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回 李承業奉旨和番 紫陽仙有意送寶

第46回 李承業奉旨和番 紫陽仙有意送寶

再說三齊王李承業,因則天皇帝有旨召回,即將兵符交與李信,著他退守臨江,不可出戰,自回長安,朝見則天皇帝,計議吐番人寇之事。承業奏道:「吐番兵強將勇,若與相拒,恐為不美。況李旦竊據漢陽,實為心腹之患,若不早為戰滅,後日必為大害。乞陛下降旨,待臣前往幽州,割地連和。陛下先無北顧之憂,再下漢陽,戰滅李旦。」則天允奏,草詔一道,割幽燕十州之地,以和吐番。承業領旨,往幽州而來。到了幽州,見吐番天慶王,述大周則天皇帝連和之意,吐番王允和。是以幽燕十州盡屬吐番,天慶王建都幽州,北方諸國盡供奉於吐番,不進貢於中國矣。

承業和了吐番,回京復命,路過九龍山,聞得山上有一紫陽道人,能呼風喚雨,知過去未來之事。承業即親自上山,來至茅庵,見紫陽道人白髮童顏,身披鶴氅,手執拂塵,打坐蒲團之上,不敢怠慢,恭身下拜,口稱:「仙師,弟子李承業,奉旨和番,今回長安,即下漢陽剿除李旦。但恨馬周智勇雙全,力不能破,求仙師指示,如何拿得叛臣馬周、妖人李旦?」

道人聞言,心中暗笑承業奸臣背主,反助武氏篡位,久后是唐終於興復,他今反要去拿真主,真乃可笑。又想:「我今不以寶貝與他,如何使真主夫妻相會?」便叫童子,把那一面萬箭火輪牌取來。童子應聲入內,將牌取出,卻是半尺長一面銅牌。道人付與承業道:「此牌出在西番國,將牌打上三下,要風風至,要火火來,要兵兵有,要箭箭到,隨心所欲,定獲全勝。」承業接牌大喜,拜別下山,回長安來。

到了長安,入朝復旨,武則天道:「吐番既和,漢陽李旦,卿當用心剿滅。」承業道:「臣今再提兵十萬,以下漢陽,包取馬周、李旦首級,獻與陛下。」則天大喜。承業別駕起行,領兵十萬來征漢陽。路過通州,縱容士卒殺人放火,占人妻女,劫掠百姓,怨聲載道。

消息傳入漢陽,唐王李旦聞知,不覺驚惶,紛紛淚下。馬周奏道:「常言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李承業來犯漢陽,自有臣等禦敵,何懼之有,主公何必驚惶淚下?」唐王道:「孤非懼李承業兵來,只因通州近日遭了兵火,但不知胡氏母女如何,以此淚下。」馬周道:「主公不必憂愁,臣即差人到通州,迎接國母娘娘到來。」唐王遂修書一封,馬周叫過曹彪,分忖道:「你當日尋訪主公,那胡家是你認得的,今你持書,火速到通州迎接國太、國母前來,與主公完聚。」唐王道:「須要小心,悄地接他母女前來,切不可使人知覺,又生他變。」

曹彪應聲「得令」,遂扮做差官,星夜趕到通州。城內果然家家逃難,人人奔走。來至胡家門首,見大門半開,絕無人影,合傢俱已逃避,左右鄰舍,亦俱逃散,並沒處尋人問信。等了半日,忽見一個雙目不明年老之人,手執竹枝而來。正要進門,曹彪一聲喝道:「你是什麼人?」那老人道:「這是我主人的宅房,難道我住不得,你問我做么?」曹彪道:「我們遠方來的,所以不知道。請問你家員外那裡去了?」老人道:「只因三齊王兵下漢陽,在此經過)縱兵搶掠,城中人都往四鄉躲難,我家員外一家亦往鄉間避難去了。我為雙目不明,行走不得,無奈住在此間,可憐我三日並沒有吃飯哩!」曹彪道:「原來如此。想你家大院君、小姐亦同員外避難去了?」老人道:「說起那大院君與小姐好不苦哩!都是進興天殺的,害得他母女不淺!進興逃走了,丟下他娘兒在此,又被馬姑爺強逼成親,早已逃往陵州去了。」曹彪暗想:「如今不見娘娘,怎好回去復旨?這老人說話有些來歷,不如帶了他去回復千歲。」主意已定。未知老人肯去否,再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回 李承業奉旨和番 紫陽仙有意送寶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