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回 新唐國薛剛成親 路旁亭鄭寶結義

第67回 新唐國薛剛成親 路旁亭鄭寶結義

話說薛剛三人次日來至國王午門,投了平西侯的書札。此時國王納羅早朝未退,見了書札,知是平西侯的內侄薛剛前來借兵,暗想:「兩遼王三子薛剛,乃樊梨花所生。當初樊梨花下西涼,不滅我邦,有恩於孤,今薛剛來借兵,正好報他之恩,豈有不發兵相助之理!況又有平西侯的書札,更不好推辭。」分付請三人進見。

薛剛三人來至殿下,參見國王,國王賜坐,坐下。薛剛把始末根由說了一遍,「懇求大王發兵相助,事成之日,自當重謝!」國王見了薛剛人品生來異樣,真乃圖王霸業之人,便道:「孤家當初蒙令堂太夫人之恩,未曾報答,今爵主一門遭難,大唐天下又被陰人據占,發兵相助,分內應該。請問爵主,今貴庚多少,有幾位令郎?」薛剛見問,不覺流淚道:「薛剛因造了大逆,逃出長安,在卧龍山娶一妻子,因武三思所遏,兩個拆散,至今十三年,並不知下落,因此痴長三十二歲,尚未婚配。」國王道:「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孤有一女,名喚披霞公主,儀容俊雅,勇冠三軍,能算陰陽,今年十九歲。爵主如不棄,願結姻親。」薛剛暗想:「我今來借兵,如若不允,國王定然不悅。莫如允了,得此妻子,也可以相助。」便欠身答道。「蒙國王見愛,敢不從命!」國王大喜道:「爵主既允,今日就成親。」分付內宮服侍披霞公主出殿,作動番樂,與薛剛交拜成親。

過了三朝,薛剛告知公主:「九焰山專專仰望兵到,求公主即奏國王,發兵起行。」公主道:「發兵不難,但這一路前往九焰山,豈不被武氏知覺,且一路關津緊守,如何能過去?不如駙馬先回,我處點起西兵十萬,假稱新唐國率西域各邦王子去長安進貢,彼信為真,一路上決無攔阻,竟至九焰山來會便了。」薛剛大喜,即同公主上殿,奏知國王。國王允奏,備宴與薛剛餞行。宴畢,薛剛拜別國王、公主,同南建、北齊起行。披霞公主點齊十萬西兵隨即動身不表。

且說薛剛三人一路回來,過了興唐府,見路旁有一涼亭,三人入亭坐下少歇。忽聽老鴉在樹上亂叫,北齊道:「三哥,可惜此處沒有弓箭,若有,待我賞這老鴉一箭。」正言間,忽聽得彈弓響亮,四彈一齊發來,正中四個老鴉頭頸,打落樹下,南北二人大叫:「妙,妙,妙!是誰有此手段?」薛剛回頭一看,亭后一人,面白無須,手執彈弓,走過亭來,便取老鴉。薛剛忙起身,把手一拱道:「請了。」那人道:「請了。」薛剛道:「聽足下聲音,不是西涼人,請問尊姓大名?」那人道:「果不是西涼人,乃中原關西人,姓鄭名寶。因為商折本,流落於此,回鄉不得,仗著這彈子本事,彈鳥度日。吾兄尊姓大名?」南建道:「這是兩遼王三爵主,大名薛剛。」鄭寶道:「這就是大鬧花燈的通城虎薛三爺么?」南建道。「正是。」鄭寶納頭便拜,道:「久仰大名,今日得見,是為萬幸!敢問爵主,為何在此?」薛剛便借兵之事-一說知。鄭寶道:「爵主如若不棄,願為帳下一小卒,何如?」薛剛大喜道:「兄苦相從,剛願結為兄弟。」鄭寶即拜薛剛為兄,就留三人同至寓所,收拾野味相待。到了次日,四人一齊奔鎖陽城而來。欲知後事,再聽下回——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回 新唐國薛剛成親 路旁亭鄭寶結義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