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七百四十八章 這算什麼事

第五千七百四十八章 這算什麼事

一位只剩下四五成力量的偽王主,就算真碰到其他人族八品了,也未必有膽子動手,可以說,那個蒙闕雖然未死,其本身在乾坤爐中對人族的威脅也大大削減了。

歐陽烈聞言不禁挑挑眉頭:「這麼來說,咱們不虧?」

「自是不虧的。」楊開點頭。

最初他所設想的最糟糕的情況,無非就是逼不得已與雷影聯手,跟蒙闕做過一場,本尊加妖身固然不是一位偽王主的對手,可只要敢拚命,怎麼也不會讓蒙闕好過了,只要讓蒙闕意識到與自己繼續斗下去非得付出巨大代價,他自會退去。

好在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他也算借來了歐陽烈等人的力量,結出了六合陣勢。

另幾個八品聽楊開這麼一說,原本還稍有鬱結的心情頓時舒暢許多,他們前後與兩位偽王主抗衡交手,尤其是與蒙闕的一戰,激烈程度遠超他們此前所有的經歷,這對他們對自身大道的感悟也是有巨大好處的。

人族這數千年來誕生的武者,都是在血火拚殺,生死一線的捨命搏殺中迅速成長起來的,可以說,與這樣兩位偽王主交手的經驗,都能成為他們極為寶貴的財富。

此前情況緊急,眾人也沒功夫寒暄什麼的,此刻得了空閑,另外三位八品這才自報家門,恭恭敬敬口稱見過楊師兄云云。

三位八品,兩男一女,兩男子中,一個喚作詹天鶴,出身也算正統,乃是洞天福地的弟子,不過很早便被送至星界修行,是得過星界世界樹之力反哺的,當年直晉六品開天。

詹天鶴生的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的,看似只是個二十齣頭的小青年,這般模樣,明顯是因為資質足夠高,修行速度足夠快,在年紀不大的時候便有了很強的實力,這才能讓年輕的容貌一直常駐。

另外一個男子就相對粗獷許多,熊腰虎背,個頭也異常高大,站起身來,彷彿一座鐵塔。

這個叫做熊吉的壯漢同樣出身洞天福地,而且是出身的乃是明王洞天,明王天的武者肉身異常強大,楊開也接觸過不少明王天的強者,但如熊吉這般體魄的,還是少見。

那個女子柳菲菲倒並非出身洞天福地,而是來自一家小勢力,說是小勢力,其實也是與洞天福地相比,其本身的勢力早年也曾雄霸一域,與虛空地當年的層次差不多,算是二等勢力了,不過並沒有誕生過上品開天。

人族武者大遷徙之後,這個勢力也遷徙至凌霄域中,柳菲菲作為門中的精銳弟子,便被門中高層想辦法送至了星界修行,這才能有如今成就。

而柳菲菲出身的那個宗門,如今已經舉宗遷徙至萬妖界了,在那裡,門中的後起之秀層出不窮,放眼將來,必能出現大把能夠光耀門楣的好苗子。

眾人各自見禮,原本面對楊開這樣傳說中的人物,三個新秀八品多少還是有些拘謹的,他們都是在星界修行成長起來的,自然早就知道楊開的大名和豐功偉績,此番能與這般傳說聯手結陣禦敵,俱都莫大榮焉。

不過在交談幾句之後,這才發現這位傳說並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般威嚴,反而很是平易近人,又有了之前的聯手之誼,彼此不免生出一些親切感。

楊開稍稍問過歐陽烈等人的情況,這才得知,他們四個能湊到一起也是意外。

原本歐陽烈是從青陽域那邊,孤身一人殺進來的,在這爐中世界闖蕩摸索,偶然感覺到了爭鬥的動靜,趕過去一瞧,發現卻是詹天鶴等人結了三才陣在與一位偽王主抗衡,歐陽烈當即上前助陣,這才有了雷影後來看到的一幕。

若非歐陽烈來的及時,詹天鶴等人怕是性命堪憂,三才陣大概率是阻擋不了一位偽王主的,只要那位偽王主狠下心,願意付出一些代價強行斬殺一人的話,那三才陣便可輕鬆破去。

而詹天鶴等三人,雖出身不同,可因為都是在星界中成長起來的,更曾在某處大域戰場聯手過多次,所以彼此早就熟識,有很深的情誼了,這一次也是聯袂從某處乾坤爐入口進入此地,並沒有分散開。

歐陽烈生怕楊開不知這乾坤爐中的種種詭異,連忙便要將此前人族收集的情報交給他,得知楊開已經與別的人族八品照面過,已了解此間種種,這才作罷。

他又振奮道:「這下好了,有了楊師弟與雷影加入,咱們結六合陣勢,這爐中世界大可隨意闖蕩了。」

這話說的倒也沒什麼問題,先前他們都有傷在身,還擊退了一個蒙闕,如今傷勢基本恢復的差不多了,再結成六合陣的話,自不用懼怕墨族偽王主,在這爐中世界,能對他們造成威脅的,恐怕也只有那可能存在的混沌靈王。

詹天鶴等人也神色振奮,原本他們三個聯手,還有些小心翼翼惴惴不安的,生怕不小心遇到偽王主,結果還就遇到了,好在最後化險為夷,如今陣容大增,哪還需要顧忌什麼。

歐陽烈迫不及待起身道:「楊師弟,咱們走吧?」

傷勢雖未痊癒,但已無大礙,完全可以一邊搜索機緣,一邊療傷。

他已迫不及待去尋找那極品開天丹了。

「不急。」楊開微微一笑,望著他道:「歐陽師兄,我有一樣東西要給你。」

歐陽烈頗感意外:「你要給我什麼東西?」

都這個時候了,楊開要給自己什麼?

楊開也沒解釋,只是信手取出一個木盒,朝歐陽烈拋了過去,歐陽烈隨手接過,輕笑一聲:「師弟出手,定非凡品,且讓我來瞧瞧。」

這般說著,隨手打開木盒上的諸多禁制,詹天鶴等人也好奇觀望過來。

下一瞬,氤氳霞光忽然印入四雙眼帘,伴隨著一股難以言說的韻味瀰漫,歐陽烈臉上的笑容變得凝重,只一瞬間的怔然,便迅速將木盒蓋起,又重新布下一道道禁制,抬頭瞪了楊開一眼,做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架勢:「臭小子,這什麼東西怎麼隨便亂丟,還不快快收起來。」

這般說著,便快步來到楊開面前,抓住楊開的手,將木盒重重拍在他手上,面上神色嚴肅至極。

他想抽手,卻沒抽出來,卻是被楊開緊緊抓住了,歐陽烈的表情更嚴肅了,呵斥道:「臭小子還不放手,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

他是真沒想到,楊開說要給他一個東西,居然是那種東西!

儘管從未見過,可是在打開木盒,見到那氤氳霞光籠罩之物的一瞬間,他便知道那是什麼了。

能助武者突破自身桎梏,此間最大的機緣,引發這一次人墨兩族大潮的罪魁禍首。

極品開天丹!

不得不感慨一聲造化弄人,他原本還打算著,若是自己有機緣的話,便奪一枚極品開天丹,等出去了交給楊開,讓他晉陞九品,好帶領人族走向勝利,驅散那籠罩在三千世界的黑暗。

可他雖然尋覓了,但極品開天丹的影子都沒有見到,只得了一些普通的凡品開天丹。

不曾想,楊開居然要送他一枚。

這算什麼事?

見得那極品開天丹的瞬間,歐陽烈心情頗為複雜,又感動,又惱火。

感動的是,這般貴重之物楊開說送就送給自己了,這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做出來的決定,說到底,他與楊開只是相熟而已,有些私交,可這私交還沒到這種隨便相送極品開天丹的程度。

他有送楊開極品開天丹的想法,是處於人族大局的考慮,更何況,能不能得到極品開天丹都是兩說之說。

楊開又在考慮什麼?

惱火的是這小子本身也是需要此物的,為什麼要送給自己?自己何德何能可以接受他送出來的極品開天丹?臭小子該不會是壓力太大,想要撂挑子不幹了吧?

否則為什麼得了這靈丹不去自己服用?

那可萬萬不行,楊開這個名字如今不單單隻是他的名姓,更是人族的一道精神支柱,他若是撂挑子不幹,人族士氣能跌落一半。

歐陽烈心中諸多念頭轉過時,另一邊,見得那極品開天丹的詹天鶴等人已怔在當場,他們雖然活的年紀沒有歐陽烈大,見識也不算多,可極品開天丹這種東西也是能一眼認出來的。

激動,震撼,心動,佩服……諸多心緒瞬間翻滾糾纏。

他們三個聯袂進入爐中世界,除了之前遇到一位偽王主之外,還算順利,可這一路行來,壓根連極品開天丹的影子都沒見到。

這位楊師兄竟已入手的一枚!不愧是自小到大,長輩們一直在耳邊念叨的傳說中的人物,這奪寶和尋覓機緣的速度,著實讓他們敬佩。

而有了這麼一枚極品開天丹,就代表著人族可以多出一位九品開天了,這對爐中世界人魔兩族強者的交鋒來說,必定有極大的衝擊。

一位九品開天,能給人族一方帶來極大的助力。

當然,他們也都是需要這靈丹的,否則也不會闖進這爐中世界,他們會進入此地,一是人族大勢所趨,二來也是他們本身需求。

如今機緣當面,誰還能不動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七百四十八章 這算什麼事

9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