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回 通城虎酒醉遭擒 兩英雄截途搶劫

第23回 通城虎酒醉遭擒 兩英雄截途搶劫

話說薛剛因連日賓士,滴酒不曾到口,見了酒杯,便杯杯乾,又兼薛義殷勤相讓,不覺開杯暢飲,不多時吃得酩酊大醉,人事不知,睡在席上,如死人一般。薛義喚齊家丁,將薛剛拿住,知他勇冠三軍,用七八條麻索緊緊捆住,又用手扭腳鐐掛了手足,上了囚車,放在私衙。一面取棺木收殮夫人,一面傳令軍將裝束,伺候天明押解進京請功。

到了三更時分,薛剛酒醒,睜眼一看,只見滿身繩索,捆綁在囚車上,眾將持刀防守,不覺大聲喝道:「薛義,你今拿我,卻欲何為?」薛義道:「你休怨我,我既做了朝廷的官,難道徇私情,欺皇上,藏你在此么?今將你解上長安,以盡臣道。」薛剛聞言大怒,罵道:「忘恩負義的狗賊!可記得當初囚在府獄中,三日一比,你妻在街上求乞,虧何人救你出牢,得此地位?」薛義道:「我雖因你相救,到此進位,但先遵君命,后盡私情。難道因你私情,就欺了君不成!」薛剛看見上邊的棺木,罵道:「狗賊!你扛這棺木卻是何意?」薛義道:「他便是報你大恩的人,也須說與你知道。棺中是我的妻子楊氏,他婦人家不知法度,叫我留你,一時口角相爭,誤將他踢死,這就是報你的思了。」薛剛又罵道:「喪心賊!你結髮之情尚且不顧,何況於我!罷罷,由你解上長安去罷!」

到了天明,薛義領了人馬,押解囚車,離了泗水關,直望長安而去。行至漢州黃草山,忽聽一聲鑼響,湧出七八百嘍羅,兩個山大王,一個生得五色花臉,赤發紅須,獠牙突露,宛同鬼判;一個生得鴛鴦瞼,左邊硃紅色,右邊藍靛色,左邊是白眉毛,右邊是紅眉毛,須黃髮口,相貌猙獰,當時攔住去路,大聲喝道:「來者留下三千黃金作買路錢,方許過山!」薛義聞言,抬頭一看,見他二人的相貌,吃了一驚,唬得心頭亂跳,強大著膽,把刀一橫,叫一聲:「強賊!你斷路也須打聽明白,或斷客商,或斷百姓,我乃押欽犯上長安的官將,焉有銀錢與你!」兩個山大王喝道:「我知道你是泗水關的總兵,盡有金銀,去送與奸臣,就送我三千黃金,也不為多。或說半個『不』字,立刻叫你作刀下之鬼!」薛義喝道:「休得胡言!」舉刀便砍。那五色臉的拿刀只一隔,乘勢一伸手,將薛義抓過馬來,往地下一拋。眾嘍羅一齊上前,用索捆了。那些押解軍兵,見主帥被擒,丟下囚車,俱各四散而逃。

薛剛在囚車中喊道:「好漢快來救我!」兩個大王滾鞍下馬,打開囚車,急急解縛,連聲叫道:「薛三哥,受驚了!」薛剛道:「二位素不識面,何以知我?」那五色臉的道:「小弟姓吳,名奇,這鴛鴦臉的名叫馬贊,都是常山人,皆在此山落草。數日前,有一個仙人,乃京兆三原唐魏公李靖老爺到此,他說今日今時,有泗水關總兵薛義,忘恩負義,拿你解上長安,路過此間,叫我拿下薛義,以救三哥,且避此山,日後唐王中興皇唐天下,許我二人蟒袍玉帶。所以在此等候,果然不差。請三哥上山做寨主,發落薛義。」薛剛大喜。

嘍羅牽過一匹來,薛剛與吳奇、馬贊一齊上馬,來到大寨,下馬入了聚義廳。吳奇道:「我等豪傑,作事須要直捷,我們休論年齒,竟遵三哥為兄,結為生死之交便了。」當下三人對拜八拜,上邊擺下三張交椅,正中坐了薛剛,左邊是吳奇,右邊是馬贊,令眾嘍羅參見了。薛剛分付:「把薛義抓進來!」一聲答應,把薛義扌卒進大寨,擲翻在地。薛剛罵道:「狼心狗肺的賊!你當初在牢中,追比身價,我一時仗義,救你出牢,又與你干此總兵之職。到而今你不想知恩報恩,反用酒來迷我,拿住解京,貪圖富貴,不料天理昭彰,你竟也有今日!」吳奇道:「三哥,這等沒良心的人,與他說么!或剮或殺,速速處置,我們好吃酒。」薛剛分付:「把他綁在大柱子上,先砍去手足,然後剖出五臟,再斬其狗頭。」吳奇、馬贊拍和稱快,寨中大擺筵席,慶賀吃酒。欲知後事,再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回 通城虎酒醉遭擒 兩英雄截途搶劫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