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8章 狂魔(上)

第1778章 狂魔(上)

這個世上,沒有不存在破綻的生靈。對一生都視龍神驕傲超越一切的灰燼龍神而言,千葉影兒的寥寥幾語,遠比三閻祖對他龍軀的摧殘殘酷千百倍。

雲澈緩緩斜目,蔑然道:「怎麼,區區一條賤龍,是在吩咐本魔主?想要本魔主施恩賜死,求啊。」

「……」灰燼龍神的整張面孔都緩緩布滿血色的淺紋。

他成為龍神之後,龍皇之外,他從未求過任何人。除了龍皇,這世上也無人配讓他說出這個字。

但,千葉影兒言語所繪,每一個字都是讓他如臨煉獄之底的噩夢。那樣的事,無人能做,也無人敢做,拋開觸怒龍神界,那是違背天道人倫,必遭世之譴責之舉。

但,雲澈一定做的出來!

東神域的慘狀,還有他今天做下的一切,都在證明,他站在了「帝」的位面,卻沒有丁點帝之威儀,而分明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他在恐懼,也後悔了,真正的後悔了……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招惹這樣一個瘋子。

當意志瓦解,軀體上的痛苦愈加無法承受。他真真切切的感知著何為生不如死。

「求……」龍口十數次戰慄的開合,他終於說出了那個絕不該屬於龍神的字眼:「魔主……賜死……」

這是他這一生說過的最艱難,最痛苦的一句話。

一瞬間的巨大屈辱,之後,卻是深深的解脫,就連軀體上的痛苦都彷彿一下子減輕了數倍,龍瞳中的赤紅,一點點化為暗淡的死灰色。

南域眾人無不劇烈動容。

對於崩潰屈服的灰燼龍神,雲澈卻沒有就此大笑嘲諷,臉上幾乎看不到丁點的動容,彷彿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他依舊斜目看著灰燼龍神,淡淡道:「回答本魔主最後一個問題,誰,才是蠢貨?」

「……」可怕的安靜之中,灰燼龍神扭曲的臉上竟閃過一抹嘲笑……對自己的嘲笑,隨之,他更是低笑出聲:「呵……呵呵……我是……我是蠢貨……呵……哈……」

他一生都是那般的傲慢狂肆,哪怕面對他界神帝。

見到雲澈之後,他呈現的是理所當然的俯視、威凌,還帶著些許蔑視嘲諷的姿態……因為他是龍神!

為此,他正付出著平生做夢都想不到的代價。

沒錯,自己就是個蠢貨。到了這般境地,他已註定不可能活。而他今日之死,在引燃龍神界憤怒的同時……也毫無疑問,會成為龍神之恥,龍神界之恥。

「很好。」雲澈一聲讚許,背過身去,無比隨意的向後一甩手:「滅了他吧。」

「是!」三閻祖同時應聲,身上的閻魔黑芒暴漲千丈,浩大南溟王城頓時黑暗彌天。

但,其實他們已不需如此,因為隨著灰燼龍神最後聲音的落下,他已再無任何的抵抗,甚至主動斂下體內掙扎的龍力……只求速死。

砰!

只一瞬間,灰燼龍神的龍軀……世人認知中最堅不可摧的龍神神軀,在三閻祖的恐怖之力下猛然碎裂成數十段,灑開一大片赤黑色的龍血暴雨。

輕易的像是粉碎了一具凡龍之軀。

這一幕之下,所有人都死死的定在原地,瞳孔之中,久久定格著碎裂的龍軀和漫天的龍血。

哪怕是南域四神帝,哪怕是他們的歷屆先祖神帝,都從未親眼目睹過一個龍神這般的慘死。

而最為平靜的,卻是做下這駭世之舉的雲澈,他施施然的走向自己的坐席,不緊不慢的道:「一點私事,希望不要壞了大家的雅興。不慎連累這王殿受損,南溟神帝萬勿怪罪。」

短短几

語,平淡的彷彿剛剛只是隨時碾死了一隻礙眼的蚊蟻。

「……」千葉影兒盯他一眼,沉默間心念急轉。

她多少能猜到些雲澈此番如此乾脆到來南溟神界的目的,只是沒想到他一上來便做的如此之絕。

而且,她無比清楚,雲澈虐殺灰燼龍神,絕非是因對方的無禮……哪怕對方在他面前如孫子般畢恭畢敬,雲澈也會找到「合適」的理由讓他橫死此地。

龍血依然在漫天飆灑。眾人靈魂的戰慄也久久無法休止。灰燼龍神……在世人眼中地位幾乎堪比其他王界神帝的龍神之一,就這麼死了!?

沒有慘烈的惡戰,甚至沒有多少的掙扎。死的無比之輕易……和屈辱。

他們獃獃的看著一個龍神被撕裂的殘軀,但魂海之中,顫動的卻是雲澈那彷彿籠罩於無盡黑暗的身影。

這就是……用了短短不到一個月便將東神域葬入絕望的北域魔主!

這就是……當年那個他們眼中過分純良的東域雲澈?

眼前一幕,毫無疑問會引天下震動。只是,如此一來,雲澈便和龍神界結下了絕不可解的仇怨。一直處在觀望狀態的西神域,也必將就此和北神域勢同水火。

身為北域魔主的雲澈不會不明白這一點,但他殺灰燼龍神時,卻根本沒有丁點的遲疑和忌憚。

南溟神帝緩慢轉身,微微一笑道:「本王方才說過,大丈夫當快意恩仇。北域魔主之舉,也算是這快意恩仇的極致了,本王佩服。」

「佩服?」雲澈淡聲道:「你堂堂南溟神帝,居然也會說這兩個字?」

南溟神帝未置可否,忽然金袖一甩,暴風捲起,將殿中的滿地殘垣一瞬驅散。

南溟神帝一個瞬身,已回至王席之上,相比於其他三神帝和眾溟神僵硬的面孔,他卻一臉從容的淡笑:「北域魔主和灰燼龍神的私事既了,接下來,便該是我南溟的盛事了。諸位貴客還請重新落座……」

砰!

南溟神帝話音未落,一聲悶響傳來,隨著一縷不正常的灰芒掠過,伴隨著一股濃郁而磅礴的龍氣。

閻二的鬼爪緩緩舉起,手中,是一枚他剛剛取出的龍丹。

灰燼龍神被雲澈以真正龍神的魂威震潰,被五祖橫壓,從他被壓制到死亡,全程沒有任何的掙扎反擊之力。從而,他的龍丹沒有丁點的折損,完美無暇。

而,這是來自龍神的龍丹!

是在場諸神帝都從未見過的神物!

因為在神界歷史中,歷屆龍神都是壽終正寢,龍丹也隨命盡而自散,從來沒有人能強殺一個龍神。

退千萬步講,縱真的有人能能力,有膽量將一個龍神逼至死境,以龍神之高傲,也定會在死前自毀龍丹,絕不會讓自己的力量核心落入對方

手中。

但可惜,灰燼龍神被五祖的力量完完全全的壓制,死前想要自毀完全是痴人說夢。

閻二手中的,或許是神界有史以來,第一顆……還是極盡完美的龍神龍丹。

其氣息之下,連南溟神帝都聲音停滯,目光驟凝。

閻二黑影一晃。已拜在雲澈身前,雙手將龍丹高高捧起:「主人,此物如何處置?」

雲澈伸手,灰燼龍丹頓時輕飄飄的落入他的手心。

無主的龍之氣息,在他稍稍釋放的龍神威壓下無比之溫順,不敢有絲毫的躁動。

雲澈靈覺稍稍釋放,一尺大小的龍丹,卻彷彿內蘊著一個沒有盡頭的世界,龍力之磅礴,彷彿無止無休,無窮無盡。

千葉影兒

看了雲澈一眼。從他的眼神,她便知道他會拿這個龍丹做什麼。只是,這畢竟是龍神層面的力量,以雲澈如今的「虛無」之力,真的煉化的了嗎?

手掌一翻,灰燼龍丹已被雲澈丟入天毒珠中。眾人的眼珠也隨之猛的一跳,如夢方醒,心中萬千波瀾。

只有強殺龍神才能取得的龍神龍丹……這本是根本不可能現世的東西啊!

雲澈一擺手,淡淡道:「將它的屍體收起來,看著礙眼。」

閻二領命,手掌一抓,灰燼龍神碎裂的龍軀被瞬間收攏到一團黑光之中,隨著閻二五指的收攏,黑光收縮,化作了一枚半寸大小的漆黑空間結晶。

雲澈拿過裝著灰燼龍神屍體的黑暗結晶,忽然詭異的一笑,臉龐微轉,目光轉向了正立於南溟神帝之側的年輕人。

身為南溟太子,南千秋的心境自然早已受到足夠的歷練,絕非尋常。

但,方才所發生之事,讓眾神帝都久久驚魂未定,何況他一個準太子!

當他忽然察覺,雲澈的目光竟盯在自己身上時,先前在任何人面前都始終不卑不亢,淡雅從容的南秋風身軀猝然一僵,全身的血液彷彿一下子停止了流動,不自覺攥起的雙手不受控制的開始哆嗦,死死捏緊五指也無法停止。

看著南千秋,雲澈似笑非笑,緩慢說道:「本魔主說過,此來定會為新封的南溟太子奉上一份大禮。」

他緩緩抬手,兩指之間,夾著那枚盛放著灰燼龍神屍體的空間結晶:「龍神的血、肉、筋、骨,任一都是世之珍寶。縱是你的父王,都奢望不得。」

「南溟太子,這份厚禮,你可敢收下?」

「……」南千秋愣住,背脊發涼,頭髮發麻,無法言語。

他剛剛親眼目睹了一個龍神的慘死。面對直視著自己的雲澈,身為南溟太子的他卻陡生一個無比可怕的感覺:自己的性命彷彿就被他拿捏在手中,只要他願意,只要他一個不高興,便可隨時取走。

眾人驚顫……雲澈竟將灰燼龍神的屍體,作為送給南溟太子冊封的賀禮!?

這就是他先前所說的「大禮」?這就是為什麼他會對灰燼龍神說那句「只可惜,你怕是看不到了」?

等等,難道那個時候……不,從一開始,他就打算殺西神域到來的龍神!?

那些想及此念的人全部心中驟寒。

到了此刻,他們哪還不明白,雲澈此來的目的,根本與他們所想的完全不同。甚至可能完全相悖。

「哈哈哈哈!」

一聲大笑響起,如暮鼓晨鐘,震得南千秋心魂劇顫。南溟神帝朗聲道:「千秋雖年齡尚幼,但既為我南溟太子,這世間便沒有畏懼之事,又何來不敢接的大禮。」

「千秋,這龍神的血骨,的確是為父都不敢奢求的重寶,你可要好好謝過魔主的這份厚禮。」

南千秋心魂急定,他知道自己方才露出的驚懼定是讓父王大失所望。

他猛咬舌尖,目復清明,然後迎著雲澈的目光緩步向前,伸出手來,接下了雲澈手中的空間結晶……自始至終,都直視著雲澈的雙目,沒有避開。

「千秋謝過魔主重禮,這份龍神之遺,千秋定會善加利用。」他稍稍俯身一禮,聲音鏗鏘含威。

「很好。」雲澈看他一眼,微微點頭,如一個長輩對晚輩的讚許……雖然就壽元而言,南千秋比他的祖父都大得多。

「不愧是南溟神帝所擇的繼承者,不僅外表卓然,這魄力也是非凡,至少比剛才那條賤龍可愛多了。」雲澈緩聲道:「你既收了本魔主的大禮,那就順便回答本魔主幾個問題,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逆天邪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逆天邪神目錄 逆天邪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78章 狂魔(上)

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