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二百一十五章 墨族撤軍

第五千二百一十五章 墨族撤軍

不過很快,人族便意識到,這個隕落的八品,未必就是總鎮們的某一位,因為此刻在戰場上作戰的八品開天,還有許多八品墨徒。

或許那隕落的並非是南北軍的總鎮,而是敵人中的八品!

沒法證實,混亂的戰場上消息傳遞效率極慢,更何況這種局勢下,也沒人會特意傳遞這種消息。

人族大軍所能做的,便是相信自己的八品們,相信他們能夠在高層戰力上取得優勢,進而帶動整個戰場的走勢。

下一刻,又有八品開天隕落的動靜傳出,緊接著便是墨族域主的生機在凋零。

高層戰力的隕落,意味著大戰已至最激烈的時候。

楊開的神通法相依然在逞威,縱橫捭闔於戰場之中,憑藉一己之力,竟可能地將數量巨大的墨族大軍切割開來,讓人族的將士們更方便地擊殺。

幾乎每時每刻,都有無數秘術狂風暴雨一般朝他攻去,遊走在生死之間的微妙感,讓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專註,不敢有絲毫鬆懈。

似乎過了很久很久。

與人族鏖戰不休的墨族大軍忽然有了一些異常的動靜。

穿梭在戰場之中的楊開敏銳地感覺到了這種變化,那是墨族士氣在崩潰的徵兆。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墨族大軍便開始朝某個方向聚攏。

而那個方向,赫然是大衍關所在的方向。

人族的強勢和兇殘讓墨族眾多域主難以招架,這一場大戰他們固然展現出了遠超人族預期的力量,但從大戰爆發的最開始,墨族便沒能佔據任何優勢。

激戰至今,墨族大軍損失慘重,域主和八品墨徒們同樣損失不小,雖說人族也有損失,但若是再打下去,墨族這邊的局面只會越來越糟糕,或有全軍覆沒的可能。

所以墨族域主們堅持不住了。

而身處在這個位置,他們唯有朝數日路程外的大衍關撤退,與大衍關留守的墨族域主們匯合,憑藉大衍關的力量,才能抵擋住人族的狂攻。

撤向大衍,也是墨族如今唯一的選擇,至於王主的命令,他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命若是沒了,哪還能執行王主的命令?留下性命,日後還有報效王主的機會。

中軍驅墨艦中,米經綸一直站在船舷邊,緊密關注著整個戰場的變化,當墨族大軍有撤兵的舉動的時候,這位軍團長一直提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若是墨族死戰不退,以雙方如今的表現的來看,南北軍固然可以取得勝利,但付出的代價絕對也是難以想象的,極有可能會被打殘。

這還只是南北軍第一次與墨族大軍交鋒,若是在這個時候被打殘了,那日後還能有什麼作為?

收復大衍才是他們此行的最終目標。

如今墨族有了撤兵的意圖,那局面對南北軍就大有好處了。

南北軍完全可以銜尾追殺,以最小的損失,創造出最大的戰果。

是以當墨族那邊方有撤兵意圖的時候,一道道命令便從中軍驅墨艦傳達了下去。

所有正在與墨族糾纏不休的人族將士紛紛行動起來,有意無意地給墨族創造出聚兵撤退的機會。

約莫一個時辰后,墨族大軍終於聚集的差不多了,在眾多域主的帶領下,朝大衍關方向遁去。

不過他們也並非一味地遁逃,而是便戰便撤。

人族大軍若是逼迫的厲害了,他們便奮起反擊,待遏制住人族的攻勢后,再朝大衍關方向行進。

整個隊伍雖然龐大,但在眾多域主的嚴格命令下,倒也將這一套戰術堅持的有模有樣。

米經綸不禁有些牙疼,這一次是碰到了對手啊!

他不知墨族坐鎮指揮的域主是哪位,但從最初兩軍遭遇時,墨族大軍的反應來看,這位墨族域主在行軍作戰上,有極為出色的天賦和判斷。

或許……也是戰敗的次數多了,在戰場上總結出來的對付人族的經驗,每一個活的歲月夠久的域主,幾乎都可以說是經歷過無數次與人族大軍交鋒中失敗的。

如此一來,人族的追擊雖有成效,但效果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米經綸原本打算在追殺中將這一支墨族大軍吃干抹凈,可現在看來,這個預期的目標是達不到了,如今只能盡最大可能,削弱這支墨族大軍的力量。

兩族大軍漸行漸遠,在原本的混亂戰場上,濃郁的墨雲凝聚,將偌大虛空充斥籠罩。

那墨雲之中,滿是墨族和人族將士身死後留下的斷肢碎肉,還有人族戰艦被打爆后的殘骸。

這一戰,墨族損失巨大,人族同樣有損失,而且損失的數字不小。

墨雲之外,有幾艘破爛的戰艦停泊,戰艦上聚集了一些小隊的成員,個個都身受重創,臉色蒼白。

這些小隊都是在方才一戰中遭遇了巨大損失的隊伍。

正常的滿編小隊,是十人至十五人,然而這幾支小隊如今每一隊的人數,都幾乎不足正常小隊的一半數字。

他們的戰艦在戰鬥中被打壞,沒了戰艦提供的防護之力,在那樣的戰場上,幾乎是遍地兇險。

他們雖然倖存了下來,但在方才那一戰中也受傷頗重,如今沒了再戰之力。

米經綸下達追擊命令的時候,同時也下達了另外一個命令,命已失去戰鬥力的將士們,留守修整,待回復行動力再與大軍匯合。

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人族大軍急著追擊墨族,不可能在原地耽擱太多時間,若是受到重創的將士們能夠及時搭乘別家小隊的戰艦,跟上大軍的步伐也就罷了,若是錯過了機會,就只能留下修整了。

待到回復一定力量之後,再催動乾坤訣,自然可以輕鬆回到中軍驅墨艦,並不耽誤什麼。

一同被命令留下來的,還有楊開。

楊開此前的驚艷表現,米經綸站在中軍驅墨艦上從頭看到尾,可以說在這一戰中,能將墨族大軍擊潰,迫使他們往大衍關方向遁逃,楊開的舉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高層戰力上,八品開天們取得了優勢,打的墨族域主和八品墨徒們心生退意。

大戰場之上,楊開領著兩支精銳小隊不斷穿鑿戰場,切割墨族大軍,讓人族避免了很多損失,更在一定程度上擴大了人族的戰果,打壓了墨族的士氣。

高層和底層的士氣齊齊萎靡,導致了墨族大軍戰局的不利,他們自然是要撤退。

那一次又一次在戰場上升騰的大日之光,幾乎是米經綸這一輩子看到的最耀眼的光芒。

旁人或許不知楊開到底催動了多少次神通法相,可米經綸卻是一清二楚。

足足十九次!

那可不是一般的神通秘術,那是上品開天們引為殺手鐧的神通法相。每施展一次,都消耗巨大。

一個七品開天,在一場大戰中催動了十九次神通法相,為人族大軍驅散身旁的奸戾邪惡,放在以前,米經綸根本不會相信,人力有時窮,哪個七品能有這麼龐大的底蘊?

然而今日他卻親眼所見。

他雖不知楊開到底服用了什麼東西補充自身消耗,但十九次神通法相的施展,對小乾坤的負荷也是極大的。

所以米經綸下令,讓楊開留了下來。

一則,是要他趁機恢復一下,二則,也是讓他照看一下其他因為各種原因沒能跟上大軍步伐的將士們。

楊開從善如流。

事實上,他確實需要恢復一下,雖然之前服用過一枚世界果補充自身消耗,但後續接連施展的金烏鑄日,已再次讓他的小乾坤乾涸。

如果不是墨族大軍撤軍,他恐怕還要再服用一枚世界果來補充消耗,維持自身的力量。

藉助世界果補充小乾坤的力量,固然沒有任何隱患,也方便快捷,但這東西是用來應急的,若是能正常回復自然最好不過。

而且這一次大戰下來,他搞的渾身是傷,精神上也極度疲憊。

如今人族大軍追擊墨族大軍而去,勝局已定,如今要看的,便是人族能在追擊途中,啃下墨族多少血肉了,大軍銜尾追殺,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所以當米經綸命令下達之時,他爽快地應了下來。

此時此刻,他便盤膝坐在那幾艘破爛戰艦不遠處,默默調息著。

那幾艘戰艦倖存的成員們同樣在調息,他們臉上沒有太多的悲慟,有的只是堅毅。

從加入大衍南北軍的那一刻起,所有將士都知道,這一趟必定兇險萬分,因為他們此去不會像以前那樣,還有關隘之險可依,在遙遠的大衍戰區中,他們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和身邊的袍澤。

收復大衍,註定要有無數死傷,不是自己,就是身邊的戰友,他們每個人都做好了戰死的心理準備。

所以雖有隊員戰死,卻無人會為之哀傷,因為這是來到墨之戰場最好的歸宿,活下來的人無需緬懷,只需多殺墨族,將大衍從墨族手中奪回來,這就是對那些戰死沙場的袍澤最好的祭奠。

他們這幾支小隊的情況並不算最糟糕的,他們的戰艦雖破損嚴重,隊員也死傷近半,但還有一些小隊在方才的戰鬥中,已經整隊陣亡了。

戰爭,永遠是殘酷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目錄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二百一十五章 墨族撤軍

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