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香火信仰之力 七宗罪(結局)

第526章 香火信仰之力 七宗罪(結局)

靈葫空間之中,正一心一意的同化世界法則的鐵鈞猛的覺得身上一輕,愕然發現兩個世界的法則竟然歸一了,萬毒域的世界法則完全被南疆同化,而且不需要自己花費一丁點的氣力,這個結果讓鐵鈞有些不可思議,甚至感到古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頂)(點)(小說)www.23Wx.coM

「徒弟啊,過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透過靈葫空間傳到他的耳中,隨後,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將他抓攝而起,待到他看清周圍的時候,已然是身處一座古老的宮殿之中。

「這裡是……!」

「這裡是廣寒宮!」清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隨後一個絕美的面龐出現在他的面前。

驚心動魄的美貌讓鐵鈞的心神瞬間失守,隨後,他的腦袋後頭就挨了一巴掌。

「師父!」

「小子,眼睛不要亂瞟,有事和你說。」

「哼,師徒一個德性!」那美到了極致的女子只是冷哼一聲,將手中的銀盤放到了兩人的面前,「這廣寒宮暫時就借給你們了,有話快說,我這廣寒宮可擋不了多久。」

「誰敢窺探你廣寒宮的秘密呢?」二師兄嘿嘿一笑,手指輕輕的一點面前的銀盤,只見銀盤光華大廣,瞬間便將數丈方圓之內籠罩起來,在這一片光華之下,只餘下他們師徒兩人。

「師父,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兩界突然之間便融合了,這可比我想象中要輕鬆的多。」

「是我把他們合起來的,我已經得手了,就不需要這些形式了,你該得的功德肯定能得到,南疆之主的位子也跑不了了。」

「南疆之主?」

「不錯,新南疆是由南疆與萬毒域合併而成,你的世界樹是南疆最基本的法則根源所在,與已經與六域蒼穹的本源融一了,除了你,還有誰有資格做這南疆之主,除了你,還有誰有膽子做這南疆之主。」二師兄霸氣的道。

鐵鈞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要知道,二師兄大發神威,暴揍毒祖神念和燃燈古佛的時候,鐵鈞正一心一意的融合兩個世界完全不知道外頭髮生了這樣的大事。

所以,二師兄的下一句話直接把他給炸暈了。

「元初之靈已經被我奪得,百年之內,我必成祖神。」

也太,太,太過吊炸天了吧,百年之內必成祖神,這話有史以來有誰說過?

開天闢地以來,似乎都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話語,所以,他很想問一句,師父,你是不是得了神經病?

不過,接下來一道神念直入他的識海,將之前在萬毒域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放到了他的腦子裡頭。

「咳,咳,咳……!」

鐵鈞的表情驟然之間僵直起來,一口氣上不來,直接狠狠的咳了起來。

「師父,您可真是……,您究竟是不是我師父?」

二師兄的表現讓他嚴重懷疑那個在萬毒域中大發神威的傢伙根本就是某個祖神冒充的。

「八百年前,我把投入佛門,一路西去,取得真經,得成菩薩果位,得封凈壇使者菩薩。」二師兄娓娓道來。

「佛門為了擴大影響,將這件事情廣為宣傳,意為佛門大興之始,自那個時候開始,我便發現自己的力量突飛猛進,不止是我,還有師父和師兄弟,不過我們並不驚訝,因為當時我們都在修鍊佛門的香火之力,藉助生靈的香火之力提升自己的實力,這種修鍊的法門一開始的時候修鍊的速度是很快,但很快我就發現不對了,因為我的力量一直在漲,增長的速度已經到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原本遙不可及的天君之位在三年之後就已經突破了,而那個時候,師兄也不過是剛剛突破到天君之位,別人的增長速度都慢了下來,開始按部就班的打磨自己的佛門金身,可是我的金身卻在一天之內完成,凝實無比,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發現情況不對。」

「別人的修為增長都停了下來,而我的修為卻一直在漲,而且漲的速度越來越快,我就明白過來,我撞到大運了。」

一番解說之下,鐵鈞終於明白報事情的原委。

當年鴻老道在紫霄宮講道,號稱大道三千,條條都能證得混元,成就祖神之位,其中一條便有以香火願力修鍊的法門。

因為以香火願力修鍊的法門能夠藉助外力,初期修鍊的速度極快,威力也不錯,所以在條件成熟以後,許多強大的修行者都嘗試過這一法門,只是失敗者眾多,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藉助香火願力固然是一條捷徑,但你如何讓人信仰你呢?即使是信仰你,你又如何能夠保證這種信仰會一直存在呢?

當年人間的祖靈泛濫,也是用香火之力修鍊的一種試驗,結果並不理想,是出現了許多的祖靈,但是這些祖靈之所以能夠得到供奉,主要還是由於血脈紐帶,是自家的子孫後代在信仰他們,若是沒有血脈紐帶,誰會去信仰你呢?就像是一個人小時候只會崇拜自己的老爸,絕不會無緣無故的去崇拜同學的老爸一樣,同樣,祖靈想要持續的得到子孫後代的信仰,也需要給予子孫適當的幫助。

不過最後的結論是祖靈這種方式是極為失敗的一種產物,依靠血脈維繫的力量在傳承到第三代以後就會分散了,所謂子子孫孫無窮盡只是一個神話而已,傳承到五代以後,子孫或許有很多,相互之間的紛爭也開始多了起來,還有就是家族也是有興衰存亡的,祖靈給予的幫助畢竟有限,一場戰爭,又或者幾百年的時間,又或者是一場瘟疫,意外什麼的,都有可能導致一個家族的滅亡,家族一旦滅亡,祖靈也就成了無本之源了。

另外一種香火之力的嘗試還算是比較成功,那就是神靈,現在在人間,就有許多接受供奉的神靈,鐵鈞的第一位師父便是一位河神,而佛門的修鍊之法便是借鑒於神靈的法門。

佛門的前身是西方教,不過在佛門叫作西方教的時候,只是大貓兩隻,小貓更少,後來接引與准提對西方教進行了改組,就如當年同盟會改組成國民黨一般,大量借鑒神靈的香火之力修鍊法門,開闢無數的小世界,在其中培養生靈以收集信仰,甚至還為了傳播信仰發動了數次域外戰爭,將佛門的教義傳播到了諸天萬界,至此,佛門大興,短短的時間內出現了無數的強者。

不過這些強者之中除了如來佛祖,燃燈古佛這般的原本就是強橫無比的生靈之外,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藉助香火之力突破天君的境界,想要突破天君的境界,就要摒棄香火之力,這也是佛門的一大遺憾,也是香火之力公認的缺陷,或許這也是道門放任佛門發展的原因。

可是二師兄竟然突破了,而且他還是藉助香火之力突破的。

「也不能說是香火之力,在西遊的十餘年之後,我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兩股信仰之力,一股是普通的香火之力,而另外兩股則更為精純更為強大,我正是借著這兩股力量突破天君之境的。」說到這裡,二師兄的面上明顯流露出了沉思之色,「最重要的一點,供奉我的香火之力有限,但是這一股信仰之力則極為龐大,而且了隨著時間的推移還在不斷的增加,西遊百年之後,這股力量已經增長到我都覺得可怕的地步,我懷疑,這一股力量和我被封的職位有關,甚至,我懷疑,這一股力量才是香火信仰之力真正的修鍊法門,可惜,八百多年了,我都一直弄不明白,這兩股力量是來自於何方,為何而來。」

鐵鈞聽了心中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但是一時之間又摸不到頭緒,直到二師兄繼續道,「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又感覺到香火之力中分出另外一股信仰之力,這一股信仰之力同樣比香火之力精純,量也越來越大,卻不比之前的那一股誇張,正是這兩股力量的推動,我的實力才越來越強,強到了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而我懷疑這股力量同樣和我的名聲有關。」

「名聲?」

「不錯,這不是什麼好名聲,這股力量壯大的同時,正是我好色的名聲流傳出去的時候。」

「好色!」

剎那之間,一個靈感彷彿一道電光一般在他的腦海之中閃過,他終於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七宗罪!

天主教教義中的七種罪過。

是由原罪而引發的本罪!

這七宗罪過是生靈最原始的**。

貪婪、

、貪食、妒忌、懶惰、傲慢、暴怒

佛門為了大興,將西遊之事廣為流傳,甚至編寫成了西遊記這樣的話本在各個世界之中流傳,因為這對於生靈而言是一個極好的故事,所以流傳的極廣,也受到了許多的追捧。

西遊五人組的形象也得到了固化,如果說五人之中猴子的崇拜者最多,唐僧被罵的最多的話,那麼二師兄則是一個極為特殊的人物,看起來是一個逗比的角色,但是這個角色的兩個特性卻深入人心,這便是懶惰與貪食,在無數的世界,豬八戒這三個字代表的是又饞又懶,而看到一個傢伙或是饞或是懶便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這個形象,從而形成了兩股精純的信仰之力,這樣的信仰之力才是最為精純的,沒有刻意,沒有引導,僅僅只是一種本能的反應,當然,還有好色。

不過世上好色之人甚多,再加上二師兄的形象又不怎麼好,因此在這方面得到的好處遠遠沒有另外兩宗罪得到的好處多,但是這廝貪花好色的性子也同樣深入人心,所以在西遊記的話本蔓延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便又獲得了一股信仰之力。

說白了,就是自家的這個師父因為人品不好,所以誤打誤撞的走出了香火願力修鍊最正確的一條道路之上,然後還順便給自己指明了方向,不過問題在於,自己也不過是找到了一條路而已,如何將這條路順利的走下去,還需要漫長的時間。

「總之,我覺得我的際遇都和西遊有關,西遊一行讓我在諸天萬界之中名聲廣播,這應該就是一個關鍵的所在,所以,如果你想走我這一條路的話,就要找機會像我一樣揚名,這一次合併兩界是一個不錯的機會,但是還遠遠不夠,我馬上就要去紫霄宮接受老祖的質詢,然後便會閉關了,接下來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不過你也不需要擔心,這一次你成功的合併了兩界,已經入了道門的門牆,不久之後,便有資格成為南疆之主。」

「我一定要成為南疆之主嗎?」

「你是最適合的人選,誰讓你吞噬了世界樹呢?」二師兄笑道,「不用擔心,南疆之主的位子雖然難做,但是有我還有道門在你的後頭撐著,再加上你如今的實力也是真身天王,應該不會有人不長眼來找你的麻煩,若真的有人這麼不長眼,你也不用客氣,直接去找你大師伯幫你出頭,他也突破了天君的境界,雖然比我還差一點!」說到這一點,二師兄也不免有些得意,這些年來,猴子的實力也增長的極快,這廝本就是一個天賦異稟的傢伙,但還是遠遠的比不上自己,這讓他很得意。

「另外還有兩件事情需要交待,一件就是冥土輪迴之事,另外一件便是天篷元帥之位,雖然你已經確定接任南疆之主,但天篷元帥之位我也不會這麼放任讓那個混蛋佔據著,我會讓你師兄還俗接任這個位子,不過他破門而出,終歸會有一些影響,氣運又遠不及你,我不在的時候,若是遇到什麼問題,你要多幫他搭把手,明白嗎?」

「義不容辭!」

「還有冥土的事情,你吞噬過遠古英靈的神魂,對冥土之地應該有所了解吧?」

「知道一些,冥土是諸天萬界的本源之地,諸天萬界的輪迴都要經過冥土,不過冥土似乎被各方勢力劃分了,無數的勢力佔據此地,劃出了無數的幽冥之境。」

冥土是一個奇特的地方,他擁有無限廣闊的空間,號稱本源之地,據傳說與混沌同在,與混沌是正反兩面,開天闢地之後,混沌消散在虛空之中,形成了諸天萬界,但是冥土卻堅挺的存在著,最核心的地方便是輪迴之地,那裡是諸天萬界生死交換的場所,便是祖神也無法控制,只能憑藉自己的力量去影響這麼一個神秘的地方。

無數年來,各個世界都在爭奪冥土的地盤,欺望能夠讓自己的地盤更加的靠近一些輪迴之地,從而能夠增大對於輪迴的控制,在輪迴之地,發生過無數次的戰爭,各個世界在這裡血沃千里,這便是冥土戰爭。

可以說,域外戰爭是冥土戰爭的延續,諸天萬界的一切爭鬥,最終都會歸於冥土戰爭。

所以在冥土之中,諸天萬界時時刻刻都在爭戰,最強大的六域蒼穹、武神域等世界都在靠近冥土最核心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據點,陰間便是六域蒼穹在冥土的據點,六域蒼穹所有生靈死亡之後,只要不是神魂俱滅,最終都會歸於陰間,歸於冥土,從那裡進行輪迴。

而天庭之中八成的戰力都放在了冥土,投入到域外戰爭上的兵力不足兩成。

「你現在是道門的嫡傳,馬上也將成為天庭親立的南疆之主,所以必然要去冥土走上一遭,六域蒼穹在陰間有八百萬要塞,你成為南疆之主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要進入冥土歷練,至少要為六域蒼穹在冥土打下一片領地方才有資格獲得真正的認可,當然,一戒也會和你一起去,所有的一切,都要在百年內完成。」

「這裡面,難道還有什麼講究嗎?」

「有些事情,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我也該走了,下面的事情,你自己安排吧。」

說話之間,二師兄便消失在了一片白光之中,隨後,無形的力量將他擠出了白光,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又是一處古怪的宮殿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發現實力越強,越無法自主呢?」鐵鈞心中暗罵一聲,再抬頭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張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道長,怎麼是您?」

「呵呵,為什麼不是你,你現在正式拜入了我的門下,我總得見見你啊。」

「拜入您的門下?」鐵鈞微微一怔,頓時明白了過來,「您是……!」

「我是你師祖的師父,這裡是兜率宮,怎麼樣,我給你的東西還好用吧?」

「好用,好用!」

鐵鈞連連點頭,有些小激動的道。

出現在他面前的正是當年在鬼市之上碰到的那個與他交易的道人,一刀斬輪迴的刀法和那紫色的仙杏便是從他的手中得到的,只是他一直不知道這位爺的真實身份,不過現在知道了。

這裡是兜率宮,師祖的師父,二師兄曾在玄都**師的門下學藝,玄都**師自然就是他的師祖,而玄都**師的師父是誰,面前這個老道的身份便昭然若揭了。

「想不到您老人家也會去鬼市。」

「那地方是永恆與時空之主弄出來的,我本是與他見面,想不到竟然碰到了你這個奇異的傢伙,你的命格奇異,並不在諸天萬界之內,所以我便給了你一個機會,想不到你竟然把握到了,最後還投入了我的門下,倒算是有緣啊。」

命格奇異,不在諸天萬界之內!

這話說的,鐵鈞頓時一頭冷汗冒了出來。

「不要擔心,你的來歷我算不出來,也沒有剖開你識海的心思,本來還準備待你達到虛境之後再來找你,現在看來不用了,你那師父竟然走到了這一步,他又把你招了過去,想來也和你說過冥土之事了。」

「師父讓弟子成為南疆之主后便去冥土立功。」

「冥土關係到諸天萬界的利益,所以在那裡的爭奪非常的激烈。」太上道祖看了鐵鈞一眼,「你既然融合了世界樹,自然也就有獨特的優勢了,所以責任也就更重一些。」

「弟子不明白。」

「萬毒域已經和南疆並在一處,形成了一個新的荒域,不但空間大增,而且裡面的世界法則也會部都是由世界之樹演化而成的,若是能打通一條與冥土的通道,幾乎可以自成一域。」

「自成一域?」鐵鈞面色一怔,頓時冷汗就冒了出來,「道祖說笑了,這種事情就算可能性再大,也不可能成功的,不管怎麼說,這裡都是六域蒼穹,是萬毒域的一部分,哪個有那麼大的膽子敢行此分裂之事?」

「就算是不分裂,將冥土的通道打通,未嘗不能成為六域蒼穹的第七域,便如魔域,妖域一般,成為一方毒域也未為可知啊。」

「第七域?弟子愚鈍,實在不明白道祖的意思。」

「你那師父,這一次在萬毒域是大出風頭,又搶了元初之靈,成就祖神之位是遲早的事情,既然能夠成就祖神之位,那將南疆化為第七域也是必然的選擇,只有這樣才能狀大,六域蒼穹,以前也不過是一片洪荒而已,能有如今的局面,靠的就是域外戰爭與不停的擴張,如今南疆已經具備了獨立一域的前提條件,自然要早做準備。」

「全憑道祖吩咐。」鐵鈞恭身道。

「你現在的修為要獨掌一域是不可能的,不過南疆演化第七域也不能操之過急,得慢慢來,你回南疆主要是做一些準備工作,先整合南疆的力量,萬毒域新附,南疆各寨與萬毒域之間的矛盾深重,再加上瘟癀寨的呂岳似乎閉關了,南疆大大小小的寨子群龍無首,一旦鬧起來,又是一番無窮無盡的爭鋒與扯皮,你回去就是要做這個龍首,天庭的命令很快就會下來,你將是名正言順的南疆之主,所以你要做出個樣子來,畢竟是兜率宮門下,千萬不要讓別人看扁了,若是丟了我兜率宮的臉,我饒不了你。」

「弟子明白,斷不會給道祖丟臉的。」

「十年,我給你十年的時間,你要在十年之內將南疆整合完畢,之後南疆與冥土的通道就會打開,到時候,藉助這個通道,南疆便能在冥土佔據一方自己的地盤,至於具體怎麼做,不需要我教吧?」

「道祖放心,弟子一定會把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絕不會約兜率宮門下丟人。」

鐵鈞自信滿滿的道。

「好,有這麼多的事情要你去辦,我自然不會讓你白乾,那金蛟剪你便留著防身吧。」

「謝道祖。」

金蛟剪乃天地之間最強的殺伐靈寶之一,因為吞併萬毒域的需要,太上道祖將其賜予了鐵鈞,但這並不意味這東西就屬於鐵鈞的了,如今萬毒域大劫已經結束,收回這件靈寶也不是沒有可能,這也是鐵鈞來到兜率宮后最擔心的事情,現在終於算是放下心來了。

「還有什麼需要的,一併說出來吧。」

「道祖讓我十年之內穩定南疆局面,我的信心不大夠,不過如果有人幫手的話,或許事情會順利的多。」

道祖點點頭,「你說的是那個謝白吧?」

「是的,謝白此人不算是出類拔萃,但也是一個極好的管理人才,再加上人用的也順手了,所以有他在身邊,肯定能夠省去很多的麻煩,只是他如今被大雪山神廟邪法所制,弟子不敢用他,所以想請道祖開恩,解了他身上的邪法禁制。」

「邪法禁制?」

道祖一笑道,「你倒是會說話,將人大雪山神廟千百年傳承的法門稱之為邪法,若是讓燃燈聽了,恐怕不會與你甘休啊!」

「這也是弟子最怕的事情,師父他老人家那一巴掌甩的是爽快,卻是替弟子結下了一個死敵,若是他在暗中搗亂的話,恐怕弟子力有不逮啊!」

「燃燈此人,心胸是小了一些,行事也有些過了,不過你放心,南疆之事關係大局,他不會給你搗亂的,至於你說的那個謝白,也可以放心,這件事情我會幫你處理好的。」

「謝道祖。」

「另外就是哪吒的事情,哪吒也好,太昊家也好,這裡頭牽扯的利益太多,糾葛也多,你回去以後做好南疆的事情,不要表現出太多的傾向,免得生枝。」

「是!」

鐵鈞再次應道。

「此間事了,你便回去吧,這一葫蘆九轉太上紫金丹也賜予你了,南疆之事,交於你手,望你好自為之,去吧,去吧!」太上道祖拂塵一盪,鐵鈞便自兜率宮中消失。

一日之後,鐵鈞正式列入道門門牆的消息傳遍六域蒼穹。

三日之後,天庭任命鐵鈞為南疆之主,掌瘟疫寨,是為南疆天王,昭告六域,同時朱一戒破佛門而出,成為新的天篷元帥,與鐵鈞一同昭告六域。

半年之後,南疆七十二寨與原萬毒域一百零八城邦起衝突,大打出手,打的是天翻地覆,不可開交,鐵鈞遣人調停三次,未果。

一年後,鐵鈞盡起八十萬鶴翼軍橫掃南疆之地,打破七十二寨,掃平一百零八城邦,並藉此機會強行將原萬毒域的城邦和南疆的寨子打散,在南疆之地建立了十八座洞天福地,強行將所有修行者遷入,原南疆各寨的部分寨主不服,大部被驅逐出南疆,至此,南疆新格局出現了端倪。

五年之後,南疆初定,萬毒域與南疆漸漸的融在一處,不分彼此,偶有冒出頭來不服管的,鐵鈞也毫不手軟,以雷霆手段平伏,在他的管制之下,南疆漸趨平穩。

十年之後,南疆已成為八荒之中最為平靜的一個世界,通往冥土的通道被打通,而鐵鈞也在冥土通道被打通之後,晉入虛境道人的境界,開始了新的征程。

…………

…………

「公子,派往冥土的人選已經定下來了。」

謝白站在鐵鈞身旁,恭敬的道,此時的鐵鈞,經歷十年的風雨,又是道人之境,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不要叫我公子,叫我大官人,鐵大官人。」

「是,鐵大官人!」謝白的面色抽了抽,饒是他智計絕倫,在最近的十年之中更是得到了完整的大雪山神廟傳承,無論是修為還是心計都有極強的進步,可是面對鐵鈞這麼一個怪異的要求,他總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自家的這位東家抽的什麼風,非要自稱什麼鐵大官人,這似乎有點逐臭的意思啊!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間流傳著一個奇怪的話本兒,這話本講的是那梁山泊一百零八將的故事,裡頭竟然也提到了南疆之主鐵鈞,被稱之為鐵大官人,不過在那話本裡頭,這位鐵大官人的名聲可不好,卻是一個與有夫之婦通姦,還殺了人家丈夫的壞胚一個,若是換成自己,說不定早就怒火衝天,一定會將這話本全部銷毀,再把寫這話本兒說這話本兒的人全都殺死,因為這簡直就是在敗壞自己的名頭。

可是鐵鈞的反應卻很奇怪,不僅僅沒有這麼做,還沾沾自喜的自稱為鐵大官人,彷彿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名聲在人間有多臭似的。

「人間的那個話本兒你看了,感覺怎麼樣?」

「屬下以為,那話本太過敗壞公子,哦不,大官人的名聲了。」

「不不不,不是敗壞名聲的事情,我總是有些不服務,憑什麼他梁山泊一百零八將能當話本主角,我卻不能,我這裡有一個話本,自己編的,你幫我散到人間去,也讓世人知道,我鐵大官人也是能當主角的。」

「啊?!」謝白接過話本,草草一翻,整個人的臉都白了,「公,大,大官人,不可啊,這個話本要是流傳出去,您的名聲可全玩了。」

「那又如何,名聲這個東西,難道能當飯吃不成?」鐵鈞撇了撇嘴,心中暗道,「實在不好意思了,師尊大人啊,我現在能想到的也就是只有這麼一個好辦法了,反正您老人家馬上就在成就祖神之位了,應該不會在意我和您分一分這信仰之力吧,還有西門大官人啊,老子把你的名字套到我的身上,你也不虧了,好歹我現在也是南疆天王啊!!」

謝白蒼白著臉走了出去,手中捧著鐵鈞鐵鈞剛剛交給他的話本,彷彿捧著一個燙手的山芋一般,那話本的封面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金瓶梅》。

(全書完)中。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發現實力越強,越無法自主呢?」鐵鈞心中暗罵一聲,再抬頭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張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道長,怎麼是您?」

「呵呵,為什麼不是你,你現在正式拜入了我的門下,我總得見見你啊。」

「拜入您的門下?」鐵鈞微微一怔,頓時明白了過來,「您是……!」

「我是你師祖的師父,這裡是兜率宮,怎麼樣,我給你的東西還好用吧?」

「好用,好用!」

鐵鈞連連點頭,有些小激動的道。

出現在他面前的正是當年在鬼市之上碰到的那個與他交易的道人,一刀斬輪迴的刀法和那紫色的仙杏便是從他的手中得到的,只是他一直不知道這位爺的真實身份,不過現在知道了。

這裡是兜率宮,師祖的師父,二師兄曾在玄都**師的門下學藝,玄都**師自然就是他的師祖,而玄都**師的師父是誰,面前這個老道的身份便昭然若揭了。

「想不到您老人家也會去鬼市。」

「那地方是永恆與時空之主弄出來的,我本是與他見面,想不到竟然碰到了你這個奇異的傢伙,你的命格奇異,並不在諸天萬界之內,所以我便給了你一個機會,想不到你竟然把握到了,最後還投入了我的門下,倒算是有緣啊。」

命格奇異,不在諸天萬界之內!

這話說的,鐵鈞頓時一頭冷汗冒了出來。

「不要擔心,你的來歷我算不出來,也沒有剖開你識海的心思,本來還準備待你達到虛境之後再來找你,現在看來不用了,你那師父竟然走到了這一步,他又把你招了過去,想來也和你說過冥土之事了。」

「師父讓弟子成為南疆之主后便去冥土立功。」

「冥土關係到諸天萬界的利益,所以在那裡的爭奪非常的激烈。」太上道祖看了鐵鈞一眼,「你既然融合了世界樹,自然也就有獨特的優勢了,所以責任也就更重一些。」

「弟子不明白。」

「萬毒域已經和南疆並在一處,形成了一個新的荒域,不但空間大增,而且裡面的世界法則也會部都是由世界之樹演化而成的,若是能打通一條與冥土的通道,幾乎可以自成一域。」

「自成一域?」鐵鈞面色一怔,頓時冷汗就冒了出來,「道祖說笑了,這種事情就算可能性再大,也不可能成功的,不管怎麼說,這裡都是六域蒼穹,是萬毒域的一部分,哪個有那麼大的膽子敢行此分裂之事?」

「就算是不分裂,將冥土的通道打通,未嘗不能成為六域蒼穹的第七域,便如魔域,妖域一般,成為一方毒域也未為可知啊。」

「第七域?弟子愚鈍,實在不明白道祖的意思。」

「你那師父,這一次在萬毒域是大出風頭,又搶了元初之靈,成就祖神之位是遲早的事情,既然能夠成就祖神之位,那將南疆化為第七域也是必然的選擇,只有這樣才能狀大,六域蒼穹,以前也不過是一片洪荒而已,能有如今的局面,靠的就是域外戰爭與不停的擴張,如今南疆已經具備了獨立一域的前提條件,自然要早做準備。」

「全憑道祖吩咐。」鐵鈞恭身道。

「你現在的修為要獨掌一域是不可能的,不過南疆演化第七域也不能操之過急,得慢慢來,你回南疆主要是做一些準備工作,先整合南疆的力量,萬毒域新附,南疆各寨與萬毒域之間的矛盾深重,再加上瘟癀寨的呂岳似乎閉關了,南疆大大小小的寨子群龍無首,一旦鬧起來,又是一番無窮無盡的爭鋒與扯皮,你回去就是要做這個龍首,天庭的命令很快就會下來,你將是名正言順的南疆之主,所以你要做出個樣子來,畢竟是兜率宮門下,千萬不要讓別人看扁了,若是丟了我兜率宮的臉,我饒不了你。」

「弟子明白,斷不會給道祖丟臉的。」

「十年,我給你十年的時間,你要在十年之內將南疆整合完畢,之後南疆與冥土的通道就會打開,到時候,藉助這個通道,南疆便能在冥土佔據一方自己的地盤,至於具體怎麼做,不需要我教吧?」

「道祖放心,弟子一定會把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絕不會約兜率宮門下丟人。」

鐵鈞自信滿滿的道。

「好,有這麼多的事情要你去辦,我自然不會讓你白乾,那金蛟剪你便留著防身吧。」

「謝道祖。」

金蛟剪乃天地之間最強的殺伐靈寶之一,因為吞併萬毒域的需要,太上道祖將其賜予了鐵鈞,但這並不意味這東西就屬於鐵鈞的了,如今萬毒域大劫已經結束,收回這件靈寶也不是沒有可能,這也是鐵鈞來到兜率宮后最擔心的事情,現在終於算是放下心來了。

「還有什麼需要的,一併說出來吧。」

「道祖讓我十年之內穩定南疆局面,我的信心不大夠,不過如果有人幫手的話,或許事情會順利的多。」

道祖點點頭,「你說的是那個謝白吧?」

「是的,謝白此人不算是出類拔萃,但也是一個極好的管理人才,再加上人用的也順手了,所以有他在身邊,肯定能夠省去很多的麻煩,只是他如今被大雪山神廟邪法所制,弟子不敢用他,所以想請道祖開恩,解了他身上的邪法禁制。」

「邪法禁制?」

道祖一笑道,「你倒是會說話,將人大雪山神廟千百年傳承的法門稱之為邪法,若是讓燃燈聽了,恐怕不會與你甘休啊!」

「這也是弟子最怕的事情,師父他老人家那一巴掌甩的是爽快,卻是替弟子結下了一個死敵,若是他在暗中搗亂的話,恐怕弟子力有不逮啊!」

「燃燈此人,心胸是小了一些,行事也有些過了,不過你放心,南疆之事關係大局,他不會給你搗亂的,至於你說的那個謝白,也可以放心,這件事情我會幫你處理好的。」

「謝道祖。」

「另外就是哪吒的事情,哪吒也好,太昊家也好,這裡頭牽扯的利益太多,糾葛也多,你回去以後做好南疆的事情,不要表現出太多的傾向,免得生枝。」

「是!」

鐵鈞再次應道。

「此間事了,你便回去吧,這一葫蘆九轉太上紫金丹也賜予你了,南疆之事,交於你手,望你好自為之,去吧,去吧!」太上道祖拂塵一盪,鐵鈞便自兜率宮中消失。

一日之後,鐵鈞正式列入道門門牆的消息傳遍六域蒼穹。

三日之後,天庭任命鐵鈞為南疆之主,掌瘟疫寨,是為南疆天王,昭告六域,同時朱一戒破佛門而出,成為新的天篷元帥,與鐵鈞一同昭告六域。

半年之後,南疆七十二寨與原萬毒域一百零八城邦起衝突,大打出手,打的是天翻地覆,不可開交,鐵鈞遣人調停三次,未果。

一年後,鐵鈞盡起八十萬鶴翼軍橫掃南疆之地,打破七十二寨,掃平一百零八城邦,並藉此機會強行將原萬毒域的城邦和南疆的寨子打散,在南疆之地建立了十八座洞天福地,強行將所有修行者遷入,原南疆各寨的部分寨主不服,大部被驅逐出南疆,至此,南疆新格局出現了端倪。

五年之後,南疆初定,萬毒域與南疆漸漸的融在一處,不分彼此,偶有冒出頭來不服管的,鐵鈞也毫不手軟,以雷霆手段平伏,在他的管制之下,南疆漸趨平穩。

十年之後,南疆已成為八荒之中最為平靜的一個世界,通往冥土的通道被打通,而鐵鈞也在冥土通道被打通之後,晉入虛境道人的境界,開始了新的征程。

…………

…………

「公子,派往冥土的人選已經定下來了。」

謝白站在鐵鈞身旁,恭敬的道,此時的鐵鈞,經歷十年的風雨,又是道人之境,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不要叫我公子,叫我大官人,鐵大官人。」

「是,鐵大官人!」謝白的面色抽了抽,饒是他智計絕倫,在最近的十年之中更是得到了完整的大雪山神廟傳承,無論是修為還是心計都有極強的進步,可是面對鐵鈞這麼一個怪異的要求,他總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自家的這位東家抽的什麼風,非要自稱什麼鐵大官人,這似乎有點逐臭的意思啊!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人間流傳著一個奇怪的話本兒,這話本講的是那梁山泊一百零八將的故事,裡頭竟然也提到了南疆之主鐵鈞,被稱之為鐵大官人,不過在那話本裡頭,這位鐵大官人的名聲可不好,卻是一個與有夫之婦通姦,還殺了人家丈夫的壞胚一個,若是換成自己,說不定早就怒火衝天,一定會將這話本全部銷毀,再把寫這話本兒說這話本兒的人全都殺死,因為這簡直就是在敗壞自己的名頭。

可是鐵鈞的反應卻很奇怪,不僅僅沒有這麼做,還沾沾自喜的自稱為鐵大官人,彷彿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名聲在人間有多臭似的。

「人間的那個話本兒你看了,感覺怎麼樣?」

「屬下以為,那話本太過敗壞公子,哦不,大官人的名聲了。」

「不不不,不是敗壞名聲的事情,我總是有些不服務,憑什麼他梁山泊一百零八將能當話本主角,我卻不能,我這裡有一個話本,自己編的,你幫我散到人間去,也讓世人知道,我鐵大官人也是能當主角的。」

「啊?!」謝白接過話本,草草一翻,整個人的臉都白了,「公,大,大官人,不可啊,這個話本要是流傳出去,您的名聲可全玩了。」

「那又如何,名聲這個東西,難道能當飯吃不成?」鐵鈞撇了撇嘴,心中暗道,「實在不好意思了,師尊大人啊,我現在能想到的也就是只有這麼一個好辦法了,反正您老人家馬上就在成就祖神之位了,應該不會在意我和您分一分這信仰之力吧,還有西門大官人啊,老子把你的名字套到我的身上,你也不虧了,好歹我現在也是南疆天王啊!!」

謝白蒼白著臉走了出去,手中捧著鐵鈞鐵鈞剛剛交給他的話本,彷彿捧著一個燙手的山芋一般,那話本的封面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金瓶梅》。

(全書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仙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仙朝 仙朝下載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6章 香火信仰之力 七宗罪(結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