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回 薛剛一掃鐵丘墳 馬登力救通城虎

第20回 薛剛一掃鐵丘墳 馬登力救通城虎

話說薛剛夫妻二人,回至寨中,忽見差往長安探事的嘍羅回來,所探之事與敬猷所言無二,薛剛大放悲聲,哭死復活,遂叫妻道:「我在此朝歡暮樂,可憐我一門老少,刀刀見血,又造此鐵丘墳,於心何忍!我明日要別你下山,前往長安,祭掃鐵丘墳,聊表我心,再圖報仇泄恨!」鸞英道:「官人,你生長長安,誰不認得,且一路上畫影圖形拿你,你這一去豈不是自投羅網?倘有不測,這三百八十餘口之仇,何人去報?我若不懷孕,同你前去,或可相助一二。我今又不能同你去,你體要差了主意,不去的為上。」薛剛道:「不妨,路上誰敢拿我!就是諸賊臣知風,我也不怕他拿我!你可放心,待我祭掃了鐵丘墳,即便回來,包管平安無事。」鸞英再三苦功,他總不聽,堅持要行。到了次日,薛剛打扮做差官模樣,身邊暗帶兩條鐵鞭,選兩名勇力嘍羅跟隨,鸞英相送下山,再三叮嚀:「一路小心,速去速來。」夫妻山下拜別。

薛剛一路果見畫影圖形要拿他,他也不放在心上。一口到了長安,等至天晚,挨門入城,叫小校買了香燭、金紙、酒肴,候至夜靜,來到自己門首,月光之下,看見府門封鎖,當門立一石碑,上面刻的字念了一遍,大怒,雙手把石碑掇起,放倒在地,將門鎖扭下來,推門而入。兩個小校將門閉上,跟至大殿。薛剛見大殿拆去,造下鐵丘墳,陰風凜凜,甚是凄涼。小校把香燭點起,排下祭禮,薛剛侄身下拜,放聲大哭,全無防避。不料一哭,外邊把守軍士就聽見了,忙來門首探望,見石碑放倒,聽得哭聲,明明是通城虎。內中一個軍士低聲道:「我想薛剛十分厲害,我們拿不住,恐怕返送了性命,不如分頭去報,領兵來拿。」眾軍齊說:「有理,火速去報。」

話說武三思在府,忽聽報道薛剛祭掃鐵丘墳,即刻傳集兵將,親自統領奔鐵丘墳而來。這邊張夭左、張天右得報,飛報入宮,武后命武承嗣率御林軍去助武三思。

卻說薛剛哭祭一回,化了紙錢,即在墳前遂與兩個小校吃祭禮。忽聞外邊人馬齊至,喊聲大振,兩個小校唬得半死。薛剛道:「不要慌,有我在此!」取出雙鞭,走至府門,開了門,拒門而立。武三思催兵搶入門來,薛剛大吼一聲,揮起雙鞭,打倒了十餘人,其餘俱倒退出去。薛剛奮勇衝殺,不多時,武承嗣領御林軍又到,內外圍了一個水泄不通,憑你英雄好漢,插翅也難飛去。

到了天明,各府俱知此事,嚇得程咬金只是氣喘。忽越王羅章、武國公馬登等齊來見咬金道:「這薛剛真正膽大包天,不想生法報仇,反來祭掃鐵丘墳,是自投虎口。他死不足恤,只可憐誰與兩遼王報仇接代!老千歲有何妙計救他?」咬金道:「列位也是獃子,誰肯舍了家眷,前去殺開一條血路,引他出來,同他斬開城門而走?」眾人聞言,俱各呆了。馬登一想,叫聲:「程千歲,我的妻子已死,又無父母兄弟,只有一個七歲小兒馬成。我回去放走家人,將小兒寄在千歲府中,待我救他。」咬金道:「將軍若能如此,薛剛性命可保。事不宜遲,快去,快去!」眾人一齊催促,馬登即時上馬回府,不多時,只見馬登頂盔貫甲,抱著馬成,來到魯王府中,將馬成交與咬金,即時飛馬奔鐵丘墳來。

那薛剛在鐵丘墳內,仗著雙鞭,死命拒住府門,殺得滿身是血,總衝殺不出來。武三思、武承嗣催兵圍住,卻也不能近前拿他。到了巳牌時分,只見馬登一騎飛來,大叫:「開路!」軍兵一見是武國公,兩下列開,讓他沖入重圍。來至鐵丘墳門首,大叫:「薛剛,快隨我走!」薛剛此時顧不得兩個小校,搶出門府。馬登一馬當先,薛剛步行在後,衝殺出來。軍兵齊喊道:「武國公馬登反了!」武三思、武承嗣聽了,忙來攔住。馬登挺槍直取三思,薛剛搶入一步,舉起雙鞭,照武承嗣劈胸打來。承嗣一閃,不料坐馬跳起,跌翻下地。薛剛騰地跳上他馬,更加威風,馬登虛閃一槍,架開三思的大刀,大叫:「薛剛,既得了馬,不可在此戀戰!你我并力殺出長安,就可得生了。」薛剛道:「大人說得有理。」遂同心并力衝殺出去。三思領兵追趕,馬登取弓搭箭,照著三思射來。三思眼快,急忙閃躲,不想正射馬眼,那馬亂跳,將三思跌下馬來。軍士急救了三思,誰敢再追。馬登、薛剛一到了光大門,門軍俱各殺退,二人斬開城門,走出長安,直奔潼關而來。欲知後事,再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回 薛剛一掃鐵丘墳 馬登力救通城虎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