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回 冤讎報新君御極 功名就薛氏團圓

第100回 冤讎報新君御極 功名就薛氏團圓

再說李旦同薛強並將士人等,分作一百隊,行到八月十五日,已到長安,各隊將士陸續進城,四處埋伏停當,準備夜間號炮一響,即出行事。

那武三思這日,弒君之法既已妥當,走入宮來,適遇中宗在御苑遊玩未回,遂悄悄告韋后道:「今夜行弒之事可保無虞,吾已決矣。」韋后忙問如何行弒,三思道:「今夜宿衛將士,皆吾心腹,無敢違逆,吾已安排妥當。況今夕又是中秋佳節、正好與陛下暢飲賞月,俟陛下微醉,暗將藥酒毒死。只說是醉后中風而崩,眾臣自然無話。明早便可登帝位,得行所欲了。縱有不測,現有宿衛將士御止,不足畏也。」韋后道:「此謀甚善,當速行之。」

又至日暮,中宗回宮,韋後奏道:「今夕是中秋佳節,當與陛下登樓玩月消遣。」中宗道:「正合朕意。」遂喚嬪妃宮娥及武三思隨駕上青雲樓,果見月色無塵,明月皎潔,遂排宴樓上飲酒作樂。飲至半夜,中宗微醉,三思暗將毒藥放在酒內,進上勸飲。中宗吃了一杯,不多時,帝容大變,跳起身來,大叫一聲,就嗚呼哀哉了。嬪妃宮娥見帝駕崩,不覺大驚,喧嘩起來。

平時太子重俊知武三思有不良之意,是夜聞父王與三思樓上飲酒,心甚不安,暗點數百御林軍,在樓前樓后聽其動靜。忽聞得樓上喧嘩,又見天星落下如雨,知是有變,遂喝軍士殺入。誰知三思亦暗伏軍士在樓下,忽見太子殺入,兩軍交戰起來,喊聲大震。外面李旦、薛強等聞得宮中喊聲震地,遂放起號炮,四面伏兵俱到午門,一併殺入。

武三思一聞外面殺入,大驚失色,要從御苑後門逃出,手執寶劍,才欲下樓,適太子上樓,方到樓門,不提防三思出來,竟被三思一劍砍死,忙忙跳出御苑後門逃走。走到城門,天色微明,城門已開,只見軍士相爭拿人,三思雜在軍中,亦大呼拿人,暗暗逃出南門。走了十里,竟被樊梨花、薛剛一行拿住,解進城來。城內薛強、馬周眾將人等,殺入午門,逢人便拿。時武後年七十餘歲,睡覺起來,忽聽的吶喊之聲動地震天,吃了一驚,不覺跌倒,竟嗚呼哀哉。韋后正欲脫逃,忽被薛強拿住。不多時天明日出,軍馬稍定,各拿奸人獻功,李旦逐一查問,不見了一個武三思,心甚不快。忽見南門走進一人,乃是薛剛,手拿一個奸犯,竟是武三思,李旦亦不暇細問,就令眾將萬刃砍碎其身,只要留一個首級,懸在午門外,以儆奸黨。

徐孝德同眾將皆請唐王早即大位,以安人心,李旦再三謙遜,眾將固請,然後登金鑾殿即皇帝位,是為睿宗。受群臣山呼朝賀畢,令御林軍將韋后綁到法場,萬碎其屍,又將武則天屍首扛出斬首,以報母親王娘娘之仇。韋、武兩家,不論老幼,盡行剿滅,凡為武三思羽翼者,亦皆梟首,其餘百官,一概不問,各居原職。追贈王後為皇太后,立胡後為正宮皇后,申妃為偏宮貴妃,立子隆基為皇太子,封徐孝德為太尉、護國軍師,兼武寧王,封薛強為上將軍,兼中書令、定唐王,封馬周為大元帥、漢陽王,加封雙孝王薛剛太保,兼中書令,封王飲、曹彪、殷國泰、賈清、柳德、李奇皆為興國公,薛琪、薛瓊、薛瑤、薛璜、薛瑛、薛-、薛(王喜)、薛魁、張籍、常建、高郢、馬暢皆為中興侯,袁成、李貴皆為中興伯,李湘君為鎮國夫人,孟九環為奉國夫人,薛金花、薛銀花為中興賢女。大赦天下,免一年賦稅。凡前日陣亡功臣及前日被殺功臣,俱備加封賜溢,子孫襲職,及前朝所貶功臣,及削去兵權在家閑住功臣,俱備還原職,入京調用。群臣受封,皆叩頭謝恩。睿宗就令以王禮收殮中宗,著禮部擇日安葬。

朝罷,群臣退出。薛剛、薛強及九環公主並八子二女,皆回至薛府,參拜樊太夫人。參畢,樊梨花起身要回山去,薛剛再三苦留,樊梨花道:「我災難將滿,豈可又戀紅塵,更加罪過!今日此來,是要再扶薛氏立功,使薛氏一門團圓。今已功成願遂,我復何求,當速去修道,汝不必留我也。」遂駕雲而去。再過幾日,薛剛子侄及家眷俱到,大家相見行禮畢,薛剛、薛強就令大排筵席,一家歡喜暢飲。又殺牛宰馬,犒賞隨征軍士,文武百官皆來慶賀,足足鬧了一月,方才安靜。正是骨肉團圓,一門歡喜,富貴之盛,言語難盡。有詩為證,詩曰:

大鬧花燈不可當,全家遭累奔他鄉。

多少忠臣懷國恨,請人義士為君亡。

房州保駕扶王室,滅韋除奸姓氏香。

仇報可雪先人恨,復整山河興李唐——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薛剛反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薛剛反唐目錄 薛剛反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回 冤讎報新君御極 功名就薛氏團圓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