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回 崔文德痛哭鳳嬌 李承業戰勝馬周

第50回 崔文德痛哭鳳嬌 李承業戰勝馬周

話說鳳嬌跳在江中,早有巡江水神托住,頃刻間不知去了多少路途,遇了一隻榮歸的官船,水神把船托住,那船一步也不能行。水手把火往江中一照,吶喊:「江中一個女子!」早驚動了船內夫人,披衣起來,分付:「快快打撈,救得上船,賞銀五兩!」眾水手忙救起上船。

此時船中男女盡皆起來,夫人叫丫環與他換了濕衣服,夫人一看,好一個絕色女子,問道:「何方人氏,姓甚名誰,為何尋此短見?」鳳嬌流淚道:「賤妾姓胡,名鳳嬌,通州人氏,父親早亡,同母文氏過活。自幼許進興,不料他去邊庭尋親,杳無音信。叔父胡發貪圖財帛,又受他人之聘,逼奴改嫁。奴守節不從,因此投江自盡,卻蒙夫人撈救,恩德如山!」夫人道:「原來是一個節女,可敬,可敬!我欲差人送你回去,又恐你叔叔通你。我對你說,我家相公陶仁,湘州人氏,現為潯陽知府。我生一男一女,男名陶泰,現為山海關總兵。我家相公告老回鄉,先打發家眷回家,在此救你。我女兒正少一人服侍,你不若在此伴我女兒,同往湘州,再打聽你丈夫的消息,不知你意下如何?」鳳嬌聞言下拜道:「妾願從命。」陶夫人道:「既如此,你就改名鳳奴罷。」遂指一人道:「這就是小姐。」鳳奴便拜了小姐。又指一人道:「這是小姐的侞母徐媽媽;你可拜他為母,到家去也好照管你。」鳳奴又拜徐媽媽為母,隨夫人往湘州去了不表。

且說文氏睡醒,不見了女兒,吃了一驚,忙披衣起來,見艙門已經開了,送大聲哭道:「不好了,我女兒不見了!」文德驚醒,忙起來叫家人取火,滿船照看,那有影兒,只見船頭有繡鞋一隻,分明是投江死了。文氏哭倒在船。文德放聲大哭,急叫數十隻船打撈屍首,江水滔滔,那裡去撈!文德選分付家人,把帶來的祭禮排在船頭,文德哭拜船頭道:「賢妹,你身死江中,靈魂隨愚兄回去,姨母在我身上養老送終。」文氏望江哭叫:「兒呀,為娘的被你哄了,叫我苦命的娘親依靠何人?」哭了一回,燒化紙錢,祭畢,開船回家。

崔母聞知,也大哭一場。文德遂勸姨母入內房。文氏哭叫:「女兒,你去時還把箱子鎖好,就拿定主意不回來了!」一頭哭,一頭開鎖,忽見書一封,文德拆開一看,哭得發暈:「賢妹,原來你未出門就存了死心,難道我強通你不成!」哭哭啼啼,送出去,走到書房,倒在床上,日夜啼哭。崔母來至書房,勸道:「你鳳妹已經死去,不能復生,何必如此啼哭!自我看來,只要你孝敬你姨母就是了。你出外去尋些朋友,散散心悶,待我分付媒婆,給你另尋一個如花似玉的妻子。」文德道:「我今娶親,不論容貌,只要個無父母的女子,為人賢惠,將來拜姨母為母,奉養送終,以代表妹,以表我心。」崔母道:「我就依你,快起來,出去走走。」文德起身出外,延請僧人,立招魂幡做道場,超度鳳嬌不題。

且說陶夫人並家眷船至湘州,俱下船坐轎進城,來到府中。有徐媽媽之子徐英,見鳳嬌美貌,忙問:「母親,這人是誰?」徐媽媽道:「是夫人江中撈救來的,拜我為母,就是你的妹子,你二人見了禮。」二人各各施禮。後來徐英悄地對他母親說道:「乾妹子生的標緻,孩兒又無有妻子,母親何不做主,配了孩兒?」徐媽媽道:「胡說!他因為守節投江,豈肯配你,休得胡想!」徐英諾諾而退,然此心終不放下。自此鳳嬌在陶府中,夫人小姐見他精巧伶俐,亦甚愛他,徐媽媽又十分照管他,頗不吃苦,按下不表。

且說三齊王李承業到臨江府與李信合兵,共集大兵十八萬,殺奔漢陽。一到漢陽城外,安下營寨,次日,承業率兵抵城討戰。城內馬周聞報,率兵出城迎敵,唐王與參軍袁城、李貴上城觀陣。馬周出馬,大呼:「李承業,你是本帥手中敗將,焉敢又來討死!」承業大怒,出馬掄刀,直奔馬周。馬周挺槍相迎,戰了十餘合,承業招架不住,回馬便走,馬周揮兵追殺。李承業懷中取出火輪牌,回身對著唐兵連打三下,火光透出,烈焰騰空,燒得唐兵焦頭爛耳,大敗而退。火尚未熄,箭如雨發,承業催兵追殺,馬周大敗,入城閉門死守,承業得勝回營。欲知如何破敵,再聽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回 崔文德痛哭鳳嬌 李承業戰勝馬周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