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回 薛丁山全家遭刑 樊梨花法場脫難

第17回 薛丁山全家遭刑 樊梨花法場脫難

話說中宗被廢,武后專權,竟下旨將兩遼王府中殿前掘一個地坑,以便埋放叛臣家口的屍首,一面命武三思統兵打掃法場,三日後將薛丁山一門三百八十五口老少男女,盡皆斬殺。這旨一下,眾功臣誰不寒心,但無法挽回,只好暗暗傷感。

行刑先一日,城中禁止行人,城門閉上,百姓家家閉戶。到了五更,武三思統兵在天牢門首排圍,直至法場之上,又挑選幾百勇士,進牢把薛丁山一門三百八十五口盡皆綁縛,押出天牢。丁山咬牙切齒,罵樊梨花道:「不賢婦,生得好兒子,今日一門老少,盡做無頭之鬼,皆因你生此逆子,才有今日之慘!」

樊梨花淚下道:「兩遼王,不必怨我,這也是前世的冤讎,今生來報。可記得當初在西涼時,滴淚斬楊凡?今此逆子,即楊凡轉世,造此大逆,殺盡一門,正是冤冤相報,宿世之仇。今何獨犯於我,難道說我今日就能脫此一刀么?」丁山忿恨不已。軍士押到法場。此時狂風大作,日色無光,半空中來了梨山老母,停住雲光,往下一看,只見綁縛之人,有如螞蟻,堆在法場之上,老母嘆道:「一點冤讎,行此大報!但樊梨花命中不該吃刀。」說罷,老母把手一招,那樊梨花身上的繩索寸寸皆斷,「呼」的一聲,將樊梨花攝上半空雲之中。下邊軍士吶喊,叫:「不好了,樊梨花騰空走了!」武三思大驚,分付軍士:「不許聲張,由他逃走罷!」叫軍士開刀,眾劊子手一齊下手。半空中,梨山老母叫聲:「徒弟,你未該脫此凡胎,為師的特來救你。你今試看下邊,一門誅戮之苦!」

樊梨花往下一看,只見薛丁山、高氏、程氏、薛猛、薛勇、張氏、邵氏,以及親丁老小,人人被殺,血光直衝鬥牛,不覺淚如雨下,五內俱裂,幾乎墜下雲端。那三歲的假薛蛟卻不用綁,放在地上,執刀便砍。忽正北上一朵祥雲,如飛而至,一道人往下一招,「呼」的一聲,把孝思攝入空中。軍士吶喊:「不好了,薛蛟又飛上天雲了!」武三思驚道:「一定是樊梨花作法,攝了去!」其餘盡行斬訖,遂入朝復旨。

梨山老母在雲光之內,看那道人乃太乙山竇青老祖,忙打一稽道:「此子乃江淮侯之子,仗義替換薛蛟,大命不該吃刀。道兄該帶往仙山,撫養成人,日後也有一番事做。」老祖道:「正是,貧道所以火速趕來,救他上山。」因指樊梨花問道:此位就是天魔女么?」老母道:「正是小徒。」老祖點頭,叫聲:「天魔女,只因你幡桃會上,對金童一笑思凡,金母把你貶下紅塵受苦,三次羞罵,白虎關斬了九丑星楊凡,怨仇相報,故楊凡托生汝腹,殺你一門家口,刀刀見血。你今災難未滿,未該回上瑤池,待災返難滿之日,脫了凡胎,才上瑤池,永奉金母。道兄,你今帶天魔女回仙山,貧道去了。」送別老母,帶孝思回太乙山而去。這邊樊梨花跟梨山老母回西南洞島山而去。

再說兩遼王府內殿前,掘一數丈深坑,軍士扛、抬薛家三百八十三人屍首,到了坑上,將屍首如臘一樣,腳搭在肩上,填在坑中,上用三皮石板,三皮生鉛埋蓋,以生鐵熔化,澆成墳堆,立一石碑,上刻四行字道:「反叛薛家門,鐵石壓其身。萬年千載后,懷恨鐵丘墳。」把府門鎖釘,撥二百多軍士把守,如有人來哭祭者,即系叛臣之黨,拿住斬首。

武三思回朝奏道:「叛臣家口。俱已正法。單騰空走了樊梨花,並攝去了三歲的薛蛟,其餘已盡斬首,遵旨造下鐵丘墳,特來繳旨。」武后道:「樊梨花走了也罷,只是那薛剛逃遁在外,未經拿獲,終為大患。」武三思道:「太后前已詔諭天下,畫影圖形,嚴行輯拿,不怕這賊飛上天去。少不得有日拿住正法,請娘娘放心。」武后聽了此言,也就放心。本知後事如何,再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回 薛丁山全家遭刑 樊梨花法場脫難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