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回 三齊王長安請救 四總兵會剿漢陽

第55回 三齊王長安請救 四總兵會剿漢陽

再說三齊王李承業,當日敗至臨江,寫本上長安,請調玉門關總兵萬飛龍、大同府總兵黃景充、安海關總兵鄧十豹、九江關總兵金天海,提師下臨江,兵剿漢陽。武則天看了本章,即下旨調四鎮人馬下臨江。這四路總兵接旨,即領人馬奔臨江而來,與李承業合兵,共有三十餘萬,殺奔漢陽而來。及至漢陽,離城三里安營。

次日,萬飛龍請先出陣,承業許之。這萬飛龍生得紅臉紅須,渾名叫做賽靈官,提兵來至漢陽城下討戰。守城軍士報入王殿,唐王才要點將迎敵,只見老將王揮奏道:「此賊待末將擒來,以獻主公。」唐王允奏。王揮途上馬領兵,沖至陣前、高叫:「紅臉賊,留下名來!」飛龍道:「吾乃玉門關總兵萬飛龍是也。你敢是反賊馬周么?」王揮道:「吾乃大將軍王揮是也。」飛龍道:「你這老賊,非吾敵手,饒你去罷,快叫馬周來受死!」王揮大怒,掄刀便砍,飛龍舉刀迎敵。戰了六七合,萬飛龍虛閃一刀,回馬便走,王揮拍馬趕來,飛龍按下手中刀,懷中取出一件寶貝,名曰黑煞石,往上一拋,現有磨盤大,照王揮頭上打來。王揮一見,說:「不好!」招架不住,照背後一下打下馬來。飛龍上前一刀,斬為兩段,打得勝鼓,收兵回營。

再說敗兵報及唐王,說:「賊將回馬,發出一件寶貝,起在空中,有磨盤大,把王揮打下馬來,一刀斬為兩段。」唐王聞言大驚。曹彪閃過奏道:「待臣出馬殺賊,以與王揮報仇。」唐王允奏。曹彪提槍上馬,領兵出城,直抵周營討戰。周兵飛報入營,李承業道:「那位將軍出馬?」鄧十豹道:「末將願往。」遂提溜金鏟上馬出營。曹彪大叫:「來的可是萬飛龍么?」十豹道:「非也,吾乃安海關總兵鄧十豹是也。」曹彪道:「你且回去,叫那萬飛龍來,爺爺要拿他報仇!」

鄧十豹大怒,掄鏟便打,曹彪提槍相迎。不三合,十豹按下金鏟,解下豹皮口袋開了袋口,望地下一抖,抖出一件東西,其形似松鼠,就地連打三個滾,立時變成水牛大,名曰神嗷,張開血盆大口,來咬曹彪。曹彪一見。說:「不好!」招架不及,被他照左肩上咬了一大口,大叫了一聲,幾乎墜馬,回馬便走。鄧十豹把手一招,神嗷就地一滾,仍如松鼠,鑽入豹皮袋內,打得勝鼓,收兵回營。

曹彪敗入城中,倒翻在地,人事不省。唐王與馬周眾將大驚,叫從軍問時,回道:「鄧十豹放出一件東西,形如松鼠,就地幾滾,變成水牛大,曹將軍肩上被他咬了一日,所以如此。」唐王道:「這又是旁門左道之人了,將何以救曹彪?」袁成道:「此神嗷也。臣幼游於西域,聞此物咬人一口,止活十日,過十日必死。」

唐王聞言,正在躊櫥,忽報賊將又來討戰,馬周道:「待臣出去殺他一陣。」王欽道:「元帥且住,小將代元帥之勞。」王欽提刀上馬,領兵出城,來到陣前,看見一員周將,高有二丈,腰大十圍,金面金須,相貌堂堂,就問:「來將何名?」金天海道:「吾乃九江關金天海是也。你是何人?」王欽道:「吾乃大唐飛虎將軍王欽是也。」金天海道:「你非我對手,速回去叫馬周出來!」王欽大怒,拿刀便殺,金天海舉槊相迎。戰未三合,金天海回馬便走,王欽拍馬趕來,金天海按下金槊,把肩上一條混元神鞭發入空中,照王欽頂門打下來。王欽一見,叫聲:「不好!」急忙躲閃,早把後背打了一下,回馬便走。金天海收回神鞭,拍馬趕來。王欽已入城中,一到王殿,翻身跌倒,昏迷不醒。唐王大驚道:「也是被神嗷咬了么?」軍士道:「是金天海用神鞭打的。」唐王、馬周俱皆驚慌,又報金天海討戰,馬周分付且掛出免戰牌。

金天海一見,大笑收兵,回營見三齊王,說道:「賊將王欽被我打了一鞭,敗走入城,城上掛出免戰牌,因此收兵。」李承業大喜道:「三位將軍連勝三陣,定喪李旦、馬周之膽。本帥當盡驅大兵攻之,其城可立破矣。」黃景亮道:「元帥不用攻城,待小將今夜小術略施,管教漢陽城中,上自李旦,下及兵民,不消三日,盡成瞎子。那時整兵進城,可垂手而平賊矣。」承業聽了,便問:「將軍有何神木,能如此妙?」景亮道:「小將自幼遇一方外人,贈兩面寶旗,名日陰陽日月喪門二旗,有三寸長,傳我秘咒,只消今夜到漢陽城邊作法,按方向插下此旗,城中人等盡行頭痛,止須三日,二目便行突出。」承業大喜。

到了黃昏,景亮沐浴更衣,技發仗劍,步出營門,駕一道士遁到漢陽城,念動咒語,拘到本城土地,付與陰陽二旗,令其按方插立,不得有違。土地遵法安放端正。景亮回營,單等三日後整兵入城。是夜,到了三更,唐王與胡后申妃並滿宮宮女內使,以及外邊馬周眾將,並大小三軍,合城百姓,盡患頭痛。第一日還勉強可以行走,到了第二日,都疼的雙目突出,盡行疼倒。滿城煙火俱絕,城頭上旗搶不整,但聞哭泣之聲。欲知後來解救,且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5回 三齊王長安請救 四總兵會剿漢陽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