。你道請的是何人?一位是英王李敬業,此時茂公已亡,敬業襲了父職,本姓徐,當初太宗賜茂公姓李,至今不改。一位是左都御史,姓馬名周,乃淮西蔡州人氏,文高北斗,武勝孫吳,十五歲中了解元,十六歲中了會元,殿了第一甲第一名狀元,娶有兩位夫人。長林氏,次李氏,名喚湘君,勇冠三軍,萬人莫敵。其時馬周年方十九,為人忠直,昔年出征吐番有功,升了西台御史。江夏王此晚請人吃酒,尚未散席,外邊杜回來至府門,拾起石頭照鼓上打去,鼓聲大振。原來親王的鼓,不是亂打的,非駕崩國變,概不傳鼓。當下江夏王正與馬周、敬業吃酒,一聞鼓聲,忙問何人傳鼓,家將回稟是掌宮太監杜回,江夏王分付喚進來。

杜回抱了太子,慌慌張張走到殿上,叫了一聲「千歲」,看見了英王及馬周,便住了口。開芳道:「所抱之子是誰,為何暮夜至此傳鼓?」杜回道:「奴婢因抱此子,不便叩頭,求千歲屏去人眾,奴婢好講。」開芳喝退人眾,殿上只有敬業、馬周。開芳道:「英王乃開國元勛,馬爺又忠直義士,縱有機密事,皆可與聞不妨。有何大事,你快說來!」杜回道:「有正宮王娘娘哀書在此,請千歲一看,便知明白。」開芳接書一看,與敬業、馬周一齊大驚,且喜救出了太子。開芳接過太子,仔細一看,不覺淚下。敬業、馬周皆淚流,叫一聲:「千歲,當今聖上聽信奸佞,將王后貶入冷宮,又遭武氏謀害,幸虧杜太監一片忠心,救出小主,投奔千歲。千歲當撫養府中,待聖上萬歲后,當扶小主正位。我二人願與千歲共之!」開芳道:「日後天子登天,嫡庶之分,理應此子正位。孤當與二位仁兄共佐之,上不負先帝之恩,下不負王后之託。」就叫杜回:「你今宮中也回去不得,且藏在孤府中,撫養太子,只說孤大世子李琪所生。待他日後成人,將這血書與他觀看,便可與他母親報仇。」杜回叩謝。開芳叫侞母抱太子進去。到次日假言生下一孫,杳無一人知覺,按下不表。

且說武氏到次日天明,不見杜回回報,心中甚疑。忽見有一宮女來報,說:「冷宮王娘娘並兩個宮女,俱自弔死宮中。」武氏聞言,又驚又喜驚的是杜回、太子不知去向,喜的是王后一死,拔去眼中之釘。一面分付將王后以庶民禮收殮,一面發旨訪拿逃監杜回。自王后一死,武氏心中無所忌憚,高宗一舉一動,反為武氏所制。

英王與江夏王、馬周,有匡扶唐室之志,上本求為外藩。高宗允奏,下旨令英王徐敬業節度淮陽,出鎮揚州,令江夏王李開芳留守西京,西台御史馬周為輔。聖旨一下,敬業即日起程,住鎮揚州。李開芳留守長安,與馬周參贊軍務,私圖恢復唐室江山,按下不表。

再說兩遼王薛丁山生有四子,一名薛猛,乃高蘭英所生;一名薛勇,乃高瓊英所生;一名薛剛,乃樊梨花所生;一名薛強,乃程金定所生。這四位爵主惟有薛剛性躁,時年十八,生得面如黑漆,體如煙熏,力大無究,專好抱不平,替人出力,長安城中人人怕他,故此人給他起了一個渾名,叫做「通城虎」。他結交的是越王羅章,胡國公秦海並程統、程飛虎、尉遲青山、尉遲高嶺這一般好動的人,終日飲酒射獵,半夜三更或出或入,無所禁忌,兩遼王並管他不下。

這一日,薛剛約了眾友出城遊玩,到晚入城,又在酒店飲酒,呼三喝六,直飲到三更時分,俱已大醉。分付家將算還酒錢,一同出了店門,見月色如同白日,都不騎馬,步行玩月回府。也是合當有事,遠遠望見大轎一乘,前呼後擁,喝道而來。薛剛早已看見燈籠上寫著「左相府張」,就知道是奸臣張天左,叫一聲:「眾位兄弟,我看張天左這廝,眼大無人,不免乘此給他一個大沒體面如何?」眾英雄俱有酒興,皆說道:「好!」一齊上前,攔阻大轎,喝道:「什麼人,擅敢大膽犯夜!」張天左見是這班功勛,連忙下轎,說道:「是老夫,在中州侯武三思府中飲酒,不覺夜深了些。」薛剛道:「放屁!此時不在府內,黑夜行走,大膽極矣!你今犯夜,律應杖責。眾兄弟們,還不快打!只打他犯夜,不管他是不是丞相。」此時張天左有口難分,躲閃不及,被薛剛揪翻在地,程統、程飛虎就怞出他的轎杠來,儘力便打。張天左雖有從人,見是這班功勛,俱各早已躲藏了。眾人一齊打了六七十轎杠,只打得張天左扒身不動,只是叫饒,眾人方才大笑而去。不知張天左如何回府,再聽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6回 江夏王救護真龍 通城虎打奸闖禍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