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回 鳳嬌失落玉裹肚 陶仁監內困真龍

第53回 鳳嬌失落玉裹肚 陶仁監內困真龍

話說這日是陶仁的壽誕,前廳大排筵席,請拜壽的親友,上邊垂簾,卻是女眷在內吃酒看戲。此時鳳奴也立在簾內丫環隊里看戲,徐英走來,見了鳳奴,挨身在後,伸手亂捏。鳳奴不好聲張,急回身至房中,關上房門門坐。當時唐王在廳,暗想:「此時夫人小姐眾人都在外邊看戲,此刻不去會會恩妻,更待何時。」假作更衣,起身入內,只見房門緊閉,急忙叩門。鳳奴暗想:「徐英狗頭,心尚未死,又來叩門,且待我打他幾下出氣!」開門迎面一掌,正中唐王臉上。唐王叫聲:「恩妻為何打我?」鳳奴見是丈夫,忙把徐英之事說了一遍,「以此錯打,你今快快出去,恐怕小姐進來。」唐王道:「他正在看戲,決不進來。」就把門關上,抱住鳳奴親嘴。

兩人說說笑笑,正要相親之時,忽聽小姐在外叩門,二人大驚,急忙放手,唐王鑽入床下,風奴走來開門。小姐罵道:「好大膽的賤人!你與那不羞臉的在此做什麼?」鳳奴道:「姑爺並不在此。」小姐道:「我在外邊聽了多時,分明是你二人在房內說笑,你把他藏過了,來抵賴么?」叫:「丫環,取鞭子來,我活活打死這賤人!」鳳奴距下哀求饒命,小姐把他按翻在地,用鞭痛打。

唐王五內崩裂,忍不住從床下扒出來,扯住小姐道:「賢妻,饒他罷。」小姐更怒,道:「我打丫頭,與你何干?」只管又打。唐王無奈,只得覆在鳳奴身上替打,小姐氣的手足冰涼。

外邊夫人聞女兒與女婿爭鬧,急忙入內勸解,只見女婿覆在丫頭身上代打,又氣又好笑,只得喝住女兒,唐王往外邊去了。

夫人叫起鳳奴,不料身邊吊下來一個玉裹肚,夫人拾起一看,見上有五爪暗龍,不覺大驚,便問:「這東西,可是姑爺與你的么?」鳳奴道:「是我母親與我的。」夫人道:「胡說!」遂拿玉裹肚來到自房,叫人請老爺進來。陶仁入內,夫人道:「我有一件東西與你看。」

陶仁接來一看,道:「此乃皇家之寶,夫人哪裡得來?」夫人道:「是女婿與鳳奴作表記的。我看女婿相貌不凡,決非李國作,必是唐王李旦假冒,前來成親,定有別故,你去試他一試。」陶仁點頭,拿玉裹肚出廳待客,散后,叫聲:「賢婿,那風奴我不難與你為妾,但他是唐王李旦以玉裹肚聘下的,我不久就差人送他到漢陽去,賢婿不必想此女。」

唐王聞言,只認他是實話,欠身答道:「實不相瞞,我便是李旦。」王欽見唐王吐出真情,吃了一驚,急忙出去,飛身上馬,奔回漢陽去了。當下陶仁試出真情,假作失驚,連連告罪,唐王稱謝。

陶仁回至廳后,暗暗分付把前後門重重關好,急忙入內,叫聲:「夫人,此人果是李旦,我欲將他拿下,解上長安,女兒終身怎處?欲不拿他,萬一長安聞知,合家性命難保,事在兩難,如何是好?」徐英在旁道:「老爺,可知武則天以陰人竊位,終非真主,唐王乃高宗太子,又與小姐成親三月,若拿了唐王,叫小姐終身怎處?」小姐道:「有甚怎處,月亮里吊燈,空掛其名。」徐媽媽道:「小姐,可知一夜夫妻百夜恩,若送唐王回去,日後中興天下,小姐難道不是皇後娘娘么?」小姐道:「見什麼鬼,如今尚未中興,就無心與我;若中興了天下,做了朝廷,有三宮六院,一發無心與我了。」眾家人跪下道:「老爺。休聽徐英母子之言,目今公子現做著周家的山海關總兵之職,如何反放李旦?」陶仁就問女兒:「你心下若何?」小姐道:「這不關我事,爹爹若要抄家滅門,放他去就是了!」陶仁定了主意,分付拿下,眾家人凶如虎狼,奔到前廳,把唐王拿下,上了刑具。

鳳奴看見,大放悲聲。陶仁道:「鳳奴也放不得。」分付亦上了刑具,與唐王一同送去湘州監中,即時修下本章,差人送上長安。湘州城門緊閉,只候旨下施行。要知後事,再聽下回——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回 鳳嬌失落玉裹肚 陶仁監內困真龍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