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三百七十章 太兇殘了

第五千三百七十章 太兇殘了

那氣機猶如針刺,又如一道枷鎖,讓楊開如芒刺背的同時,空間瞬移也沒辦法輕易催動。

這邊空間力量稍有波動,硨硿那一道氣機便立刻發作,擾亂虛空,讓楊開無法發力。

所以這麼多年以來,楊開雖時常藉助空間法則遁逃,但在遇到實力比自己強大太多的敵人的時候,也多有狼狽。

空間瞬移畢竟不是無解的。

只要擾亂了楊開周身的虛空,便是他也沒辦法輕易瞬移而去。

兩道身影,繞著大衍關急速飛掠,楊開一邊咳血一邊獰笑:「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這般繞圈而行,對硨硿實在是太不利了。

大衍關四面城牆上的諸多布置,完全可以盡情地對他宣洩力量,反倒是前面遁逃的楊開,不受任何波及。

一圈又一圈。

堅持了不到三圈,硨硿便有些承受不住了,龐大身軀被大衍那邊襲來的攻擊打的狂震不止,這般只挨打不還手算怎麼回事。

惱怒之下,一拳朝大衍轟了過去。

這一拳砸的大衍外光幕一陣搖晃,卻是不損分毫。

前方楊開見狀猛撇嘴,如今大衍內五位八品坐鎮核心,催動防護之力,單獨一個硨硿想對大衍造成危害,簡直是痴人說夢。

趁著他出手瞬間,能量的紊亂,楊開立刻催動力量,震碎了鎖定在自己身上的氣機,下一瞬,空間法則催動,消失在原地。

硨硿似是察覺到了什麼,霍然扭頭,一眼便見到楊開已出現在王城上空,立於一座巍峨墨巢之上。

五百萬里的距離,實在太短了,在沒有人牽制的情況下,楊開一個念頭便可跨越。

他卻沒有第一時間去摧毀腳下那座墨巢,只是隔空與硨硿對視著,目中滿是嘲弄神色。

硨硿狂吼:「你敢!」

楊開譏笑一聲:「這麼惱火,看樣子這果然是你的墨巢了!」

與硨硿糾纏了這麼久,楊開也不是毫無收穫,最起碼,他已經隱隱察覺到了硨硿借力來源的方位。

如此順藤摸瓜,自然不難找到屬於硨硿的那一座墨巢。

方才這傢伙運氣好,楊開接連從十幾座墨巢當中摧毀三座,也沒能影響到他,這次找到對方的墨巢,硨硿再無法維持自己的好運了。

怒吼之際,硨硿便要朝王城撲去,想要阻止楊開接下來的動作。

然而又怎麼來得及?五百萬里距離,對楊開這樣精通空間法則的人來說,確實是瞬息即至,可硨硿速度縱然再快,也是需要一兩息功夫的,根本阻止不了。

眼睜睜地看著楊開抬起大手,掌心之中天地偉力涌動,狠狠一掌朝下印去。

狂暴力量席捲之下,巨大墨巢猛地一震,瞬間爆為齏粉,墨巢內蘊藏的濃郁墨之力,陡然化作一朵巨大墨雲,籠罩王城偌大範圍。

有了之前王主級墨巢的前車之鑒,楊開生怕下手不夠狠,影響不到硨硿,所以直接將對方的墨巢完全摧毀了,連碎片都沒有殘存。

而就在墨巢被毀的那一瞬間,硨硿身上那衝天的氣勢明顯下滑了不少,就連身形也微微一滯。

墨巢被毀的瞬間,影響的不單單隻是他的借力,對他本身顯然也有一些微妙的影響。

若是尋常時候,這種影響轉瞬即逝,對他也沒太大危害。

可此時此刻,卻有一雙眼睛,暗中盯住了這剎那間的破綻。

就在楊開出手摧毀墨巢,硨硿氣勢下滑的那一瞬間,大衍關內,一道人影衝天而起,狠狠轟出蓄勢已久的一掌。

凌厲的氣機將硨硿鎖定,背後的襲擊如同催命的符音,讓硨硿亡魂皆冒。

八品!

這種危急時刻,居然有人族八品對他出手了。

是坐鎮在大衍內的那幾個八品?硨硿想不明白,因為他之前追著楊開兩度殺至大衍,第二次更是繞著大衍跑了幾圈,可那幾個八品一直都沒有動手的跡象。

硨硿覺得他們應該是因為一些原因,輕易無法出手的。

要不然他也不會無所顧忌地將後背朝著大衍方向。

可偏偏這個時候竟有八品對他下手。

墨巢被毀的憤怒瞬間被無邊驚恐取代,如此關頭,硨硿哪還顧得上去追殺楊開,自然是保命要緊。

倉促轉身,墨之力涌動,抬手秘術轟出。

八品的天地偉力與域主的墨之力碰撞在一處,兩道身影皆是狂震不已,那從大衍中衝殺出去的人影,來的快,去的更快,與硨硿倏一接觸,便如離弦之箭飛了出去,半空中嘔血不止,硨硿雖然也被打的身形爆退,卻沒對方那麼凄慘。

這一番交手,硨硿佔據了絕對上風,對方那凌厲攻勢,竟如紙糊的一般不堪一擊。

硨硿也總算是看到這襲擊自己的八品到底是誰了。

查蒲!

對人族八品,墨族底層或許不太了解,可如硨硿這樣的域主,豈能不知對手的種種情報。

所以他一眼就認出這個人族八品的身份。

原來如此,竟然是他!

查蒲此前被那九品墨徒爆發時一劍斬傷,若不是九品墨徒志在人族老祖,那突如其來的一劍,足以將查蒲斬殺當場。

縱是如此,查蒲也當場重創,隨後被急忙趕至的楊開從墨族大軍手下救出,匆匆送回大衍關中療傷。

老實說,查蒲一個老牌八品,實力不錯,可惜被九品墨徒所傷,此前幾乎已經喪失了戰鬥力,被送回大衍之後便沒了動靜。

硨硿完全將他給遺忘了。

誰能想到一個重創在身的人族八品會在那種時候偷襲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對方表現的如此不堪一擊的原因,九品墨徒那一劍之傷可不是簡單的傷勢,這麼短的時間內查蒲根本無法徹底壓制,如今悍然出手,沒被全力爆發的硨硿一掌打死已是底蘊深厚的體現,傷上加傷之下,再不可能打出第二擊了。

查蒲身形朝大衍方向跌飛,面如金紙。

硨硿幾乎不假思索,身形一閃便朝查蒲追殺過去。

楊開固然可惡,可此前一番交手,硨硿已經意識他的難纏,對方化作人身實力不算強,可藉助空間法則和大衍關,卻足以與他周旋,眼下自己的墨巢被毀,無從借力,未必就能殺得了對方。

查蒲不一樣,這是送到嘴邊的肉。

擊殺一位人族八品,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誘惑,墨巢被毀已成事實,既如此,那就削弱人族的力量。

然而不等他這邊身形方動,面前便忽然多出一道身影,差點跟他面貼著面。

硨硿瞬間睚眥欲裂:「你還敢來!」

他本以為自己不去找楊開的麻煩就不錯了,熟料對方在摧毀墨巢之後不但沒有遁走,反而主動尋上門來,攔住了自己的去路。

這是覺得自己好欺負?

硨硿怒不可揭,他在所有域主當中也是排名頂尖的,便是人族的一些八品也未必是他對手,如今即便不從墨巢借力,一個人族七品能是他的對手?

怒吼間,探出一手就朝楊開抓了過去,一把將楊開抓在手心上。

正要用力將他捏爆的時候,楊開忽然也探出雙手,化作兩隻龍爪,扣住了硨硿的兩隻胳膊,臉色變得猙獰無比,口中爆喝:「死!」

「死!」

「死!」

一個死字,神念便瘋狂涌動一次,山崩海嘯一般化作無形攻擊,朝硨硿衝擊而去。

硨硿的身形猛地一僵,面上驟然浮現出難以言喻的痛楚神色,口中更是厲吼不止,臉色瞬間變得扭曲至極。

楊開的臉色同樣扭曲,渾身骨頭都被硨硿捏的噼里啪啦響,卻是在大笑不止,狀若瘋癲。

彼此這下是真的面貼著面了,皆都形容猙獰可怖,直讓大衍關上的將士們看的頭皮發麻。

縱然隔著不近的距離,他們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從楊開那邊湧出來的狂暴的神念波動。

此時此刻,楊開明顯在與硨硿神念碰撞。

這是毫無花俏的打法,也是兩敗俱傷的打法,神念的碰撞是極為兇險的,縱然一方要強大一些,也會被弱小的一方不斷消磨神念之力。

若是神念破損太嚴重的話,那可能就要變成活死人了。

太拼了!

太兇殘了!

看到這一幕的大衍將士們,無不眼皮子直跳,震撼楊開這般兩敗俱傷的打法的同時,也為他感到擔憂。

反倒是楊開自己,壓根沒什麼好擔心的,他身負溫神蓮的事不少人族高層都知道,有溫神蓮在,神念損傷再嚴重也沒什麼關係。

反倒是硨硿……

之前吃了他一道舍魂刺,神念本就破損嚴重,這個時候哪撐得住楊開這般狂轟濫炸,霎時間頭暈目眩,眼前金星直冒。

當初在那域主墨巢空間中,楊開先後祭出了十一道舍魂刺,當場殺滅的域主和八品墨徒為數不少。

余者縱然沒身亡,也是受創嚴重,需要大量時間來修養,還未必能夠痊癒。

由此可見舍魂刺的強大。

不過那是在域主的墨巢空間中,所有存在皆以神魂靈體顯露,無形中放大了舍魂刺的作用。

在這外界,舍魂刺雖然也一樣強大,卻不如墨巢空間的所向無敵。

縱如此,吃了一道舍魂刺,硨硿也不至於沒事人一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目錄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三百七十章 太兇殘了

9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