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番外之褚家有女字予喬

第66章 番外之褚家有女字予喬

(一)

褚予喬是正月十五齣生,著急的提前了十幾天從媽媽肚子里跑出來看這個世界,鬧的全家都沒能圓滿的過完這個節日,因此舒以安給女兒取小名為——湯圓兒。

因為是褚穆的獨生女兒褚家的第一個孫輩,湯圓兒從一出生就受到了極大的重視,從爺爺奶奶到旁支的一些親戚無一不對這個小姑娘給予厚愛。湯圓兒的曾祖父舒雪鴻來北京看她的時候,特地帶了禮物來。一把精緻小巧的長命鎖上鑲滿了五顏六色價值連城的寶石,鎖頭背後清清楚楚的刻著小姑娘的名字和生日。爺爺奶奶更是對這個寶貝給予了極大的歡迎禮,隋晴的整整一匣子的名貴首飾都給了這個小姑娘當了壓歲的物件。

湯圓兒出生之後一切健康,等媽媽出了月子就包著小被子歡天喜地的讓爸爸接回了家。褚穆對於這個女兒,覺得新奇又惶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褚副司長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惹了女兒不高興。

湯圓兒剛回家的時候,因為被奶奶在大院兒哄慣了脾氣大的很,小小軟軟的一團躺在她的小床里晃著腦袋看著自己還有些陌生的家,忽然放聲大哭。這一哭,可給褚穆嚇壞了,看著湯圓兒憋的通紅的小臉兒眉頭緊皺。「這是怎麼了?晚上沒吃飽?」

舒以安輕輕的把女兒抱在懷裡哄,給她擦掉眼淚。「才剛餵過的,可能是忽然離開大院兒有點不適應,小丫頭的脾氣都被她奶奶寵壞了。」

褚穆不信,「兩個多月大能有什麼脾氣,」說著就脫掉西裝外套把女兒從舒以安的手裡接過來,溫聲問她,「爸爸抱你好不好?」

這一問,小湯圓兒也不哭了,睜著濕漉漉的眼睛就規規矩矩的躺在舒以安的懷裡等著爸爸來抱她。褚穆小心動作有些生硬的接過女兒,手臂中溫軟的觸感好像一直綿延到了心底去,眼中的神色柔軟的不像話,被女兒吸引的直到晚上小傢伙已經睡去,褚穆還守在她的小床前不走。

舒以安看著褚穆,忍不住站在他身後偷偷的笑。「予喬都睡著了你還這麼緊張?」褚穆給女兒蓋了蓋被子順勢伸出手來圈住舒以安的腰斂在自己胸前,略仰頭看了看她有些若有所思,「好像更大了一些……」

「什麼?」舒以安有點沒反應過來傻傻的問回去。

因為是坐著的姿態,舒以安又被他以站著的方式攏在懷裡,身上穿著領口很大的居家服因為哺乳期原本就豐滿了很多的兩團就這麼被他看了個正著。舒以安頓時紅了臉,「喂!!」

太久沒碰過她了……褚穆只感覺自她走後就被自己強壓制住的欲w望此刻都爭先恐後的跑了出來,掐著她的腰的手也不禁用了些力暗示意味十足。「都兩個月了……應該可以了。」

他吻的急,衣服的下擺早就胡亂的卷到了脖頸下,舒以安趁著還有一絲清明的意識忙阻止他接下來的動作,「予喬還在睡覺……別在這裡……」

褚穆克制著喘著粗氣,一把把人抱起帶到了隔壁卧室去。

夜色正濃,湖苑別墅二樓里褚穆抱著沉睡的舒以安滿臉靨足,隔壁是他呼呼安眠的小女兒,懷中是他與之一生為伴的妻子,褚穆這才發現過去自己年少輕狂的那些歲月都不抵這一刻的時光。

(二)

大概是遺傳了爸爸媽媽的語言天賦,褚予喬九個月的時候就能咿咿呀呀的冒話了。有的時候帶著她在家裡看電視,隋晴和舒以安也會指著電視中偶然出現褚穆的身影對小姑娘講,那是爸爸。爸——爸。

有天晚上褚穆應酬回來已經入了夜,舒以安餵了湯圓兒喝奶剛睡下,褚穆怕打擾她輕手輕腳的脫了外套走到女兒的房門口,像是他的一個習慣一樣,不管每天走的多早或者是多晚,只要褚穆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她。

被子被她不老實的睡姿蓋的橫了過來,小湯圓兒穿著尿不濕的蹬著兩條胖乎乎的短腿兒睡的正香,小嘴還不時下意識的動兩下。褚穆悶悶的笑了笑伸手重新把被子給女兒蓋好,用手指很輕很輕的颳了刮她的小臉兒,不禁想起晚上飯局間江北辰跟自己開的一句玩笑。

他們四個人里江北辰是最早有孩子的,當初還借著兒子江晉堯得瑟了好一陣子。後來舒以安生了褚予喬之後,江北辰攜全家來看她,期間偷偷的膜拜了一下褚穆,忍不住心裡叨咕了兩句。到底是四個人裡頭排行老大的人……這都離婚了還能喜當爹……

褚予喬生的漂亮可愛,幾個大老爺們對這個小丫頭都是愛不釋手。江北辰更是在今天晚上的酒桌上邪邪的提出要讓予喬將來嫁給自己兒子許個娃娃親的要求。褚穆一聽就不樂意了,說什麼也不同意。

江北辰一臉不服,「憑什麼啊?還能委屈了湯圓兒不成?」

其實褚穆也不知道為什麼不答應,原本只是一句玩笑竟讓他回去的路上認真的思考了好一陣,哪裡只是一句娃娃親的戲言呢?看著湯圓兒的臉蛋褚穆有些出神的想,他介意的根本就不是這個小傢伙將來要嫁給誰,而是根本就不願意去想小傢伙有一天會穿著婚紗嫁做人婦的樣子,他褚穆的女兒,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許諾了人家

有的時候舒以安也覺得褚穆對女兒的寵愛太過,小小的孩子正是培養性格的時候,不能什麼都由著她來,每次提起的時候,褚穆就抱著小湯圓兒一臉的維護更是要什麼給什麼。因此,才九個多月的小湯圓兒就已經十分狗腿的粘爸爸不肯撒手了。

可能是感受到褚穆回來了,原本正在睡覺的小人兒竟然慢慢睜開了眼睛,醒了也不吵不鬧只伸著兩截小胳膊在褚穆面前揮舞著。褚穆驚訝的挑眉,輕輕問著木床里的女兒。「想要爸爸抱?」

褚予喬小朋友竟好似立刻聽懂了一樣點頭,嘴裡咿咿呀呀個不停。褚穆笑著把女兒抱起來晃著她的小手想慢慢哄她入睡,誰知小湯圓兒忽然巴住褚穆的衣領,口齒不清的說出兩個字。

「趴……趴……」

起初褚穆只當是她睡不著胡亂念著玩兒,也並沒在意。誰知小姑娘不甘心的又扯著爸爸的脖子嘟囔了一句,「趴趴……」

這回褚穆是聽清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因為害羞把小臉兒埋在自己脖頸的女兒半天沒反應過來,但還是強穩住自己哄著女兒問,「予喬?予喬再給爸爸說一遍好不好?」

小湯圓眯著眼睛肉呼呼的小臉蹭在褚穆的脖子上,神情乖巧認真的喊了一聲,「趴……爸!」

爸爸。

這回褚穆是真的聽清了,在這個萬簌俱靜的夜裡,他九個月的女兒在抱著他叫,爸爸。

(三)

褚予喬三歲的時候,已經是奶奶口中的小人精了。

三年的時間,小姑娘成長的愈發乖巧可愛。一雙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的像個洋娃娃,被家裡寵的快要上了天。每次舒以安帶著她回大院兒看爺爺奶奶,隋晴都抱著小丫頭不肯撒手。等褚父下班回來,小姑娘就噔噔噔的跑到門口脆生生的喊爺爺,哄的老兩口根本對這個古靈精怪的小孫女撒不了手。

但是褚予喬小朋友有一個十分讓舒以安頭疼的毛病,就是不聽話。而且專門挑褚穆在家的時候不聽話。這天,舒以安正在廚房做飯,褚予喬趁著媽媽背對著自己的時候偷偷溜到冰箱旁企圖拿小姑姑從歐洲出差回來給自己帶的巧克力。舒以安一回頭就看到小姑娘扯包裝扯的興起,不禁出聲阻止她。

「湯圓兒,不許吃!」

每次到了飯點兒褚予喬都要背著自己吃好多零食,以至於晚飯她根本吃不了了幾口就懨懨的說飽了,舒以安為了糾正她這個習慣什麼方式都用過,可是小朋友每次都有辦法來對付她。

才到自己膝蓋往上一點兒的小姑娘睜著大眼睛十分委屈,指著舒以安手裡的巧克力軟糯的打著商量。「媽媽,就吃一塊好不好?」舒以安把巧克力擱到冰箱上面把女兒抱起來,柔聲勸她。「寶貝,之前你都吃了那麼多了,我們就要吃飯了,吃過飯媽媽再讓你吃好不好?」

小姑娘站著和媽媽對視了好一會兒,像做了極大的決心一樣才慢慢點頭,鼓著胖胖的小臉兒上了樓。褚予喬不生氣或者開心大笑的時候眉眼和舒以安很像,可是一旦不高興臭著臉的時候,舒以安才覺得這個寶貝簡直和褚穆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都那麼難搞。

舒以安還奇怪今天這個小傢伙怎麼這麼聽話,正切著菜的時候她才恍然大悟,忙放下刀往樓上跑。果然不出她的預料,二樓書房裡,一大一小兩父女正吃的歡。

褚穆把小予喬抱在腿上處理著郵件,時不時的還低下頭往女兒嘴裡塞進一塊巧克力,書桌上很明顯的被撕開的包裝紙正耀武揚威的看著舒以安。

「褚穆!!!」舒以安掐著腰十分不可思議,「你給她吃了多少?」

褚予喬被媽媽抓了個現行,嘴巴兩邊還有巧克力褐色的醬,十分心虛的往爸爸懷裡蹭了蹭。褚穆摟著女兒淡定的思忖了一會兒,「就兩塊。」怕媳婦生氣,他又機智的補了一句,「我看著她呢,一會兒吃飯前我再帶她刷一遍牙。」

舒以安將信將疑的把桌上的包裝紙扔到垃圾桶里,「不許再帶著她偷吃零食了!我都發現好幾次了,予喬的牙齒才剛長齊,褚穆,我再說最後一次喔。」

褚穆態度良好的跟老婆一邊保證一邊帶著女兒往洗手間走,走到一半又忽然探頭回來。十分戲謔,「我記得……好像你也有藏零食吃零食的習慣……」還沒等舒以安炸毛,他就迅速的帶著女兒轉移了陣地,留下舒以安一個人對著桌上那些零食失笑。還真是……父女倆啊……

洗手間里,褚予喬被爸爸高高抱起來擱在洗手台上,嘴裡含糊不清的刷著牙滿是泡泡。褚穆順了順女兒的頭髮好脾氣的商量,「湯圓兒,下回我們晚飯前不吃零食了好不好?你要是不吃了,爸爸就答應你明天帶你出去堆雪人兒。」

褚予喬想到大院兒里江家門口那個白白胖胖的雪人眼饞的不得了,忙點頭答應。「予喬不吃了,予喬一會兒就答應媽媽把藏在床底下小姑姑買給我的零食都交出去!」褚穆親了親女兒的臉蛋兒,心想著晚上又能拿著這個跟媳婦談條件了,要不然……他是真害怕舒咩咩小姐一個不高興又把自己攆到女兒房間里去睡啊……

第二天,褚穆真的是做到了對女兒的承諾,早早的從部里下了班就回家帶著女兒在院子里堆雪人兒。

又是一年的年關,風雪足意頭也足。褚穆把女兒用厚厚的圍巾和棉襖包裹嚴實之後就扛著小人兒出去開始堆雪人,他穿著大衣挽著袖子,最雪地里不停的穿梭,圓滾滾的湯圓兒就騎在爸爸脖子上揮舞著小手時不時的喊上一句「加油!」,一大一小在雪地里玩兒的不亦樂乎。

舒以安下班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

褚予喬站在雪人旁邊仰著頭好奇的東看看西看看,偶爾小心的伸出手這裡戳一下那裡戳一下。褚穆安安靜靜的站在女兒身後拿出手機悄悄拍下她日夜成長的記錄,看著屏幕里那個小小的身影,褚穆忽然想起幾年前,曾經也有一個女人笑意嫣然的對自己說,褚穆,你給我堆個雪人吧?

像是有心靈感應一樣的,他抬起頭與站在門外的舒以安相視一笑,兩人都忍不住把記憶里的人與女兒重合。

漫天大雪中,褚穆忽然覺得這一輩子身邊有這兩個人,足矣。

作者有話要說:番外粗來了,你們喜歡這個軟軟萌萌的湯圓兒嗎?

很多姑娘都在問新文和微博,在這裡明確公布答案,是寫褚唯願和紀珩東這對奇葩的,~~對對對就是寫他倆你們開心嘛~~哈哈哈

開文在15年的新年,表問我為繩么不現在開新因為我沒有時間啊!!!!

還有宇宙的微博名字就叫長宇宙,文案上面也放了直通車的~愛你們,晚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弈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弈婚目錄 弈婚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章 番外之褚家有女字予喬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