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一百四十七章 遠征

第五千一百四十七章 遠征

這一次遠征碧落關籌謀已久,否則不可能短短兩日時間便拿出了方案。

遠征軍由丁耀和梁玉龍兩位軍團長親自帶領,驅墨艦同樣出動了兩艘,另大大小小的戰艦千五之數,大軍從碧落關啟程,浩浩蕩蕩。

晨曦自然也在遠征軍的序列之中,一眾成員除了輪流馭使破曉之外,便是在船艙之中抓緊時間養精蓄銳。

破曉破損的法陣得了陣法師的修補,基本已經無礙,不過這一次隨軍出征的陣法師和煉器術數量不多,若是戰艦再有破損的話,未必能及時得到修補,不但破曉一家如此,其他小隊都將面臨這個情況。

遠征畢竟不比守關,背靠碧落關,人族將士毫無顧忌,可以肆意衝殺,縱然戰艦有所損壞也能迅速得到後勤的支持,遠征不一樣,後勤將士們能夠支持的力度將會大減。

可以想象,這件事若是不能得到完美解決,必會成為遠征的一大掣肘。

可此事也沒辦法解決,能抽調的陣法師和煉器師已到極限,不可能再抽調更多了,他們本身斗戰之力匱乏,是需要分兵守護的,帶的多了,分出來守護的兵力也就多。

這一次遠征與其說是人族無數年來的反擊之戰,還不如說是一次嘗試。

遠征軍在離開碧落關半月之後,爆發了第一次大戰,與之交戰的是將近三十萬墨族大軍!

之前圍攻碧落關的數十萬墨族大軍基本已經死傷殆盡,這三十萬,乃是墨族後方支援過來的援軍。

墨族就是這樣,依靠源源不斷的援軍,每一次圍攻人族關隘都能堅持十幾數十年,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然而前方戰線墨族大軍潰敗的太過突然,碧落關百年大計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將墨族大軍拉扯進其中,磨成血水,吃干抹盡。

這一批從墨族後方支援過來的援軍根本沒能及時得到消息,還在一位域主的率領下,朝碧落關進發。

彼此遭遇的時候,那領頭的域主明顯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三十萬援軍,其中有將近二十萬是墨族炮灰,只有十萬是可戰之力,除了壓陣的一位域主之外,也就是領主們實力最強了。

這樣的陣容,除了數量多一些,一無是處,面對人族精銳之師的衝殺,如何能擋?

那壓陣的域主倒也果決,意識到不妙,立刻放棄了所有炮灰墨族,命他們朝人族大軍衝鋒,自己則第一時間逃之夭夭,至於那十萬可戰之力,他也完全顧不上了。

又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三十萬墨族大軍幾乎全軍覆沒,沒有域主制衡,三十位八品開天根本無人可敵,一艘艘戰艦騰挪所至,盡情收割著墨族的性命。

擊潰這一支援軍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前後不過一兩日功夫而已,遠征軍繼續朝前挺進,目標直指這一片戰區的墨族王城。

沿路所過,但凡有遇到墨族領土,盡皆屠戮。

如此又是一月之後,抵達第一處域主領地。

這算是墨族這邊最外圍的域主領地了,被分配到這裡的域主,顯然都是不怎麼得勢,畢竟若是人族來攻,這一處領地首當其衝。

而事實上,這位域主的疆域也不是沒被人族進攻過,上次碧落關老祖率領大軍來襲,便是攻的此處疆域,那個時候楊開也在這邊跟著怒焰討生活。

根據碧落關掌握的有限的資料顯示,這一片疆域的主人是一位喚作勾烏的域主。

勾烏已經死了,死在碧落關外的某處乾坤洞天中,殺他的乃是南軍的一位八品總鎮。

如今勾烏的領地上可以說是群龍無首,一片散沙。

遠征大軍一路行來,行蹤肯定已經暴露,但根本沒有遇到像樣的抵抗,就連勾烏的直屬領地上,也沒有墨族組織起有效的防護,雖有很多墨族悍不畏死朝遠征軍發起進攻,但更多的卻是見勢不妙,往虛空深處逃去。

前後只花了幾個時辰功夫,遠征軍便將勾烏的直屬領地攻陷,殺敵雖不少,卻都是一些阿貓阿狗,上不得檯面。

這也正常,勾烏麾下大半力量都抽調了出去參與圍攻碧落關,留守的又逃了一部分,有膽子對抗遠征軍的能有多少?

攻陷第一處域主領地,遠征軍沒做停留,無論是丁耀還是鍾良都深知兵貴神速的道理,只分出少部分人打掃戰場,大軍繼續開拔。

所謂打掃戰場,無非是劫掠資源而已。

正如楊開之前在陰陽戰區那邊一處處域主領地做過的事一樣,域主的直屬領地是每一片疆域最繁華的地方,這裡聚集了大量了店鋪和修行資源,遠征軍可不會放過。

楊開也留了下來。

他倒不是要劫掠資源,資源如今對他沒什麼吸引力,小乾坤中堆積的資源取之不竭,用之不盡。

他之所以留下來,是想搞一座子巢。

之前帶苗飛平前往那一處領主領地,施以手段將一座領主墨巢挪移進小乾坤,結果那墨巢直接枯萎了,想來成熟的墨族是無法輕易挪動的,就如一顆大樹一樣,挪則死。

但若是能搞一座沒孵化的子巢,將其在自己的小乾坤中孵化,或許就不一樣了。

馮英也留了下來,給他護法,畢竟楊開在心神勾連墨巢的時候,己身是沒有半點防護的,萬一有隱藏的墨族跳出來對他不利就麻煩了。

領著馮英進了那域主墨巢,馮英一邊觀望一邊黛眉緊皺。

墨巢內的氣息讓她感覺極不舒服,甚至有些作嘔,若非要替楊開護法,她是說什麼也不會進這種地方的。

隨著楊開一路前行,很快便來到一處腔室中。

楊開面露沉吟之色,遲遲沒有動手。

說實話,他雖然勾連過不少墨巢,也藉助墨巢那詭異的力量重創過許多墨族領主的神魂,但如何才能孵化一座子巢,還是有些不太明白的,當初扎古也沒有給他說過這事。

不過在楊開想來,孵化子巢既是域主級墨巢的功能,無非就是需要一定的資源而已。

此處腔室便是孵化之地,楊開面前便有一個墨池,那墨池之中,濃郁墨之力翻滾涌動,彷彿有什麼凶獸在其中興風作浪。

楊開敞開小乾坤門戶,以自身天地偉力為橋樑,沉浸心神,勾連墨巢意志,稍作查探。

讓他驚奇的是,這一次竟沒有進入那詭異的空間,而是彷彿整個人都如墨巢融為一體,對墨巢的狀態洞若觀火。

楊開瞬間瞭然,在墨巢不同位置沉浸心神,便有不同的用途,這裡是墨池所在,是孕育墨族和孵化子巢的地方,心神在此地勾連墨巢,自然不會進入那詭異空間中。

原來竟是如此簡單!

心中有了方向,楊開當即施為起來,從小乾坤中取出大把資源投入墨池之中。

墨池內的墨之力翻滾的愈發兇猛了,隨著那大量資源的消失,充裕的能量被墨巢貪婪地吸收。

隱約有心跳聲傳出,過得片刻,四周肉壁上,一處肉瘤般的東西竟忽然破裂開來,一個渾身濕漉漉,仿若獸行的墨族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啪嗒啪嗒……

一聲聲破裂響起,這腔室四周肉壁竟一下子孵化出十幾個墨族,形態各異,無一例外,全都是濕漉漉的。

馮英一陣惡寒,人族雖然知道墨巢有孕育墨族的功能,但真正見識過的卻沒幾個。

這些墨族並不是完全由楊開孵化,他們本身就幾乎快要成型了,不過在楊開往墨池中投入了資源之後,加速了這個成型的過程,便由此誕生。

剛孵化的墨族自然沒什麼威脅,連炮灰都算不上,馮英一抖長劍,劍氣縱橫,便將這墨族斬殺當場,同時低喝一聲:「隊長!」

楊開睜眼瞧了瞧,見得四周情況,立刻反應過來:「我調整下能量的輸送。」

畢竟第一次嘗試孵化墨巢,他也搞不清楚怎麼做,一不小心倒是孵化了十幾個墨族出來。

不過在他稍作調整之後,肉壁上的肉瘤便不再破裂,也不再有什麼墨族誕生,反倒是整個墨池中濃郁力量,翻滾的愈發厲害。

大把大把的資源投入墨池中,看的馮英心疼至極。

碧落關富裕也沒多久,攏共幾十年而已,這還是楊開的虛空陰陽鏡帶來的好處,以前哪一處人族關隘的修行資源不是能省則省,一份資源恨不得掰成兩份用。

窮苦怕了,所以眼見楊開這般消耗資源,馮英簡直不忍直視。

可她也知道楊開自有考量,若真的能弄一座墨巢回去的話,絕對有很大的用途,別的不說,藉助墨巢之間的互通性,或許可以足不出戶打探墨族這邊的情報。

也不知往墨池中投入了多少資源,直到數日之後,墨池才忽然微微一震,池水翻滾不停,隱約有什麼東西要從其中浮現出來。

馮英定眼望去,片刻后,一座及其小巧玲瓏的墨巢隨著池水的翻騰,印入眼帘。

與此同時,楊開也收回心神,望著那自墨池之中誕生的小小墨巢,輕輕呼了一口氣,龐大的付出總算沒有白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目錄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一百四十七章 遠征

9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