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回 躲雞籠嬌婿受打 貪財利奸尼設計

第43回 躲雞籠嬌婿受打 貪財利奸尼設計

當下於婆回至書房,氣得半晌方說道:「我做了千萬的媒,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惡丫頭!安人倒有允意,他一頓肥罵,還要打巴掌哩。」馬迪道:「你不要生氣,只當我得罪你,你怎設一妙計,使我到手,出你的氣才好。」於婆道:「我今有一計在此,待至晚上,大爺先藏在廚房左右僻處,等到人靜之時,悄悄走到他房中,看機會,或者弄得到手。不然,與他干肉麻,也好叫他落個臭名,也出了我的氣。」馬迪道:「妙極!」到了晚間,悄地入內,閃在廚下,見旁邊有一大空雞籠,將身鑽入籠中,如烏龜一般。

少時文氏與鳳嬌來廚下收拾傢伙,鳳嬌一眼看見雞籠內有人,也不做聲,暗暗與文氏打個照會,先將灶內鍋煤扒些出來,灑進雞籠,又將油水往上淋漓下去,淋得馬迪滿面都是鍋煤油水,忍著不敢作聲。鳳嬌又暗與綉娘說知,叫他如此這般。收拾完,文氏與鳳嬌入房去了。綉娘故意對胡發說:「廚下什麼響動,想必有賊。」胡發聞言,走至廚下,只見雞籠裡面有人,大叫一聲:「果然有賊!」家中大小人等一齊動手,不管三七二十一,照頭亂打。馬迪受打不過,大叫道:「岳父,不要打,我是馬迪。」眾人方才住手,上前一看,果是馬迪。胡發問道:「為何在此?」馬迪滿面羞慚,假妝風顛的模樣。胡發不好意思,只說是「好好的人,為何就風顛了?」扶到書房,各人安歇。胡發叫於婆好生看守馬迪,自去睡了。到了次日,將馬迪風顛報知馬府,英嬌坐轎回家來看。馬迪見了妻子,就同眼中釘,看了半日,只是嘆氣。英嬌道:「果真風顛了,叫乘暖轎來,先送他回馬府會罷。」

馬迪到家,心中氣忿,叫過幾個家丁,每人賞銀五錢,要大街小巷,遍處謠言,說胡家逃奴進興做了強盜,拿來打死牢中。眾家丁奉命而去。果然一人傳兩,兩人傳四,不消三日,滿城遍知。綉娘聞知大驚,急忙來見文氏、鳳嬌,道:「不好了!街上人人都說進興做了強盜,活活打死牢中了!」文氏聞言,淚如雨下。鳳嬌道:「母親不要驚慌,我看他決不做此不良之事。綉母可到陳姐夫家,央他各衙門打聽消息,便見明白。」

綉娘聽了,即時出了後門,來到陳進家,見了鸞嬌,把謠言進興之事,說了一遍,「他娘兒兩個十分驚慌,特叫我來求解元,往各衙門打聽一個實信。」鸞嬌大驚,忙催丈夫往各衙門去打聽。陳進果到各衙門細細打聽,並無此事,回至家中,告知綉娘。鸞嬌道:「我大舅母與鳳妹若不放心,那觀音庵大士的簽十分靈驗,叫他二人去求問一簽,便知吉凶。我有錢五百文,綉母拿去,與他做轎錢香金。」又取了兩件半舊衣衫裙子,與他穿了好去。綉娘接了,回至胡府,來到廚下,叫聲:「安人、鳳姐,不要驚慌。」就將陳進打聽的話並鸞姐叫他求籤的話,一一說出,把兩件衣服並五百文錢,交與文氏。母女二人十分感激,擬定次日到觀音庵問簽。

不料於婆尚在胡宅未回,一聞此信,心中大喜,對英嬌說:「我去看看公子。」即回馬府,見了馬迪,就把謠言進興之事,「他母女央陳進衙門打聽,並無此事,他母女二人放心不下,明日觀音庵問簽。老身聞知,特來報與大爺。快去庵中,叫張、李二尼來,等他母女二人到庵問簽,須要設局款留到晚,與大爺成其好事。」

馬迪大喜,即叫家人去庵中,叫張、李二尼來,說道:「我有一件事,托於你二人。因為胡家鳳嬌生得俊俏,我千恩萬想,不能到手。聞知他母女明日到你庵中問簽,怎生設法留他到晚,使我成其好事。先送你二人白銀一百兩,事成之後,再找一百兩。」

二尼見了銀子,滿心歡喜,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叫聲。「大爺,這有何難!他母女明日到庵,只須如此如此,其事必成,倘若不允,再動起蠻來,不怕他不從。況且小庵前後又無人家,都是河路,就喊叫也無人救應。一到了手,不怕他不嫁大爺。此計如何?」馬迪道:「此計甚妙。請先收下這一百兩銀子,事成再找那一百兩。」

二尼拿了銀子,辭別回庵而去。到了次早,馬迪帶了家丁,與於婆先躲在庵中,單等他母女前來中計。未知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回 躲雞籠嬌婿受打 貪財利奸尼設計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