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九十九章 又遇鬼獠

第五千九十九章 又遇鬼獠

老祖和王主的戰鬥可不是楊開能夠隨意插手的,彼此爭奪了這麼多年,無論是陰陽關老祖,又或者是暮光王主,皆都對彼此了如指掌,這一場大戰早已註定了結局。

要麼是勢均力敵,要麼是兩敗俱傷,絕無第三種可能。

不過暮光王主佔據了地利的優勢,或許能占點小便宜,可想要將陰陽關老祖徹底留下,是萬萬不現實的。

老祖級別的強者若是一心遁逃,王主也沒什麼好辦法,正如當年碧落關外,重創的墨族王主遁逃,碧落關老祖依然沒能將之留下一樣。

背後兩位強者交手的餘波席捲偌大虛空,即便楊開第一時間催動空間法則遠離了戰場,也依然能感受到那狂暴的衝擊。

這讓他不免心馳神往,何年何月自己才能成就九品至尊之境?

然而他也知道這個目標太過久遠,畢竟他晉陞開天的時候是五品,雖服用了一枚中品世界果得以晉陞六品,但日後的極限只是八品而已,想要晉陞九品,就非得找到那天地自生,出自乾坤爐的乾坤丹。

這可不是容易的事,乾坤爐縹緲無蹤,誰也不知它什麼時候會出現。

拋開心頭雜念,楊開悶頭朝陰陽關的方向遁逃。

老祖說了,陰陽關大軍已出,他如今想要活命,唯有與大軍匯合,共御墨族。然而這一路前行,必定荊棘叢生,楊開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與陰陽關大軍順利匯合。

好在如今暮光王主被老祖出手擋下,沒有暮光王主親自追擊的話,他逃亡的機會大大增加。

從小乾坤中取出一把靈丹塞入口中服下,一邊前行一邊恢復自身。

一次次催動空間法則,身形在虛空中不斷地騰挪閃爍。

偶有遇到墨族攔路,絕不糾纏,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時候才會出手殺敵。

如此這般,整整一日之後,楊開已跨越億萬里,戰至渾身浴血,身上鮮血有他自己的,也有墨族的,這一路逃亡下來,形容狼狽至極,然而距離陰陽關所在卻依然遙遠。

畢竟他是從王城那邊逃出來的,想要返回陰陽關,即便是藉助空間法則,也是一條漫長的路程。

一身力量消耗巨大,楊開卻不敢有絲毫停留,無論他逃往何處,都有墨族提前布置攔截。墨族的墨巢在情報傳遞上有太便捷的優勢,任何一處地方發生的事,只需短短片刻功夫,便可以傳遍所有被墨巢籠罩之地。

幸運的是,他一路逃亡並沒有遭遇域主級的墨族,這就給了他周旋的空間,若是真的碰到墨族域主,以他如今的狀態,還真未必能夠擺脫。

想來也是,墨族域主就如人族八品,數量本就不多,而且如今陰陽關那邊大軍出動,墨族域主恐怕也要布置迎敵,自然沒有什麼餘力來針對他。

又是半日後,楊開身形閃爍,突兀地出現在某一處虛空中。不過還不等他穩住身形,查探四周情況,便忽覺勁風撲面,一道道氣機四面八方地將己身鎖定。

楊開微微一驚,心知自己怕是運氣不好,落到了攔截自己的墨族面前。

不過這一段逃亡路上,也經歷過幾次這樣的事,是以他驚而不亂,身形微微一晃,便避開了驟然襲來的一擊,同時拉開了與來敵的距離。

定眼瞧去,四周果然有許多墨族圍聚,看大多數墨族的神色,又是驚喜又是茫然,顯然自己的突然現身讓他們有些意外。

楊開暗罵一聲,這一次運氣不好,竟一下子來到了這眾多墨族的包圍圈中,怕是必須得殺出條血路了。

「早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如今看來,果然如此!」一聲厲喝從旁傳來,聽著耳熟。

楊開扭頭望去,只見那邊一個佝僂著腰肢的墨徒正惡狠狠地瞪著自己,而方才出手偷襲的,正是此人。

「劉子安!」楊開眉頭一揚,一臉意外。

他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碰到劉子安,本以為從黑淵那邊離開之後彼此再不會相見了,誰知今日還有見面的機會。再瞧了一眼附近,目光不禁在領頭的一個領主身上定格了一下,果然,劉子安在的地方,鬼獠也是在的,畢竟名義上劉子安是鬼獠的墨徒。

而其他墨族當中,也有一個領主讓楊開看著面善,隱約在哪裡見過。

這些明顯都是黑淵麾下的墨族。

楊開瞬間瞭然,自己這一路逃亡,直奔陰陽關所在的方向,竟是不知不覺間逃回了黑淵的領地上。

黑淵不在,楊開沒有查探到他的氣息,這讓他心頭大定。

「束手就擒吧,你逃不掉的!」劉子安沖楊開低喝一聲。

楊開沒有理會他,只是伸手在虛空中一握,蒼龍槍祭出。

劉子安怒道:「敬酒不吃吃罰酒!」

說話間,手上忽然出現一柄大刀,催動自身力量,一步跨出,刀光驚鴻,當頭朝楊開斬下。

站在不遠處的鬼獠低喝道:「不要殺他,抓活的!」

說話間,他也催動墨之力,合身朝楊開撲了過來,四周墨族更是紛紛而動,齊齊殺向楊開。

劉子安獰笑道:「主人放心,他很強,我不一定是對手。」

一刀劈落時,直接將楊開劈成兩半,然而劉子安卻是沒有絲毫得手后的喜悅,反而面色一變,只因那一刀沒有任何砍中血肉的手感,那明顯只是一道殘影。

他的反應亦是迅速,反手便是一刀撩出,似砍中了什麼東西,沛然莫御的力量從刀身上席捲而來,震的他不禁連連後退。

不等穩住身形,鋒銳的槍尖竟在視野中迅速放大,死亡的氣息籠罩全身。

劉子安大驚失色,瘋狂催動自身力量想要躲避,然而那迎面襲來的一槍似連空間都被牽動,任他如何努力竟都無法避開這一槍。

「主人救……」劉子安驚恐大吼,一句話沒說完,蒼龍槍便已將戳爆進了他的眼眶中,槍身中狂暴的力量爆開,直接將他的腦袋炸成齏粉。

劉子安是有自知之明的,當日楊開小乾坤受損的時候,他便與之切磋過一場,那個時候他就不是對手,更不要說如今楊開小乾坤已經修補完全,實力更勝往昔。

所以他知道自己不一定是對手,也沒指望自己能將楊開怎麼樣,不過當日是單打獨鬥,如今卻是隨眾多墨族圍毆,他覺得楊開實力再強也該有個限度,畢竟只是七品而已,不可能敵的過這麼多墨族聯手。

豈不料才三兩息功夫,便已丟了性命。

劉子安的隕落同樣讓四周出手的墨族們大吃一驚,他們甚至沒看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個七品墨徒便已被斃於槍下。

感覺劉子安在楊開面前,根本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直到此刻,鬼獠才撲至近前,一爪朝楊開抓下。劉子安的隕落同樣讓他震撼莫名,這勢在必得的一擊都受到了不小的影響,出手的力量倉促間收回一半。

當日他召見扎古,扎古曾將楊開被黑淵擒下時發生的戰鬥詳細與他說明過,當日扎古雖然言辭鑿鑿,但鬼獠卻總覺得扎古有些誇大其詞。

人族七品開天他不是沒遇到過,也就是那麼回事,縱然楊開實力真的非比尋常,也絕不可能如扎古所說的那樣所向披靡。

定是扎古在他手上吃過大虧,如今又被域主大人墨化,成為了域主大人的墨徒,扎古才會這般大肆吹捧。

眼見楊開乾淨利落地斬殺劉子安,鬼獠才明白扎古當日所言或許沒有什麼誇大其詞,或許只是如實彙報!

怪不得域主大人會親自出手墨化,如此恐怖的實力,比起一般的七品開天不知要強大多少,域主大人會心動也在所難免。

鬼獠能感覺的到,楊開此刻並非巔峰,而且好像有傷在身,畢竟他一路從王城那邊逃亡過來,肯定是遭遇了不少戰鬥。

繞是如此也如此恐怖,若是他全盛之時,該有多強?

然而此刻想明白這些已經晚了,楊開一擊得手之後,氣勢如虹,蒼龍槍化作漫天槍影,直朝鬼獠罩下。

鬼獠頃刻間壓力如山,一身墨之力瘋狂涌動,一道道墨族秘術催動開來,想方設法地自保。

四周墨族更是不遺餘力揮灑自身力量,打的楊開身形搖擺,鮮血狂飆,他卻置若罔聞。

鬼獠怒不可揭。

他不明白這麼多墨族當面,楊開為何偏偏盯著他不放,明明還有別的墨族距離他更近,他都置之不理,一副非要對自己趕盡殺絕的樣子。

難道僅僅只是因為之前在古堡中所遭遇的不公正待遇?若是如此,那自己也太冤枉了。

他卻不知,楊開之所以只盯著他狂轟濫炸,主要是因為他的實力和地位。

鬼獠在黑淵那邊極受重視,斬了他,就等於斬了黑淵一支左膀右臂,這也就罷了,關鍵是鬼獠本身實力出眾,據楊開了解,鬼獠或許用不了多久,就有資格晉陞域主了。

而一旦讓鬼獠晉陞域主,那麼人族將士在戰場上必要多出一位大敵,此時殺了鬼獠,便有可能將一位未來的大敵扼殺在搖籃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煉巔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煉巔峰目錄 武煉巔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千九十九章 又遇鬼獠

9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