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 踐踏

第1786章 踐踏

南溟王城的惡戰停止了,覆天龍威橫壓著每一顆戰慄的心臟。他們仰頭看著蒼穹,灰白的龍軀,遠古的龍威……它只屬於一個種族,一個在認知中根本不可能現身這個空間的龍族。

「太……初……龍族!?」

千葉秉燭和千葉霧古同聲呢喃。

作為神主層面的絕世強者,基本都曾挑戰過深處的太初神境。

但,哪怕達到神主至境,也極少有人敢去觸碰太初龍族的逆鱗。

因為,那是另一個世界的無上霸主,一個古老到現世之人已無可追溯的遙遠古族。

而這隔世存在,本應只棲息、雄霸於太初神境的遠古龍族,竟在此刻,攜著整整百道神主龍威,出現在了南溟神界的天空之上。

駭然死寂中,擎於天狼聖劍之上的空間依舊沒有絕滅,這時,一隻蒼灰龍爪忽然探出,霎時暗雲散盡,百道神主龍影齊齊沉下,龍首重俯,如迎帝王。

千葉影兒猛一沉眸:「難道是……」

轟嗡……

空間如一個不堪重壓的氣球般爆開,天狼聖劍開闢的異空間瞬間泯滅,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俯傲蒼穹,睥睨天地的萬丈龍影。

龐大的蒼灰龍軀似乎將整個世界都覆於翼下,一雙龍目釋放著比熾日還要灼魂的神芒。

仰望它的存在,置身它的龍威之下,哪怕從未目睹,只曾聽聞其存在的玄者,心間都會毫無猶疑的現出那個屬於另一個世界的無上之名。

「太初……龍帝……」南歸終仰目低語,無法置信。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南萬生喘著粗氣,不斷的懷疑著眼前會不會只是自己氣血和心魂極度混亂下所衍生的幻象。

太初龍族……連同太初龍帝,竟然現身於此!

太初龍族,是亘古存在於太初神境的遠古龍族,是世所皆知的太初霸主。

它們從未離開過太初神境,在認知中似乎也絕不會離開太初神境。而……若是太初龍族當真離開太初神境進入神界,哪怕是最低等的一隻太初之龍,以其特殊的遠古龍息,也必定會被神界第一時間察覺。

但,整整百隻神主之龍,加之引領整個太初龍族的太初龍帝竟憑空現身,沒有任何的氣息、痕迹、預兆……

哪怕整個龍神一族連同龍皇在內全部現身眼前,都遠不及此刻震撼之萬一。

龍群分離,太初龍帝的身影攜著浩瀚帝威緩緩沉下,在無數道瞠然的視線中,滯身於綵衣少女的身下,任由她輕垂的玲瓏足尖踏於它俯傲諸世的龍首之上。

星神的少女與太初的龍帝……這一幕,幾乎將一眾神帝的認知都衝擊的粉碎。

天狼聖劍緩緩垂下,一層濃郁的黑氣纏繞劍身,釋放著本不該屬於天狼星神的黑暗魔煞。

劍尖傾斜,直指南溟,如覆珠粉的嫩唇輕啟,吐露的,卻是南溟最黑暗的噩夢:

「滅!」

一聲令下,與神界從無爭端的太初之龍猛然沖向了已被籠罩於災厄的南溟王城,亘古與世無爭的龍爪毫無保留的釋放著毀滅與災厄的遠古之力。

百隻神主之龍是何許概念?

神主境,在上位星界可為王,在王界為鎮界之基。強如南溟神界,在最巔峰的時期,神主的數量也從未超過百個。

作為太初神境的最強種族,單單這群破界的太初之龍,便足以橫壓南溟王城……何況還有雲澈一行,何況南溟已在溟神大炮之下遭遇重創。

當龍影如蒼穹般壓覆而下時,先前還在竭力奮戰的南歸終與南萬生在第一個瞬間,便嗅到了徹徹底底的絕望。

毀滅之力天降,瞬息將南溟王城的空間撕開千萬道的裂痕,帶起無以計數,卻一個比一個可怕的毀滅漩渦。這一刻,所有的南溟玄者都無比清楚的感覺到,這是如今的南溟根本不可能抵擋的力量……沒有一絲一毫的可能!

嗷吼————

龍吟之下,諸天戰慄,南溟上至溟神,下至誓死守衛的玄者,戰意和鬥志幾乎在轉瞬之間被震裂,粉碎,心魂直墜向無盡黑暗的深淵。

「……這可真是有趣。」千葉影兒看著腳踏太初龍帝的彩脂,發出一聲略有失神的低念。

南歸終面孔抽搐,他的視線沒有俯下,百隻太初之龍,他可以想象下方的南溟王城遭受的是何等可怕的災厄。他目光收束,死盯著太初龍帝,壓抑著氣息低吼道:

「太初龍帝,我南溟……自認與你遠古龍族毫無恩怨,就連宗典亦有告誡,探尋太初神境時,絕不可觸犯太初龍族。為何今天……竟犯我南溟!」

南歸終聲音渾厚無疆,字字如天鍾震響。只是,任誰都能從中感知到一抹極力隱掩的憤怒與悲哀。

而太初龍帝的回應,是驟然覆下的蒼灰龍爪。

單論實力,太初龍帝不及有著龍神血脈的龍白,但其遠古帝威絲毫不遜,龍爪覆下的剎那,萬里區域盡成真空,萬靈驚悸。

南歸終雖從未與太初龍帝交過手,但與其龍威觸碰的剎那,他便無比清楚的知道,其實力絕不下於龍神界九龍神之首的緋滅龍神。

龍威未至,光明忽滅,龍首之上的少女直墜而下,玲瓏纖弱到讓人疼惜的身影,卻釋出了驚天的黑暗煞氣,那載於記憶,卻又和記憶全然不同的天狼聖劍發出似痛快、似怨恨的狼嚎,直轟南歸終的天靈。

今日的一切都是那般的魔幻,還未從上一個夢魘中回魂,下一個便接踵而至。

南歸終雙手擎天,目凸欲裂,身周鋪開一個熾烈到灼目的金色光環,硬撼向太初龍帝和魔化天狼的力量……而記憶與認知中絕對不會屑於和他人聯手的千葉霧古和千葉秉燭竟也在這時出手,兩雙蒼老的手掌在他渾濁的眼瞳中拂向他的心口。

轟嚓!

曾經的南溟之帝,無人懷疑他的實力位列當世之巔,但,太初龍帝、魔化天狼、兩大梵祖……這是一股縱是兩個他,都不可能正面撼動的力量。

砰!

金色光環急劇收縮,一息崩碎,千葉霧古與千葉秉燭力量襲至,南歸終的胸口猛然下陷,碎骨無數,隨之眼前一黑……

那攜著黑暗魔煞的天狼聖劍重轟在他的天靈之上。

嗡————

無比短暫的一個剎那,他瞥了少女的眼眸……冷漠到冰魂,隨之意識世界分崩離析,化作混亂飛散的蒼白與黑暗。

整個人如一尊沒有了意識的木墩,飛射向了下方。

轟!

隨著一聲宛若天塌的巨響,南歸終的軀體崩裂大地,砸入不知多深的土地之下。

「父王!!」

南萬生目眥盡裂,而他的嘶吼剛出口,便已化作怒恨的低吟,因為那隻如跗骨之蛆的鬼爪已直抓他的頭骨。

「小崽子,先顧好你自己吧,喋喋喋喋!!」

閻三狂笑著,心魂早已扭曲數十萬年的他極為享受殘虐的快感……何況虐的還是不可一世的南溟神帝。

「啊啊啊啊啊!!」

南萬生氣極若狂,但身負重創加氣息暴亂,他已近失理智,自顧不暇。

而周圍,偌大的南溟,自己傲立萬年的王城,竟也無一人可以助他。

「喋喋,不愧是主人,竟還有如此的后招。南溟崽子們,在黑暗中盡情哭嚎吧,喋哈哈哈哈!」

閻二狂笑著,本就醜惡的面孔愈加的狂肆猙獰。他的對面,本就處於劣勢的四溟神在心崩之下,更是再無還手之力,充斥他們的內心逐漸只剩恐懼、絕望,以及……逃。

逃,這是一種從未出現,也絕不該出現在溟神身上的意志。

但馬上,他們便更加絕望的意識到,在太初龍族和眾閻魔到來后,他們連逃走都近成奢望。

在彩脂和太初龍族出現時,閻天梟本是被嚇了一大跳,全身神經緊繃欲裂,但馬上驚駭便轉為狂喜,隨之又化作無盡的敬仰與狂熱。

魔主已是創造了無數駭世的奇迹,竟還留有如此驚人的底牌!魔主當真是遠古魔神再世,手段和城府簡直如無盡魔源,深不可測……深不可測!

可笑自己當初竟還妄圖與魔主抗衡,簡直是愚蠢到極點。

閻天梟萬般膜拜和激動之下,聲音也愈加高亢:「閻魔子弟們,魔主手掌之下,所謂南溟也不過一群土雞瓦狗,給我盡情的殺!讓這骯髒的南溟土地,如魔主所願般寸草不生!」

閻天梟高吼之時,南溟王城已化作一片籠罩於黑暗的血海……甚至,他忽然發現自己這個閻帝竟壓根沒有出手的必要。

到來南神域之前,閻天梟半是興奮,本是緊張忐忑。因為南溟可是南神域第一王界,在北神域為帝之時,哪怕偶然「南溟」二字,都會感受到一股讓人難以喘息的無形重壓。

而現在他立於南溟王城的上空,視線之中,南溟王城在崩壞碎滅,殘剩的四溟神被閻二一個人血虐,傲視天下的南溟神帝被閻三在神帝之軀上捅出著一個又一個黑暗窟窿,重現天日的南歸終,還沒威風幾息就被打到估計親媽在世都認不出來。

一眾神主境界的南溟長老,還有那無數冒死涌至的南溟強者,在千葉影兒、古燭和太初之龍的力量之下,根本連靠近都不能,便已成片橫死。

不遠處,還有三個南域神帝在瑟瑟發抖。

閻天梟指骨收縮,輕微的痛感卻讓他的視線微現朦朧……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我北神域,竟在肆無忌憚的踐踏著南溟神界!

他看向雲澈,目光如仰神明。

那淡然而漠然的面孔,顯然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卻全然不知,此刻的雲澈正處於懵逼之中。

彩脂……

那道紅光……

難道是……

「喋,死吧!」

閻二聲聲獰叫,隨著他五指張開,一隻巨型鬼爪抓向了一個已準備全力遁離的溟神,在收縮中死死的鉗於他的喉嚨之上。

溟神全身黑氣升騰,他雙瞳泛白,隨之驟轉金色,全身精血絕望狂燃,在一聲悲吼之中血氣爆開,在喉骨半碎之時,生生掙脫了閻二的鉗制。

但,他尚未有半口喘息,一道槍影絞動著漆黑的空間漣漪從後方刺至,將他的軀體直接洞穿。

隨之在他體內爆發的閻魔之力化作無數的黑暗洪流,肆意沖向了他已再無抗拒力量的溟神之軀。

「少主……逃……」

最後的意識,他只堪堪吐出三個字,便再無氣息。

槍影一掠,甩開了隕落的溟神,現出了閻舞的身影。

「老祖,」閻舞向閻二道:「不要再戲耍敵人,早些將他們屠盡,以完成魔主之願。」

語落,閻舞已是一槍刺向早已面無血色的南千秋。

閻二剛要反斥閻舞這小丫頭片子竟膽敢教訓他這個祖宗,忽見閻舞魔槍所向,頓時嚇得全身一哆嗦,嘶叫道:「那崽子主人要活的!」

閻舞氣息微滯,但席捲閻魔黑芒的槍身依舊直刺南千秋。

又是一個十級神主……南千秋的面孔沒有一絲的血色,全身上下沒一個部分都在不受控制的劇烈哆嗦。

雲澈手下,到底有多少的十級神主!

一直被三神域壓制,百萬年連頭都不敢冒的北神域,為什麼竟存在著這麼多的怪物!

這和父王所說,這和記載中的北神域根本完全不一樣啊!

南千秋已是被閻二打掉了近半條命,再加上意志崩潰,在閻舞的力量面前只堪堪抬手,便已被一槍穿體。

另外的兩溟神也已是遍體鱗傷,看著被一槍貫體的南千秋,他們嘴唇開合,想要向前施救,但軀體卻唯有沉重的無力感。

魔煞入體,瞬間摧斷了南千秋無數筋脈,隨之被閻舞一槍遠遠甩出,飛向了閻一。

「父王……救……我……」

閻一伸手,五指如鷹鉤般抓在了南千秋的頭顱之上,霸道絕倫的閻魔之力直貫他的全身,封死了他所有的力量。

南千秋全身僵挺,隨之軟塌塌的垂下,如一個死人般吊在了閻一的手中,除了偶爾的喘息,全身再無動靜。

閻一全身未動,手抓南千秋。有他立於雲澈之側,無人敢近半步。

「千……秋!」南萬生顫聲嘶吼,卻在分心之下,被閻三一爪貫胸,內臟再度崩裂,全身血流近干。

「你們,還要出手嗎?」蒼釋天斜眼看著軒轅帝和紫微帝,臉色勉強還算平靜,但目光卻在混亂閃爍著。

軒轅帝和紫微帝的手掌都在不受控制的顫盪,額頭上汗流如瀑。

「太初龍族……怎麼會……」軒轅帝一聲聲低念著。

「你們若是依然想要出手相助南溟的話,本王絕不阻攔。比如,你們可以試試從那個老怪物手裡幫南溟把他們的少主奪回來。相信南溟神界和未來的南溟之帝一定會牢記你們的這份大恩……如果他們能存活過今天的話,呵呵呵。」

蒼釋天低笑一聲,忽然飛身而起,直衝南萬生。

南萬生全身染血,軀體在閻魔之力的殘噬下已不成人形,他絕境之下忽感蒼釋天的靠近,混亂的心魂微一清明,嘶叫道:「助我……唔!」

來自蒼釋天的力量沒有切斷閻三的力量,而是重轟在他的後背,然後從他的前胸破血而出,崩開大片飛散的血雨骨屑。

「……」南萬生緩緩轉首,色彩渙散的視線中,映出蒼釋天那張滿是微笑的面孔……那笑意中毫無愧疚,反而帶著幾分毫不掩飾的快意。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明智的選擇更重要的東西。」蒼釋天笑眯眯的道:「相信你南溟神帝一定比任何人都懂,對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逆天邪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86章 踐踏

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