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四百二十五章 時光之河

第五千四百二十五章 時光之河

龍族的龍珠就如妖獸的內丹,是一生修行的結晶,輕易不會祭出,而一旦祭出便是不死不休之局。

祭出龍珠直接攻敵威力固然強大,可也很容易會讓龍珠損壞,一旦龍珠破碎,那一身龍脈之力都將成為無根之木,無源之水,早晚流逝乾淨。

楊開曾祭出龍珠擊殺過一位重創的墨族域主,龍珠因此受損,讓他修養了好多年才得以恢復。

那個時候他的龍脈之力還沒如今這麼強大,化作龍身,也不過三千丈巨龍而已。

現如今,七千丈古龍之身的龍珠,比起當初強大了何止數倍。

這也是楊開最後的手段了,此時的他,小乾坤的力量幾近乾涸,肉身破爛不堪,大海暗流激涌,若是連自己的龍珠都破不開這暗流的封鎖,楊開也將無計可施。

所幸古龍的龍珠不負所托,倏一祭出便爆發出強大威能,那龍珠之上,隱約有一條巨龍的身影盤旋,龍威瀰漫,所過之處,暗流破開。

龍珠之上也裂出一道道縫隙。

楊開緊隨在龍珠之後,衝出困頓己身的這一道暗流,踏入下一道暗流中。

龍珠繼續披荊斬棘,一往無前,那圓潤的珠子上裂縫愈發多了。

接連破開三道暗流,就在楊開擔心自己的龍珠會不會被暗流沖刷的破碎的時候,驟然渾身一輕,讓楊開不禁生出跳進了另外一個世界的錯覺。

自深入這大海天象至今,處處兇險,而到了此間,竟只有一片祥和。

這依然是一道暗流,只是沒有他之前遭遇的那些暗流兇猛,楊開隱約察覺到四周瀰漫著一股與眾不同的意境,不過來不及仔細查探,便眼前發黑,意識模糊。

他心知自己已到極限,肉身神念乃至龍珠皆有破損,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顧不得多想,連忙將自己那裂縫滿布看起來隨時會崩碎開來的龍珠收回來,緊接著楊開便徹底失去了意識,暈倒過去。

意識昏昏沉沉,思維遲滯,那是神念受損太過嚴重的徵兆。

當初在大衍關外,楊開藉助舍魂刺奪取那一座域主級墨巢的時候,動用太多舍魂刺,結果便是這個樣子。

楊開也不知自己昏了多久,當他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對自己的處境還有些迷茫。

強忍著鑽心的痛楚,楊開總算依稀記起一些昏迷前的事,不敢怠慢,連忙沉浸心思,催動溫神蓮的力量,修補自己受創的神念。

神念有損,就連思維都受到影響,對如今的處境極為不利,所以當務之急,還是先恢復神念要緊,至於其他的,只是次要。

溫神蓮乃天地至寶,即便是在楊開昏迷之中,它也在不斷地逸散神妙的力量滋養修補楊開的神念。

如今醒來主動催發,效果自然更好。

繞是如此,楊開估計自己最起碼也花了大半年時間,才讓自己受損的神念得到了大體的修補。

還沒痊癒,不過已經不影響正常的思考了,剩下的傷勢溫自然會在溫神蓮的滋養下慢慢恢復。

修補神念之時,楊開也沒忘記肉身上的傷勢。

服用了大把的靈丹妙藥,再加上自身龍脈之力的恢復能力,如今看起來雖然依舊凄慘,可總好過之前血肉盡失的模樣。

這一次受傷太嚴重了,是楊開迄今為止傷勢最重的一次,以往就算有生命之危,他也沒有這般凄慘過。

被那羊頭王主一路追擊,楊開真的是被逼到窮途末路。

直到此時,他才有時間打量四周的環境。

默默感知片刻,楊開心中有了計較。

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如今還處於大海天象中的一道暗流內,這暗流裹挾著他在大海天象中穿梭不停,似永不停歇。

不過這暗流與他之前遭遇的那些不太一樣,之前遭遇的暗流中蘊藏了各種各樣的意境,那千奇百怪的意境在暗流內化作無形凶機,絞殺所有闖入暗流的外來者。

如今所處的這一道暗流竟是平穩的很,沒有半點凶機,有的只是祥和,與外面的暗流比較起來,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楊開不免有些奇怪,其他的暗流中都蘊藏了意境,這一道暗流為何沒有?

他默默感知片刻,心頭微動。

不對,這一道暗流之中也有神妙的意境,只不過那意境並沒有殺傷,所以才顯得祥和……

這是什麼意境?

楊開沉浸心神,努力將己身融入那意境之中,果不其然,很快他便察覺到有莫名的力量在沖刷著自己的肉身,不過這種沖刷對自己沒有太大的影響,不像其他暗流,把自己沖刷的血肉模糊。

猛然間,楊開周身大震。

他忽然明白這裡的意境到底是什麼了。

時間的意境!

若不是楊開修行過時間法則,在時間法則上多少還算有些造詣,恐怕還真發現不了這一點。

時間流逝,無影無形,只要人還活著,誰又能察覺到時間的流動?時間總是在無聲無息間劃過,讓人無從知覺。

然而楊開卻察覺到了,就在這一道暗流之中。

這裡居然暗藏了時間的意境,那沖刷己身的,正是時間法則的力量,很微妙,讓人難以察覺。

猛然間,楊開又想起很久之前聽到過的一個詞。

時光之河!

開天境的修行,永遠都是日記累月的過程,需要大量時間的沉澱,才能讓武者的小乾坤底蘊越來越強。

除了那天地自生的乾坤爐生出的開天丹之外,開天境的修行幾乎沒有捷徑可言。

不過,幾乎沒有不代表沒有。

開天境的修行,有兩條捷徑。

一是小源界,楊開在六品開天的時候曾進入過陰陽天的小源界,在那裡收穫巨大。

他能這麼快晉陞七品開天,也跟那一次的收穫有不小的關係,那一次小源界歷練,抵得上他數百年苦修。

而第二條捷徑,便是時光之河!

當初徐靈公領著他前往小源界力量的時候,曾與他說過這事,言道那時光之河中的時間流速與外界不同,或許外界正常一年,時光之河中已有十年百年……

相對而言,小源界這條捷徑倒是真正的捷徑,但時光之河的話,就如楊開小乾坤內的情況,進入內部,那時間流逝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與外界的比例不同。

小源界楊開領教過了,確實了得,各大洞天福地都將之視若鎮宗之寶,非精銳弟子不得進入。

而且每進入一次,那小源界都要修養很多年才能再次動用。

但時光之河這東西,自當年從徐靈公口中聽說過,楊開便從未見過。

三千世界沒有時光之河,墨之戰場也沒有時光之河,楊開一直以為這是古老的謠傳。

徐靈公應該是也從陰陽天的典籍上看到這方面的記載的。

可直到今日他才方知,時光之河,是真實存在的。

己身如今所處的這一道暗流若是被剝離出去,豈不就是一條大河?

還有那一道道蘊藏了不同意境的暗流,若是全部剝離,那不但有時光之河,還有劍道之河,刀道之河,陰陽之河,丹道之河……

三千世界或許曾經出現過時光之河,所以才會有這方面的記載。

楊開早在第一時間就應該察覺到這一點的,只不過因為神念受損太過嚴重,所以思維遲滯,沒能意識到。

這大海天象,到底是如何生成的?楊開內心震撼。

如今回想起來,那一道道暗流之中,各種意境演化變換,乍一看像是一位位強者在施展精妙的攻擊,可仔細揣摩的話,那些演繹的本質都顯得極為古老不可追溯。

楊開心頭頓時生出一絲明悟。

這大海天象,連帶著所有他見過和沒曾見過的天象,或許都是天地初開的時候自然生成的,那一個個天象之中蘊藏著天地之威,所以這大海天象的暗流中演繹的意境才會顯得那般古老。

帝尊境武者只有洞悉自身的道,凝聚了自身的道印,才有機會突破桎梏,晉陞開天。

所謂大道三千,道法無窮,所以基本上每一個開天境的道印都略有不同。

即便是修行了同一種道的武者也一樣。

楊開的空間之道,與李無衣的空間之道就不可能一樣。

他的時間之道,也不可能與歲月大帝一樣,更不可能與楊霄楊雪一樣。

那些從他小乾坤中走出來的精銳武者,繼承了他在槍道,空間之道乃至時間之道上的天賦,在修行這三種大道時或許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但他們也不可能跟楊開走完全一樣的路子。

如果將大道比作一棵樹的話,那麼一種大道便是一根樹杈,那樹杈之上還會生出更多的小樹杈,這些小樹杈同出一源,卻各有不同。

萬道交匯,總有一個源頭。

那源頭便是大道的根基所在。

所謂大道無窮,殊途同歸,莫不如是。

大海天象是天地初開時自然生成的,那一道道暗流之中蘊藏的意境,就算不是大道的源頭,也沾染了一些源頭的氣息。

那是天地最原始的力量,是各種道的根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目錄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四百二十五章 時光之河

9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