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零三章 第九次

第五千八百零三章 第九次

那種情況下,他自忖沒辦法在楊開手下逃生的,或許拚死之下能讓楊開付出一些代價,但絕對不會太大。

不曾想,這殺星只是這般戲弄自己一番,便又匆匆遁走了!

為何?為何……

下一刻,他便知道為何了。

方才站定身形,身後便有極為兇猛的氣息裹挾滔天戾氣迅速逼近,那氣息之強,似比已成九品的楊開更甚一籌。

這偽王主霍地扭頭,一眼便見到那正朝自己這邊急速掠來的身影,那氣息他曾遠遠感受過,身影也曾遠遠看到過,此刻再見,依然令人心悸。

「混沌靈王!」他臉色驚恐失措。

剎那間,混沌靈王已逼近身前,對方的憤怒猶如噴發的火山一般兇猛,卻是渾然沒有在意他這個擋在前路上的偽王主,似只是隨手撥開一片路障,對著他隨意地揮了一拳,然後便與他擦肩而過,追著那人族殺星而去。

「哇……」身形忽然佝僂,一口墨血噴涌而出,氣息萎靡了一大截,墨之力不受控制地潰散。

縱然是隨手一擊,混沌靈王暴怒之下,這一擊的威勢也決然不容小覷。再加上這位墨族偽王主方才被楊開一鞭抽的暈頭轉向,對此毫無防備,竟一下被打成重傷。

抬頭望去,混沌靈王的身影在視野中漸行漸遠,心情大起大落之下,他痛苦之餘又不免有些幸災樂禍,忍不住「哈」地笑了一聲。

楊開這傢伙正在被混沌靈王追殺!

怪不得方才沒空理會自己,這一刻,他不禁想起了人族的一句老話。

惡人自有惡人磨!

你楊開不是很了得嗎?不是已經晉陞九品了嗎?可你再厲害又怎樣,面對一位暴怒的混沌靈王,依然只有被追殺的四下遁逃的份。

心中暗暗禱祝,那混沌靈王千萬要努力一些,將楊開給殺了才好!

笑意才剛剛綻放開來,便又忽然僵硬在了臉上。

前方虛空驟然盪出一層層漣漪,彷彿平靜的湖面被丟下了石子,那漣漪擴散著,一道身影由虛化實而來。

他似是從另外一個空間,一步踏出,便已至近前。

「你……」這偽王主陡然變了臉色,這一瞬間,他意識到自己應該是搞錯了什麼。

「你好像很開心?」去而復返的楊開有些奇怪地望著這偽王主。

對方不答,掉頭就跑。

如果說方才倏與楊開照面時,他還有拚死一戰,便是死也要咬下楊開一塊血肉的想法,那麼此刻被混沌靈王重傷之後,這個念頭便已煙消雲散了。

便是巔峰時他也不可能是這殺星的對手,更何況此刻重創之身。

他故意的!

這殺星絕對是故意的!

他方才的舉動,只是要借混沌靈王之手削弱自己的實力,然後再藉助空間神通殺個回馬槍,他根本就沒有要放過自己的想法。

從一開始,他就想殺自己!

「跑什麼!」楊開有些不耐,皺眉低喝,混沌靈王察覺到他的氣息,已經調轉方向又追殺過來了,他這邊若不想與混沌靈王交手的話,必須得速戰速決。

話落時,空間法則便已催動,四周虛空忽然粘稠,猶如泥沼,那偽王主瞬息間舉步維艱。

長槍已經祭出,楊開持槍便殺了過去。

凌厲的氣機自身後襲來,這偽王主逼不得已回頭應對,停留在視野中的最後一幕,是那在瞳孔中不斷放大的槍尖!

墨血飛濺,頭顱炸裂,兩道身影擦肩而過,楊開不做停歇急速前掠,身後那偽王主的屍身靜矗,依然擺出防禦的姿態,無聲地控訴著他的詭詐。

幾息后,追殺而來的混沌靈王再次經過此地,又是隨意地一揮拳,這一下,擋在前路上的屍身也爆為齏粉了。

溫神蓮中,雷影輕聲跟方天賜嘀咕:「老大太陰險了。」

方天賜一本正經地道:「對敵之戰,無所不用其極,沒有什麼陰險不陰險的。」

以本尊現在的實力,殺一個偽王主固然不是太難的事,可總歸是要交手一陣的,偽王主勉強也算王主這個層次的強者,只是因為乃墨族秘法打造而成,難以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在身後有混沌靈王這等強者追擊的情況下,與偽王主交手自然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借混沌靈王之手,削弱那偽王主的實力,再調轉方向殺個回馬槍,自然能輕鬆解決對方。

這一番借力舉重若輕,追殺者在不知不覺地便成了楊開的助力,如此不費吹灰之力斬殺一位偽王主,何樂而不為。

當然,也是混沌靈王靈智不高才能這麼干,換做一個有正常思維的強者,楊開此舉就未必有什麼效果了。

遁逃依舊,追殺不止。

爐中世界一陣雞飛狗跳。

楊開並沒有什麼明確的方向,反正就是吊著那混沌靈王,在這爐中世界內四下亂竄。

遇到墨族強者能順手殺的便順手殺了,若有人族便繞道而行,提前示警,免得被捲入這場風波。

他眼下的實力比起混沌靈王或許要差上一籌,但一心遁逃的話,混沌靈王是完全拿他沒什麼辦法的,偏偏這傢伙靈智不高,認定了楊開搶了極品開天丹,一根筋地追逐不放。

時間流逝,能遇到的墨族越來越少了,這其中固然有被殺的原因,更大的原因估計是倖存者都躲了起來。

眼下爐中世界內,局勢對墨族一方是極為不利的,人族單九品開天便有四位之多,分散在各處搜尋墨族強者的蹤影,意欲趕盡殺絕,而墨族一方唯一的一位王主還重創在身,下落不明。

這種局面下,墨族哪還有與人族對抗的資本,自然是各施手段,隱匿潛伏,等待這爐中世界關閉。

儘管他們當中大多數強者知道,當乾坤爐關閉的時候,又會是一場九死一生的血戰,可他們已經沒有更多的選擇了。

時間逐漸流逝,楊開稍稍有些失望。

沒有找到摩那耶的蹤影,也沒有發現另外三枚靈丹的下落。

爐中世界畢竟還是很廣袤的,或許有一些地方他未能探索,又或許是那三枚靈丹已經被煉化,又或者是落入了人墨兩族某一位的手中,這都是有可能的。

而摩那耶這傢伙若一心隱藏的話,想找他也不容易。

不急,等乾坤爐關閉,他自能給摩那耶一個好看,叫他知道什麼叫絕望。

此番乾坤爐之行,人族這邊不但大破墨族強者,九品誕生了四位,楊開手上還富裕了一枚極品開天丹,這一枚靈丹可以帶回去交由米經綸煉化,總而言之,這一趟,血賺。

直到某一刻,虛空中大道之力忽然震蕩,僅存了微弱混沌也在迅速消弭。

第九次大道演變,終於來了!

這一次之後,應該用不了多久乾坤爐便會關閉。

而一直在追擊著楊開的混沌靈王似乎也隱隱約約意識到了什麼,情緒愈發暴躁,速度更疾三分。

然而自它追擊楊開伊始,便一直不曾與楊開拉近過距離,此刻無論如何努力,依然無濟於事。

「老二掌舵!」楊開忽然低喝一聲。

掌……掌舵!

溫神蓮中,方天賜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

自家老大把這一具強悍的肉身當成啥了?不過仔細一想,兄弟三個擠在這名為肉身的大船上,倒也貼切的很。

心中這麼想著,方天賜卻沒有遲疑,立刻接管了肉身。

不過並沒有全部接管,主要是楊開還佔據了肉身的大部分主導地位,他也沒辦法全部掌控。

這倒不是楊開在防備他,只是此刻楊開要分心他用,方天賜只需控制肉身躲避混沌靈王的追擊,並不需要太多的控制權。

彼此的交接順暢無比,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來看,根本看不出楊開有什麼變化,他依然在急速遁逃,身後追擊的混沌靈王一點辦法都沒有。

然而楊開此刻的全部心神都用在感知四周的變化上了。

當這爐中世界第九次大道演變之時,虛空之中大道之力震蕩不已,徹底完成了混沌化萬道的演繹,九次演變,在這一刻終於將要達成完美。

這一瞬間,楊開也祭出了自己的時空長河,催動自身大道之力,交融其中,演繹無窮奧妙。

小小的一條時空長河內,萬道之力齊聚,在楊開的催動之下,那形形色色的大道之力不斷地交匯相融,彼此吞噬演變,最終化作五行之力。

五行大道依然在彼此相生相剋著,迅速轉化為陰陽。

陰陽交替間,時空扭轉,趨於混沌。

萬道歸一,終為混沌!

這是楊開在無盡長河之中參悟出來的玄妙,而此刻,藉助自身大道之力的演變,也徹底證實了這一點。

此時此刻,縈繞在他身側的時空長河已經不再是時空長河了,而是一條混沌之河。

當這一條混沌之河徹底穩定下來的瞬間,異變陡生。

似是滾燙的油鍋了滴入一滴水,整個爐中世界的大道之力都開始震蕩不休,那貫穿了爐中世界的無盡長河在這一刻也變得兇猛澎湃起來,浪花席捲,浪濤驚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八百零三章 第九次

9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