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零五章 投影再現

第五千八百零五章 投影再現

聽得血鴉這般說,領頭的老牌八品疑惑不已:「不是說第九次演變之後,還有一些時間嗎?」

血鴉搖頭:「前次如此,這一次卻有些不同,或許並非每次都一樣吧。」

他也只參與過一次乾坤爐現世,哪裡摸索出什麼正確的規律,只以眼下的變故來看,乾坤爐確實很快就要關閉了。

待到那時候,所有外來者都會被這一方世界排斥出去,回歸原點。

屆時又是一場大戰即將到來,而這一次,人族一方早有準備,必能讓墨族損失慘重!

上次大戰之後,一行六人療傷完畢,結陣而行,這段時間倒也有所斬獲,遇到一些逃竄的墨族強者。

原本以為距離乾坤爐關閉還有一段時間,還能有一番作為,然而此刻卻也不做他想了。

六位八品,分從各處乾坤爐入口而來,一旦乾坤爐關閉的話,也是要回歸不同的地方的,當下各自抱拳,互道珍重,便靜氣凝神,養精蓄銳起來。

不但這邊如此,此時此刻,所有還在活躍的人族強者都隱隱有所察覺,各自凝神以待。

相對而言,那些消息還算靈通的墨族強者們就有些惶惶不安了,儘管早知道這一天終究是要到來的,可真的來了,他們才發現,自己並沒有做好準備。

從人族墨徒那裡得到的消息,讓他們憂心忡忡,不知乾坤爐關閉之後,他們要面臨怎樣惡劣的局面。

他們終究是要回歸那一處處大域戰場的,乾坤爐關閉之後他們是死是活,全看外間人墨兩族大軍對抗的優劣了。

更多的墨族強者對此毫不知情……

暗流激涌,楊開以時空長河護持己身,隨波逐流,不知自己將流向何方,更不知自己此番的舉動是不是有意義,然事已至此,他也只能這般隨波逐流了。

這支流之中充斥著極為濃郁精純的萬道之力,凝聚為支流之水,滾滾而去。

他不禁陷入沉思,此前因為自身的施為,導致乾坤爐內生出異變,整個爐中世界都在一瞬間被那蜘蛛網一般的支流鋪滿,這情景他是看在眼中的。

他能進來,是藉助了自身對大道之力的感悟,催動萬道演化了混沌,如果說支流是一扇封閉的門,那麼他的手段便是打開這扇門的鑰匙,所以他進入了這一條支流之中。

而其他人就算看到了這樣的支流,沒有相應的手段,也休想進入其中。

雖然藉此擺脫了一直追擊他的混沌靈王,可他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何事,只能靜心感知四周的種種變化。

大道之力的流淌速度極快,反應在支流上便是河水激喘,暗流兇猛。

身在這樣一條支流之中,無論是時間,還是空間,都變得極為錯亂,四周雖是濃郁至極的大道之力,可視野中卻是光怪陸離的線條變換,極為奇特。

楊開心中生出明悟,乾坤爐快要關閉了!

從血鴉那邊反饋來的消息,說的是第九次大道演變之後,過一段時間乾坤爐才會關閉,可是這一次似乎很快,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原因。

楊開此刻也懶得考慮這些,他只想知道,自己這般隨波逐流,最終會流淌向何方!

或許這支流的盡頭,能讓他發現一些不為人知的奧秘!

時間空間變得更加混亂了,楊開甚至難以算計自己到底在這支流中待了多長時間,某一刻,縈繞在身側的時空長河似是受到了巨大的衝擊,長河瞬間動蕩,讓他周身不穩,巨大的衝擊力更讓他氣血翻滾不定。

楊開變色。

以他如今的修為,這般衝擊,不啻一位墨族王主全力沖他出手了。

察覺到衝擊來源的位置,楊開幾乎是本能地探手一抓,待收手之時,手中已抓住了一物。

很小的一個東西,攤開手心,定眼瞧去,楊開面色古怪。

那赫然是一粒沙礫般的東西!

而且這東西,他之前見到過……

正是在那無盡長河的河底深處,河床之上,匯聚了數之不盡的河沙。

那根本不是什麼河沙,而是一座座已有雛形的乾坤世界,只不過因為無盡長河內部龐大的壓力和濃郁的大道之力,讓這隻有雛形的乾坤世界看起來宛若河沙一般。

這樣的東西居然出現在自己所在的這道支流之中……

那貫穿整個爐中世界的無盡長河是主河道,所有的支流都是無盡長河的一部分,如今支流之中出現了本應該存在於主河道深處的沙礫,豈不是說主河道內部的一些東西被衝擊了出來?

意識到這一點,楊開臉色微變,自己所在的這條支流……恐怕沒有想象中那麼安全。

他可記得清楚,那無盡長河內部,孕育了大量神妙的天象,那一座座天象在無盡長河內看起來袖珍精妙,可實際上內部卻是千奇百怪。

方才撞擊到自己的只是一粒沙礫,若是一座天象的話……楊開頓時頭大。

雖有危機,可心情卻是振奮無比,主河道中的存在被衝擊出來,流淌入支流之中,說明大道之力的動蕩已經席捲了整個乾坤爐,連那無盡長河都沒能避免,他不免更加期待自己在這支流的盡頭會有什麼令人驚訝的發現了。

意識到自己身處的環境不那麼安全之後,楊開愈發小心謹慎地感知四方,免得真被什麼奇奇怪怪的天象捲入其中。

好在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倒是確實有不少沙礫隨著喘息的暗流衝擊而至,早有防備的楊開都輕鬆化解。

就在楊開隨著支流流淌向不知預測的未來的同時,爐中世界在劇烈震蕩中關閉了,一道道倖存者的身影在巨大的排斥力下消失不見。

青陽域,作為人族對抗墨族的前線大域戰場,這數千年來,不知埋葬了多少強者的性命,其中有人族的,也有墨族的,這一片虛空的每一個角落,都曾有鮮血流淌,有生靈隕落。

不過數千年來此處大域戰場雖有爭鬥,可總體而言還在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

然而數十年前,當乾坤爐突兀現世的時候,真正的戰爭爆發了!

那一戰的慘烈,是數千年來都不曾有過的。

那一戰,墨族強者雲集,單是偽王主級別的便有數位,而人族一方,更有雪藏已久的九品親自迎戰。

那一戰,雙方都死傷慘重,不過隨著大量人墨兩族的強者進入乾坤爐后,局勢也慢慢穩定了下來。

偽王主們進去了一大半,但人族的九品卻沒有進去,如此一來,墨族焉是對手?

之後二十年時間,人族一方在洛聽荷的帶領下,橫掃整個青陽域,殺的墨族一方丟盔棄甲。

如今的青陽域,基本已經掌控在人族手中,雖然在某些地方,還有一些墨族零零散散的抵抗,但也都已經不成氣候,早晚會被趕盡殺絕。

這些墨族其實也想逃離青陽域的,然而各處域門已被人族攻佔封鎖,他們逃無可逃。

墨族本以為人族在奪取攻佔了青陽域之後,定會大舉反撲,為此,墨族已在鄰近的大域內大軍橫亘,嚴陣以待。

然而卻出乎墨族一方的意料,青陽域的人族大軍並沒有乘勝追擊,甚至那九品洛聽荷都沒有離開青陽域的意圖,只是固守其中,也不知作何打算。

猜不透敵人的用意,這讓墨族一方多少有些惶惶不安。

不但青陽域是這樣,其他的大域戰場大多數都是如此,那狼牙域中,魏君陽也基本領著人族大軍掃平了這一處大域戰場,同樣按兵不動。

消息傳遞到不回關,坐鎮不回關的墨彧心中不安的同時又疑惑不解,不知這兩位人族九品到底意欲何為。

有些想念摩那耶,若是他在的話,或許能看出一些門道,可惜自從摩那耶失陷在爐中世界,他麾下已無可用之士。

除去兩位九品坐鎮的大域戰場基本已經塵埃落定,其他的大域戰場戰事還是挺焦灼的,人墨兩族雙方不斷地投入兵力,大大小小的戰爭幾乎每隔數日便會爆發一次。

墨族損失巨大,人族損失也不小。

諸多紛亂的情報中,有一個消息讓墨彧極為在意。

那就是不管在哪一處大域戰場,人族一方似乎對那乾坤爐曾經投影的空間極為在意,就算佔據優勢,他們也僅僅只是以那投影空間所在的位置排兵布陣,嚴防死守,不讓墨族靠近半步。

這投影空間出現的位置,有什麼奇特嗎?

人族一方的應對讓墨彧隱隱感覺不妙,若事情真如他所猜測的那樣,那麼這一次進入乾坤爐的墨族強者,恐怕都要凶多吉少!

為此,他暗中傳遞了數道命令,讓各處大域戰場的墨族強者們,嚴密關注那些投影空間曾經出現的位置。

當乾坤爐第九次大道演變,爐中世界震蕩的時候,數十年前曾經出現過的一幕,再度出現了,那一片被人族重點看護的空間,忽然間變得扭曲紊亂,緊接著,一座巨大恢宏的爐鼎虛影,呈現出來!

乾坤爐的投影再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八百零五章 投影再現

9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