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回 征西將回朝受爵 武昭儀暗害正宮

第04回 征西將回朝受爵 武昭儀暗害正宮

不說高宗寵幸武則天,且說薛丁山大兵奏凱回朝,在路行程非止一日,到了長安。高宗命文武出郭迎接。次日早朝,御玄武樓,受西域貢禮降表,眾將卸甲入朝。徐茂公進朝,褚遂良拱手迎道:「老千歲,聖上寵幸武氏。若是見駕,以社稷為重。」茂公應諾,遂上樓見駕。高宗賜坐,茂公把征西將士勞苦之事說了一遍,高宗安慰了一番,即命光祿司於是日設宴,大宴功臣,擇日加封。宴畢,群臣謝恩,辭朝而出。褚遂良忙問茂公:「武氏若何?」茂公道:「此系天意,難以挽回。」遂良頓足嘆道:「徐(責力)只可為將,不可為相。只此一言,把唐家江山將屬他人矣。」說畢,氣恨出朝,回府去了。

再說次日薛丁山在長安城外立起魂幡,招仁貴薛王及母柳太夫人魂魄,開喪掛孝。後日,高宗大封功臣,以薛丁山為上柱國、西京留守、兩遼王,子孫世襲;妻樊梨花為鎮國一品夫人,高瓊英為定國夫人,高蘭英為安國夫人,程金定為護國夫人,申媚花為寧國夫人,榮封三代;以程咬金為開國長壽魯王,賜安車駟馬,宮女三十六人,加九錫,入朝不趨,劍屆上殿,贊拜不名,榮封三代,閑居養老,不必入朝,以程萬牛襲魯王之職;以徐茂公為開國英王,平章重事,賜田萬頃,以子敬業世襲英國公之職。其餘征西將及西涼將降將,俱各論功升賞,一一加封,並無遺漏。

次年,武則天生太子,高宗更加寵幸,自此高宗稱天帝,武氏稱天後。一日徐(責力)身故,享年九十三歲,高宗聞之,不勝悲傷,賜御祭御墓。此時武則天謀奪正宮之心愈急,凡武氏兄弟子侄和張昌宗、張易之,俱認勛戚,盡居顯爵,勢傾朝野。內宮恃寵,王親大臣半歸武氏,都為心腹,凡正宮王后一舉一動,無不盡知,時常在高宗面前譖言王后的過失。高宗亦大有廢王后立武氏之心,因王后系元配,又無大過,一時難於廢出。

是年,卻值王後身懷六甲,后見王守一在府,積甘露水,書符拜斗,禱告天地,求王後生一太子。早有侍臣報知武氏,武氏想道:「王后不生子,萬歲定立吾子為東宮;著王后一生太子,立嫡不立庶,這東宮之位就到不了吾子了。」左思右想,急差心腹內侍,悄悄召郎侍許敬宗及樞密府使張天左、張天右三人,入宮計議其事,許以「廢得王后,冊上我為正宮,左右二相當分張氏二人,平章之職當與許敬宗。」三人道:「此事不難,侍臣三人明日見主,先上一本,說后兄王守一有弒主之心,每夜於府上積天露,書符拜斗,咒咀天子。娘娘一面速買囑王後宮女,如此如此,包管廢卻正宮,立娘娘為後。」武氏大喜,三人辭出。

武氏即悄悄買囑王後宮女,「照依如此辦理,不可泄露,事成定有重賞。」王後宮女回宮,即照武氏所囑辦妥。至晚,高宗駕幸西宮,武氏迎駕入宮,叫一聲:「萬歲,今日為始,臣妾不敢留駕在此,請駕到正宮中去歇罷,免得害了萬歲的性命。」高宗驚道:「這是怎說,何以見朕在貴妃宮中,便害了性命?即速奏明,以釋朕疑。」武氏泣道:「妾若奏明,王后聞知,妾即死矣。」高宗道:「有朕作主,王后何能害卿,不妨直奏。」武氏道:「王后恨妾迷惑聖上,不但有殺妾之心,竟有謀害萬歲之意。妾聞官中造一木人,寫上聖上年庚八字,釘了手足,埋於龍榻之下,與國舅王守一咀咒萬歲,欲謀天位。訪聞此事是真,求萬歲作主。」高宗聞言,大怒道:「有這等事,一發反了!」忿恨而起,來至後宮。

王後接駕,高宗喝道:「你幹得好事,焉敢謀咒朕躬!」王后不知何故,只嚇得目瞪口呆,不能回答。眾內侍齊至龍榻下把土掘開,不上二尺,果有一木人,取將起來,上邊寫御諱八字,又有五個大針,釘了手足中心。高宗怒極,手指王后罵道:「賤人!朕與你何仇,造此木人咒朕,朕豈不能廢你么!」王后泣道:「此木人不知是那一個埋在此地,連我一些也不知,也不知是何人害我。我與陛下結髮之情,焉有此心?陛下休聽讒言,屈害於我。」高宗道:「朕若不聽讒言,天子之位不久付於王守一了!」說畢,忿恨而出,往西宮而來。

次日駕臨早朝,有許敬宗、張天左、張天右三人上本,參國舅王守一心懷謀逆,於府中積天露書符拜斗,咒咀聖上,有篡位之心。高宗道:「不消三卿彈奏,朕早已知之。」遂下旨把王守一全家拿下,押赴市曹斬首,並諭文武百官,欲廢王后。旨一下,群臣皆驚。閃過司徒趙國公長孫無忌、西台御史褚遂良,同眾老臣奏道:「王后賢惠素著,中外皆知;王守一赤心為國,誰人不曉。今陛下一旦聽信匪言,以『莫須有』三字,即將國舅誅戮而廢王后,恐中外聞之,有傷陛下之明,臣等死亦不敢奉詔。」高宗道:「王后私造木人,書朕八字,埋釘宮中;王守一在家咀咒朕躬,欲謀大逆,理應正法,卿等何得諫阻?」長孫無忌道:「王后與陛下結髮元配,豈一旦有此反心,其中寧無奸謀暗算?陛下明見萬里,何得即誅國舅而廢王后,實為有傷仁政。」高宗見群臣苦諫,無可奈何,下旨將王守一收入天牢,發樞密院張天左、張天右嚴訊具奏,忿怒退朝。

駕至西宮,武氏接入,問事若何,高宗道:「王守一發張天左二人查審,朕欲廢后立汝,怎奈母舅長孫無忌與一班託孤老臣再三苦諫,權且忍下,然朕心已定,昭陽之印繹當付與汝矣。」武氏暗喜,悄悄差心腹囑託張天左二人,務必將王守一嚴審咒聖之惡。二人依旨將王守一極刑拷訊,王守一寧死不招,可憐負屈含冤死於獄內。未知王后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4回 征西將回朝受爵 武昭儀暗害正宮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