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回 薛剛鎖陽會親人 必虎修書遣內侄

第66回 薛剛鎖陽會親人 必虎修書遣內侄

話說鸞英見吳奇、馬贊盛稱他兩個英勇,當下也就謙遜了一回,然後就問丈夫消息。吳奇二人道:「當初武三思打破了卧龍山,三哥即往泗水關去投奔薛義,誰知那廝忘了昔日大恩,用酒灌醉三哥,將三哥拿下,解上長安。那時我二人蒙李靖師傅分付,在黃草山劫下囚車,拿了薛義,救三哥上山。后因廬陵王遺教師屈浮魯在房州打擂台,我二人與三哥至房州打擂台,得見廬陵王,蒙赦三哥大罪,只要與廬陵王招集義兵,滅武興唐,保他複位。三哥得了恩赦,要回黃草山,迷了路徑,誤入荒山,收了南北二將及烏氏五人,就屯紮九焰山。數年招有義兵五萬。因兵馬不足,三哥往鎖陽城見平西侯,去借西涼人馬。一回九焰山,即行起兵。故先差我二人來知會廬陵王,在麵店中遇見二位老侄,賞了一頓肥拳,到了房州,兩侄俱招為駙馬,說及方知嫂嫂在此,特來一望。」鸞英大喜道:「如此說,我丈夫到西涼借兵,回山起義,我這裡自然得知,即當前去相會。」送備酒款待吳奇二人。到了次日,二人辭別,回九焰山去不表。

且說薛剛與南建、北齊,到了鎖陽城,來至平西侯府,家將稟報,薛剛叫南北二人且在外邊少待,自己入內拜見。薛金蓮

一見薛剛,不覺淚下道:「忤逆的畜生,你全不想父兄一門三百八十餘口之仇,何是能報,今日到此,有何面目見我!」竇必虎道:「夫人,這些話也不用說了,只問他如今還在那裡。」薛剛就把那房州打擂台,蒙廬陵王赦他大罪,叫他招軍興兵,中興天下,以及收伏南北二將並烏氏五人,現在九焰山屯紮,至今招有五萬人馬,因此與南北二將前來,懇求借西涼人馬,即回九焰山,迎駕起手,殺上長安,以拿武氏,開鐵丘墳,保廬陵王複位的話,細細說了一遍。必虎道:「這就是了。我的人馬一動,便露風聲,卻了不得。那新唐國王納羅,乃西涼王馬日哈之子,當初你母親樊夫人來下西涼,准其歸降,有恩於彼,我今修書一封與你,前去見他借兵,定然見允。等你九焰山起手,一入潼關,我即發兵來助你,以上長安。你二哥之子薛斗,今已十四歲了,頗有膂力,叫他來見你。」分付家人去喚兩位公子來。

原來薛金蓮生一子,名竇希-,年十六歲,二人正在花園玩耍,一聞呼喚,即忙出來。薛金蓮道:「薛斗,這是你叔父薛剛,過來拜見。」薛剛把薛斗一看,見他生得黃臉黃眉,金睛巨口,真是將門之子。薛斗拜了四拜,薛剛想起他二哥無辜受戮,遺下此子,不覺傷心淚下。金蓮又叫己子竇希-拜見了表兄。竇必虎分付速備酒筵。叫家人請南建、北齊入內相見。二人進內,拜見已畢,大擺筵席款待。眾人酒罷安歇。

竇必虎連夜修書一封,次日交與薛剛。薛剛即拜辭起身,與南北二人出了帥府,奔新唐國而來。一路飢食渴飲,過了青龍關、寒江關、興唐府、朱雀關、無武關,不覺到了白虎關,薛剛備下祭禮,上白虎山哭祭兩遼忠武王薛仁貴墓。祭畢起身,過了接天關、九江關,不覺到了新唐國鍋底城,投店住下來。未知次日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回 薛剛鎖陽會親人 必虎修書遣內侄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