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 番外 笞刑(6)

第1414章 番外 笞刑(6)

半個時辰后,諸事了去,眾臣也紛紛散了。

可看著大家退下去,炔兒卻雙手搭在膝蓋上,慢慢撇頭看向陳大牛。

「定安侯……」

「啊?」陳大牛像是有些走神,微微張著嘴,神思不定地看著趙炔嚴肅的小臉兒,皺著眉頭考慮了一瞬,方才回身拱手道,「微臣在,不知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炔兒盯著他,語氣很淡,隱隱卻能聽出一絲調侃來。

「這便急著走了?」

這話莫名其妙,陳大牛又「嗯」了一聲,四周看了看,像是反應不過來。

「大傢伙兒都走了,微臣也得回了……太子殿下是有事?」

趙炔盯著他臉的視線,慢慢往下挪,「我看你脖子上有撓痕,怕是發生了什麼事,這才想問問你?」

陳大牛臉一紅,像是反應過來,捂了捂脖子,微垂著頭。

「回殿下的話,是,是被俺家貓兒撓的。」

炔兒像是沒明白,似懂非懂的看著他,「哦?」

看小傢伙兒分明不信,陳大牛窘迫不已,可對著這麼點大的孩子,他也不知如何解釋,只能支吾道,「殿下,俺家的貓兒……性子烈,脾氣大,厲害著呢。」

語罷,見趙炔不語,他終是啞口無言了。

看兒子故意正經的逗耍陳大牛,趙樽於心不忍了。

他淡淡看過來,輕輕咳了一聲,「炔兒,時辰不早了,你不是還要去給你母后請安?」

有陛下為自己解圍,陳大牛自然鬆了一口大氣。可沒有想到,趙炔皺著小眉頭,卻慢悠悠在他二人的臉上掃了一遍,嚴肅著小臉道,「父皇,定安侯,你們不必大驚小怪,兒臣只是問問。再說了,定安侯家的貓兒算得什麼?它只會撓脖子,我家的貓,連我父皇的臉都要撓。」

陳大牛:「……」

趙樽:「……」

看他兩個面面相覷,炔兒嘆息一聲。

「養貓如此,甚於懼內也……」

說罷,小小的身子慢條斯理地滑下了高高的椅子,拍拍衣擺,便往外走去,那慧黠的雙眼裡,有著一抹不同於他年紀的笑痕與狡意,可是卻無人看見。

走到門口,他突地又回過頭來,看向陳大牛。

「想來從今往後,再無人笑話定安侯懼內了。因為皇帝家的貓,比定安侯的更厲害!」

趙樽:「……」

陳大牛:「……」

等那小小的孩兒沒了影子,兩個大男人才互視一眼,哭笑不得。

不過,趙樽是高冷帝,向來綳得住臉面。他冷哼一聲,拂袖坐下捧茶盞,不溫不火地為自己解圍,道,「這兔崽子,越發不像話了,改日定要好好整治。大牛,你家宗昶,可得看好了,千萬不要學了他。」

陳大牛嘿嘿笑著,裝著不經意地撫了撫脖子上的痕迹。

「無事,宗昶有他娘管著,學不壞。」

「嗯?」趙樽冷臉,放下茶盞,「你是說,炔兒壞?」

「不不不。」陳大牛脹紅了臉,笑著賠罪,「微臣不敢,哪敢說太子殿下壞……」

趙樽哼了哼,像是不悅,淡淡揮手。

默默退下時,陳大牛長舒一口氣,低低一嘆,「果然伴君如伴虎。」

在他的背後,趙樽卻想:若不嚇唬唬他,這懼內的傳聞經了兒子與陳大牛之口傳出宮去,陳大牛的黑鍋,豈非要老子替了他來背?

陳大牛是騎著馬捂著脖子回定安侯府的。

這所府邸在原來的宅地上又重新擴建過,四年前,從南邊得勝歸朝時,趙樽把隔壁的兩所宅院一併賜給了他,他家老大早幾年做了建宅修城的營生,便把這活兒給攬下了。地方寬敞,銀錢也充盈,捯飭起來極是容易,如今的定安侯府,可比當初的侯府更為氣派了。

陳大牛「嘚嘚」的馬蹄聲剛傳過來,門房便有了動靜兒。

開正門,掌燈,僕役們分列兩側迎上主子。

陳大牛「馭」了一聲,翻身下馬,沒看兩邊的人,急慌慌往裡趕。

還未入後院,便見一行人從園子里過來。

下著雪的天色,有些昏暗,但他只定睛一看,就認出來了。

可不就是他家養的「貓」么?

「侯爺,您回來了。」趙如娜並未近前,而是停在他前方不遠處,微微笑著,臂彎里抱了一件深青色的狐皮氅子,溫柔地看著她。陳大牛放下撫脖子的手,原本的鬱悶心思都沒有了,大步走過去,他一把勒住她的腰,緊在懷裡。

「回來了。媳婦兒,今日你都做了些甚事?」

左右的丫頭看他二人相擁,都低頭垂目,默默離去。

夜風裡,趙如娜迴環著他的腰,淺淺笑著,把頭窩在他懷裡。

「還不是伺候你家小祖宗。」

「嘿,媳婦兒,辛苦了。」陳大牛低頭親她。

趙如娜彆扭的躲過,嗔他一眼,「還有心思笑?宗昶這小子,愣是不肯讀書,非要跑去騎馬……」

與趙炔的天才不同,陳宗昶雖才四歲多,可趙如娜便已經斷定了,這小子隨了他爹,根本就不是讀書的料,虎頭虎腦的,整一個問題兒童,不是要上樹掏鳥窩,就是要下河摸泥鰍,要不然,准趴在草叢裡抓蛐蛐。她惱急了,把他關在書房裡讀書,他也有本事搭凳子爬窗戶逃跑,搞得他夫妻兩個很是頭痛。

可這小子是他們的獨子,趙如娜與陳大牛婚後那麼多年,才得了這一根獨苗,侯府里上上下下都把他當成寶兒來對待,但凡趙如娜在人前多說他一句,老太太就不高興了。來來去去的,為了兒子,搞得婆媳關係更上了一層樓的——怨。

「侯爺,你看怎生是好?回頭你得和宗昶說說,唬唬他……」

「嘿嘿。急啥?」趙大牛笑著,似乎根本就遊離在她的話題之外。不等她說完,這貨左右看看沒人,索性將她攬腰一抱,整個兒裹在氅子里便橫抱起來,大步往屋裡走去。路上遇到的丫頭僕役,紛紛低頭不敢看,趙如娜又羞又急,卻也不好掙扎,只小聲道,「侯爺,妾身在說正事。」

「爺們兒辦的也是正事。」

陳大牛瞪她一眼,示意她看自己的脖子。

「看你昨晚給俺撓的,害得今兒在陛下面前丟了丑……」

想到御書房裡的事兒,他咂了咂嘴,突地又笑了。

「不過,也不妨事……丟醜也不止俺一個。」

趙如娜不知道他們發生的事兒,皺眉拉著他的領子看了一眼,想到昨夜的恩愛,心窩裡軟軟的,哪裡還尋得到半分脾氣?幸福地嘆了一口氣,她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把臉埋在他脖間,低低一嘆,「下回妾身不敢了。」

「嗯,你說啥?」陳大牛裝出沒有聽見的樣子,皺著眉頭問。

趙如娜微愣,咬著下唇又重複,「我說,下回不敢了。」

陳大牛嗯嗯著,嘴裡咕噥著,又揚起頭。

「你說啥?俺還是沒聽清,你說大聲點?」

他眸底的狡意,適時掠過,也落入了趙如娜的眼睛里。

她明白了,這貨是總聽人說他懼內,想給自己樹威,振振夫綱呢。她心裡很是好笑,但自家爺們兒,自家不慣著,未必還讓旁的婦人來慣么?她嚴肅著臉,抬高了嗓門,用下人們都能聽清的聲音,一字一句清楚地道:「我說,都是妾身不對,侯爺大人大量,不要與妾身計較了。妾身實在……愧之不已。往後,妾身都聽侯爺的話,侯爺說往東,妾身不敢往西,侯爺說要納妾,妾身不敢為您娶妻……」

「哈哈哈!」

陳大牛滿足的大笑著,很是爽快。

「那俺就饒你一回。」

只等笑聲落下,他又垂下頭來,湊她耳邊小聲討好。

「好媳婦兒,委屈你了,回頭俺好好疼你。」

趙如娜羞臊不已,捶他胸膛,「侯爺……」

「哈哈。」陳大牛又笑,捉住她嫩白的手,啃一口,「小聲些,一會兒子來搗亂……」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御寵醫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御寵醫妃 御寵醫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14章 番外 笞刑(6)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