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9章 魔帝之遺

第1789章 魔帝之遺

南溟王城徹底化作破敗的廢墟,已看不到任何曾經的恢弘與威光。

一眼望去,血骨與橫屍無數,未散的黑暗玄光依舊在殘噬著周圍的一切,遠處傳來著南溟玄者潰逃時發出的絕望與哀吼之音,如籠罩南溟廢墟的硝煙一般,不知何時才會完全散去。

或許,有人曾想象過雄踞南神域的南溟神界亦會有衰亡的一天,但絕不曾有人想到,它竟是在一日之間崩塌至此。

雲澈自己也沒有想到。

遙望著無盡煙塵,雲澈的眼眸依舊冰寒刺魂,無論面孔、心間,都沒有泛動太多的快意。

畢竟,再徹底,再慘烈的復仇,也無法尋回已失去的一切,更無法消抹對自己當初天真無能的怨恨。

黑芒乍閃,千葉影兒已回到雲澈身側,而後者的眸光,一直遙望著遠處腳踏龍帝,傲然凌空的彩脂。

「與世無爭的遙古龍族,今日不但破界而出,還甘願化為染血的罪龍,你們所求為何,不妨直接說出。」千葉影兒道:「以你們今日之助,任何請求,我們的魔主都不會吝嗇。」

太初龍帝昂首,帝王之音帶著來自遠古的威嚴:「吾等今日之舉,皆為遵從主人之命。」

這番話並非在回應千葉影兒,那一雙威嚴的龍目盯視在雲澈的身上:「禍世的魔主,吾等今日助紂為虐,已無歸途,但終是希望,無論將來如何,你可以善待無辜的蒼生。」

「助紂為虐」四個字從太初龍帝口中言出,表明著無論踏出太初神境,還是屠生染血,都非他們本心本願,而是不能違抗主人之命。

一眾的目光都落在彩脂身上,不要說他人,釋天、軒轅、紫微三神帝都是心中劇顫不已。他們無法想象,魔化的天狼星神究竟是如何讓這強大無匹的太初龍族臣服至此!

彩脂抬手,天狼魔劍的劍尖紅光微閃,那個詭異的異空間再次出現。

霎時,風暴捲起,龍影舞動,眾太初之龍依序飛回異空間,數息之間,包括太初龍帝在內,天地間再無太初龍影,就連氣息,也快速的消散殆盡。

龐大的壓迫感消失,所有人都彷彿萬岳離身,重舒一口氣。千葉影兒目視彩脂,低聲道:「如此說來,是你早早的破解了幻溟璇璣陣,讓人提前侯在另一處陣眼,殺了南萬生?」

天狼魔劍收起,彩脂冷眸轉身,未發一言,瞬間遠去。

「彩脂!」雲澈眸光震蕩,身體幾乎先於他的意志,以最快的速度直追而去。

釋天、軒轅、紫微三人一直靜立原地……三大神帝,第一次竟被人完全無視。他們神色各不相同,但都沒有試圖遁離。

沒有雲澈的命令,三閻祖並未出手,但他們的氣息都牢牢鎖死在三神帝身上。

感受著身上雲澈迫近的氣息,彩脂沒有緩身,反而再度加快速度,全力的想要逃開。

「彩脂!」

雲澈心下一急,「閻皇」瞬開,速度陡增。

彩脂這些年雖然進境駭人,但她的速度終究不敵極限狀態下的雲澈,一道黑光掠過,她的小手已被雲澈緊緊握住,隨之雲澈身體一轉,已將那玲瓏軟軀緊緊的抱在胸前。

「……放開!」身體被牢牢的攏在雲澈身上,溫暖而霸道,但彩脂黑眸卻依舊一片冷漠,她猛烈掙扎,卻無法掙脫。

「不放!」雲澈輕合眼眸,下巴觸碰著她已長及臀際的黑髮,雙臂的力量小心而堅決,這次,他絕不會再將懷中的女孩放開。

彩脂微一皺眉,眸中黑芒驟閃,身上天狼之力猛烈爆發。

轟嗡——

天狼之力本就霸道絕倫,如今的彩脂更是深不可測,這股足以崩天的力量之下,周圍空間盡碎,雲澈的胸口劇烈陷下,雙臂傳來刺耳的骨骼錯位聲……但卻依舊死死的攬在她的纖腰之上,不願鬆開哪怕一分一毫。

「你!」星眸之中終於閃過一抹慌亂,剛剛湧起的力量與氣場亦是惶然而散。

全身劇痛,雙臂更是宛若斷裂一般,雲澈的唇角卻是露出微笑,聲音更是帶著他已失卻很久的輕柔:「彩脂,這次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讓你逃掉了。」

「放開。」她說著同樣的話,但掙扎卻不敢再那麼用力,微微咬齒,她的眼眸恢復冷漠決絕:「雲澈,你從魔淵中重新走到這裡,其中承受了什麼,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不想再重新跌落魔淵的話,就……」

「因為你是天煞孤星?」雲澈微笑。

「……」呼吸微滯,彩脂低語道:「母親、姨母、姐姐……還有你,所有與我相近,所有待我好的人都不得善果。你既然知道……還不放開!」

「為什麼要放開?」雲澈微笑道:「如今的我,是這世間最惡的天煞,你若當真是天煞孤星,那也是註定獨屬我的孤星。」

彩脂:「……」

「永遠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妻子,是我在這個世上最後的親人。我們拜過天地,拜過先輩,茉莉為證,交換過信物……我們的夫妻之系,這輩子你都別想逃開。」

「而且,你真的想逃嗎?」雲澈的手臂又輕輕的收緊了一些,嘴唇也輕輕的貼在了她的頸間,換來少女身軀輕微的顫慄:「若真想斷絕,又怎會為了我,早早的來到了南神域。」

「不要……自以為是。」雪頸傳來的溫熱吐息讓她全身泛起酥麻的無力感,她逐漸的不想掙脫,但這種不舍又讓她更加心慌,玉齒再次要緊,她用力道:「雲澈,我會盡我全力幫你復仇,也是為我自己復仇。但當年在太初神境時我就說過,我不會停留在你的身邊,你不必再試圖……」

「啊呀!」一聲嬌然的聲音很是不合時宜的響起,千葉影兒的身影款款而現,她半眯眼眸道:「如果是因為我的話,不大了以後你出現的地方,我躲得遠遠的就是。」

彩脂眼神驟冷,身體猛地一掙,卻依舊沒能逃開雲澈的臂膀。

「千葉——」彩脂聲音極寒:「念在你對他多少有些用處,我才一直忍著沒對你動手,你最好……不要再試圖挑釁我!」

「能駕馭太初龍族的可怕天狼,要我的命當然算得上輕而易舉。」千葉影兒卻在緩步走近,一雙金眸毫不退讓的與彩脂對視:「只是如此可怕的人物,居然會相信天煞孤星之說。果然啊,終究還是一個稚心未脫,經常陷於自己幻想的小丫頭。」

「找——死!」彩脂身上殺機迸發。

千葉影兒卻是轉過身去,慢悠悠的道:「小天狼,連與仇人暫時共處都不敢,你又哪來的底氣找我復仇呢?而且……」

她的音調輕微一轉:「雲澈此次到來南溟,沒有允許池嫵仸同行,也沒有告知予我,我是偷偷跟過來的,其中原因,你應該已經看得足夠清楚。」

彩脂的殺氣定格。

「池嫵仸做事都是謀定而後動,他不是。」千葉影兒繼續道,不知是說與彩脂還是雲澈:「邪神的力量能否折返溟神大炮的神威,他一定沒有十足的把握,而失敗的後果,哪怕那三個老閻鬼都在,也是九死一生。」

「即使成功以溟神大炮重創南溟,以南溟的底蘊和同在場的南域三神帝,再加上一個隱世多年的南歸終,今日結果如何,同樣是未知。」

「這次南溟之行,他每一步,都是在賭。」千葉影兒一直背著身姿,似乎不想讓雲澈看到她的神情:「當年在北神域,他滿心仇恨,仇恨之下則是死志……幾乎所有的表現都在告訴我,他復仇之後,定會選擇自絕。」

「後來,他的死志總算被抹消。但如今,你也看到了,真正面對這些他恨入骨髓之人,他可以毫無猶豫的用命來賭。」

「不必說了。」雲澈道:「這個世界上從不存在完美無缺的謀划。對待南溟神界這等存在,措手不及要遠遠優於謀定後動,我自有把握和分寸。」

「沒讓你說話。」千葉影兒回眸,狠狠盯了雲澈一眼,然後看向彩脂道:「小天狼,你也看到了,我和池嫵仸根本沒辦法管住他,但若是你在他身邊的話,他說不定會多少老實點。畢竟……」

千葉影兒再次轉過身去:「你們可是拜過天地,拜過先輩,茉莉為證,交換過信物……的夫妻!」

似有似無的一聲輕哼,千葉影兒身姿輕掠,很快遠去。

「彩脂,不用把她的話太放在心上。」雲澈道:「現在的我很惜命,只是面對南溟這般對手,不可能存在毫無風險的對策。我的確在賭,也的確有著很大的把握。」

「……」相當長的沉默,彩脂輕輕伸手按在了雲澈的胸前,這次,她終於從雲澈懷中緩慢離開。

「好,我留下。」她低聲道,不知是雲澈或千葉影兒的哪句話觸動到了她:「千葉的存在,我也可以暫時容忍。」

她螓首忽然抬起,如無盡暗夜的眼眸看著他:「復仇是你的一切,也是我的一切,為了我們共同的目標,其他的,我都可接受。」

雲澈卻是輕輕搖頭:「復仇是我必行之事,但並非我的一切。我的一切里,還包括你。」

「哼!」足以撩心的一句話,換來的卻是彩脂一聲冷哼:「我已不是當年的彩脂,而是盈恨墮魔的天狼。這些話,你當年應該多說給我姐姐聽!」

「……」雲澈怔了一怔,聲音緩下,輕然道:「正是因為知道了失去有多麼的痛苦痛恨,我……絕不會允許自己再失去你。」

說話間,彩脂的小手已再次被雲澈握緊,很牢很牢,唯恐她會轉身離開。

彩脂的雙眸有過剎那的星辰顫盪。

他害怕失去我,究竟是因為姐姐的託付,還是……真的將我視作他的妻子……

「走吧。」

雲澈拉著她浮空而起,飛向了來時的方向。南溟王城那邊,還有太多的事需要解決。

「你不問我太初龍族的事嗎?」彩脂道。

雲澈微笑道:「我認得,那是乾坤刺的力量。劫天魔帝當年果然找過你,而且應該相處了不短的一段時間。」

天狼魔劍的劍尖紅芒釋放,綻開一個奇異無比的異空間,飛出了亘古棲息於太初神境的太初龍族。那抹刺目的紅光,還有那違背常世空間認知的詭異空間,分明都是來自乾坤刺的力量。

還有彩脂在這短短几年間,極高的魔化程度與力量進境,最合理,或者可以說是唯一的解釋,便是劫天魔帝的干預。

「沒錯。」彩脂看著前方,小手似乎一直忘了從雲澈掌心掙脫:「劫天魔帝歸世之後,很早就在太初神境找到了我。因為那時,我因你的死,還有姐姐的魔化,導致力量出現了異變,她身為魔帝,太容易感知到我異變的力量。」

「但那個時候,她對我只是遠遠一瞥,並無理會。直到……她有一天忽然主動出現在我面前,告訴我她已決定離開現世,回歸混沌之外。」

「……」雲澈沒有說話,聽她講述下去。那個時間,他應該在藍極星。

「她說她相信你的話,更願意相信和順從邪神的選擇和期願。但……她無法相信人性。」

「所以,離開之前,她要為你留下幾步暗棋,以免你落入可能的萬劫不復。而我,便是其中之一。」

彩脂的眼眸更加深暗了幾分。劫天魔帝的擔心完全應驗……且就在她離開混沌的第一個剎那。

「她為太初龍族全族打上了魔印,在我的體內打入了一個特殊的魔源。若她擔心的那一天到來,我釋放魔源,便可讓我的天狼之力加速魔化與融合,同時可以任意駕馭太初龍族。」

「之後,她在我的劍上,刻下了少許乾坤刺的空間力量,讓我可以輕易將太初龍族攜於身側。」

彩脂喚出魔化的天狼聖劍,劍尖的狼首之上微現紅光。

由於劫天魔帝手中的乾坤刺力量本就所剩無幾,所刻印在天狼聖劍的力量自然也格外微弱,但應該足夠存在很長的時間。

「果然……又是她。」雲澈一聲低喃,心中無盡悵然。

他清楚的記得,劫天魔帝那時無比嚴肅的告訴他,她離開混沌之前,不會下手為他摒除任何的敵人或隱患,以後無論發生什麼,都要以自身之力面對,這才不負邪神的認可,不負邪神之力的尊嚴。

她的確沒有在明面上為他清除可能存在的危機,卻在暗中,為他留下了很多很多……

或許,還有更多。

就如一個表面冷厲嚴苛,實則隱著太多牽挂的長者。

「女人,都是這麼口是心非嗎?」雲澈不自覺的念道,自語間,腦中竟莫名閃現夏傾月的身影。

但只一剎那,便被他死死抹去。

因為這個身影,這個名字,連出現在他記憶中,都已無資格。

「口是心非?」彩脂看他一眼,似有疑惑,她收起天狼聖劍,道:「明明是魔帝,卻遠沒有想象和表面上那麼可怕絕情,相反……看來,她與邪神之間的確是摯情,否則也不會因你身負他的力量而對你如此。」

「嗯。」雲澈點頭。不過,他心裡很明白,相比於他,劫天魔帝更牽挂,更想保護的,是紅兒和幽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逆天邪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89章 魔帝之遺

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