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番外卷

第267章 番外卷

這世上有不少的情侶其實就是在旁人的打趣中默默的走在一起的,而迦佳和薩菲羅斯就更是如此了,迦佳是標準的臉皮薄的妹紙,被誤會之後眾人打趣幾下,羞紅了臉不懂得怎麼做才好,而薩菲羅斯也完全沒有反駁的意思,等到再一次出現聖潔兩個人搭夥出去的時候,薩菲羅斯特別主動的拉著妹紙的小手親親密密的走出去的這會,再也沒人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迦佳暈乎乎的,被握住的爪子都冒汗了,臉紅的幾乎可以煎蛋,這樣直接真的好嗎,最重要的是,完全都沒有聽到薩菲羅斯告白啊!

「怎麼了?」把個子太矮的迦佳抱上馬車,薩菲羅斯也跟著坐了進來,但是一抬頭,就看到迦佳那張明顯有點氣鼓鼓的小臉,就忍不住染上一絲笑意,沒辦法,迦佳的心思實在是太好猜了,但他就想逗逗這妹紙,故意不主動表示。

「你……」迦佳很想直接問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但是才話一出口,對上那雙漂亮溫柔的青綠色眼眸,她就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了。

「你想問什麼?」薩菲羅斯倒是十分淡定,看馬車啟動了迦佳坐的不太穩當,還十分體貼的伸手扶了扶。

迦佳更鬱悶了,摳著坐墊一下一下的,想著從哪邊開口才好,轉來轉去,突然就找到話題了:「薩菲你這麼厲害,為什麼還不是元帥?」

薩菲羅斯微微一笑:「你說呢?」

迦佳自然是搖頭了,她哪裡知道原因。

「元帥的確很強,但是我也不曾畏懼過。」薩菲羅斯摸著因為過長只能橫放在膝頭的正宗,「之所以不能成為元帥,是因為我的聖潔同步率不夠吧。」

「哈?」迦佳眼睛都瞪圓了。

「我的聖潔同步率只有九十多,之所以戰鬥力強,那是我本身的原因。」薩菲羅斯才懶得和聖潔溝通融合呢,之所以保留聖潔,純粹是劇情需要,若非如此,他怎麼能接近迦佳呢。

薩菲羅斯能不強嗎,他純粹是強到爆了啊!迦佳乾巴巴的笑了下。她一直沒敢問薩菲羅斯到底是不是那個ff7里的薩菲羅斯,沒辦法,膽子太小啊。

可就這麼看的話,薩菲羅斯好像真的可能就是那個在最終幻想世界里意圖毀滅整個星球的變態大boss啊!

馬車晃晃悠悠的,再次沉默下來,迦佳腦汁都快榨乾了,還是想不到一個安全的可以正常聊下去的話題。

「你剛才想說的是這個嗎?」薩菲羅斯語氣平淡,卻帶著不容忽視的意味,「還是想問問其他的?」

迦佳很想說沒有的,可是一看著薩菲羅斯的神情,不知怎麼滴,就脫口而出:「我們現在到底算什麼關係?」

話一出口,迦佳就臉紅脖子粗的,羞的恨不得把自己埋地洞里去。

「你想是什麼關係?」薩菲羅斯嘴角上翹,看著臉紅的滴血的妹紙,拉出一個曖昧的長尾音,「嗯?」

把想說的話說出口了,迦佳反倒在短暫的害羞之後氣勢壯了起來:「當然要問清楚!」

薩菲羅斯微笑不語。

「如果是同伴搭檔,那就不要做,做這種曖昧過分的舉止!」迦佳臉紅的很,聲音卻不弱,「若是做,做情侶,那也要說明白才行!」

薩菲羅斯還是微笑不語。

迦佳一看他這模樣,頓時就火大了:「要是只是想玩玩,那就離我遠點,別耽誤我找男友!」

這話一出,馬車裡的溫度驟然下降至冰點。

薩菲羅斯臉色冰冷,高大健壯的身軀微微前傾,便將坐在他對面的小丫頭牢牢的困死在自己釋放的氣息之中,那頭漂亮的銀色長發流水般的垂落,讓他臉色的表情半掩在陰影之下。

低沉的被迦佳形容可以讓耳朵懷孕的好聽男音再度響起:「你說什麼?」

迦佳沒由來的縮了縮脖子,但是之前的火氣還沒滅下去,她膽氣十足的道:「我要交男朋友的,別壞了我的名聲!」

「男-朋-友?」相信我,薩菲羅斯這話絕對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他嘴邊笑容依舊,卻徹底沒了溫度,被不知天高地厚小丫頭氣的夠嗆的薩菲羅斯直接用行動來告訴迦佳,他的回應是什麼。

「唔……」「咚」的一聲,迦佳就被直接按在馬車地毯上了,那個體型壓上來絕對能把矮銼少女壓斷氣的男人十分霸道的按住她的腦袋,在她尖叫之前堵住那張吐出讓人不愉快話語的小嘴,侵略性十足的將舌尖抵入,恣意舔-弄,捲動著那淺薄抵抗的小舌,一寸一寸的,撕咬吮吸。

過於可怕又霸道的親吻差點沒把還是初吻的孩子嚇哭過去,這種幾乎像是要將她舌頭吃下去的親吻法簡直太超乎她的承受力,以至於迦佳甚至都不敢反抗,只能嗚嗚咽咽的被死死壓著她的大壞蛋一口口的吃掉。

那綿長的讓迦佳幾乎要沒辦法喘氣的親吻在她窒息前一刻總算是稍稍鬆動了些。扣著她後腦勺的男人像是在品嘗美味的蛋糕那般,輕舔著被吻的紅腫的唇瓣,偶爾惡劣的咬上一下。甚至於那張甜美的小嘴已經不太能滿足這位禁慾了漫長時光的男人,他在迦佳淚汪汪的注視下,往脖子下親了。

飽受驚嚇的妹紙在男人的爪子摸上才初露尖角的荷包蛋時,妹紙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大哭出來了。

「壞,壞蛋……你欺負我啊啊——啊……」

薩菲羅斯無奈至極,只得收回手,攬著少女柔嫩的細腰坐起來,自己當墊子讓迦佳坐在自己懷裡:「別哭了。」

不說還好,一說這話迦佳哭的更凶更大聲了。這慘烈的哭喊直接讓外面負責駕車的兩個搜查隊員都側目了,薩菲羅斯這才沒辦法,只得抱著女孩,笨拙的拍著她的後背安撫。

迦佳哭的是上氣不接下氣,也不管眼前人就是害她的罪魁禍首了,拽著人家的制服衣領,哭的是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要多沒形象就多沒形象。徹徹底底的將穿越到異世來的壓力完全的釋放出來。

等她抽泣著睡著了,薩菲羅斯才頗感無奈的嘆口氣,這妹紙實在是太折磨人了。

到了晚上休息的時候,搜查人員詢問旅館開房間的問題,薩菲羅斯看著睡著了還抓著他衣服的妹紙,毫不猶豫:「一間。」

可憐的迦佳,就這麼在倆搜查人員不怎麼正直的眼神中被薩菲羅斯抱進屋了。

自然的,可以想象第二天一早迦佳起床時看著自己身上就一件的睡衣連內褲都沒穿,和躺在她旁邊睡著了還十分霸道將她牢牢鎖在懷裡的裸男薩菲羅斯時,那種想吐血的情緒了。

迦佳一醒,早就習慣淺眠了的薩菲羅斯就跟著醒了。

「早。」薩菲羅斯十分愉快的親了親迦佳木獃獃的小臉,打招呼。

迦佳木獃獃的回了一句:「早。」

可很快的,就變成了幾乎要讓整個旅館都聽得到的尖叫咆哮:「為什麼我會和你睡在一起啊啊啊啊!!!!」

薩菲羅斯十分淡定將迦佳身上睡衣滑落的一側弔帶拉好,回答:「我們是情侶,當然要睡在一起!」

「可我沒承認啊!」迦佳憤怒的從鼻孔噴出氣來,豎著細細的食指用力的戳某個男人厚實的光裸胸膛,「而且就算是情侶,這進展也未免太快了吧!!」直奔本壘啊!

「不算快。」薩菲羅斯伸手將幾乎要跳起來的迦佳抱進懷裡,親親小臉,摸摸細腰,若不是考慮到迦佳這會還太害羞,他早就繼續做下去了,尼瑪憋了千萬年的老男人是能夠隨便招惹的嗎?!

迦佳氣的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遲鈍了一回才想起剛才薩菲羅斯說的什麼話,氣鼓鼓的對著那硬邦邦的胳膊恨恨的咬上一口:「誰跟你是情侶啦!我沒答應!!」

薩菲羅斯面無表情,只是勾在後腰的大手威脅的往下摸了摸:「你說什麼?」

熱力驚人的手掌貼在自己屁屁上,哪怕再遲鈍迦佳也警醒起來了,面對這種無聲的威脅,妹紙內牛,不帶這樣霸道的啊,你這是老牛吃嫩草,你這是霸王硬上弓,你這是強迫良家婦女啊!!!

眼瞅著那爪子就要撥開衣服伸到底下了,迦佳立馬識趣的狂點腦袋:「我答應了,我答應了。」

薩菲羅斯垂頭看著諂媚討好的某少女,嘴角勾起一抹霸道總裁的邪魅笑容:「哦,我沒看到誠意。」

在貞操面前其他啥都不是,迦佳連忙欠著身子主動討好的把小臉伸過去,對著那張皮膚比她還好的俊臉用力親了好幾下:「么,么,你看,我很有誠意噠。」

薩菲羅斯嘆了口氣,真槍實戰眼看是不成了,時間不對,地點也不對,他只得收點利息,摟過軟綿綿的少女,對著那張粉嫩小嘴用力的親了下去。

各種被吃豆腐的迦佳終於被放過的時候除了那啥還在,從頭到腳都沒保住,她都恨得哭了好幾回,都不得不屈服在某人的淫威之下。

等到薩菲羅斯牽著手疼腿軟的迦佳出來時,那倆搜查人員的曖昧眼神,簡直要讓迦佳整個人燒起來了。

都是薩菲羅斯的錯!迦佳咬牙切齒的想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女神預備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女神預備役目錄 [綜]女神預備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7章 番外卷

100%